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92章 童夕怀孕,乐死傅睿君

正文 第192章 童夕怀孕,乐死傅睿君

    从医院检查回来的童夕,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也不寻思着去找小雅玩了。

    躲在房间里面不知所措,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手中拿着B超单,一会塞到包包里,一会塞到柜子里面,觉得都不可以,又塞入枕头下。

    那种慌乱,连自己的都感觉莫名其妙的,

    晚饭吃得不多,心不在焉的吃了点,而果果吃完饭后,就去找他的小雅妹妹。

    童夕吃完晚餐,跟傅睿君说不舒服,想回房休息一下,然后就上去了。

    傅睿君心情也显得压抑。

    现在知道梁天辰的老婆都怀孕了。自己努力了一个多月的事情,还半点动静都没有,现在童夕说不舒服,他估计童夕是来大姨妈了。

    想着心闷心烦,傅睿君回了书房。

    直到夜深,他才从书房里面出来,觉得自己还需要继续努力。

    推开房间的门,傅睿君进来,轻轻关上,走向大床,发现童夕竟然已经睡着,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靠近童夕身后,一边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温热的掌心让熟睡的童夕有了些许反应。

    “夕夕,你睡了吗?”他的语气温和低沉,带着丝丝的宠溺。

    童夕朦胧中应了一句:“嗯……”

    “刚刚问你哪里不舒服,你都不说,是不是来月经了?”

    “嗯嗯。”童夕继续细声呢喃。

    童夕这么一承认,傅睿君整个心都坠落了,大掌轻轻的磨蹭着她的肩膀,温柔的帮她拉起被子盖好身子,“哪里不舒服,肚子吗?”

    “我没事的。”童夕闭着眼睛,珉唇说道。

    “好,那我去洗澡,你睡吧。”

    傅睿君在童夕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上,微热的唇瓣贴着她的脸颊,感觉不舍,然后站起来走向卫生间。

    童夕还没有想好如何告诉他这个消息,只好继续睡觉。

    次日,清晨。

    童夕还是心情沉重的无所事事,在吃完早餐在花园里面晒太阳。

    甜甜的电话过来找她,两人边在闲聊了起来。

    说到最后,甜甜突然说,“夕夕,我怀孕了。”

    这么巧?童夕不由得惊讶不已,急忙问:“怀孕多久了?”

    “两个月了。”

    好像比她要早那么一点点,童夕会心浅笑,觉得甜甜现在太幸福了,有了自己的家,在家里面有地位,老公宠爱,整个公司买下来,让她有一个舒心的工作环境。现在又怀孕了,深的公公婆婆的喜爱,老公的宠爱。

    甜甜就是人生的赢家。

    童夕想着要不要告诉甜甜,自己也怀孕,而且怀的这胎,她都不敢告诉傅睿君,因为怀得很纠结。

    正当童夕沉默的时候,甜甜又说了一句:“我怀的是双胞胎。”

    “啊?”童夕惊讶得叫了一声,很是激昂的情绪:“你怀双胞胎啦,天呀,甜甜你太厉害的,我真的佩服你。最好就生一胎龙凤胎。”

    “嗯,只要孩子健康,什么性别都无所谓。”

    “是的。”童夕点头,伸手摸着自己干扁的肚皮,心情变得十分迷茫,不知所措,也不敢先告诉甜甜,毕竟她要想告诉孩子的爸爸,她怀孕的消息。

    怀孕都差不多时间,童夕估计等到孩子出生,她跟甜甜还很有可能赶上一天生呢。

    “甜甜,我也……”

    说着,童夕的话戛然而止。

    “夕夕,你怎么了?”

    “没……没事了,以后再跟你说。”

    “好。”

    两人的聊天进行了很久,很久,家长里短的说了一大堆。

    -

    卡梦雅出事之后,卡家旗下的资产都由卡凤华接受,但是生意大大不如以前,很多分医院都倒闭,现在做着几处美容院和整容医院。

    因为知道穆纪元在卡凤华身边死去的,韩向对这个女人进行的排查。

    然后调出她医院所做的男性整容手术。

    发现每个男人的手术都是简单的微整形,没有出现大面积改变容貌。

    这让韩向无法下手调查。

    但不排除穆纪元偷偷的做手术,隐藏身份根本查不到。

    韩向还是派人留意着卡梦雅的一举一动,而案件也因为穆纪元死了,所以不再做调查。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童夕也不知道能隐瞒到什么时候。

    傅睿君一直在算日子,算童夕的经期什么时候会干净,什么时候他可以继续努力。

    这样的日子被童夕拖了好几天,因为情况有些不一样,觉得还是提早告诉傅睿君为好。

    本来是挑着日子来告诉傅睿君的,结果这个男人如狼似虎。

    一大清早就扑上来,压得童夕动弹不得,他邪魅的语气问:“已经第八天了,干净了吧。”

    童夕不由得蹙眉,反问:“我知道你想让我怀孕,可是月经刚刚干净的日子,都是安全期。”

    “管它什么期,我一天也不会放过,直到你怀上我的孩子为止。”

    童夕无奈的笑了笑说:“我知道你很厉害的,可以了。”

    傅睿君伸手,童夕一把握住他的手腕,紧张的说:“甜甜怀双胞胎了。”

    “我知道。”傅睿君邪魅的笑着挑眉:“所以,我要更加努力,没有办法让你怀双胞胎,也得让你怀上一个。”

    童夕叹息一声,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语气淡淡的,不紧不慢的说:“我怀了三个。”

    傅睿君听得嗤笑一下,伸出手指擦拭着童夕的唇瓣,低声呢喃:“你想怀一个都难,两个更加难,三个不太可能,但我还是尽力吧。”

    听这口气,傅睿君觉得她在开玩笑?

    童夕不悦的说:“我真的怀得比甜甜多。”

    “别闹了。”傅睿君吻上童夕的额头,还想有些行动。

    可是因为自己把这个消息告诉傅睿君,这个男人竟然不相信,童夕感到很沮丧,很无奈。她握着男人的手腕,生气的说:“我不舒服,你别碰我。”

    “夕夕。”

    童夕推开傅睿君的身体,从他怀抱之下溜出来,不悦的说道:“不相信就算,不要理你了。”

    傅睿君无奈的伸手扶着额头,觉得童夕刚刚说的话一点也不好笑,他快速爬起来,冲动童夕身边,从她后面一把抱住她的细腰,把头埋在她的脖子内,细声呢喃:“好,别生气了,我让你怀三个,三个就三个,四个五个也可以。”

    童夕深呼吸,以为傅睿君会像www.youfa8.com男人一样,听到后会大喜或大悲。可是没有,这个男人竟然认为她在开玩笑。

    童夕挣扎着推开傅睿君的手,“你别抱着我了,我进去洗漱。”

    “洗漱出来,我们继续努力好不好?”傅睿君诱哄着。

    “不要,如果你想要,你自己左右手解决吧,别来找我。”童夕说着冲动的气话。

    傅睿君脸色骤变,顿然看着童夕。

    “夕夕,你怎么了?”

    童夕扯开他的双手,转身面对着他,一字一句继续说:“甜甜她怀双胞胎了,你就相信,我说我怀三胞胎,你却不相信?”

    “你不是月经刚刚干净吗?”

    “不是。”

    “你说三胞胎,太夸张了,这个笑话有点大。”

    笑话?童夕握着拳头,狠狠得往傅睿君的胸膛一击,嘟着嘴巴怒斥:“我不给你生小孩了。”

    “傅睿君握着她的手腕,邪魅的浅笑,挑挑眉头:“你不给我生,谁来给我生啊。”

    “我真的怀孕了,而且是三胞胎,有B超单为证据,已经快两个月,你怎么就不相信我了?”童夕生气的怒问。

    傅睿君一怔,整个人都蒙了,感觉童夕不像说谎,也不像开玩笑。

    “三个?”傅睿君显得膛目结舌。

    “对,三个……”

    男人竖起三个手指,晾在童夕面前,深怕童夕傻得连数学都不会,“你怀孕了?而且怀三个?”

    “对,我怀了三胞胎,医生说如果身体受不了,还要减少一个到两个。”

    傅睿君第一次目瞪口呆,看着自己三根手指,傻愣了。

    童夕蹙眉看他惊讶的表情已经像根木桩似的,被点了穴,一动不动。

    完全没有反应的,让童夕很恼火,越过他身边,走进卫生间。

    锁上卫生间的门,童夕开始洗漱。

    突然,听到外面的拍门声,傅睿君带着激动不已的声音在外面叫嚷着:“夕夕,我真的有三个孩子吗?你快出来,我们去医院,是三个吗?哈哈哈……我傅睿君又多了三个孩子?”

    男人激动得拍门,笑声,喊叫声,激昂的情绪感染了童夕,可是她就是不开门,悠哉悠哉的洗漱,外面的傅睿君依然不断的兴奋叫着。

    “是三个没错吧……那我是不是有四个孩子了?”

    “如果医生说你身体不理想,我们就住进医院去,去慢慢保胎,听医生的,一个两个无所谓,身体最重要……”

    “夕夕,开门,我相信你了,你开门我们去医院检查。”

    “三个啊!哈哈哈哈……”

    童夕一直听着傅睿君兴奋的声音,在外面自言自语。

    她很是无奈。

    到了后来。

    童夕觉得傅睿君的骄傲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子都还没有出生,就到处说。

    跟曾丹说:“我老婆怀了三胞胎。”

    跟韩向说:“我老婆比梁天辰的老婆要多一个,还是我老婆比较厉害。”

    跟梁天辰说:“恭喜你老婆怀上双胞胎,我老婆是三胞胎呢。”

    跟果果说:“小子,你听着,以后你就有三个弟弟妹妹了,不要再去抢曾叔叔的女儿了。”

    跟家里人说:“明年可以请大家喝喜酒了。”

    第一次,这个男人是这么骄傲的到处说、是这么开心得无法平静。

    果果也嚷嚷着,“我要三个妹妹……”

    -

    花园外面。

    果果跟小雅一起在草地上玩耍,果果拖着腮帮子,兴奋得跟小雅呢喃细语,“花花妹妹,我告诉你哦,我妈妈怀孕了,已经怀了三个孩子,我以后也有弟弟妹妹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啊!我还是最喜欢花花妹妹的。”

    “你长大后,一定要对哥哥好,知道吗?我这么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会很伤心的。”

    小雅到处爬着,远处的穆纷飞正在远处的休桌上看着手机,跟曾丹视频聊天,心情雀跃着,小雅就由果果看护。

    果果喜欢跟小雅聊天,小雅虽然听不懂,也不会说,但很喜欢跟果果待在一起。

    “花花啊!等我妈妈生完孩子,我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过来找你玩了,你不会怪哥哥吧?”

    “你千万别怪哥哥哦,只要你叫到我,我会立刻冲过来……”

    果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铁门外面有门铃声。

    果果仰头,看向铁门外面。

    一个陌生男人,带着鸭舌帽,穿着快递的衣服,站在外面,手里拿着包裹。

    果果总觉得这个人有那么几分熟悉感,虽然脸庞很陌生,但是这身材和气场,总感觉似曾相识。

    穆纷飞聊天太入迷了,没有留意到有人送快递过来。

    果果因为要照顾妹妹,也没有动静,倒是在曾丹家里面新来的阿姨跑出来了,她快步冲到外面,开了大铁。

    “什么?”阿姨问

    男人压低头,把包裹递给佣人,“傅睿君的快递,请帮忙签收。”

    “好。”佣人签收了快递,接过快递后,把大铁门关上,转身往回走,边多头看着快递,边走向傅睿君的家。

    穆纷飞抬头,看向阿姨,“是快递吗?”

    阿姨点头,“是的,是傅先生的快递。”

    阿姨边走边说话,一个不留神,在傅家门口的阶梯上一个搅拌。

    “啊!”的一声,啊姨抱着包裹一起倒地。

    身体狠狠压上包裹,下一秒,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整个大地都震荡了。

    在同一时间,果果吓得脸色煞白,快速飞扑小雅身上,抱住她跪在地面上护着,整个身子包围着小雅。

    小雅哭了起来,穆纷飞压在后一秒冲来,抱着两个吓坏的孩子。

    果果很害怕,很惊慌,可是并没有哭泣。被穆纷飞抱住在怀抱里的时候,更加的安心了。

    穆纷飞回头看向门口处,发现阿姨血肉模糊的身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她紧紧搂着两个孩子不让他们回头去看那恐怖的场景,那凄惨的一幕,穆纷飞都觉得心里抽痛着,眼眶含着泪。

    三人的心脏剧烈颤抖着。

    爆炸声过后,童夕和春姨从家里赶出来,看到门口的一幕,瞬间吓得到抽一口气,双手紧紧捂住嘴巴。

    两人都吓得不知所措。

    片刻后,救护车声,警车声,鸣笛而来……

    傅睿君接到消息,急忙从公司刚回来,回到家里的时候,炸死的阿姨已经被送走了,警察也在现场勘察。

    韩向双手叉腰,愤怒得在客厅来回踱步,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曾丹也从部队赶回来,知道妻儿没事,才放心。

    孩子被童夕带回房间,去休息了。

    警察在客厅里面看着监控,从监控里面看到了一副陌生人的侧脸,但不是很清醒。

    “这个男人倒地是谁?”

    “难倒穆纪元真的没有死吗?”

    “除了他,我还真的想不到还有谁了。”

    “所以,一定要捉住这个快递员,现在穆纪元是通缉犯,他要做坏事,根本不敢雇人去做,只能自己来的。”

    “他怕泄露自己的行踪不会雇人的,那个快递一定是他本尊。”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唯独傅睿君一个人托着额头,一脸愁容。

    心脏像被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那种后怕的心慌心悸依然清晰可见。

    如果拿到快递拆开的是童夕或者他的孩子,他该怎么办?

    阿姨死了,因为他傅睿君而间接害死一条生命,他无比内疚,赔偿是必不可少的,可是生命的消失代表着结束。

    这一刻,他感觉到绝望,如果穆纪元一天不死,他傅睿君和家人都会受到恐惧的威胁。

    以后他儿女齐全,一家六口人,想要幸福生活,那是多么难啊?

    韩向转身看着傅睿君,“睿君,你怎么看?”

    “穆纪元已经死了,所以再如何怀疑也没有用,不能把一个死人列入怀疑对象。”傅睿君此刻的无奈,只有他自己清楚,穆纪元的手段,甚是越来越高了。

    傅睿君深深呼吸一口气,把脸歪到一边,看向曾丹,“丹,你女儿没事吧?”

    “没事,受到点惊吓而已,她妈妈在安抚着呢,应该很快就没事了。”

    即便事情发生了,大家都很被动,因为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只能像大海捞针,寻找一个只露出半边侧脸的陌生男人。

    站在二楼栏杆上的童夕,此刻一动不动,看着一楼下面,几名警察和傅睿君还有曾丹等人在想办法。

    她一点也帮不上他们。

    属于她的血海深仇,她无法报仇,她没有能力对付穆纪元,把希望寄托在傅睿君身上,可是这么危险的恐怖人物,傅睿君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场战役,鹿死谁手,根本不可预测。

    爆炸发生后,用了好几天的修理,家里又恢复了平静的美。

    为了悼念阿姨的死亡,家里门口种满了白色菊花,希望阿姨的灵魂能够净化。

    时间飞逝而去。

    童夕觉得如此被动,很迷茫不安。

    周一,傅睿君上班去,果果也上学,她一个人只身去找卡风华。

    那个女人是卡梦雅的女儿,之前在电梯里见过一面,她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听的出来她跟穆纪元的关系不差,而去很明显的,卡风华喜欢穆纪元。

    去到卡风华的公司门口,发现的企业大不如前,以前是大企业,现在公司搬了,顶多就是一个小公司。

    连秘书也没有,童夕直接就来到办公室,敲了门。

    开门的是职员,对童夕问好后,询问来历,童夕说找他们老板,便直接放行了。办公室内有几十个员工,穿过办公室才来到总经理室。

    站在办公室门口,童夕伸手敲响门。

    “进来。”卡风华的声音传来。

    童夕推开门,走进去后,发现窄小的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男人和卡风华见到是童夕,不由得一怔,愣住了。

    男人坐在沙发上,优雅随性,俊逸的脸庞像是刀功雕刻过的精致,可是童夕总对他有些许的熟悉感。

    “童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卡风华浅笑着开口。

    童夕回了神,走向办公桌前面,但并没有忽略办公室里面的男人,虽然陌生,但是那种坐姿和眼神,跟穆纪元的实在太像。

    童夕靠近后,在卡风华比较敌意的眼神中,直接坐下来,开口说,“我想找卡小姐帮我做一场整容手术。”

    “整容?”卡风华讽刺一笑,上下打量着童夕,颇为不耐烦的说,“童小姐是找我开玩笑吗?你觉得自己还不够漂亮,还是身材不够好?据我所知,童小姐这身材样貌,把很多男人都迷的神魂颠倒的,就连世界十强企业的傅睿君也是你的男人了。”

    “女人,永远都不满足。”童夕嬉笑。

    卡风华认同这句话,点点头,“对,但如果你想整容,直接到我们公司旗下的医院去找医生,为什么来找我?”

    童夕勾起嘴角,带着高冷的姿态,“我是什么身份?当然不能直接去找医生,被媒体报道出来,我老公会很没有面子,还有我听说卡小姐可是整容界里面的神刀手,我当然要找你,价格不是问题。”

    被赞美,卡风华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开心,倒是目光闪烁的瞄向旁边的男人。

    童夕也转身,看向旁边沙发的男人,问道:“这位先生一看就是整过的吧?我看脸上还有些地方没有消肿呢!”

    男人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冷笑。

    童夕眉头紧皱,脸色沉了下来。

    等了片刻也没有见男人开口说话,而那熟悉的眼神看的童夕心慌。

    “先生,你是不是在这里做的整容?”童夕追问。

    卡风华抢先回答,“是的,他的确做了没有多久。”

    童夕完全不理会卡风华,她就是想上来碰一下运气,看能不能套出穆纪元的下落,没有想到遇见一个可疑人物。

    “先生,你觉得这家企业如何?”

    男人低下头,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开。

    童夕觉得太不对劲了,只要这男人说一句话,她就能分辨到底是不是穆纪元了。

    “先生,你要去哪里?”童夕见到男人要走,她立刻站起来,跟上去。

    卡风华急了,急忙追上童夕,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你要干嘛?”

    童夕看到卡风华这么紧张,更加断定了她的想法。

    她快速推开卡风华,迅速追上男人的脚步。

    童夕边走,边拿出手机拨打傅睿君的电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