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88章 找到纷飞了

正文 第188章 找到纷飞了

    怎么办?

    曾丹慌乱无措,把孩子放在沙发上,以为是自己的手臂太硬了,把孩子弄疼了。

    可是孩子放到沙发上,哭得更加凶猛。

    曾丹在慌乱中,又把孩子抱起来,走到门口,把孩子放到刚刚的篮子里面。

    关上门,拎着篮子快步走向电梯。

    在篮子里一晃一晃的,宝宝突然就不哭了。

    走出公寓,曾丹去到停车场拿车,用安全带绑着篮子,踩上油门扬长而去。

    傅家。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

    曾丹坐在沙发上摸着额头上的汗气,而另一边沙发上,童夕抱着孩子,手中拿着奶粉瓶,十分娴熟的动作在喂着宝贝喝奶。

    童夕左边是傅睿君,右边是果果。

    两个男人直勾勾的目光一直盯着宝贝儿看,那炙热的眼神,像见到了神奇的外星球生物似的,温柔而好奇。

    果果伸出手指,缓缓的向宝宝摸去,快摸到宝宝颊上的那一刻,手指突然被傅睿君一把捉住,果果抬眸,碰上他爸爸严肃的眼神,带着警告的语气,小声道:“别乱摸,你看她这么嫩,要是你的指甲刮伤她怎么办?”

    果果吓得立刻缩了手指,快速转身,冲向厨房:“春姨,我要剪指甲。”

    童夕和傅睿君相视一眼笑了。

    一分钟后,果果重新回来,坐到童夕身边,那灵动的眼眸还盯着宝宝看,小手又忍不住伸过去,那个动作像是无法控制的……

    傅睿君再一次握住他的手腕,同样的严厉表情:“你洗手了没?手上有细菌怎么办?宝宝的抵抗力差,会生病……“

    果果眯着冷眼,平生第一次,白了傅睿君一眼,很不耐烦的站起来,转身冲向厨房,喊道:“春姨,我要洗手,我要消毒……”

    童夕实在忍不住瞥着傅睿君,浅笑着说:“你就让果果摸一下吧,你看他见到这个孩子,都激动成什么了。”

    傅睿君就是想逗他儿子,他见到这个孩子,就像见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果不是那一次意外,估计他也有一个这么可爱又软绵绵的“毛毛虫”了。

    曾丹此刻的心情五味陈杂,酸甜苦辣充斥着心头,看到这个孩子,心情无比的激动,可是接下来照顾小孩的问题接踵而来。

    他叹息地低下头,双手托着额头,很是迷茫。

    傅睿君仰头,看向曾丹,发现他已经换上军装,看来是要回部队报到。

    “是男孩还是女孩?”傅睿君问。

    曾丹猛地抬头,错愕的看向傅睿君,再看看童夕,然后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童夕立刻伸手拉开孩子的纸尿裤,瞄了一眼,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是个女孩,小公主哦。”

    曾丹热泪盈眶,“女儿啊……”

    那种暖暖的感觉瞬间盈满胸腔,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纷飞不在,却给他留下一个暖心的小棉袄。

    傅睿君也稀罕得不得了,伸手轻轻触摸宝宝的脸蛋。

    这一幕,刚好落入了洗手回来的果果眼里,果果双手叉腰,怒斥道:“爸爸你剪指甲了没?洗手消毒了没?”

    果果的声音把三个大人都吓得一愣,傅睿君连忙缩了自己的手,错愕的看着生气的果果。

    果果那强大威严的气场,简直是他傅睿君的承传啊……

    果果的态度把曾丹逗笑了,心里很是欣慰。

    傅睿君投降似的,举起双手,“我不摸,可以了吧。”

    果果这回才放下严肃的脸容,走向童夕身边,再一次坐下来。

    宝宝的奶喝完了,果果极其积极的帮童夕把奶瓶接过来,快速跑到厨房,“春姨,洗干净奶瓶,消毒……”

    交代完,又跑回来。

    一双大眼睛看着童夕,期待又哀求似的,眨了眨。

    “怎么了?”童夕看着果果的眼神,有些懵。

    果果吞一下口水,紧张得有些语气不畅:“妈妈,我……我能不能抱抱她。”

    童夕勾出一抹浅笑,挑眉看向曾丹,对着果果小声说:“这是丹叔叔的女儿,你要想抱她,要经过丹叔叔同意。”

    果果深呼吸,转身看向曾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曾丹开口说:“可以,果果喜欢妹妹就抱吧。”

    果果兴奋得瞬间立正,敬礼……

    那个严肃又毕恭毕敬的态度,完全不输一个军人。

    敬礼后,还鞠躬说声:“谢谢丹叔叔。”

    果果坐在沙发上,童夕小心翼翼把孩子放到果果的怀抱中,温柔的叮嘱:“小心点哦,抱稳了,妹妹喝完奶准备睡觉,你千万别吵醒她。”

    “嗯嗯。”果果点头。

    童夕还在叮嘱:“妹妹现在才几天,不能大声说话,会吓到她的。”

    “嗯嗯。”

    “她的头部是最脆弱的,千万不能乱摸她的头。”

    “嗯……”

    “还有……”

    果果不悦的嘟着嘴巴,“嘘嘘……”

    意思让童夕别说话了,再说话就吵着妹妹睡觉。

    童夕摸摸果果的头,浅笑着点头。

    抱着宝宝,果果的目光定格在宝宝的脸蛋上,看得入了迷,一声不吭的紧紧抱着她。

    童夕看向曾丹,压得声音,温和的语气带着怜悯:“孩子现在才几天而已,你怎么办?”

    “我不知道……”曾丹痛苦得用双手扒着头发,“我不能带她去部队,哪里都是大老粗,怒吼声,枪声,机械声天天轰着,没有人会照顾这么小的孩子。”

    童夕心疼,回头看了一眼傅睿君,两人四目相对,似乎心有灵犀似的,很是感慨,但通过眼神的交流,童夕很确定地看着曾丹,“如果信得过我,把孩子留下来我照顾吧,我这里有保姆,我和保姆一起照顾会比你照顾得好。”

    曾丹仰头,无尽感激:“这,太麻烦你们了。”

    傅睿君眉头紧皱,不悦的语气异常严肃,“是兄弟的就别说麻烦,你的女儿就是我跟夕夕的女儿。”

    曾丹眼眶通红,却浅笑着点点头,“嗯,我的女儿就是你们的女儿。”谢谢两个字他都往肚子里面吞,感激之情又何止用谢谢两个字能形容得呢?

    “我每个月都回来一次的,这样女儿不会忘记我这个爸爸吧?”曾丹心酸的看着果果怀抱中的女儿。

    童夕会心浅笑,“放心吧,骨肉情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即便你不是常常陪着她身边,她都会很爱很爱你的。好比果果跟他爸爸,不会因为时间的隔断,而疏离了感情。”

    曾丹点点头,这下安心了。

    傅睿君:“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了人在调查穆纷飞的下落。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曾丹凝望着孩子,从喉咙深处娩出一句:“嗯。”

    看似已经绝望了。

    童夕:“你是爸爸,你给宝宝起个名字吧,到时候办理一些手续给孩子入户口。因为没有出生证明,可能还要你跟宝宝检查DNA才能入户。”

    曾丹靠了在椅背上,挤着缅怀的浅笑,深呼一口气,“在几个月前,我就跟纷飞取好名字了,男孩子叫曾忆阳,女孩子叫曾忆雅。”

    果果眼珠子转悠了一圈,偷笑着低头,对着睡觉的忆雅呢喃细语,“你叫曾忆雅吗?你好,我叫傅靖泽,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了,要叫哥哥哦。”

    大人们心情比较沉重,不像果果那么单纯,就因为多了一个妹妹而开心得笑不拢嘴。

    交代好孩子的事情,曾丹依依不舍抱着小忆雅一起出门。

    在傅睿君夫妇和果果的陪同下,一起来到门口。

    傅睿君一家就站在边上,看着曾丹宽厚的背影,抱孩子的动作生硬又严肃,紧张得肩膀都微微颤抖,看着他偷偷低下头在宝宝的脸颊亲上一口,看着他悲凉落寞的身躯一动不动,不舍得离开的脚步。

    默默的看着,等待他舍得放手为止。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傅睿君知道他要迟到了,实在不忍心让他这么难抉择,但还是提醒:“走吧,孩子安心给我们帮你带,我傅睿君用生命跟你保证,我们爱小雅如同亲生女儿。”

    曾丹仰头,对着天空把铁汉泪往肚子里流。

    童夕眼眶也红了,知道骨肉分离的痛,小雅是曾丹的一份新希望,却因为太小了不能陪伴在他身边,不能一同去部队。

    她作为一个母亲,能感受这种痛,“丹哥,一个月很快就过去的,假期一到,你又可以回来看小雅了,我会每天给你发小雅的视频,不会让你错过她的成长,如果实在想念,给我电话,我带小雅去看部队找你。”

    曾丹深呼吸,刚毅的脸颊上露出了一抹浅笑,含着泪也硬生生的转身,垂着眼眸定格在小雅的睡容上。

    他把小雅交到童夕手中,然后从裤袋里面掏出手机,对着小雅拍一张照片留念。

    男人握手机的大手在微微颤抖,一直捕捉不好画面感。

    傅睿君伸手过去,“让我来吧。”

    接过曾丹的手机,傅睿君对着小雅香甜的睡容拍了好几张照片,还顺手把一张照片设置为屏保。

    手机递给曾丹的时候,曾丹一直垂着头,估计是不想让大家看到他的悲伤。

    拿过手机,曾丹立刻转身,一句话也不说,头也不回,迈着军步毅然决然离开。

    那种坚定,那种刚强,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支撑起来的?

    或许只有曾丹自己知道。

    上了车,曾丹启动车子延长而去。

    曾丹的车飞快,急促行驶在马路上,穿过闹市,上了高速公路。

    男人一直沉着脸,深邃的眼眸通红,望着前方的路,认真开车。

    隐隐约约可见的两行清泪挂在脸颊上,眼神依然坚强,没有一丝表情,思绪飘得甚远,连脸颊的泪痕也没有发觉。

    或许痛到了极致,已经麻木了。

    从此,傅睿君和童夕有了一个女儿,童夕再也不缠着傅睿君生二胎,两人的精力全部放在小雅的身上。

    果果也是一个极其负责任的哥哥,因为小名叫果果,还特意给妹妹起了一个小名叫花花。

    童夕最喜欢的就是给小雅拍视频,视频都保存起来,再备份发给曾丹。

    部队里的曾丹,除了任务和训练,www.youfa8.com队友在娱乐的时候,他就一遍一遍的看女儿的视频,经常看得偷偷发笑。

    每个月尾有三天假,曾丹他就会在放假前天晚上,迫不及待的赶回傅家。

    在傅家住下来,陪着女儿和果果一起玩,跟童夕和保姆学习照顾女儿。

    有了女儿的日子,时间过得特别的快,曾丹每天都在期待的日子里度过,期待放假,期待见到小雅。

    时光如烟,如雾,又如风……

    转眼间,小雅六个月了。

    小雅会翻身,很聪明伶俐,会爬着坐起来,会咿咿呀呀的呢喃,大眼睛小脸蛋传承了纷飞,小美人胚逐渐清晰。

    天气暖和的周末。

    果果一大早起床就把幼儿园的作业完成,兴奋得跑去跟小雅妹妹玩。

    进了小雅的房间,小雅不在,果果哒哒哒的跑下来楼梯,去到二楼大厅,发现小雅在客厅的地毯上玩耍。

    果果喊着小雅的名字,开心的跑过去:“小雅……”

    小雅听到果果的声音,抬起头,见到哥哥来了,露出甜美的笑容,一双小手张开,果果冲过去往小雅的面前坐下,抱住小雅搂入怀抱。

    小雅不会说话,软软绵绵的小手在果果的脸上乱摸,果果闪开她的手,在她的脸蛋上用力的亲了一下。

    “嗯啊!”果果亲的时候还发出声音。

    小雅听得呵呵笑,也可能是脸蛋被亲到痒,闪躲着果果,小手推着他的脸蛋。

    听得小雅笑了,果果更加开心,又往她的脸蛋亲上一口气,还故意把“嗯啊”的声音放大。

    小雅一直在笑,那笑声咯咯咯的清脆甜美,开心烂漫。

    “嗯啊!”

    “哈哈哈……”

    “嗯啊嗯啊!”果果就也乐不疲倦,一直往小雅白嫩嫩的脸蛋上亲。

    “哈哈,哈哈哈哈……”

    每一次都逗着小雅笑个不停。

    刚刚才进去厨房拿温开水的童夕,听到外面的笑声,倒了温开水出来,发现果果正在“调戏”妹妹。

    她不由得蹙眉,疑惑着问:“果果,你在干什么?”

    果果吓得手一松,心虚得回了头,手中的小雅“碰”的一下,倒在地上。

    虽然地下是毛地毯,不会碰伤小脑袋,可小雅还是吓到了,瞬间“呜哇……”的哭了出来。

    果果和童夕立刻反应过来,童夕快步跑过去,果果已经把小雅重新抱起来,搂在怀抱里,心疼不已:“小雅别哭别哭,哥哥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童夕跑过来后,小雅立刻挣脱果果的怀抱。

    果果不舍得让小雅走,小雅一直哭着在挣脱,非得往童夕身上爬,童夕伸出双手,“小雅,来阿姨这里。”

    “小雅,哥哥不是故意的。”果果伤心不已,小雅从来不会这样哭着挣脱他的怀抱的,小雅此刻的反应深深伤到了果果的心,一直抱着小雅不让她走,“小雅,哥哥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小雅,小雅你别这样……”

    童夕被儿子的执着气蒙了,无奈的叹息,“果果,你先把妹妹给我。”

    果果委屈得扁嘴,看到小雅哭得如此伤心,他的眼眶也湿了,生气道:“都是妈妈的错,我跟小雅在玩而已,你吓到我才导致小雅跌倒的,现在小雅生我气了,不要我了。”

    小雅哭得越来越凶,越想到童夕身上,果果越是抱得紧,不让她走。

    童夕无奈的先安慰自己的儿子,“是妈妈不好,对不起啊,可是果果你先放开妹妹好不好,现在她吓到了,需要安抚,你把她给我。她不会生你气的。”

    “她现在就不要我了,现在就生气了。”果果委屈得哭了,可怜兮兮的跟着小雅一起流眼泪。

    “妈妈向你保证,只要小雅不哭了,立刻会忘记刚刚跌倒的事情,还是跟哥哥最好的。”

    童夕边哄着果果,边把小雅抱走。

    果果很不愿意的把小雅交给童夕。

    童夕抱住小雅站起来,让小雅趴在自己想胸膛上,轻轻抚摸在她的背,在客厅来回转动。

    “小雅不哭哈,不哭不哭,没事了,不要害怕……”

    童夕一直在转悠着,走了两圈后突然发现果果不见了,她紧张的到处张望,直到靠在她肩膀上的小雅哈哈笑了,童夕才发现果果一直跟在她的后面,一步也不走远,一直仰头对着小雅在做鬼脸,逗小雅开心。

    看到这样的果果,此刻的童夕真心想生一个女儿。

    独生子女太孤独了,果果渴望有一个弟弟妹妹,所以才如此的紧张,如此的喜爱。

    “嘻嘻嘻……”

    小雅一直在嘻哈笑着,发出一阵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就如童夕所说的那样,几分钟后,小雅不好的记忆消失了,忘记跌倒的事情,又冲着果果伸出双手要抱抱。

    童夕果断的把小雅交给果果,果果开心的抱着小雅回到地毯上一起玩。

    这时候,童夕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童夕立刻拿出手机,看着屏幕。

    是韩向打来的。

    她快速接通电话,“喂,向哥,有什么事吗?”

    “睿君的手机怎么打不通了?”

    “他前天出差呢,今天要回来,可能在飞机上,所以关机了。”

    韩向急促的声音说:“睿君回来后,你让他赶紧打我电话,我有急事要找他。”

    “什么事啊?”童夕不由得担心地多问了一句。

    韩向沉默了片刻,缓缓道:“纷飞找到了。”

    童夕猛地一僵,愣住了,激动得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找……找到纷飞了?那赶紧告诉丹哥,他……”

    韩向立刻制止,“别,先别给丹说,先让我跟睿君商量一下,看看情况才决定要不要给曾丹说吧。”

    童夕心脏隐隐的往下沉,一股不好的预感凝聚,语气低落:“纷飞她……到底怎么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