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86章 纷飞最后的抉择

正文 第186章 纷飞最后的抉择

    韩向双手握住手枪,小心翼翼的打头阵,傅睿君紧跟着他后面,往枪声的地方靠前。

    穿出小林子,走出一片平原处。

    月色清澈洁白,这个月圆之夜,整个大地像朦胧的清晨,可以清晰看到平原上的人。

    曾丹和两名野狼特种部队的战友都同事架着冲锋枪,可对准的人让傅睿君整个人都愣了。

    穆纪元似乎已经中枪,痛苦的压着腹部,弯腰躲着一个小身影后面。

    韩向也傻了,缓缓放下手中的抢,垂直双手看着眼前的一幕,虽然不清晰,可是月色之下,能清晰看到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大腹便便的女人。

    曾丹无力的放下手中的抢,像拐杖一样树在地上,墨黑的深邃在夜里看不到他此刻的痛苦,可悲凉的声音把男人的沧桑绝望都透露了。

    “纷飞,让开……”

    穆纷飞挡在穆纪元面前,凝望着曾丹,低声呢喃:“杀他之前,子弹先从我身上射过去吧。”

    曾丹痛苦的仰头深呼吸,心痛得快要崩溃,愤怒的咆哮着:“我让你走开,他是杀人犯,他是魔鬼……”

    穆纷飞无情的一句:“我只知道他是我的恩人,他是我的哥哥。”

    曾丹哽咽了,透过月色凝望着穆纷飞的双眼,“你带着我的孩子,宁愿为了穆纪元一尸两命?”

    “对……”穆纷飞绝冷的语气很是坚定,“放我哥哥走。”

    战士:“不可以,嫂子,你快走开。”

    另一名战士:“嫂子,如果再不走开就把你当成同伙一起击毙。”

    曾丹听到战友的声音,吓得慌了,冲过去一把按下对方的抢,哀求的语气:“不要,不要伤害她……”

    “队长……”

    曾丹从来没有如此卑微的,却不得不这样求着:“队长求你,不要伤害纷飞,有什么后果我负责。”

    傅睿君和韩向站在边上一声不吭。

    穆纪元固然要杀,但是穆纷飞现在怀孕在身,而且还帮助一个罪犯逃跑,也在犯罪。

    曾丹把手中的抢递给战友,转身缓缓走向穆纷飞。

    高大的身躯缓缓靠近,穆纷飞被后面的穆纪元扯着往后退,一步一步的推着,穆纪元手中的枪塞入穆纷飞的手中,咬牙切齿的说:“纷飞,杀了他。”

    握着穆纪元塞来的手枪,穆纷飞指尖都颤抖了,缓缓抬起来,对准了曾丹,“别过来,要不然我开枪了。”

    那一刻,穆纷飞手中的枪对准了曾丹的心脏,那一刻,曾丹的脚步停了下来。

    心如刀割,撕裂的痛,把铁生生的硬汉痛得眼眶都红了,泪水在深邃中滚动,月光中,穆纷飞看不到他的悲痛。

    曾丹的喉咙辣辣的,张开嘴巴深呼吸,无比温柔的语气问道:“我跟你说今天有任务,但是没有说是围剿穆纪元,你怎么跟来了?”

    穆纷飞还是耿直的个性,很诚恳的回答曾丹的话:“我虽然关了旧手机,但是我会打开来看,哥哥天天都发信息找我,他跟我说他要行动,所以就跟着你来了。”

    曾丹伸出手,挤着温柔的笑意:“纷飞,把枪给我。穆纪元他……”

    “不用说了。”穆纷飞怒吼一句,“我说了,要杀我哥,先从我尸体踏过。”

    男人的泪忍不住的悄然而来,声音沙哑低沉:“你有爱过我吗?”

    穆纷飞握枪的手在颤抖,心底隐隐扯着疼,很疼很疼,可是她不能放任穆纪元被杀,她欠穆纪元一命,这一次算还给他吧。

    “爱着……”穆纷飞毫不迟疑,语气却异常的细碎,因为声线开始变化了。

    “你有没有爱过我们的宝宝?”

    “我爱宝宝。”

    曾丹再往前一步,灼热呼吸深深徐来,生气的怒问:“那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你自己?”

    穆纷飞沉默了,曾丹越是靠近,她就越往后退,她害怕曾丹抢了她的枪,把她弄走,穆纪元就没有人保护了。

    “我让你别过来。”穆纷飞怒吼一句,气得立刻开枪。

    “砰”的一声枪响。

    韩向和两名战友立刻摆起枪对准穆纷飞。

    即将开枪的时候,曾丹怒吼一句:“别开枪。”

    中气十足的声线发出来,大家都安稳下来,没有开枪,而穆纷飞这一枪打在曾丹的脚跟前面。子弹射进草地里。

    这一枪没有打上曾丹,可曾丹的心却比中枪了更加难受,更加的痛苦。

    纷飞真的对着他开枪了。

    他以为爱可以改变纷飞,以为自己和宝宝比穆纪元更加重要,可是他错了。

    在穆纷飞眼里,穆纪元就是她的命。

    曾丹缓缓闭上眼睛,低下头,那高大的身躯在月色中显得那么的沉重,寂寥的树林里吹着沙沙的叶子声,是悲凉的夜曲。

    男人的声音卑微哀求:“纷飞,想想我们的孩子,放下抢还可以回头的。”

    穆纷飞咬着下唇,泪水突然泛滥在眼眶当中,嘴唇动了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丹,对不起,我爱你,我爱宝宝……”

    说完,穆纷飞用身子护着穆纪元一直往后退,她的枪没有指着曾丹了,而是指着自己的肚子,忍痛割爱的威胁着:“不要跟过来,如果敢杀我哥,我就一尸两命,我说到做到。”

    曾丹紧紧攥着拳头,咬着牙强忍着。低头不敢看纷飞离开的倩影,他觉得自己要疯了。

    “队长……”战友提醒他:“不可以这样就放走的。”

    “不要追,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队……”

    战友的声音还没有说出口,曾丹扑的一下,双膝软了,跪在地上双手撑着草地,那强壮而健硕的身体感觉已经塌下来,不再那么坚强,不再那么无坚不摧了。

    穆纷飞带着穆纪元一直往前走,头也不回的快速穿入丛林里。

    在穿入树林的那时候,穆纷飞回了头,远远的看见那个男人跪在地上,那一刻,穆纷飞泪如雨下,这些年第一次落泪了。

    是泪水,豆大的泪滚滚而来,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迟疑了,她想回头,她想回到曾丹身边,她想做妻子,做妈妈,还要做一个正义的军嫂,她也想走在阳光低下,沾染曾丹的光荣和骄傲。

    穆纪元喘着气息,捂着肚子呢喃道:“纷飞,哥快不行了,快带我去医院。”

    穆纷飞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立刻挽住穆纪元,此刻想什么都是错的,救穆纪元才是眼前最迫切的事情,这个救命之恩,她一定要还给穆纪元。

    直到穆纪元和纷飞消失,傅睿君缓缓走向曾丹,单膝蹲下身,伸手拍在曾丹的肩膀。

    那一刻,才发现曾丹在抽泣。

    僵硬的身体微微颤着,他可以理解曾丹的痛苦,老婆孩子都没了的痛苦。

    那时候他看到童夕被绑架,孩子硬生生被打流产的一幕,至此他都无法从哪个痛苦的阴影中走出来。

    这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有痛过的人才知道有多难受。

    “丹……起来,男人膝下有黄金,自己的女人,绑着也要绑在身边。去追吧……”傅睿君觉得再狠的母亲,也不会拿自己的孩子命。

    曾丹最后的那点力气,摇着头:“不要追,她会的,她会杀了孩子和自己的,她会……”

    说着,曾丹的声音已盯着哭腔。

    www.youfa8.com人无奈的放下枪,深深地凝视着曾丹。

    寂寥的夜,越来越深。

    大家都在陪伴着曾丹,片刻,不远处突然响起一声巨响。

    “砰……”又是枪声响起。

    那一刻,曾丹整个人都傻了,顿了一秒就快速的冲过去,那是穆纷飞和穆纪元逃跑的路线。

    “纷飞……”曾丹快速冲起来,疯狂的喊着穆纷飞的名字。

    所有人都吓得追过去。

    很有可能是穆纪元已经让纷飞救出重围,直接把穆纷飞杀了,一个人逃跑。

    这是所有人此刻的想法,也是曾丹心里最害怕的事情。

    可是冲过去后。

    www.youfa8.com几名已经在追来了,一名战士手中有手电筒,照亮着前方。

    在很曾丹碰撞上之后,曾丹像疯了一样,把想追上去的战友拦截下来,“谁开的枪?”

    一名战友错愕不已,诺诺的举起手:“我开枪的。”

    曾丹冲过去,一把揪住战友的衣服,悲沧的怒问:“打了谁?到底打了谁?”

    “太黑了,我不知道……”战友的话让曾丹整个心都掉入了谷底,踉跄带一步,无力的松开战友的衣服,整个人都颓废了。

    拿手电筒的战友到处看着地面,照亮了一处血迹,“打中了,这里有一摊血。”

    韩向立刻反应过来,冲过去。立刻拿出收集的小袋子,用纸巾把血液沾上,装入袋子里,准备拿回去做检测。

    曾丹双手捂着脸,痛得呼吸都不顺畅,快要窒息似的,仰头对着天空,想大声喊叫,却又出不了声。

    看着曾丹的悲痛,所有人都不敢再说一句话,不知道如何安慰,不知道如何开解。

    傅睿君淡淡的说了一句:“可能是穆纪元的血,他本来就受伤。”

    韩向也顺势安慰:“对对对,可能是穆纪元又中一枪,估计这回他死定了,嫂子把他安葬完,就会回来找你的。”

    曾丹放下捂着脸蛋的双手,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的往回走。

    宽厚的背影数不尽的……落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