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85章 你已经不再是军人了

正文 第185章 你已经不再是军人了

    夜幕来临,月色正浓。

    皎洁无暇的淡淡月光洒在树林里,微风徐徐而来,山间野林内只有细碎的叶子唰唰声。

    四周漆黑,蜿蜒曲折的山路,灯光耀眼的车辆正快速行驶。

    穿过前面的小道,车辆进入了一间废弃的农场,农场边上立着木杆,杆顶部分吊着黄昏的灯光。

    这些灯柱子相隔一米远就有一盏,一路延伸进到里面的并列的棚子。

    车辆进来后,梁天辰并没有熄火,透过灯光,可以看到前面的大铁门外站在一个男人。

    男人十分警惕的用手挡住眼睛的光,侧着脸说,“找谁?”

    梁天辰拉下车窗,伸头出来,“我是梁静兰的哥哥,静兰让我跟傅睿君一起过来这里找她,现在我们来了,请问她人在哪里?”

    男人眯着眼眸,被车灯照得睁不开眼眸,冷冷道,“跟我来吧!”

    梁天辰把火熄灭,从车厢里拿出两把匕首,一把递给傅睿君,“拿着吧,防身。”

    傅睿君看着他递来的匕首,不由得会心一笑,很是无奈的摇头,“不能带进去。”

    “为什么?”梁天辰只是个正经的生意人,对于这种情况,他是第一次经历,毕竟别人都有枪,他拿个匕首也算有点保障。

    傅睿君伸手拉门,边下车边说,“这种场合,还没有见到主谋,都已经开始让人搜身了?发现武器会让对方更加警惕或许会发生不可预料的事情。”

    原来这样,梁天辰立刻把刀甩到车内,跟着傅睿君一起推开门下车。

    关上车门后,两人相隔着车身望向对方。

    四目相对,暗沉的光影之下,傅睿君沉冷的脸色变得严峻,细声细语,“进去后别冲动,保护好自己,谨记对方有枪。”

    “会的。”梁天辰虽然没有傅睿君那么厉害,但是在这群带枪的黑社会面前,他还是可以淡定自如的,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他虽然没有在战场混过,但商场如战场,奸诈狡猾之徒,大恶大奸之徒,什么世面他都见过,这些场面绝对可以从容应对。

    傅睿君歪头,四处瞭望了一下附近的环境,四周是野林围绕,神秘而诡异,到处漆黑一片,山间野伶被黑夜笼罩。

    四处静谧的可怕。

    人烟稀少的野外农场,的确是交易的好地方。

    而在这里,野狼特种部队应该在丛林里面潜伏着,准备着交易进行,逮捕这群走私的人,当然最好是把穆纪元也收拾干净。

    傅睿君和梁天辰并肩走向铁棚内。

    门被打开,傅睿君和梁天辰进入屋内,光线明亮的马棚内,到处摆满了马的粮食……稻草。

    地面很脏,到处都是泥土,空气中还凝聚着一股马骚味,空旷的棚内边上被间隔开一个又一个的小栏,每个栏里面都有一只马,还有农作物的工具。

    棚外是一个很宽大的厅,两条长木椅摆在中间。

    傅睿君和梁天辰刚刚踏入来,就被看门的几名混混捉住,速度极快,又十分认真的对两人上下摸了一通。

    就如傅睿君说的那样,还没有见到头领,就被搜身一遍。

    傅睿君被搜着身的同时,边仰头望向里面,棚内灯光通明,两张长椅对面摆放,梁静兰一个人坐在一边,而另一边前面坐着黑社会老大……袍哥。

    袍哥黑衣服黑裤子黑皮鞋,连手臂上的文身都是黑乎乎的一坨无法很好分辨出物体的东西。

    只知道这个男人气场很屌,姿态很高傲,挑着二郎腿,一边手搭在椅背上,靠着姿势舒服慵懒。

    “袍哥,没有武器。”搜身的喽啰对着里面的男人说话。

    梁静兰立刻转身过头,看到梁天辰和傅睿君,假装很是欣喜的喊起来,“哥,你们来的了?”

    梁天辰和傅睿君看向里面,而这个时候,袍哥站起来,凝望这傅睿君话梁天辰,问道,“货带来了吗?”

    如果换成平时,傅睿君和梁天辰一定会问:什么货?

    在没有心里准备的情况下,就因为他们两人的疑惑的态度,而引起袍哥的愤怒,拉开战火的。

    他们两人如果按照穆纪元的计划,只是来很找梁静兰的,可是现在情况就是袍哥把他们两人当做上家。

    交易中,如果装聋扮哑,会激怒袍哥,傅睿君直接来一个将计就计。

    “带来了。你的货呢?”

    袍哥就喜欢这么爽快的人,歪头给身后的人一个眼色。

    傅睿君和连天辰走过去,站在梁静兰身边,袍哥的手下手里拿着两个箱子过来,在傅睿君和梁天辰打开了。

    两箱满满的是外币,而且最值钱的一种。

    “这里有两亿。”袍哥挑眉说,“之前一直都是跟阿姆交易的,现在他进了监狱,没有想到我还能见到两位大老板,简直三生有幸了。”

    傅睿君观察了一下袍哥带来的人,至少有十多个,而他们就三个。

    傅睿君走到梁静兰到椅子上,优雅的坐下来,跟着袍哥一样轻佻不屑的挑起二郎腿,手搭在椅背上,一副拽拽的模样,可完全不失他淡雅的气质,“谁跟你联系说我傅睿君和梁天辰是幕后人了呢?”

    袍哥皱眉,脸色沉了下来:“难道不是吗?”

    傅睿君耸耸肩,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只想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的。”傅睿君继续小心翼翼的回答。

    袍哥嘴角上扬,抽动似的痞笑着:“阿姆告诉我的,之前派律师进去找他,问接收人是谁,他就直接告诉我这一次他的上司直接跟我交易。”

    傅睿君听到这些话,不由得笑了笑,低头看着地板。

    穆纪元果然行啊,阿姆都被捉了,还可以让阿姆把罪名推到他傅睿君身上,看来现在黑白都以为走私幕后人就是他傅睿君了。

    当然,警察是不会相信的,可是这些道上的人,只认货物,不认人。

    只要能交易,才不会管。

    傅睿君仰头,再一次扫视四周。

    不会这么简单的,穆纪元应该还有什么招数,现在他傅睿君有货交易,估计还能活着出去,如果没有货交易,一定会被灭口的。

    “别废话了,交易吧,免得夜长梦多。”袍哥问,“你的货呢?”

    傅睿君看向梁静兰,眯着眼眸带着疑惑的光芒。

    梁静兰被看得心慌,摇摇头:“我什么也不知道,就是穆纪元让我把你们叫来而已,什么也没有交代。”

    这个女人真的是蠢死了。

    傅睿君脸色愈发难看。

    没有货交易,那警察就无法把这群人渣捉住,而他们三个人也因为处于耍着袍哥好玩,而被枪毙的吧?

    看来这才是穆纪元的真正目的。

    袍哥看看傅睿君,再看看梁天辰,越来越没有耐心了,烦躁的问:“货你,在哪里?”

    傅睿君拿出手机,不慌不忙的说:“现在我就让大货车开进来,你等等……”

    然而,傅睿君按出了韩向的手机,给他发出信号,拿着放在耳边呢喃道:“把货车开进来。”

    说完,傅睿君就中断了手机。

    为了更好的逃脱,傅睿君指着外面:“我们到外面去验货吧。”

    袍哥大喜,猛地站起来,威武的身躯显得有些臃肿,像那些猛男长年不锻炼似的,健硕而发福。

    “走吧……”

    袍哥刚刚说完一句话。

    突然一声巨响:“嘭……”的一下,发出了枪声,吓得所有人都紧张不已。

    袍哥身边的喽啰下一秒倒地不起,而喽啰的中枪位置是脑门中央,精准而狠毒。

    袍哥快速闪开,拿出枪对准傅睿君,www.youfa8.com手下也各自拿出枪对准了梁天辰和梁静兰,袍哥气得颤抖,锐利的目光扫视四周。

    傅睿君也紧张的看着四周,空旷的马棚根本没有掩盖物品,而马棚的顶端都有一个一个通风的小窗户,刚刚那一枪声应该是从漆黑的外面,一颗大树上射进来的。

    “你竟然安排了狙击手?”袍哥咬牙切齿,手中的枪卡啦的一声,手枪上膛,准备开抢。

    梁静兰吓得尖叫一声,冲进梁天辰的怀抱,紧紧抱着梁天辰发抖,看到地上的尸体,吓得双脚发软,身子颤抖,连声音都颤抖了:“哥……怎么办?呜呜呜……我不想说死,怎么办?”

    “别说话。”梁天辰此刻也紧张,他看着这么多枪对准自己,心脏都跳出来了,可是好镇定自若,相信傅睿君能有办法解决的。

    傅睿君眯着眼眸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再看向袍哥,缓缓道:“你冷静一点,我现在三人都没有枪,怎么可能笨的让狙击手杀你的人呢?”

    袍哥想想,也觉得有道理,现在傅睿君三人等都在屋里,手无寸铁的,根本不可能作死。

    气氛显得沉默,傅睿君指着边上的窗户:“狙击手应该在那个位置射进来的,不要跑过去被看到的地方……”

    “难道你把警察引来了?”袍哥冲动傅睿君面前,手枪指着他的心脏,狰狞的面孔很是气愤,咬着牙:“说,到底是不是你把警察引来了?”

    “没有……,我还带着很多货过来呢,我让警察知道了,不是死路一条吗?你先冷静一点,想想是不是有第三方过来,坐收渔人之利。”傅睿君淡定从容,因为已经猜测到是穆纪元的所作所为,应该是穆纪元想挑起矛盾,让袍哥赶紧解决掉他吧。

    “嘭……”

    突然又一声响,马棚里面的人吓得立刻抱着头蹲下身,而袍哥身后一名枪的喽啰又被击中脑袋,瞬间倒地。

    而这一次,窗口又是不一样的位置。

    袍哥看到倒地的兄弟,怒不可遏,手中的枪狠狠抵在傅睿君的太阳穴上,“到底怎么一回事?”

    一些看门的喽啰也吓得蹲在角落,因为屋外是漆黑的夜晚,根本看不清楚我们的情况,而外面的人可以从窗户看进来,把里面看到场景看得一清二楚。

    傅睿君跟袍哥都蹲在角落里头躲避着,梁静兰咬着下唇在梁天辰的怀抱哭泣,吓得瑟瑟发抖。

    傅睿君抬起腕表,看着时间,信心十足的说:“等十秒,十秒后就有结果了。”

    袍哥更是疑惑,警惕的看着傅睿君。

    十秒还没有到,就听到外面出现枪声。

    断续三声,马棚里面的人都草木皆兵,紧张不已,大家看看对方,面面相觑。

    “外面为什么有枪声?”袍哥怒黑了脸,冲着傅睿君咆哮。

    “我的人在我们守着呢……”傅睿君淡定的说着谎言:“你要知道,我一货车的武器,还不能对付几个狙击手吗?”

    “你带了多少人?”

    傅睿君站起来,理了理衣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给你带了多少货对吧?我们的合作一直都是很愉快的,阿姆进监狱不代表我就不讲诚信。”

    “外面真的没有危险了?”袍哥不确定的问。

    傅睿君邪魅一笑,双手插如裤袋里,“走吧,没有危险了。”

    袍哥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跟着傅睿君和梁天辰的兄妹一起出了马棚。

    门外面只有暗黄色的路灯,皎月洁白,淡淡的月色之下,看不清楚四周的物体,只能靠着灯光看到眼前。

    袍哥和一众手下的枪依然对准着傅睿君他们,步伐紧张,出到门口就四处瞭望,“你的货车呢?”

    傅睿君沉默着,一言不发,如苍鹰般锐利的双眸扫视着四处,似乎想看清楚穆纪元倒地藏在那个角落。

    没有货物,还杀了袍哥两个兄弟,如果此刻不反抗,他们就必死无疑。

    傅睿君看向梁天辰,甩了一个眼神,梁天辰立刻会意,突然抱住肚子,“嗯……”闷痛了一声,慢慢往下倒。

    梁静兰吓得哭了出来,枪声都没有起来,她哥突然中枪了,喊着:“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呜呜呜……你别吓我啊……”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梁天辰兄妹吸引住,傅睿君在袍哥转眼看梁天辰的片刻,立刻握住袍哥的手腕,狠狠掰折,袍哥“嗷”的一声,手中的枪落入的傅睿君的手里。

    袍哥还没有反应过来,下一秒已经傅睿君的手枪对准脑袋。

    这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袍哥吓得蒙了。

    “别动……”傅睿君带着警告的语气,冲着袍哥的手下吼:“你们都不准动。要不然我就杀了他。”

    梁天辰才直起身,安然无恙的站着,把梁静兰看傻了,才发现自己是被骗了。

    而这个时候,森林里面出现断断续续的枪声。

    在袍哥被傅睿君的抢指着脑袋的那一刻,韩向带着警察冲出来。

    “别动,武器放下,全部举起手来。”韩向怒吼,后面的十几个警察也拿着枪对准了袍哥的手下,现在的场面让袍哥膛目结舌,不知所措。

    咬着牙狠狠一句:“你果然带警察来了。”

    傅睿君不想跟袍哥多说,现在没有武器,交易不成立,只能先脱身让梁天辰兄妹安全再做考虑。袍哥等人携带武器在身,也能入罪。

    “曾丹呢?”傅睿君歪头看着韩向问。

    韩向拿出手铐,走向傅睿君,急促的说:“精英部队的人去找那群狙击手了,穆纪元亲自带领了五个狙击手出现在这里,已经灭掉三个,现在穆纪元和另外一个逃到森林里面去了。”

    亲自?

    听到亲自两个字,傅睿君兴奋不已。

    韩向把袍哥拷上手铐,www.youfa8.com警察也把袍哥的手下扣上手铐,缴械控制住。

    傅睿君立刻把抢递给韩向,转身走向森林。

    梁天辰快速冲上去,一把握住傅睿君的手臂:“你别去……”

    傅睿君看看梁天辰忧心的脸色,再低头看向他的手,眼神定格在梁天辰握住自己的手上,顿了好片刻说:“我要去帮忙……”

    “你没有枪,没有防弹衣,已经不是军人了。不要去,会很危险的,想想你的老婆儿子。”梁天辰的话让傅睿君一下子清醒。

    他已经不再是军人了。

    野狼特种部队是一直精英部队,这种野战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一群人被控制上警车,也从这些人的身上搜出两箱外币。

    韩向走来,双手叉腰冷冷道:“简直就是黑吃黑啊,那两箱外币除了上面的几张是真的,www.youfa8.com都是假的。如果真的有军火交易,袍哥也准备杀人独吞的了。”

    傅睿君只是讽刺一笑。

    事情尘埃落定,只是捉了一群黑社会的人渣。

    至于穆纪元,竟然还能被逃出去?

    “砰……”

    森林不远处,又传来一声巨响。

    又是枪声响起来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而傅睿君和韩向第一个反应最为敏捷,二话不说,快速迈开步伐奔跑着冲进森林。

    www.youfa8.com人没有接到上司的命令,都不敢进去,而梁天辰和梁静兰就站在边上看着傅睿君和韩向冲动的性子,消失在面前。

    对于傅睿君和韩向这种热血的汉子,对枪声的第一反应,就是担心兄弟出事了,无论手中有无武器,无论胜算多少,义不容辞第一个冲向现场。

    这是军人触觉的正常反应。

    夜静谧而幽深,在林子里,靠着月光,傅睿君和韩向义无反顾的往前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