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83章 穆纷飞幸福的孕期

正文 第183章 穆纷飞幸福的孕期

    救护车呼啸而来。

    整个大地都陷入的紧张而迫切的氛围当中。

    医院内,急救室外面,梁静兰终于安静下来了。她蹲在角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想,颤抖着肩膀,紧紧抱住膝盖,把头埋在膝盖处。

    因为若琳是上腹部中刀,进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就立刻报警了。

    韩向和几名警察赶到医院的时候,发现梁天辰一家人都在,还有傅睿君也在这里等着。

    虽然是朋友的妹妹,但是韩向还是秉公职守,给甜甜带上了手铐。

    “对不起,麻烦跟我回警察局一趟吧。”韩向很礼貌的对梁静兰说。、

    梁静兰不哭不闹,而梁父梁母却痛苦的抱在一起,梁母在梁父的怀抱里哭得快要晕过去。

    直到带上手铐的那一刻,梁静兰觉得自己真的像一下长大了,突然发现自己过去的无知和骄纵。

    梁天辰深沉得走向梁静兰,挡住了梁静兰的去路,缓缓道:“放心吧,不要害怕,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这一刻,梁静兰苦涩浅笑,泪水再也忍不住流淌下来。

    对于这个女人,这样的下场,傅睿君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此人又是梁天辰的家人,傅睿君双手插袋缓缓走向梁天辰,靠近后轻轻拍了拍梁天辰的肩膀安慰,“事情或许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若琳不会死的。”

    梁天辰眯着眼眸,严厉的语气对着梁静兰说道:“你太冲动了,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解决的?我一直在盯着若琳的行为,即便你不动手,我也一样可以把若琳弄进监狱,我既然知道她这么多欺骗的行为,我就会掌握到她诈骗的证据。”

    梁静兰含着浅笑,泪水泛滥,望着梁天辰呢喃道:“哥,对不起,让你操心了。那个女人不死,我不甘心,我知道你有办法帮我抢回属于我的东西,可也无法抹平我被背叛利用的那种痛苦。”

    傅睿君冲着韩向说了一句:“不要太为难她。”

    韩向当然懂傅睿君的意思,因为是梁天辰的妹妹,所以即便是审问或者关押,都要好好对待她。

    “嗯,我知道了。”

    韩向应答一句,拖着梁静兰准备离开。

    梁静兰猛地刹住脚步,紧张的回头看向傅睿君和梁天辰,再看看还没有出来的若琳。

    警察没时间陪她一起等若琳能不能救活的消息,梁静兰也不再去担心,即便死了,也是她应得的报应。

    突然想起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梁静兰紧张不已,“傅睿君,哥,有一个叫做穆纪元的男人找过我……”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僵住了,蹙眉看着梁静兰。

    韩向尤其紧张,握住梁静兰的手臂,“他找你干什么?”

    “我不太清楚,只知道这个月尾的那一天,他好像让我把你们引到什么地方去,然后做一场戏,感觉好像是个大阴谋,我当时为了博取他的信任,我已经答应他。”

    梁天辰,韩向和傅睿君,三人面面相觑。

    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是两个不同层次的范围。

    傅睿君低头沉思了片刻,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面,一脸的纠结和惆怅。过了好片刻,傅睿君望着韩向,征求他的意见:“暂时不要逮捕梁静兰吧,以免梁静兰出事后,穆纪元不再找她,我们就来一个将计就计,利用梁静兰把穆纪元捉住。”

    “这……”韩向纠结了。

    梁天辰不太喜欢韩向,因为甜甜的原因,他对着男人有些芥蒂,但是现在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保持着正面的态度,很诚恳的向韩向保证:“我会看好我妹妹,等处理了穆纪元的事情之前,一定会把她送到警察局,让她自首的。”

    而这个时候,急救室的灯灭了。

    出来的医生问道:“谁是伤者的家属?”

    甜甜还有梁家父母紧张的冲上去,“她的家属不在,请问她有没有死?”

    她们只想知道若琳有没有死,如果死了,梁静兰也会跟着陪葬的。

    但愿不能死。

    “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没死。”

    这一刻,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而韩向也让步了,既然不是杀人凶手,只是故意伤害罪,罪名不一样。

    “好吧,我们先把穆纪元的阴谋揪出来。梁静兰的事情后续跟进。”

    梁天辰高冷的姿态放低下来,说了一声:“谢谢。”

    而甜甜从头到尾都没有跟韩向互动过,只是一个眼神和笑容就算打过招呼,因为害怕梁天辰会不舒服,所以甜甜避免和韩向过多的接触和言语。

    梁天辰说完后,冲着旁边的助手招了一下手。

    助理立刻上前,把手中的资料递给梁天辰。

    梁天辰拿着资料,再一次递给韩向,“既然若琳死不了,那这份资料有必要交给你。”

    “什么东西?”韩向接过来,很是疑惑道看着资料。

    “关于她诈骗的资料,我想有了这些证据,人证物证都有了,若琳从医院出来,想必是要竟入监狱的吧?”

    扫了几眼资料,韩向不由得感慨:“嗯,厉害了,一亿三千万还设局陷害?看来没有二十年都出不来了。”

    韩向盖上资料,挤着浅笑缓缓道:“好吧,交给我,这事情你们不用担心了。”

    韩向带着警察离开。

    梁天辰给若琳安排了两名保镖看着,还有一名护工。

    若琳的家人收到消息后,也从国外赶过来。

    -

    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童夕坐在花园的休闲椅子上,给穆纷飞打着电话。

    现在的穆纷飞已经跟曾丹去了部队。

    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是因为有身孕,又以曾丹的女朋友名义随军,所以是大家眼里的军嫂。

    穆纪元四处寻找穆纷飞,而纷飞已经刻意的回避起来,在纷飞心里,对穆纪元还是感恩的,她的忠心耿耿没有变,只是多了一份顾虑。

    她不想背叛穆纪元,只是想躲起来把孩子生下来后,孩子给曾丹,而她回到穆纪元身边,只要不让她杀曾丹,让她做什么都行。

    “几个月了?”童夕羡慕的语气问道。

    穆纷飞的语气平静,却隐隐的让人听到一丝母亲泛滥的感觉:“已经五个月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童夕不由得感叹,穆纷飞发现怀孕的时候,已经三个月,这一走就走了两个月。

    难怪穆纪元会找疯了。

    现在阿姆已经被警察控制住,穆纪元根本无法救出阿姆,很多事情不想自己动手,所以穆纷飞是他最后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可惜穆纷飞却失踪了……

    而部队这种封闭式的管理,穆纪元根本查不到穆纷飞是不是在里面。

    “嗯,真快,再过多三个月就可以见到宝宝了。”穆纷飞的语气很是期待,可能眼前的幸福,让她忘记了她要面对的事情。

    童夕叹息一声:“纷飞,不要回去穆纪元身边了,跟曾丹在一起吧,他真的是个好男人。”

    穆纷飞顿时沉默了。

    手机那头没有了声音,这种安静让童夕心慌,她跟穆纷飞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她了解穆纷飞。

    穆纷飞最后只能感慨一声:“嗯嗯,他是个好男人。”

    “有时候,为了自己的幸福,做人自私一点,忘本一点,也无所谓的,没有人会责怪你的,所有人都会理解你的。”童夕试着劝导:“你想想你的孩子,如果一出生妈妈就离开他,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是多么的可怜?你再想想曾丹,他是一个用情至深的男人,从初恋走出来用了好几年的时间,现在又爱上你了,你如果再伤他,他这一辈就不会再去爱了。”

    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去爱了……

    一句话让穆纷飞的眼泪瞬间泛滥,滚动在眼眶里。

    蔚蓝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

    葱绿的草地,绵绵山峰,绿树常青。

    山峦环绕之中,那宏伟的建筑物,是特种兵的训练基地。

    这里有军人,军嫂,和孩子……

    而穆纷飞坐在长椅子上,握着手机的指尖微微颤抖着,泪珠在眼眶泛滥,可能因为怀孕的缘故,现在的她总是那么的容易伤感。

    瞭望着远处训练的男人。

    曾丹带着一支队伍,背着负重包,奔跑在操场上。

    阳光之下,大汗淋漓,整个天空都是男人的雄性荷尔蒙,阳刚之气充盈着所有的空气,在这里看到了无所不能的能量,看到了正义和和平。

    穆纷飞以前也受过训练,可是她的训练只能让人觉得残酷和残暴。

    一直精英部队,在曾丹的带领下,喊着口号。

    隔着很远,明明是很痛苦的训练,大家都咬着牙,用尽全力在坚持,而穆纷飞望向曾丹,此刻的曾丹却带着微笑,那种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的灿烂笑容,对着她,目光深情而炙热。

    连训练也不专心的男人,每次训练都让她坐在边上等他。

    除了出野外训练,否则无论去到哪里,曾丹一刻也不会让穆纷飞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种感觉,穆纷飞觉得是爱,也是占有欲,更是保护欲。

    放在耳边的手机依然保持着通话。

    穆纷飞呢喃道:“大小姐,让我背叛哥哥,可能世人都觉得我是对的,可是我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如果不是哥哥,我穆纷飞早就死了,不可能活到现在,我现在活着都是哥哥赐我的。”

    “你这个死脑袋,这个世界上这么多忘恩负义的家伙,怎么你就不能自私一回呢?你是人,不是狗,现在连狗都有不忠心的,何况你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自己活的好,管他是生死是呢?再说穆纪元他坏事做尽,迟早会有报应的,从又何必去参和?”

    穆纷飞不想再说这个话题了,心里烦着呢。

    她转移话题,随意问了一个:“大小姐,生小孩痛吗?”

    童夕噗嗤一笑,“当然痛,哪里有不痛的。”

    “我现在好害怕顺产,我……”

    “那你跟曾丹睡的时候,怎么就不害怕了呢?”童夕反问。

    穆纷飞刷的一下,脸蛋瞬间绯红,还好相隔着手机,没有人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听说,生孩子比女人的第一次,更加痛上几百倍,而且还时间长……

    她记得跟曾丹的第一次,虽然是她主动的,可是也痛得她死去活来的,就这样想想都觉得可怕。

    童夕听不到穆纷飞的回话,缓和一阵子,又问:“曾丹对你应该不错吧?”

    “嗯嗯。”穆纷飞珉唇笑着说:“感觉像个好爸爸,又像个好哥哥,但更多时候像个好老公……”

    她的笑容,是由心而发的。

    她的幸福,盈满了眼眸中。

    “既然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不要再想着放手了,纷飞。”

    放手?

    原来童夕已经知道她想放手了。

    两人说了几句话后,穆纷飞就关上手机,缓缓放下来了。

    在曾丹身边,穆纷飞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被照顾得很好,不用做任何家务活,这个男人训练回来,会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部队包吃,但是怕她吃不习惯部队的饭菜,还经常动手做她爱吃的东西,家务活包了,还负责做她的搬运工,总是从外面往家里面搬水果。

    什么好吃的搬什么,每天早晚一杯牛奶递到她的手里,一顿坚果小零食,各种各样的水果长期供应着。

    让从小就缺乏父爱的穆纷飞很感动。

    很多时候又像个哥哥,在www.youfa8.com战友面前,像个小妹妹一个护着她,疼着她,知道她怕陌生怕交际,从来不勉强她做任何事情,也不允许战友们调侃她。

    很像个霸道的哥哥。

    到了两人在一起的私密时光,他就像个老公。

    虽然怀孕了,但两人因为睡一张床一个房,还是避免不了会发生关系。

    他很有节制的不会很频繁,但是那种喜欢抱着她,在她身上缠缠绵绵的感觉,让她觉得很甜蜜。

    这个男人喜欢女孩,喜欢跟她肚子聊天,喜欢摸和偷听宝宝在肚子里面的动静。

    他总是说:“如果生个女儿就好了,生个女儿可以像妈妈一样漂亮。那么的可爱。”

    穆纷飞以前在训练基地所见过的男人,都是粗暴残忍的,那些男人也很强壮,甚至比曾丹更加强壮。

    但是那些男人都是残暴不仁的杀手,而像曾丹这种铁汉柔情,更加能让她心如夏花,灿烂向阳。

    曾丹带着部队跑远了。

    大树之下,风缓缓吹来,柔和舒适,凉风清爽怡人。

    穆纷飞缓缓躺在长椅上,把眼睛闭上,侧着身子,她的手摸上自己的大肚子,嘴角噙笑,抚摸着隆起来的腹部,感觉异常的幸福。

    因为太过舒适,空气中都是青草的气息,很是清新。

    不知道过了多久,穆纷飞慢慢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她做了很浪漫事情。

    那就是跟曾丹两人一起盖了一个温馨的小房子,然后生了宝宝就一起住进去。

    过着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生活。

    曾丹爱她,更爱她的孩子。

    而她的孩子,弥补了她童年的不幸,过着幸福快乐烂漫天真的时光。

    穆纷飞的警惕力还是很敏锐。

    朦胧中感觉有人靠近,但是这里是军营,对她来说是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所以她很放心。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结实胸膛。

    穆纷飞被男人健壮有力的臂弯抱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横抱在怀抱里。头顶传来男人沙哑磁性的声音,低沉温柔,浑厚的嗓音,像空中缥缈的大提琴音乐,极致动听。

    “纷飞,在这里睡会着凉的,我抱你会宿舍睡吧。”

    穆纷飞没有说话,珉唇浅笑着,紧紧闭住眼睛继续睡觉,很依赖似的在他胸膛处钻了钻,找到一个最舒适的地方窝着。

    在曾丹的怀抱里,穆纷飞像个孩子一样。

    有那么一刻,她在想,如果孕期很长很长,那该多好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