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0章 小心思

    夜深人静。

    初夏的晚风徐徐而来,带着清爽的清新,让人倍加的精神,在夜里也没有睡意。

    已经第二十天了,梁静兰就像被梁家放飞的野马,在外面完全没有回家的心思。

    甜甜站在栏杆处,看着远处的夜晚,心情倍加的难受,其实她也没有错,但是因为她揭穿了梁静兰的事情,导致她现在不回家也没有半点消息。

    梁家父母也不想管她了。

    对于一个成年人,梁静兰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所以梁家父母就是觉得太宠着她,才导致她骄纵无礼,永远长不大,可是现在的放飞,真的能让她长大吗?

    甜甜沉思在自己的思绪当中,突然,身子被一双大手紧紧搂住,甜甜身体猛地一颤,僵硬得不知所措,感受到从后面抱住她的怀抱是那么的熟悉,男人的胸膛宽厚温暖,气息那么的熟悉。

    片刻后,她才缓缓稳定下来,因为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近距离接触。

    在房间,别管多亲密的动作,多缠绵悱恻的事情,他都可以做得十分自然。

    这个男人,有多热情,恨不得每天下班回来,就跟她在房间里面缠绵,像个热恋中的少年,索求无度,无时无刻都想着她的身体,对她也是百般的宠溺和温柔。

    甜甜觉得,她应该真的在恋爱了。

    因为她也有同样的心情,上着班都能想起这个男人,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就是想看他回来没有。

    只要这个男人想要的,她都不会拒绝,无论是浴室还是房间,无论是地板还是大床,无论是站着还是坐下来,她都热情的配合。

    因为,爱情就是让人身体发生难以自控的情愫。

    “在想什么?”梁天辰把头压在甜甜的脖子内,闻着她诱人的清香,闭上眼睛,沙哑的声音呢喃着。

    搂住甜甜的身子,他就控制不住的贴得紧紧的,恨不得把甜甜揉入心脏内,跟她血液融为一体。

    甜甜顺势的靠在梁天辰的胸膛上,依偎着他,双手搭在他的手腕处,轻轻叹息一声,呢喃道:“我在想你妹妹到底去哪里了?”

    梁天辰嘴角轻轻上扬,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单音,不屑的语气淡淡的说:“作死去了。”

    “什么意思?”甜甜紧张不已。

    梁天辰受不了甜甜身上的清香气息,闭上眼睛冲动的往她的脖子蹭着,声音愈发的沙哑:“你不用担心我会看着她的,想把她送到好地方去学学如何做人,可是她偏偏选择去地狱体验一下人生,你让她成长的机会,无论是地狱还是天堂,都是她自己选的。”

    甜甜听出了些端倪,立刻歪头,急促不安:“天辰,到底怎么一回事,你妹妹她怎么了?既然你看着她,为什么还要这样说?”

    梁天辰想起这个妹妹,心里就烦躁。

    智商比别人低就行了,竟然还笨的把自己买了也不知道。

    顿了顿,梁天辰也不想让甜甜太担心,缓缓道:“她现在在若琳的家里住,已经堕落得借钱花,借钱赌博,泡酒吧,沉迷网游,不思进取还差点染上毒瘾……”

    “差点染上毒瘾?”甜甜惊恐的看着梁天辰,“什么意思?”

    梁天辰也很难跟甜甜解释这件事情,反正据保镖回来的反馈的信息,在赌场里有人给毒品梁静兰吃,因为这种药剂不是一次性上瘾的,所以第一次吃的是正品,后面那个男人被保镖毒打了一顿,然后送进监狱。

    后面梁静兰找人买的都是安眠药,吃了只能好好睡一觉,所以才不敢在买来吃,才没有真正染上毒瘾。

    但是赌场里面欠债太多。

    让梁天辰气愤的是,若琳是哪家黑赌场的幕后指使人,高利贷越滚越多,估计到时候梁静兰需要出卖她自己在梁氏的股份,才能挽回这个损失了。

    但是为了能让妹妹成长,让她知道自己有多愚蠢,再大的代价,他也在所不辞,他并不是一个只为老婆无条件付出的男人,妹妹也是他的亲人,所以她不吝啬那些钱,就那些被梁静兰败掉的财产,当做她人生的学费吧。

    “你不用担心她,她平时这样欺负你,你还想着她干什么?”

    甜甜无奈的叹息,低下头小声说:“其实静兰一开始对我还是挺好的,挺尊重我的,自从她把若琳带回家住那时候开始,她就整个人变了,变得越来越讨厌我,越来越喜欢针对我。我想静兰她心不坏,就是……”

    甜甜说着,声音戛然而止,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梁天辰立刻补充一句:“就是人比较蠢对吧?分不清是非黑白,思想简单,做事幼稚冲动。”

    甜甜不敢这样评论自己老公的妹妹,只是无奈的浅笑一声。

    梁天辰握住甜甜的肩膀,把甜甜转身过来,低头凝望着她的眼眸,“家里面用了这么多钱培养她,让她去国外求学,受最高等的教育,学各种礼仪知识和技能,在她身上投资的爱和金钱不是你能想象的,可是永远教不会她做人的思想。她就是幼稚,就是笨,这点改变不了。”

    甜甜不由得挤着眉头,错愕的看着梁天辰,很疑惑的问:“我很奇怪你们都是一个父母生的孩子,爸妈挺好的,你也这么聪明,为什么静兰就没有遗传到好的基因呢?”

    梁天辰摸摸甜甜的脑袋,苦涩的笑了笑,说:“静兰她六岁的时候,被家里养的狗咬过,当时挺严重的,在医院治疗了很久,加上发烧不退,还打了很久的疫苗针,对智力有点影响。不是说她很笨,但是脑袋就是没有正常人那么聪慧。”

    甜甜惊讶得瞪大眼睛,错愕不已。

    “所以我家禁止养狗,而且以后静兰要是欺负你,你跟她说信不信我抱个小狗回来养,她绝对不敢再对你说一句重话。”

    甜甜心里无奈了,这个哥哥这样戳穿妹妹的缺点,就不怕她以后把梁静兰欺负得死死的?

    看来梁天辰是不担心,所以才告诉她这个秘密。

    而现在,甜甜也终于知道梁静兰到底是一个多笨的女人,这跟基因没有关系,跟她的经历有关系。

    之前童夕跟她说,梁静兰这种女人,会欺负一个软弱的清洁工,会跟果果这么小的孩子打架,无理取闹而且思想简单的女人,甜甜还不太相信,因为外表看来,她就很成熟稳重,可是现在看来,挺幼稚挺笨的。

    也难怪她也没有到家里的公司上班。身上所有的学历都是用钱买的学位,因为她根本不可能考得好成绩。

    思前想后,甜甜认真的看着梁天辰说:“天辰,不如把你妹妹接回来吧,她只是被若琳利用的。”

    “不用急,我们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的,让她自己看清楚别人的真面目再回来吧,她会回来求助我们的。”

    “可是……”

    “我会看着她的。”梁天辰说完,弯腰一把横抱起甜甜,转身走向房间。

    “啊……”甜甜惊讶一声,双手圈住梁天辰的脖子,羞涩得问:“你要干嘛?”

    问出来后,突然发现这句话好多余哦。

    因为梁天辰要干什么,已经很明确,而且天天都发生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问了。

    梁天辰并没有回答她,用行动告诉她,他想要干什么。

    -

    暗沉阴森的房间里。

    梁静兰紧张得缩着身体窝在沙发的角落边上,望着面前一群衣冠楚楚的男人,为首的男人长相俊逸,成熟而稳重,高贵的气场让男人看起来并不太坏。

    “这里是哪里?你们要干什么?”梁静兰一直攥着自己的衣服,喘着气息,紧张得身子发抖。

    她明明跟若琳在酒吧喝酒的,可是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了。

    衣服还在,可是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男人,让她惶恐不安。

    她不怕一夜情,可是她害怕被轮了,更加害怕被人身伤害。

    可是看情况,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挺绅士的,保镖为他拉来椅子,就在她正对面坐下来。

    男人优雅的叠着腿,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西装革履,文质彬彬。

    “梁静兰小姐,不用害怕,我叫穆纪元,是一夕集团总裁。”穆纪元缓缓开口。

    听到这个名字,梁静兰的脸色不由得缓和了些许,房间的亮度不够,可能是因为清晨刚刚天亮,而房间又没有开灯的原因,她看到男人的样貌是模模糊糊的。

    “你是穆纪元?”

    “对,所以静兰小姐不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我不会对你如何,因为你身边有保镖跟着,我迫不得已才把你带到这么隐瞒的地方来。”穆纪元温和的语气很有绅士风范,“我只想跟你做交易。”

    梁静兰此刻因为刚刚酒醒,太阳穴还突突的跳着疼,胃口很难受,穆纪元说到了她身边有保镖跟着,让她很疑惑。

    现在又说跟她做交易,她一个负债累累的女人,能有什么东西可以做交易?

    梁静兰冷冷笑了笑,低下头问:“我拿什么东西跟你做交易?你要做交易,去找傅睿君或者找我哥吧,我不懂这些。”

    穆纪元浅笑,嘴角勾起一丝邪冷的弧度,语气极度邪魅:“我知道你喜欢傅睿君,想嫁给傅睿君这种男人,我跟你做的交易很简单的。”

    梁静兰瞬间心底,惊愕的仰头,凝望着面前这个男人,不由得愣了下来!

    傅睿君?

    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傅睿君已经是她的过去试了,难道是……

    梁静兰心里也盘算着她的小心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