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79章 梁静兰的下场

正文 第179章 梁静兰的下场

    梁静兰在所有人的错愕注目之下才发现,自己露陷了。

    甜甜挑眉看着梁静兰的脸色慢慢的变得尴尬,再变得窘迫。那脸色比天气的变化还快,心里觉得凉凉的,很是开心。

    此刻,甜甜一点也不会同情这种小姑子了,接下来有什么惩罚,她也不会管。

    梁天辰似乎也看出什么端倪,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似的,冷冷笑了笑,甩开了梁静兰的手腕,后退一步双手抱臂,挑眉看着她的腿。

    梁父气得脸色骤变,一阵青一阵白的,紧握拳头,身体颤抖着。

    梁母仰头深呼吸,再深呼吸,被气得连话都活不此出口。

    这一下,无论梁静兰说什么,也没有人再相信她说的话。

    “怎么脚突然脚没事了?”梁天辰故意的问道,“一下子好了还是从来就没有受伤过?”

    “我……”梁静兰百口莫辩。

    “别说话了,你觉得你现在说的话,还有可信度吗?”梁天辰讽刺地浅笑,走到甜甜身边,牵起甜甜的手,一副什么事情都与自己无关的态度。

    “甜甜,我们去吃饭吧!”

    “噢!”甜甜愣愣的应答一句,被梁天辰拖着往客厅走去。

    经过梁母身边的时候,梁母低声问了一句,“天辰,你不管管你妹妹吗?”

    梁天辰把甜甜安置下来吃饭后,自己也坐到甜甜旁边,说了一句,“管不了,也不想管了。”

    作为夫人父母,见到自己的女儿这么奸诈狡猾,用这种手段欺骗父母,简直就是过分至极。

    此刻连梁天辰都不想再管她,有种放任自流的感觉。

    梁父怒不可遏,冲着梁母说了一句,“老婆,过来吃饭。”

    梁母也是无话可说了。

    结果,梁父梁母也回到餐桌上,大家都默默地吃起饭来,而此刻的梁静兰被冷落在边上,父母连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哥哥也不骂她了,也不管她了。

    这一刻,感觉被遗弃似的,梁静兰把脚上的石膏快速脱下来,往地上狠狠一甩,砰的一声响亮。

    可是她的愤怒也幼稚根本无法引起家里人的注意。

    佣人上前把轮椅推起来,捡起地上的石膏,在边上等着吩咐。

    梁静兰厚着脸皮说:“阿姨,把晚上送我房间里面。”

    “是……”

    佣人应答一句后,梁父放下碗,威严的语气冷冷的说道:“要吃饭自己动手,还没有残废的人不要装作残废在家里骗吃骗喝的。”

    “爸,你这话这怎么说得这么过分,什么叫骗吃骗喝呢,我……”

    梁父拿起碗继续吃饭,不敢梁静兰什么脸色,什么心情。

    大家对她已经失去了耐性。

    梁静兰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地瞪着甜甜,如果不是甜甜,她不会被戳穿的,现在梁天辰已经断掉她的经济来源,而她也没有钱可以出去潇洒,以为在家里可以过得舒服一点,谁知的现在连父母都不帮她了。

    愤恨之下,梁静兰转身冲向房间。

    关上房门,梁静兰在床上思前想后,发现现在最麻烦的事情就是,一旦父母跟她哥哥不在理会她,她就根本没有收入。

    而如果他们要教训她,那一定是把她送到更加严峻的地方,去接受训练和磨难。

    梁静兰走投无路之际,给若琳打了一个电话。

    她把事情给若琳从头说了一遍。

    若琳知道事情后,说了一句:“你先来我这里避避难吧,要多少钱,我借给你吧。”

    梁静兰对若琳了是深信不疑的,觉得好闺蜜是不会害自己的,现在还能借钱给她,还能收留她,不用在家里看大家的脸色,她就同意了。

    就因为这一句话,梁静兰立刻收拾东西,晚上夜深无人的时候偷偷的离家出走。

    -

    夕阳西下,阴暗的房间内没有开灯,淡淡的红霞还能照耀着房间里的人,让整个房间森冷而暗沉。

    房间内并排站着两列保镖,严肃威武,笔直的站姿,冷漠的面容。

    一眼望去都有十个保镖之多。

    而双手撑着书桌的穆纪元此刻周身散发着阴冷冷的气场,愤怒的气场笼罩在他的天空之上,单单从他落寞的背影可以看出来他此刻的无助。

    阿兰和叶敏双双被杀,阿姆被捉,穆纷飞此刻又消失了。

    他所有的得力助手,一个一个的被铲除,就了最忠心不二的穆纷飞此刻也突然间消失,这让本来就痛苦的穆纪元此刻更加悲惨。

    心里的愤恨愈发的深,累积的恨也越来越重。

    他让穆纷飞去杀曾丹,结果却被曾丹给拐跑了,他现在命人在曾丹的公寓一天24小时守着,竟然也没有见到穆纷飞的踪影。

    他让阿姆去杀傅睿君和梁天辰,可事情都还没有开始,一个国际赫赫有名的杀手,给两个小女人制服了?

    说起来也是贻笑大方啊!

    越想越愤恨。

    “啊……”穆纪元一声怒吼,双手用力的把桌面上的东西一把扫过去。

    “乒乒乓乓”的响声在房间内回荡,书桌上面的东西,连同昂贵的笔记本,也一起甩到地面上。

    穆纪元喘着气息,狠狠的咬着牙,怒吼:“傅睿君,我要杀了你。”

    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www.youfa8.com保镖连大气都不敢用力呼吸,屏息以待等着他的吩咐。

    可是穆纪元根本不相信这些保镖,不是不相信他们的能力,而是不相信他们的忠诚,如果此刻给他们任务,一旦失败,这些人是经不起警察的逼供,会把他也逼出来,这样只能把自己往死里送。

    他是个正经的商人,至少在现在来说,能查到他做的事情,都是白道上的生意,没有半点逾越的事情。

    这一次,只能找穆纷飞。

    穆纷飞只有两个下场,要么死,要么继续为他做事。

    顿了好片刻,穆纪元转身看着保镖,平静下来,冷冷的道:“给我听好了,从现在起,给我找到穆纷飞,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把曾丹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找遍它。”

    “是……”保镖异口同声的回答。

    穆纪元想了想,压低声音呢喃道:“顺便给我调查一下穆纷飞和曾丹有没有结婚的记录,如果没有结婚,给我直接把人给绑回来。”

    “是……”

    穆纪元只能吩咐他们做这些不违法的事情,吩咐完来之后,无奈的低下头,甩甩手:“你们都出去吧。”

    “是……”

    再三应答,保镖们都转身离开书房。

    穆纪元双手叉腰,仰头深呼吸,再深呼吸……

    慢慢的走向阳台,阴冷的目光瞭望天边的红霞,阳台外面,霞光如火,照耀在穆纪元冷冷沉沉的脸颊上,那股化不开的雾霾一直笼罩在他的周身。

    现在别说要对付傅睿君,竟然连对付曾丹都这么难,他也不知道从而下手。

    他把一夕的企业差不多全部挖空,官司开庭之际,傅睿君很童夕竟然临时改变主意,放弃争夺财产,看来傅睿君已经才猜测到他在背后做的事情了。

    阿姆即便被捉,也不会供出他来,这点他不会担心。

    现在让他担心的是,傅睿君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会放过傅睿君,同样,傅睿君也不会放过他的。

    他现在无法出手,可不代表傅睿君不会主动反击,这场较量和战斗从来就没有停歇过,从很多很多年前开始。

    穆纪元在阳台外面想了很久,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对着里面的人说:“通知警方,一个月后在冰城码头有一批走私军火要运进来,让警察查封掉,然后让被捉的人员说幕后主谋从傅睿君。”

    “以后,所有生意一旦失败被捉,所有人都必须要说主谋从傅睿君。”

    “好的,boss……”

    穆纪元放下手机,双手缓缓兜入裤袋里面。

    有得必有失,对付傅睿君的办法……

    -

    梁静兰离家出走的第十八天。

    梁家父母早已经知道她在若琳的家里面住下来。

    不想再纵容梁静兰,也不想再过多的帮助她,想让她早点独立,早点懂事,就不过多插手梁静兰的事情,而梁天辰已经对这个妹妹彻底的无语,也是彻底的放弃,训练营都不想让她去了。

    而梁静兰在若琳的家里面住下来,不但没有学到是好事,反而跟着若琳过上的糜烂的生活。

    白天睡觉,玩网游,晚上等若琳下班了,两人就去酒吧喝酒唱歌跳舞,跟一群上流社会的富二代明星嫩模这类的人物混在一起。

    梁静兰花钱如流水,可是她没有收入,全部都在若琳手中借钱挥霍。

    最近还被若琳带到赌场上,因为欠了若琳很多钱,就想在赌场上赢回来,结果赌上瘾了,现在若琳上班,她就到赌场上混日子。

    梁家,彻底的放弃她似的,不闻不问。

    手气差的时候,梁静兰一晚上输掉几百万,没钱了就问赌场老板借高利贷。

    梁静兰借钱根本不用抵押,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是梁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就凭她这个身份,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借钱给她。

    现在的梁静兰,一旦进了赌场,拿着那些筹码,就在里面暗无天日的赌博,赌得昏天暗地,忘记所有。

    越是输钱越是颓废。

    这一天,又向赌场老板借来一百万,在赌场内奋战了两天一夜,中间就在休息厅睡着了几个小时。

    在扑克牌的桌子前面,梁静兰眼睛都冒出黑眼圈了,手中拿着筹码,凭感觉的甩上去。

    很奇怪,大家见她买什么,所有人就按照反方向的思维投注。

    兴旺的低下赌场,人潮涌动,热闹非凡。

    梁静兰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无力的拿出手机,幽幽的说了一句:“若琳,你有什么事情吗?”

    “静兰,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老地方。正输钱呢。”

    若琳浅笑:“哦,那你继续吧,我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问问你而已,输了就要赢回来,要不然太亏了,而且一个人走霉运不是一直的,总有幸运的时候。”

    梁静兰已经是赌徒的心态,不赢回来不甘心离开,即便赢钱了也觉得不够多,不满足,就继续往里面砸钱。

    “当然,我不跟你说了,我要看着赌局。”

    “好,赢多点,晚上我们一起去酒吧喝酒去。”

    梁静兰还想说什么来的,可是服务员把牌打开之后,梁静兰又输了一把,所有心情都没有了,立刻中断手机,咬着下唇,瞪着洗牌的服务生,气恼不已的咒骂一句:“我草,都什么烂牌,把把都输钱。”

    因为身心疲惫,梁静兰有点支撑不下去了,老是张开嘴巴打哈欠,又想睡觉,又想去赢钱。

    这时候,身边出现一个矮小的男人,一脸猥琐样,走到梁静兰身边,轻轻的蹭了梁静兰一下。

    梁静兰嫌弃的缩了身子,眯着眼眸轻蔑地扫视男人一番,“怎么了?不要碰我。”

    男子挑眉,蛇眉鼠眼的盯着梁静兰,偷偷的递出一小包东西,低声呢喃:“美女,累了就试试这个,提神醒脑,保持清晰的思路,还可以有助你逢赌必赢。”

    这么神奇?

    梁静兰疑惑地看着男人,此刻脑袋混混沌沌的。

    在梁静兰还很疑惑的情况之下,男人怂恿,“不相信我是吧?这样把,如果没有效果我不收钱,你试过之后有效果我再收钱,可以了吧。”

    先使用,再付钱?

    贪婪的想人人都有,而男人说得这东西好像很厉害似的。梁静兰就接过她他手中的东西,沉思了片刻。

    此时的她真到好累,一点精神也没有,是需要提神醒脑来帮助她。

    梁静兰二话不说,打开包装,从里面拿出一片像药片一样的东西,往嘴巴拍去,然后拿起旁边的水杯,一口喝完。

    然而刚刚喝完没有多久,而她下注的这一把,又赢了。

    梁静兰瞬间激动得无以伦比,因为药效的影响,情绪高涨,精神百倍,而又因为赢钱,欣喜若狂,一下子打赏了男人一小笔钱。

    接下来的时间,梁静兰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一直保持着兴奋的状态,情绪激昂,奋战在赌海里面,不可自拔。

    这一天下来,梁静兰赢了点钱,但是还没有办法还清赌场老板的高利贷,而她也丝毫不感觉到担心和害怕,因为欠着这些钱对梁家来说,小意思,根本算不上什么钱,如果实在还不起,她就回去求助家人。

    毕竟,她曾经在国外也有过一段糜烂的生活,当时挥金如土,父母也没有拿她怎么样,依然在金钱上支持着她。

    夜深。

    璀璨的霓虹灯照耀着大地,灯红酒绿的繁华城市内。

    一所高档酒吧内,梁静兰和若琳又疯狂的扭着舞姿,在酒精的熏陶下,两人性感的打扮,撩人的舞姿,很快就成为全场的焦点。

    因为很放得开,又那么的性感撩人,两人很快就被人推上了舞台,在舞厅中央有一个跳脱衣舞和光管舞的小舞台,刚好这时没有人表演,两人被推上去后,就在上面跟着音乐疯狂扭动。

    下面的“狼群”垂涎欲滴,不断起哄,让两人继续卖力脱秀性感舞姿。

    而坐在休闲区边上优雅的喝着酒的穆纪元,看到这两人,不由得眯着眼眸,看了好片刻,缓缓问道:“那个女的是谁?怎么这么熟悉?”

    站在身边的保镖立刻上前,恭敬的说:“boss,有一个不认识,但是有一个是梁氏集团的千金,梁天辰的妹妹。”

    穆纪元不由得露出一抹浅笑,邪魅的嘴角缓缓勾出让人心里发毛的弧度,难怪熟悉,原来是之前跟傅睿君闹得满城风雨,被退婚的女人梁静兰,而且还是梁天辰的妹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