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75章 地表最强小三(下)

正文 第175章 地表最强小三(下)

    梁母答应了让若琳留下来,若琳喜出望外。

    可若琳转念一想,脸色又跟着沉下来,“可是天辰他回来,不知道会不会因为甜甜不开心,又把我赶走呢?”

    一听到甜甜两字,梁静兰就怒火攻心,脸色骤变,锋利的目光并出火花,很是生气的说:“她甜甜算个毛,凭什么生气不开心,我受伤了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这个女人跟我哥说让我去训练,我才从楼下摔下来的,现在我朋友来看我了,她凭什么不高兴?”

    说着,梁静兰气恼的撒娇,“妈……你说说哥吧,他现在被那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的,总是欺负我。”

    梁母蹙眉,不悦的数落:“这怎么跟你哥有关系呢?如果不是你这么坏,想些坏点子出来破坏你哥和你嫂子的感情,他会这样对你吗?还有你自己笨得从阳台逃走,好好的房门干嘛不走?”

    梁静兰扁嘴,欲哭:“妈,你偏心哥哥……”

    “我这是就事论事,没有偏心谁。”梁母生气的站起来,很是无奈的看了看若琳,语气放温和了些许:“若琳啊,过门都是客人,你来看静兰到,我儿子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不会赶你走的,你就放心的在这里住一晚上吧。”

    梁母特意把一晚上说得重了几分。

    毕竟在梁母心里,还是希望家和万事兴的,梁天辰不喜欢若琳住下了,是因为甜甜,其实她也想顾及一下自己儿媳的心情,毕竟若琳是梁天辰的初恋女友,大家作为女人,很懂这种心情。

    “谢谢伯母。”若琳心情特好,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坐在梁静兰身边,挽着她的手,浅笑:“静兰,我今天就留下来陪你吧,你脚受伤了,很不方便的。”

    梁静兰灿烂浅笑:“谢谢你若琳。”

    然而,梁母转身回房间后,客厅的气氛一下子沉了下来。梁静兰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目光狰狞愤怒,看着前面的茶几,变得没有焦距。

    若琳靠在沙发上,脸色也沉了。

    梁静兰一字一句冷冷道:“该死的女人,如果不是她,我今天就不会落到要天天坐轮椅的下场。”

    若琳瞄了一眼梁静兰的脚,双手抱胸,清冷的语气问道:“真的断了?”

    “没有,还好你足智多谋,要不然我现在就在军营里面被人当成机器一样,过着惨不忍睹的生活了。”梁静兰勾起腿,动了动,“我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好过的。”

    若琳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冷笑。“先躲过这一关再说吧,你哥也不是吃素的男人,小心别让他看出来了。”

    “放心,他看出来了,我也不会供你出来的。”

    若琳想了想,说:“静兰,我们公司现在有一个比赛,你能不能帮帮我?”

    “什么?”

    “帮我看看甜甜的作品,最好能偷偷拍张照片给我。”

    梁静兰蹙眉,疑惑道:“你想干什么?”

    若琳挤着僵硬的笑意,面容从容不迫,慢条斯理歪头看着梁静兰:“也没什么的,甜甜是你嫂子,这样出来抛头露面,在公司里面给别人斟茶倒水的,低声下气的,想想你哥也觉得丢脸吧?”

    “我就想让她知难而退,让她离开我们公司而已,这样太有损你们梁家的声誉了,所以你如果发现她有带作品回家,给我拍照下来,我让审核的高管pass她的作品,让她回家好好当少奶奶。”

    说的好像都是为了甜甜好,梁静兰也觉得甜甜帮一家小公司打工,有损她哥的形象,便很认同若琳的说法,“好,我知道了,我如果有机会看到,一定会给你拍照。”

    若琳勾着梁静兰的双臂,热情的靠过去,巴结又讨好道:“谢谢你静兰,你真的是我的好闺蜜。”

    “是我谢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我就要被甜甜那个女人欺负得要死,现在我在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地位了。都被那个女人霸占,一想起这事情,我就一肚子火气无法发泄出来。”

    梁静兰说得咬牙切齿的,攥着拳头,恨不得要吃人似的。

    而这时候,推开大门的声音传来。

    梁静兰和若琳同时歪头,看向门口。

    梁天辰走进了,不紧不慢的在玄关处换上拖鞋,笔直的身躯,器宇轩昂的英姿,下班回家也能让人的心深深触动,被男人的四射的魅力所吸引。

    “哥,你回来啦……”梁静兰浅笑着讨好。

    梁天辰扯着领带走进来,而这时候,若琳从沙发站起来,对着梁天辰浅笑:“天辰,好久不见。”

    听到声音,天辰身体猛地一僵,顿住不动。

    见到若琳又来了,梁天辰的脸色瞬变阴沉,心情也顿时变得郁闷,此刻他紧张地望了望二楼。

    在梁天辰还没有说话的时候,梁静兰首先开了口,以免若琳尴尬:“哥,我让若琳留下来陪我一晚上呢,我腿断了,生活很不方便的。我……”

    梁天辰似乎毫不关心,“知道了。”

    说了一句,梁天辰也没有跟若琳打招呼,就迈开脚步走向二楼。

    若琳的脸色异常难看,梁天辰根本不理睬他,一个眼神,一句话,都嫌多了似的。

    那种把她当成透明人,不在乎无所谓的态度,让若琳很是伤心郁闷。

    梁天辰踩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二楼。

    推门进入房间的时候,甜甜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大眼睛眨了眨看着梁天辰。

    梁天辰见到她异常敏感的反应,本来郁闷的心情瞬间扫空,会心一笑,由心而发的愉悦,语气轻盈,边说边关上门:“怎么了,见到我回来有那么激动吗?”

    甜甜很尴尬地站起来,笑脸盈盈的迎上去:“没有,我被你吓一跳而已。”

    梁天辰脱下外套,扯开领带:“想什么这么入神,被我吓一跳?”

    甜甜伸手过去接他的衣服。

    可梁天辰的衣服并没有放在甜甜的手里,而是快速甩到边上的衣架上,无所谓它有没有挂住,动作快速敏捷,甜甜愣是吓得一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梁天辰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将她拖着转身壁咚在墙壁上。

    “嗯……”甜甜被这个男人的动作吓傻了,直到背后贴上了墙壁,男人的气息笼罩而来,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状况。

    甜甜大眼睛带着错愕的光芒看着梁天辰,呼吸全都是他阳刚清冽的气息,男人的雄性荷尔蒙带着危险的气场笼罩而来,沙哑磁性的嗓音低声呢喃:“甜甜,今天跑去哪里了?”

    “我……我今天休息……”甜甜诺诺的回着他的话,羞涩的眼眸仰起来看着他,因为男人的眼神太过炙热了,相隔不远的距离,呼吸十分缭乱滚烫,明明问的是正经事情,可甜甜感觉到男人想的是不一样的事情。

    梁天辰居高临下俯视着甜甜,目光定格在她樱桃般诱人的唇瓣上,口干舌燥的呢喃:“我知道你休息,所以跑去跟童夕捉凶手去了?”

    甜甜一怔,错愕的看着他,慌忙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他是不是很生气?甜甜紧张不已,心脏蹬蹬的跳着,吞着口水,虽然这个男人说跟她谈恋爱,可是甜甜觉得对他还不是很了解,特别是性情,根本就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捉住通缉犯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梁天辰缓缓往下压,头越来越靠近。

    甜甜紧张得往墙壁缩,全身的细胞都在沸腾。

    “你……你是不是生气了?”

    “嗯……生气了。”梁天辰壁咚的手只有一边,另一边手扯衬衫的扣子,一个一个的往下解开。

    本来以为他解开两个扣,最后却是全部。

    甜甜蒙了。

    梁天辰一边手就把衬衫给脱下来。

    往地下甩去。

    看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她面前,甜甜傻了眼,错愕的仰头看着他,往前不知所措。

    生气了,干嘛要把上衣脱了?

    生气了,干嘛不说话,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生气了吗?可她怎么觉得他的眼神不像生气,倒是像饥饿了呢?

    在甜甜很蒙很迷糊的时候,梁天辰突然抱住甜甜的腰,甜甜感觉整个身子被他抱着往上移,脚尖离地,身子贴着墙壁,被男人结实的胸膛压上。

    “嗯……”唇也被莫名其妙的快速封住。

    那一刻,她才知道,他不是生气,是饿了。

    疯狂的深吻,差点把甜甜给吻绝气。

    甜甜攀附在梁天辰的肩膀上,双脚离地,身子被压在墙壁上一动不动的。紧密贴着,呼吸变得急促,脑袋一片空白。

    然而什么时候从墙壁离开的,她完全不知道,知道被吻得没有方向感,没有了思想。

    从房间外面到了浴室内,从浴室奋战了一个多小时又出来房间,休息了片刻,大床上继续。

    傍晚,佣人上来敲了两次的门,都没有叫到梁天辰和甜甜下来吃饭。

    饭厅里。

    梁父蹙眉,脸色暗沉,说了一句:“我们吃吧,不用等他们了。”

    梁静兰手中的筷子往桌面拍去,啪的一声狠狠的压在桌面,双手抱臂很是生气的说:“都什么人呐,才下班就把哥哥缠着不让下楼了?”

    “可能累了,就睡一会吧。”梁母解释道,有客人在也不想让人看笑话,“我们吃吧,等他们什么时候想下来,就让佣人重新做吧。”

    梁父威严的一句:“吃饭吧。”

    这事情就这么过了。

    若琳低下头,可怜兮兮的模样,低声呢喃:“可能是因为我过来探望静兰了吧,甜甜她不高兴,就不让天辰下来吃饭了。”

    梁静兰听到这些话更加气愤,怒吼道:“她凭什么生气,现在我朋友来我家玩一天而已,她还能再小气一点吗?”

    梁父不由得清清嗓子,威严中带着慈祥:“若小姐,你多虑了,我儿媳不会这么小气的人,可能就是夫妻两感情好,在房间多缠绵了些时光而已,我们吃饭吧。”

    梁父这话说得若琳脸色都变了,但还是故作无所谓,浅笑着点点头:“好的,我们吃饭吧,伯父伯母吃饭。”

    梁母也宽厚从容,给若琳夹着肉,递到若琳碗筷里:“若琳吃吧,对了,你在你父亲的公司做什么职位呢?”

    若琳被问得一怔,愣着没有反应过来,好片刻露出尴尬的浅笑,“就是去学习,到时候要接管这么的企业,所以什么都要学。”

    “哦,对对对,如果要接管家族企业,一定要全面了解公司的运作,的确是要学很多东西的。”梁母浅笑着,边吃饭边客气的聊天。

    梁静兰缓过气息后,一脸不屑地拿起筷子,故意问道:“若琳,那我嫂子在你公司又做什么呢?”

    “这……”若琳显得纠结,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她的表情引起了梁父梁母的好奇,看着她,连吃饭的动作都停下来,梁母疑惑:”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若琳笑笑,“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若琳知道,梁家这样的显赫家族,在社会的地位很高,所以自尊心也很强,家族声誉大过一切。

    “也就是帮忙倒倒茶,搞搞卫生,任由同事差遣的小文员,工作还是蛮轻松的,现在就做一个男设计师的贴身小跟班,拍拍马屁,挽挽包,做些简单的跑腿工作。”

    梁母脸色骤变,梁父猛地把手中的筷子拍到桌面上,啪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被吓得肩膀一颤,错愕的看着梁父,梁父脸色如墨般暗沉。

    梁静兰幸灾乐祸的笑了笑,心里凉爽凉爽的,拿着筷子夹菜吃。

    梁母很是疑惑的反问:“不是说去做设计师吗?虽然是实习阶段,但不至于这样吧?”

    梁静兰讽刺道:“因为是我们梁家养不起她,我哥养不起她,所以才出去抛头露面,给我梁家丢脸。”

    这话把梁父气得连饭都吃不下,猛地站起来,用力的把椅子推开。

    椅子脚划过的地面声音那样的尖锐,梁父生气的气场笼罩在整个客厅,梁母紧张得站起来:“老公,你不吃饭了吗?”

    “你们吃吧,我吃不下。”梁父离开餐桌,走向书房,经过佣人身边的时候,说了句:“见到大少下来,让他到我书房一趟。”

    “是……”佣人唯唯诺诺的应答。

    梁母着急不已,立刻离开餐桌,跟上梁父的身后,劝说着:“老公,你先吃饭,我们问问儿媳啊,可能不是这样的呢?”

    餐桌上只有梁静兰和若琳。

    两人对视一眼,若琳挤着浅笑问:“你爸妈都不吃饭了?”

    “不吃就算,我们吃多点。”梁静兰毫不客气的夹着肉往嘴里塞。

    若琳心里得意不已,估计不用在比赛作品上做手脚,就能完美的把甜甜给弄出她爸爸的公司了。

    这一顿放,若琳吃得倍加的香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