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72章 先解决阿姆

正文 第172章 先解决阿姆

    曾丹推着穆纷飞已经走远了,可是霍多娜的声音还从后面传来,穷追不舍的赶上,:“你们给我站住,不把话说清楚,别走。”

    霍多娜追赶上,越过曾丹来看购物车前面,一把拖住购物车,狠狠拽着不让走。

    趾高气扬的态度很是嚣张,让周边的顾客全部都过来看热闹了。

    “放手。”曾丹冷冽的语气喷出一句,可惜霍多娜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曾丹,可能是对这个男人了解的,所有有恃无恐。

    霍多娜仰头挺胸。

    一副我就是不走,你奈我何的态度。

    在曾丹和霍多娜对峙的沉默时刻内,穆纷飞突然从购物车一跃而下,动作麻利,身手敏捷,握着购物车的边缘就跳跃下来,脚一招地,便一脚踢上霍多娜。

    霍多娜被踢上背部,整个人向前撞。

    “啊……”一声尖叫。

    “砰砰砰……”货物掉落的声音伴随着霍多娜狼狈的声音,同时响起。

    穆纷飞的动作快而准,太过高难度而把曾丹吓一跳,从购物车上跳跃下来,身轻如燕,一点都感觉不到像个怀孕的女人。

    在曾丹还没有反应过来,霍多娜还和货物扎堆在一起的时候,纷飞冲过去,一脚踩上霍多娜的背部,弯腰扯住霍多娜的头发带着警告的语气:“我穆纷飞能打架的基本不跟你哔哔,再敢惹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霍多娜痛得哇哇大叫,如此厉害的角色把四周的人都吓一跳。

    大家都不敢上前帮忙,只有霍多娜挣扎着,双手护着疼痛不已的头皮,求饶:“不会了,救命啊……放手,我不敢再惹你了,放手……”

    这一次曾丹没有上前去就霍多娜,也没有管穆纷飞如何打霍多娜,皱紧眉头等着。

    穆纷飞不想让曾丹麻烦,就并没有打伤霍多娜,让她受到教训就松开了脚步,走向曾丹。

    走过来的时候,见到曾丹脸色难看,她便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但是并不想承认错误。

    “是她先惹我的。”

    曾丹并不介意她反击。

    “下次不准做这么危险的动作了,你这样很令人担心。”

    原来是担心呢,穆纷飞松了一口气,“哦哦,知道了。”

    “走吧。”

    “嗯。”

    曾丹牵住穆纷飞的手,两人走向收银台,大家都目瞪口呆看着他们和倒地的霍多娜,可他们两若无其事的离开。

    -

    梁静兰的伤情报告出来,左脚膝盖骨折,韧带挫伤严重,需要一年的修复?

    所以接下来的这一年,梁静兰就要像个皇帝一样,在家里面呆着,被人照顾,连走路都不需要自己用力了?

    想到这些,甜甜心里就很是不爽。

    竟然这样让她逃过惩罚了,以后只会更加变本加厉,更加有恃无恐。

    但此刻也很无奈。

    冰城悠闲咖啡店内。

    甜甜跟童夕现在是经常在一起聚会。

    一到周末看出来逛街喝咖啡,聊聊天谈谈心。

    穆纷飞跟曾丹去了老家见两位老人,怀孕的消息让甜甜和童夕很是羡慕。

    甜甜倒是比较淡定,因为她跟梁天辰才刚刚开始睡在一起,这个不太可能一下子就能怀上,而童夕因为流产也没有多久,身体更加没有办法恢复这么快。

    甜甜一边手压在桌面上,低着头,另一手一直在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淡淡的问:“夕夕,你现在打算做些什么吗?”

    童夕无奈地勾起一抹浅笑:“我能有什么打算,想去工作,睿君不肯让我出去,让我休息半年再做打算。”

    “为什么要休息半年?”甜甜知道呆在家里不干活,过着少奶奶的生活是多么无趣而乏味的。

    童夕苦涩浅笑,挑眉看向甜甜,她现在是有多么了解傅睿君这个男人。

    “傅睿君根本就不想我出去工作了,大概半年后,等我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应该计划让我生二胎了,然后两个小孩缠着我,我这一辈子估计都在家里面相夫教子了。”

    “这样也算是不错的选择,有小孩带着,不工作也不怕闷。”甜甜浅笑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那你的企业怎么办?”

    童夕耸耸肩,“我就没有打算要那家公司,只是很不爽被穆纪元利用了这么多年,害死我爸爸的凶手一定是他,我……”

    “所以就这么算了?”

    童夕叹息一声,靠在椅背上,摇摇头:“并没有,可是听睿君说,现在官司还在等排期,而公司已经被他挖空了,所以争取过来的,也是一家负债累累的破壳公司,准备另做打算。”

    “真的是奸诈,太过分了。”甜甜咬着牙低声骂了一句。

    “所以这场官司可能会终止,企业不打算要了。”

    “那接下来,你们怎么办?”甜甜对穆纪元的事情略知一二,童夕会经常跟她说这些事情。

    童夕此刻也毫无头绪,由始至终,她都不想争取什么权利名利,一心只想做傅睿君的妻子,现在梦想完成了,心也跟着安静下来,不再有太多的奢望,如今只想把穆纪元绳之于法,以慰藉父亲的在天之灵。

    低下头的童夕显得无奈,俏脸蒙上一沉厚厚的迷惘。

    因为她根本不是穆纪元的对手,她现在把希望寄托在傅睿君身上,寄托在警察手里,寄托在老天爷身上。

    如果穆纪元真的无法被法律制裁,希望老天爷打雷,劈死他也行。

    童夕:“接下来,我要保护好自己,不让睿君担心,让他安心去做自己的事情。”

    “嗯,是的。”甜甜点点头,“我觉得也只能这样了。”

    童夕抬头看了看周边,咖啡馆里面的人不多,静谧优雅,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突然一道身影让童夕微微一怔,蹙眉凝望着对方。

    一个身穿黑色运动套装男人,头戴鸭舌帽,带着眼镜,低着头走进来,男人直接走到咖啡吧台,醇厚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打包要被黑咖啡。”

    童夕吓得猛地趴在桌面上,缓缓地把头扬起一点,偷瞄着前面买咖啡的男人。

    甜甜被童夕的动作吓一跳,紧张的趴在台面上,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

    童夕极度警惕,眯着眼眸瞄着:“是阿姆。”

    “阿姆是谁?”甜甜被童夕紧张的气氛弄得新慌失措,也跟着童夕趴在桌面上,连头都不敢回。

    甜甜承认自己比较胆小,特别是连童夕都害怕的人,甜甜更加害怕。

    “穆纪元身边的杀手,现在警方在通缉他的,竟然敢大摇大摆的出来买咖啡,这个男人的胆子真大。”

    “穆纪元的杀手在这里?”甜甜吓得肩膀都颤抖了,对于她一个平凡的女人来说,杀手两个字,听到都能毛骨悚然。

    童夕思索了片刻,立刻拿出手机,对准阿姆偷拍了几张侧脸照片和背部照片,然后发到傅睿君的手机上面。

    还在傅睿君的手机里发送了实时定位。

    童夕对着甜甜说:“你赶紧拿手机出来,给韩警官发定位,拍阿姆的照片发过去。”

    甜甜一边紧张得拿出手机,一边问:“你想做什么?”

    “当然协助警方,把杀人凶手逮住。”

    甜甜虽然照着童夕的意思去做,但还是很害怕的低声呢喃一句:“小夕,你疯了吗?”

    “没有疯。”童夕一直留意着阿姆。

    阿姆的警惕性特别的高。

    买了咖啡,阿姆转身要走,锋利的目光扫视了咖啡厅一圈,并没有发现异常,拎着咖啡就转身离开。

    童夕一手扯着自己的包包,站起来拖上甜甜的手腕和她的包包,“走,我们跟上。”

    甜甜被拖着跟上,很是担忧的反问:“小夕,你忘记了刚刚说的话吗?你只要做到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受到伤害就行,你这样会让傅睿君很担心的。”

    “我们只是偷偷跟上,确定他藏匿的位置,不会有事的。”看到凶手,而不出手,童夕觉得自己做不到袖手旁观。

    如果在卡冥国,那另当别论,但是在帝国,这个男人是国家通缉犯,是跟薛曼丽被杀有着重大关系的人物。

    童夕拖着甜甜跟出门口,扫看了四周,发现了阿姆的背影,而这时候,童夕松开的甜甜的手腕,“甜甜,你不要跟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没有办法向梁天辰交代,你回去吧,我去跟着就行。”

    “不可以,小夕,太危险了。”甜甜拖着童夕的手臂,不让她去跟踪。

    童夕浅笑,很有自信的说:“对你来说危险,对我来说毫无危险。”

    “为什么?”

    “因为阿姆不敢动我一根头发,顶多把我捉到穆纪元身边而已。”童夕瞭望着阿姆走远的方向,急忙说了一句:“我现在是傅睿君的老婆,穆纪元也不敢囚禁我在身边,穆纪元不会明目张胆的违法,他只做些踩边界的事情。”

    说完,童夕推开甜甜的手,立刻跟上阿姆。

    甜甜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看着童夕的背影,她心情十分复杂。

    想了想,她还是拿出手机,给韩向发了实时定位。

    而甜甜现在做的是跟在童夕后面,三人相隔一米远的位置。甜甜觉得只要自己不跟童夕并肩而行,不要表现得偷偷摸摸,那个阿姆就不会觉得她可疑,顶多会认为是个路人。

    一来可以跟着阿姆,二来可以保护童夕。

    童夕的手机响了一声,童夕快速接通电话。

    傅睿君急躁不安的声音传来,“立刻停止跟踪。”

    “睿君,你快赶过来,我不会停止跟踪的。”

    “我现在就过去,但是太危险了,不要再跟……他手里有枪。”傅睿君踩着油门,飞速而行。

    童夕用手捂着听筒,浅笑着说了一句:“你比我清楚,穆纪元和阿姆的枪永远都不会对准我。”

    “真的不听话吗?”傅睿君冷冷的问了一句。

    童夕斩钉截铁,意志坚定:“这一次,不能听你的。我一定要捉住这个杀手……”

    傅睿君从手机那头传来淡淡的叹息声,认真的说了一句:“保持通讯,不要跟太紧了,一有不对劲就逃跑,知道吗?”

    “知道。”

    “我很快就到。”

    中断了电话,傅睿君又跟韩向联系上。

    让傅睿君没有想到的是,韩向也说甜甜在跟着,已经出动打量警力在追踪了。

    阿姆进入一家五星级酒店,在酒店大堂的休闲区坐下来,拿起了桌面的报纸,优哉游哉的看着,边看边喝咖啡。

    童夕就在门口的大柱子后面躲着,偷偷探头瞄出来,心里在想:这个男人太嚣张了,太胆大了,杀手竟然还敢住五星级酒店?

    看来假证件很多。

    童夕正想着入神。

    突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童夕猛地吓一跳,惊愕的站直腰板,,转身看向后面,一脸慌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