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1章

    曾丹错愕的看着纷飞的反应,她的惊恐是由心而发的,她在害怕什么?

    “纷飞……”

    “大叔,我不能跟你结婚,我是杀手,你是军人。”纷飞眼眶红了,没有想到曾丹竟然想娶她,“你根本不用为责任娶我的,我……”

    “不是责任,纷飞。”曾丹紧张上前,一把握住纷飞的肩膀,目光如炙,缓缓道:“我有过初恋,我以为一辈子就爱一个女人,被伤过的心早就死了。在见到你后,突然又苏醒了,这种心跳不是正常的,我对你很心动。”

    “大叔……”

    “我查过你的底,你虽然是受专业训练的杀手,但是你至今都没有开始执行任务。所以你没有违法的记录,我应该是你的第一个任务对象吧?”曾丹说得轻描淡写,却丝毫不觉得害怕。

    “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对我好?”穆纷飞冷淡之下,是深深的触动,心脏隐隐痛着。

    “我知道纷飞是个善良的女生,再冷漠也不会杀人。”

    穆纷飞苦涩得低下头,从来都没有人说过她善良,她从小到大都被是被世界遗弃的孩子,她在挣扎的时候,也做过很多坏事,在她的冷漠之下,别人都说她是恶魔。

    沉默了片刻,曾丹先开了口问:“你是不是嫌弃我穷?”

    穆纷飞珉唇,摇摇头:“大叔不穷,大叔是我见过的男人当中最富有的,你有你伟大的事业,有漂亮的家,漂亮的车子,有前途,还有正义感。”

    “嫌弃我老了?”

    穆纷飞再摇头,仰望着曾丹被晒得铜色健康的肤质,沉稳的外表看起来像个大叔,其实叫哥哥才对。

    “我以后叫你哥哥吧,其实我一开始不知道你年龄,以为你三四十岁了。”

    曾丹一边手摸上自己的脸颊,很是苦恼:“我有这么老吗?我明年才奔三。”

    “对呀。”穆纷飞浅笑,望着曾丹此刻的俊脸,心里暖暖的,真的很想跟他住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吧,穆纷飞缓缓说:“你才比我大十一岁。”

    十一吗?好像大太多了。

    曾丹缓缓伸手,捧住穆纷飞的脸蛋,那水嫩嫩的肌肤在他粗糙的大掌中,像个果冻似的诱人,“嫌弃我老牛吃嫩草吗?”

    穆纷飞被曾丹的话逗的心情愉悦,那些焦虑,担心,阴谋诡计,统统都被抛到脑袋后面,脸蛋被摸得绯红,热热的很是羞涩。

    “你不老啊,我也不嫩。”穆纷飞身体僵硬得一动不动,心脏在跳得厉害,除了那一次睡过算是比较亲密之外,两人好像还挺陌生的,现在被捧着脸蛋,第一次感觉到被呵护。

    有记忆后,就从来没有这种被呵护的感觉了。

    没有被人抱过,亲过,爱过……

    更加不会像现在这样,自己明明就是一块丢在路边的脏石头,曾丹却把她当成了无价的玉。

    看着穆纷飞微微轻启的樱唇在说话,一动一动的感觉,曾丹喉结上下滚动,口干舌燥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大脑,目光如火,呼吸慢慢缭乱。

    压抑着情愫,曾丹说:“那好,留下来不要走,过几天我带你会我老家。”

    “老家?”穆纷飞瞪大眼睛。“什么老家?”

    “我长大的地方,我还有爷爷奶奶在老家住着,都八十多了,还很健康。如果你不嫌弃老人家的话,我待你回去看看他们。”

    穆纷飞点头:“好啊,我不会嫌弃老人家的,只是我把老人家不喜欢我这种女生。”

    “为什么?”曾丹捧着穆纷飞的脸蛋,就不舍得松开手了。

    “都说我不会笑,太冷漠了。”

    曾丹无奈的笑笑,“傻瓜,没有开心的事情,当然不会笑,如果从内心深处真正幸福了,会情不自禁的笑出来的,即便是微笑了,你也不会发现你其实有在笑。”

    “可是……”

    “不用可是,我保证我爷爷奶奶很喜欢你,真的……”

    要知道,他爷爷奶奶已经盼望他结婚,望穿秋水了。

    即便他牵头母猪回去,说让母猪给他生小孩,估计他爷爷奶奶都会接受了。更何况现在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而且肚子里面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他现在更怕的是爷爷奶奶一下子激动过头升天了。

    穆纷飞很担心害怕。

    曾丹说:“我要给我爷爷奶奶打个电话,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要不然突然带你回去,一个激动,都挂了。”

    “噗嗤……”纷飞被曾丹一句挂了,惹得噗笑出来,然后抿着嘴巴忍着不让自己笑。

    太不道德了,竟然听到说别人爷爷奶奶挂了,会笑出来,这是纷飞第一次这么情不自禁的笑了。

    曾丹是故意这样说的,当然他也是想让穆纷飞笑笑,没有想到她还真的笑了,而且笑出来连她自己都没有觉得唐突,看来她心里是很想去见他爷爷奶奶的。

    所以她的脑海里已经有画面感,才会被逗笑。

    曾丹不去提醒她,因为笑的样子太美了,让他看得有些心醉。

    穆纷飞伸手摸上曾丹的手腕,把他的手拉下来,淡淡的问:“大叔,我们要不要去逛街?”

    “嗯?”曾丹歪头瞄向阳台外面,天都黑了还要去逛街?“怎么了,你要吃宵夜,还是想购物?”

    穆纷飞深呼吸,细声说:“我不想回家拿衣服和日用品了,出去买好吗?”

    曾丹如阳光般的笑容爬上俊脸,眉开眼笑,激动得立刻弯腰拿起茶几的车钥匙,牵着穆纷飞的手:“好,我们去逛街,逛超市……”

    穆纷飞被曾丹牵着手,一刻也没有放开过。

    出了家门,穆纷飞第一次被人牵着手走路很不习惯,特意抽了抽自己的手,曾丹感觉到她的动作,歪头看着她,很是认真的说:“不舒服也要牵着走,从现在起,你要习惯被我牵着。”

    穆纷飞五味杂陈的凝望着曾丹。

    曾丹对着她笑了笑:“如果我没有死在穆纪元手里,我会牵着你走一辈子,你要尽快适应。”

    牵着走一辈子?

    很平实的一句话,穆纷飞心脏却隐隐痛着,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似的。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辈子。

    她只是个容易被遗弃的孩子。

    谁会给她一辈子呢?

    曾丹牵着穆纷飞上了车,很温柔的帮她拉上安全带,穆纷飞连忙说:“我来就好。”

    “不用,我帮你。”曾丹摸摸她的头,“坐稳了,如果晕车就跟我说。”

    “我不晕车。”

    “你怀孕了可能有点怕汽车的闷热,不舒服要跟我说,知道吗?”

    “知道。”

    穆纷飞点点头。

    曾丹关上了车门。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直奔大商场。

    气派的大超市内,热闹的人群,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

    曾丹推来购物车,从货架上拿下来一个小枕头放在上面。

    纷飞疑惑:“要买这么小的枕头吗?”

    “买了,买来给你坐的。”曾丹摆好枕头,说着突然转身,弯腰横抱起穆纷飞。

    穆纷飞惊愕不已,低声喊道:“大叔,你要干什么?”

    曾丹把穆纷飞抱入购物车内,让她坐在小枕头里面。

    穆纷飞才反应过来,显得尴尬,害羞又不好意思的看着www.youfa8.com客人,虽然这种行为在超市里面很常见,但那都是小孩子,她这么大一个人,虽然身子娇小,可也是个大人呐。别看到了多不好意思,超市管理的人虽然不会出面阻止,但也会介意吧。

    “好好坐着。”

    “大叔,这样不太好。”

    曾丹根本不理会穆纷飞的话,推着就走,还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安慰:“坐稳了,走路太多会累,我推你。”

    “别人家都是父母推着自己的孩子。”穆纷飞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都不知道别人的眼神如果看她呢。

    曾丹浅笑,目光温柔如水,“那你就当一天我的女儿吧。”

    儿女两个字让穆纷飞眼眶突然冒出水气,大叔真的是在把她当成女儿的疼了,如果是大叔的女儿,她真的想当一辈子。

    “大叔,下辈子,让我当你女儿好吗?”说这句话的时候,穆纷飞的心里是滴着血的,太痛了。

    曾丹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浅笑着看向穆纷飞的眼眸,却见到了泪光,他猛地刹住脚步,慌了神。

    第一次见到纷飞的泪光,以为这个女生不会哭的。

    她在强忍着,曾丹连忙摸上她的脸蛋,像安抚小孩似的,细声说:“好,下辈子做我女儿,但是现在你要考虑的是,什么时候做我老婆。”

    一句话,本来强忍的泪水,无声无息的流出了穆纷飞的眼眶。

    曾丹沉下了脸,拇指划过纷飞的泪珠,冰冷的感觉像刻在了曾丹的心房,是怜悯的疼,是爱惜的疼,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吧,让她如此多愁善感。

    “纷飞,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我们想些开心的事情吧。”

    “嗯嗯。”纷飞点头,忍住了泪水。

    曾丹对着穆纷飞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希望用自己的阳光,把她从阴暗中带出来。

    推着车子,来到了水杯区,一大妈问道:“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放车上不走路呢?”

    穆纷飞尴尬,曾丹客气道:“我老婆怀孕了,不合适走太多路,如果碍着你眼,我们就绕路走吧。”

    说着,曾丹越过大妈,很无所谓。

    穆纷飞被这个男人逗得想笑。

    突然看到一个可爱的陶瓷杯,穆纷飞指着:“我要那个杯子。”

    曾丹立刻拿下来两个类似的,一个是小可爱的女孩子拿着气球,一个是同类型小可爱的男孩子拿着气球。

    “大叔,一个就够。”

    曾丹放下两个杯子,“我要跟你用一套的。家里的换掉。”

    穆纷飞皱眉,显得无语。

    然后,买毛巾的时候,曾丹说:“我要跟你用情侣毛巾,你用粉色,我用蓝色。”

    幼稚!不过穆纷飞心里甜甜的。

    买睡衣的时候,购物篮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是一对的,穆纷飞反问:“大叔,睡衣你不会也想要跟我要一对的情侣装吧?”

    曾丹这次摇摇头,“睡衣就不用了,我一年四季习惯裸睡。”

    穆纷飞脸蛋瞬间爆红,惊讶的看着他,愣了好几秒问道:“你在部队也裸睡?”

    “嗯,小裤子还是要穿,要不然小弟会被战友们玩坏。”曾丹豪爽的说着那羞涩的事情。

    穆纷飞脑袋的画面感让她忍俊不禁。

    “大叔,我要睡客房,我不要跟你睡。”穆纷飞羞涩不已,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让曾丹愣了。

    曾丹停下脚步看着穆纷飞,其实他也没有想到穆纷飞会跟他睡,但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如果他不说这句话,那穆纷飞是不是会想跟他一个房间了?

    曾丹立刻改口:“其实,我也可以穿着睡衣睡觉的,习惯就好。”

    “我还是睡客房吧。”

    曾丹有点想扇嘴巴了,干嘛要说习惯裸睡呢?哎心累……

    “好吧,不过我睡觉不锁房门的。”曾丹失落地推着购物车。

    穆纷飞不知道曾丹的意思,在曾丹看来,这句话的歇后语是,我不锁房门,你什么时候过来都行。

    然后天真烂漫的穆纷飞也说了一句:“我睡觉也不上锁的。”

    听得曾丹春心荡漾了。

    这一路说说走走,买买看看,时间过得飞快,穆纷飞是觉得十几年来,第一次逛超市是这么开心的。

    她的人生没有任何娱乐,甚至她几乎没有逛过街,衣服都是网上买的,因为没有心思去打扮自己,方便购买,她都是清一色黑衣服,懒得看网上的衣服,几年来都是同一家店的衣服。

    在两人都很愉快的购物当中。

    突然,曾丹的购物城刹住了,停下来。

    穆纷飞仰头看向曾丹,发觉他的目光很沉重。穆纷飞顺着他的目光转身看后面。

    霍多娜手臂勾着篮筐,算不算抱臂,撇嘴嘴,冷眼怒瞪了过来,尖酸刻薄的声音放大:“哎呦呦,我就说嘛,什么性格不合分手的?害我还真以为自己性格有缺陷,在家里自我检讨呢,原来是有第三者。而且还真的是这个女人,上次了吧我打得入了医院。”

    超市的人潮被吸引了过来。

    在人来人往的地方,曾丹和穆纷飞都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

    霍多娜仗着大庭广众之下,穆纷飞不会拿她怎么样,就更加嚣张了。

    霍多娜瞄着购物车:“哎呦喂,全部都是日用品,看来要同居了是吧?现在的女人啊,都那么不要脸的,随便插足别人的感情。”

    穆纷飞一般能出手都不会bb,要么打残她,要么不理她。但要在嘴巴上占优势,她一定斗不过这个女人。

    她正想着如何是好,曾丹恼怒的语气狠狠的警告:“你说谁第三者不要脸了?”

    “还能有谁,就是……”

    霍多娜的话还没有说完,曾丹阴冷的目光射过去,把霍多娜震慑住。

    “我跟你分手了一周了吧,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无关。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一定是她插足,你才……”

    曾丹毫不留情面:“她没有插足,是你太贪心过分了。要车要房要存折还不要养老人,谁敢娶你?”

    这话一说,围观的人开始对着霍多娜指指点点。

    霍多娜脸面突然丢光了。

    曾丹讥笑着讽刺:“喂,前女友,麻烦你让让,别挡道了,今天是我新开始的第一天,别没有素质的在这里撒泼。”

    曾丹的话让穆纷飞从第三者的身份中快速跳出来。

    他的语言带着攻击性,让大家不但没有误会纷飞,反而看不清霍多娜,一位阿姨拉扯了霍多娜一下,把她扯到边上,让购物车经过。

    阿姨说:“美女啊,既然都分手,还死皮赖脸的就没有必要了,都分手了,人家有权利找女朋友。”

    购物车大大方方经过,曾丹也面不改色。

    霍多娜生气得推开阿姨,“关你屁事。”

    说完,霍多娜立刻冲上前,追上曾丹和穆纷飞,怒气冲天喊着:“你们给我站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