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章 嫁给我吧

    深夜。

    甜甜是坐立不安的,躺在床上也不是,坐起来也不行,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在房间里买来回窜动。

    掌心发热,额头渗透着汗气。

    刚刚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梁天辰竟然跟她说了一句:“先别睡,等我,我很快的。”

    这不是很明显的吗?

    不行,得睡,一定要睡着。

    甜甜立刻爬到床上去躺下来。

    假装睡觉。

    梁天辰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他看到床上的甜甜,不由得眯着眼眸,无奈的放下手中的毛巾,用手甩甩已经干爽的短发。

    叹息一声之后,梁天辰很是无奈的走过去,来到床沿边上,甜甜是把被子压着睡着的,梁天辰轻轻的把她身下的被子抽出来。

    梁天辰的动作把甜甜吓得一跳,心虚不已,立猛地睁开眼睛,突然坐起来,“怎么了?”

    梁天辰被她的动作惊愣住,含笑地看着他。

    甜甜大眼睛眨了眨,凝望着梁天辰俊逸的脸庞,那温和的浅笑带着丝丝暧昧,她的目光不由得往下看,是完美无瑕的健硕身材,肌理线条极致诱惑,铜色肌肤上还带着淡淡的水气,一看就知道是从卫生间刚刚出来的。

    一条白色浴巾围着下面,很……惹人遐想。

    甜甜紧张得咽下口水,长长的睫毛像羽翼般动人,扑闪了几下,看向梁天辰,男人都还没有说话,甜甜就忍不住开口:“我不要看……”

    梁天辰疑惑的皱起眉心,双手撑着大床,探身过去,深邃如墨,平视着甜甜:“你不要看什么?”

    “就是不要看了,我相信你。”甜甜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蛋是绯红的。

    然而,梁天辰才反应过来,不由得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下身,再抬头的时候,是宠溺的浅笑,伸出一边的手摸上甜甜的头,轻轻揉搓着。

    甜甜莫名其妙。

    梁天辰呼吸变得急促,单膝跪上前,甜甜双手往后一撑,身体慢慢向后倒,被梁天辰压来,很是紧张。

    男人身上的清香沐浴气息飘入鼻腔,引起甜甜整个身子的颤抖,呼吸很用力,目光紧紧凝望着梁天辰迷离的深邃,心脏如雷鼓动,声音都变得颤抖了:“你……你想怎样?”

    梁天辰喉咙上下滚动,气息缭乱,慢慢的靠近甜甜,磁性的嗓音都变了质,带着禁欲的沙哑,“甜甜,误会的产生都是因为不熟悉,无论心还是身体,我们彼此都太过陌生了。”

    “慢慢来……”甜甜觉得梁天辰越靠越近,被压得倒在了床上,而梁天辰双手撑着她两侧,单膝跪在她身边,居高临下锁住她,让她此刻根本无法逃脱。

    “不能慢了,已经慢了两年,我们加快速度吧。”

    “嗯?”甜甜大眼睛眯着,一脸疑惑:“什么意思?”

    梁天辰深呼吸一口气,他不是一个主动的男人,也不是一个善于跟女人调情的男人,就像他从小到大,读书时期就只知道读书,谈过初恋还不如跟哥们在一起那般亲近,大学时期对女人毫无兴趣,一心只在学业上,工作期间看习惯了形形色色的女人,都提不起什么兴趣。

    生活过的枯燥单调,觉得女人可有可无,也觉得没有必要花心思在女人身上,所以对于感情都是慢半拍的。

    “跟我……”梁天辰舔舔口干舌燥的唇,深呼吸着继续说:“跟我……谈恋爱吧。”

    “啊?”甜甜惊讶地看着梁天辰,心脏砰砰砰的加速中,眼神闪烁恍惚,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明白吗?”

    甜甜呆萌的摇头,摇了好几下突然又点头。

    “都结婚两年了才来跟你说太恋爱,你一定觉得我疯了。”梁天辰自嘲得笑了笑:“但是,我们之间总是缺了什么似的,我想应该就是没有确定恋爱的关系,婚姻的那层关系只是法律的约束,不是你和我心里的约束,唯独恋爱……”

    甜甜认真听着,梁天辰说着突然停顿下来,看着甜甜樱桃般嫩红的唇,舔了一下唇,咽下口水,继续说:“唯独我们心里都把这份关系摆明了,才懂得约束自己。”

    “嗯嗯。”甜甜点点头。

    梁天辰问:“同意吗?”

    “嗯,同意。”刚好,甜甜正还想着她没有初恋呢,不知道要如果才有设计理念和灵感。

    “那先从丄床开始吧。”

    男人的话说得十分露骨直接,目光炙热滚烫,想要吃她的欲望在飙升,原来说那么多,是像狼对乌鸦说得绵绵情话,最后只是想吃肉。

    甜甜双手立刻捂住自己的睡衣衣领。

    梁天辰握住甜甜的一边手腕。

    甜甜指尖颤抖,“天辰……”

    梁天辰缓缓闭上眼睛,有些时候,享受和痛苦是一线之差。

    甜甜的脸蛋滚烫滚烫的,很是热腾,她此刻也紧张无比,缓缓闭上眼睛。

    在她闭上眼的下一刻,梁天辰突然附身吻上。

    “嗯……”身子被压上,甜甜惊愕的从喉咙发出一声,如同第一次那样,男人依然像个毛躁的少年,显得十分急促,深怕怀里的宝贝会飞走似的,动作快速而利索。

    他的浴巾一扯一甩。

    这种感觉,让甜甜都觉得自己也是那么的迫不及待似的。

    被这个男人引领着。

    又是一场夜里的翻云覆雨。

    凌晨四点。

    一阵骚动让整个别墅都沸腾起来,甜甜在睡梦中,朦朦胧胧的听到了一些声音,才狠狠睡着没有多久,又被吵醒,甜甜揉着惺忪的眼眸,从梁天辰的怀抱里面爬起来,她正想坐起来,才发现一丝不挂。

    甜甜拿着被子抱着自己,轻轻推了一下梁天辰,“天辰……”

    梁天辰眯着眼眸,迷蒙中看到甜甜坐起来了,他嘴角轻勾起来,“嗯嗯,好像要是吗?”

    “不是……不是……”甜甜羞涩不已,拼命推着他的肩膀,她真的够累了。

    “怎么了?”梁天辰顿停下来。

    甜甜认真听着:“天辰,你听到什么声音吗?好像在花园外面有声音。”

    梁天辰认真一听,眉头不由得皱起来。

    立刻从甜甜伸身上起来,掀开被子,拿起旁边堆放的衣服穿上,快速下床,边整理衣服边说,“你先睡吧,我出去看看。”

    甜甜看着梁天辰急忙的身影消失在房间,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她也立刻穿上衣服,快速下床。

    花园外面。

    梁静兰哭喊着,围上来几个保镖,梁父梁母也披着衣服赶到。

    “呜呜……好痛。”梁静兰抱着小腿在地上打滚。

    而花园后面的阳台上,从最上面绑着一张床单,吊了下来,几名保镖赶来,一名保镖要上前去摸她的脚骨头,只是碰一下她的脚而已,梁静兰痛得哇哇大叫,把保镖一掌推开:“别碰我,痛死了……”

    “大小姐,我会接骨。”保镖紧张不已。

    “你有医生牌照吗?乱七八糟的什么人也说会接骨,我骨头已经断了,再让你碰,我残废了是不是你养我?”梁静兰怒吼着。

    梁父很是无语,担忧的说:“快,快送到医院去吧。”

    保镖过去,跟梁静兰打了招呼,弯腰将她横抱起来。

    梁天辰很甜甜一前一后赶到,看着阳台上面的床单,再看看被保镖横抱的梁静兰,不由得蹙眉问道:“怎么一回事?”

    梁母紧张的上前,拉住梁天辰的手臂,“天辰啊,你妹妹她想逃跑,从阳台上面掉下来了,现在摔断了腿,先让她去医院吧,去训练的事情就算了吧。”

    梁静兰无病呻吟地喊了起来:“哎呦,好痛啊,快送我去医院吧,痛死我了。”

    漆黑的夜,一场闹剧,昏黄的街灯下。

    梁天辰的脸色阴沉下来,凝望着梁静兰,似乎能看透她的心似的那般锐利。看得梁静兰目光闪烁着,快速避开。

    “好了,快送医药去吧。”梁母吩咐道。

    保镖抱着梁静兰从梁天辰身边越过,再经过甜甜身边的时候,梁静兰狠狠瞪了甜甜一眼,很是不悦的低声说了一句:“等着瞧,你给我小心点。”

    甜甜望着梁静兰的背影,不由得讽刺冷笑,这样就放过她了?竟然会从阳台后面掉下来摔断腿?

    是逃避被捉去训练营吧?

    也怪不得甜甜这样想的,因为房门外面根本没有人看着她,她可以自由出入,整个家里就只有大铁门的位置有保镖,无论她从哪里出去,都有摄像头在花园外面监控着。

    甜甜只能怀疑她是故意的,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她的智商真的令人担忧。

    梁母慌忙跟上梁静兰,对着他们说:“你们回家睡觉吧,我去医院看看怎有没有大问题。”

    梁父梁母立刻赶上。

    暗暗沉沉的花园外面,微风呼呼,一下子落入清净。

    梁天辰转身之际见到了甜甜站在他身后,他缓缓走过去,牵着甜甜的手:“这里冷,我们回去吧。”

    “嗯。”

    “静兰摔断腿了,可能受罚要推迟。”梁天辰呢喃着,跟甜甜并肩走向家里。

    甜甜很是宽宏大度,挤着浅笑说:“嗯,还是健康更重要,既然腿受伤了,就不要去训练营了。”

    “到时候再看看吧。”

    “嗯嗯!”

    两人并肩着一起走进家里,甜甜总是有些许的狐疑,梁静兰这次的做法根本就是想逃避处罚,她一定不能让她蒙混过关的。

    -

    穆纷飞不敢回家,因为她没有完成任务之前,是没有脸面去见穆纪元的。

    现在又怀孕了,童夕人她住下来,穆纷飞只求有一个可以安稳睡觉的地方。

    结果童夕这么一说,傅睿君很曾丹异口同声:“不可以。”

    傅睿君:“纷飞不可以留下来。”

    太危险了。

    曾丹:“纷飞不可以留下来。”

    我要带走。

    童夕一头雾水。

    但是曾丹最后还是把穆纷飞带到自己的公寓来。

    去哪里都无所谓。

    穆纷飞此刻对家的感觉很无感,特别从穆纪元的家,虽然也是她的,有个叫哥哥的家人,却没有一点的温暖感觉。

    公寓里。

    曾丹把穆纷飞带回了自己的家。

    进入家里,映入眼帘的是现代化的艺术装潢,一切都简洁明了。

    低调中彰显着品位,曾丹应该是个顾家的男人,家里面的东西都摆放得很整齐。

    曾丹紧张不已,关上门后,走到穆纷飞身边:“进去坐吧,纷飞。”

    穆纷飞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然后四处瞭望曾丹的家。

    在她看来,曾丹的家很美很好,很舒服。

    曾丹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杯温牛奶,小心翼翼的端到穆纷飞的面前:“纷飞,你喝杯牛奶吧,喝完了去洗澡睡一觉,我这里有两间客房一间主卧,你喜欢那一间房都可以,随便选。”

    纷飞凝望着曾丹,心情很是难受,因为她的使命是受穆纪元要求,杀了这个男人,而曾丹也应该清楚知道,她是穆纪元的心腹,可是为什么还要毫不忌讳的,让让她住进来,还对她这么好?

    “大叔真的让我在这里住下来吗?”穆纷飞不确定的再问一次。

    曾丹在穆纷飞身边坐下来,手中的牛奶放到穆纷飞的手上,憨厚地浅笑,“当然要住下了,你住下来我才有机会照顾你和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

    穆纷飞愣了一下,觉得这个名词好美。

    纷飞低下头,看着肚子里面的孩子,再看看曾丹。

    留下来,她的心会不安,会一直纠结在杀不杀他的边缘,会很纠结。

    纷飞仰头把牛奶一口喝完,放下杯子,站起来:“大叔,我还是回去吧,我不能住在这里。”

    曾丹站起来,紧张得追上去,一把拉住纷飞的手,“纷飞,你是不是怕你哥哥?”

    “我……”纷飞被扯着顿停下来,仰头看着天花板深呼吸,“不怕。”

    真的,她不怕。

    穆纪元不会阻止她住下来,而且还鼓励她来到曾丹身边,这样可以随时随地要了这个男人的命,也可以随时随地利用他来对付傅睿君。

    可是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曾丹挤着微笑,很是苦涩地呢喃,“住下来吧,我会照顾你和孩子,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你的手里,我不会怪你的,但请你保护好自己和我的孩子,只要你们两平安了,我无所谓的。”

    穆纷飞珉唇,咬着下唇,眼眶润了。

    原来,他都知道了。

    为什么还要让她留下来?

    保护一个要杀自己的女人,这样的傻事,他为什么可以看得这么淡?

    穆纷飞转身,凝望着面前这个高大魁梧的男人,那棱角分明的五官像雕刻出来似的很俊朗个性,很有男人魅力,站在他面前,纷飞觉得自己好渺小,像躲在大树下,那种感觉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在她心中种下了种子。

    “大叔,我会帮你把这个孩子生出来的。请你一定要给她幸福的童年,美好的未来。”纷飞眼眶湿润了,狠狠下了决心。

    曾丹疑惑的蹙眉:“为什么是孩子,而不是你们?”

    “我……”穆纷飞顿时语塞,她不会有未来的。

    “相信我,我要的是你们,我会给你们美好的未来,幸福的家。”曾丹缓缓上前,牵着穆纷飞的手,“把孩子生下来,你也不要离开我,嫁给我好吗?”

    嫁给我三个字像触电似的,把穆纷飞震慑住,猛地抽开自己的手,惊恐的看着曾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