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9章 尺寸

    童夕中断电话后,凝望着偏厅的傅睿君很果果。

    两人之间的互动很有爱。

    傅睿君是一个好爸爸,也是一个好老公,童夕觉得自己的眼光没有错,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上这个男人。

    即便当时的傅睿君很幼稚,动不动就来撩她,以欺负她为乐。

    那时候应该是异性相吸吧,总觉得有这个男人在的地方,都特别的光明,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着自己靠近他。

    童夕双手趴在沙发背上,含着笑意凝望着傅睿君和和果果。

    傅睿君跟果果坐在毛毯上,面前都是玩具配件。

    果果也在认真拼装着。

    两个男人有着神似的地方,那就是做起事情来十分认真,认真道样子十分迷人。

    看得童夕心都融化了,这样的日子是她一直向往的。

    老公周末回来,陪陪她陪陪孩子。

    果果拼出一个头部,列出一抹浅笑,挑瞄了瞄傅睿君,见到他爸爸现在还字研究每一个配件的形状。

    “爸爸,我的机器人头部意见出来了,你还不赶紧就会输的。”

    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浅笑道:“胜利不是谁先开始谁就赢,胜利是要看最后一刻的。”

    “我觉得我有信心赢你。”果果自信。

    傅睿君不慌不忙:“我不会因为你是我儿子,我就让着你,这是男人与男人的比赛。”

    “我也不会因为你是我爸爸,我就会放水,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傅睿君拿起配件开始分类,边分类边说:“想要快速战胜,就必须要摸透了,有十分的把握才开始,要不然会功亏一篑的。”

    “我经常拼装,所以对我来说没有难度。”

    “熟能生巧固然重要,但是思路清晰也很重要。”

    果果努力的皱眉,“到最后谁胜利带谁才有话事权。”

    果果说完话,立刻开始拼装。

    傅睿君依然不慌不忙,把腰拼的顺序摆整齐。

    十分钟后,果果还剩一步,结果机器人的大腿部放到了手臂上,手臂一个小配件放到胸部。就一步之遥,整个人傻了。

    果果再抬头看向傅睿君,而此刻的傅睿君才缓缓的拿起摆放好的玩具拼装。

    现在拆开已经来不及了,即便他拆开,傅睿君已经拼装好,他不服输都不行了。

    甘拜下风,果果越来越佩服自己的爸爸,越来越崇拜他,即便输了也输得心服口服,果果咧着微笑问道:“爸爸好聪明哦。”

    “谢谢,果果也不差。”傅睿君对着机器人做最后的检查。

    果果放下手中的机器人,很是认真的问:“爸爸,我长大了会不会跟你一样聪明?”

    傅睿君挑眉瞄了一眼童夕,刚好童夕也凝望着这边,四目相对,暖流洋溢在空气当中,傅睿君望着童夕浅笑,轻轻的说:“你说我的儿子,当然聪明,但是混合了你妈妈迷糊的基因,估计没有办法超越你爸爸的聪明才智。”

    果果歪头,也看向了童夕,童夕根本不知道他们父子在说什么,就是觉得这个画面好温馨。

    看到他妈妈呆萌的眼神,果果无奈叹息,“妈妈有时候很聪明。”

    “有时候也很迷糊。”傅睿君补充。

    好吧,果果无奈的认命,但还是很不满意的问:“那爸爸为什么不帮我找一个聪明的妈妈?”

    “你不喜欢这个妈妈?”傅睿君挑挑眉头。

    果果毫不迟疑,“当然喜欢妈妈,我最喜欢妈妈了。”

    傅睿君摸摸果果的脑袋,说:“找老婆就要找迷糊的,太聪明的不好玩。”

    “那我长大了,也要找一个迷糊的老婆。”

    傅睿君和果果相对视而笑,童夕总觉得前面的两父子笑得有些怪异。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童夕拿起手机,低头看着屏幕。

    是穆纷飞打来的。

    见到这个号码,童夕一下子蒙了,穆纷飞怎么打电话给她了呢?

    很是好奇,童夕立刻接通电话,站起来走向门口。

    “喂……”

    “大小姐……”穆纷飞习惯了这样叫童夕,她的语气听起来很沉重。

    “怎么了纷飞?”童夕恨穆纪元,但对穆纷飞,她更多的是怜悯,童夕知道穆纷飞有着不可怜的身世。

    “我们能不能见一面?”

    “这……”童夕犹豫了。

    因为穆纷飞是穆纪元的手下,对她来说是一个危险人物。

    她害怕被捉回去囚禁。

    穆纷飞知道童夕的焦虑,缓缓道:“不要担心,我可以到你家里面去,我不会伤害你的,大小姐我现在很无助,我不知道找谁了。”

    家里有傅睿君,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你过来吧。”

    “我就在你家门口外面。”

    这么快?

    童夕立刻跳下沙发,急忙冲出家里。

    傅睿君见到童夕紧张的神色,立刻发下手中的东西,站起来跟出去。

    童夕给穆纷飞开了大铁门。

    带着穆纷飞走在花园的小道上,蹙眉望着穆纷飞憔悴的脸庞,很是疑惑:“纷飞,你怎么了?”

    “大小姐,我怀孕了。”穆纷飞不喜欢拐弯抹角,她既然想好来找童夕,就没有想过要吞吞吐吐的。

    因为早上去了一趟医院,已经付了钱,手术也安排好,连身体都检查完毕,就等着做手术,可在最后一刻,穆纷飞迟疑了,一股害怕和不舍充斥着自己的心脏,很是难受。

    从医院逃出来,穆纷飞不知道要投靠谁,很无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童夕。

    童夕听到穆纷飞的话,吓得目瞪口呆,惊恐的喊道:“你怀孕了?”

    穆纷飞点头。

    “谁的?”童夕觉得不可思议,一把握住穆纷飞的手腕,很是疑惑:“到底谁的孩子?”

    “曾丹的。”

    童夕瞬间傻眼了,像一根木桩似的站在原地上。

    傅睿君刚刚走出来,听到这些话,又是一愣,剑眉紧蹙,不由得顿停下来。

    穆纷飞见到童夕如此大的反应,心情又是一阵低落,“你一定觉得很唐突吧,可这是真的,我怀了他的孩子,而我不能让哥哥知道,他知道一定会利用这件事情来搞大叔的,他……”

    “那你想怎么办?”童夕无奈的低声问道。

    穆纷飞苦恼得拉下脸,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今天就打算去拿掉,可是最后关头我又不舍得了。”

    童夕紧张的握住穆纷飞的双手,“纷飞,听姐说一句,不要再管你的哥哥了,他不是什么好人,曾丹是世上难得的一个好男人,他真的不错,值得你托付终身的。”

    穆纷飞也想自私自利,也想要幸福,可是她不配的。

    “大叔他应该拥有更好的女人,他不喜欢我这种女生的,那一次意外是我造成的,不是大叔的意愿。”

    童夕不认同:“你傻啦?www.youfa8.com人我不敢保证,但是曾丹这个男人,如果他不喜欢你,是绝对不会碰你的,更加不会让你得逞,他是出了名守身如玉的男人。”

    穆纷飞纠结的低下头。

    童夕也很是无奈,拍拍穆纷飞的肩膀,心生怜惜。

    站在不远处的傅睿君拿出手机,拨通了曾丹的电话。

    “三少,什么事?”

    “丹,忙吗?”

    “还行。”

    “恭喜,穆纷飞怀孕了,听到说孩子是你的。”

    曾丹猛地一愣,声音颤抖不已:“别……别开玩笑啊,这事情不是乱说的,纷飞她……她怀孕?”

    “你是不是睡过她?”

    曾丹毫不忌讳:“睡过一次。”

    “厉害了,一次就做爸爸了。”

    “纷飞呢?”

    “我家……”

    嘟嘟嘟……中断了,傅睿君看着手机屏幕,不由得嗤笑一声,很是无语,这挂电话也太突然了吧,是有多紧张才会这么着急。

    中断电话,傅睿君双手插袋望向穆纷飞和童夕。

    他对穆纷飞没有什么坏印象,可穆纷飞是穆纪元的心腹,她的存在是带有危险性的,不得不防。

    在花园的凉亭里面坐了很久,童夕一直在开导穆纷飞,希望她以自己的幸福作为出发点,不要再在乎那些所谓的恩情义,那些东西还一辈子也还不完。

    童夕和穆纷飞正聊得入神,后面传来一道醇厚的声音,“纷飞……”

    穆纷飞紧张的回了头,看见曾丹喘着微气,深邃如同炙热的黑曜石,紧紧凝聚在她的身上,穆纷飞见到曾丹的那一刻,错愕不已,带着一股愤怒的气息,歪头看向童夕,眼神锋利,很是不悦的看着童夕。

    童夕无辜,摊开手:“别这样看我,真的不是我说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我说的。”傅睿君从曾丹身后优哉游哉的走来,优雅的气息带着丝丝轻佻,“既然怀了孩子,孩子的爸爸有权利知道。”

    穆纷飞缓缓站起来,紧张得摸上自己的衣服,对着曾丹诺诺的喊:“大叔,我……我怀孕了。”

    那一刻,听到穆纷飞自己说出来,真的是怀孕了,他忍俊不禁,灿烂的笑容向太阳花似的,对着穆纷飞绽放。

    曾丹脸色愉悦,极度兴奋又认真的说:“纷飞,我会负责的,我会对你们负责的,相信我。”

    穆纷飞慌了,显得不知所措,她不是过来要曾丹负责任的,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呢?

    童夕望着曾丹激动的神色,眉目间神采飞扬,对于曾丹来说,此刻是多么激动的时刻。

    童夕再望向傅睿君,发现这个男人并不是太开心,迷人的深邃中带着一丝丝的担忧。

    或许,他的担忧是有必要的。

    穆纪元是不可能同意穆纷飞嫁给曾丹。

    -

    梁家。

    金碧辉煌的客厅内。

    棕色系的欧式真皮沙发上坐着梁父,梁母,梁静兰,当然还有甜甜和梁天辰。

    茶几上放着一盒套,一瓶香水,还有一只唇膏。

    梁静兰紧张得手心冒汗,脚心发冷。

    而梁父梁母一脸迷茫。

    “怎么一回事?”梁母看到桌面是的避孕套,显得有些尴尬,但还是忍不住疑惑。

    梁天辰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歪头看向梁静兰,带着阴冷的目光,没有一丝温度的语气:“我想应该有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想听听解释。”

    梁父梁母把目光看向了甜甜,甜甜被看得心里发毛,立刻解释,“这些不是我的。”

    梁静兰假装不知道,一脸无辜的看着梁天辰:“哥,我也很好奇,你这是什么意思。”

    “东西你房间里面搜出来的。”

    梁静兰挤着僵硬的微笑,“是吗?原来是我的啊……”

    “别装,解释。”

    梁静兰指着上面的东西:“香水用来喷的,套套用来带的,唇膏用来涂的,没有什么好解释。”

    “到底怎么一回事,别给我打哑谜。”梁父急躁了。

    梁天辰深呼吸一口气,很是无奈的说了一句:“静兰,你的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意思?”梁静兰疑惑。

    梁天辰对着自己的父母说:“甜甜这几天怀疑我外遇了,原因很简单,就是上面这些东西被静兰利用在我的身上。”

    “简直就是胡闹。”梁父愤慨。

    梁母不由得白了梁静兰一眼,很是生气的问:“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成点,懂事一点,怎么可以做这么缺心眼的事情?”

    梁静兰被拆穿也觉得不痛不痒,被宠爱习惯了,而且即便着这样,也没有造成什么后果。

    “我也没做什么缺心眼的事情,我这不是想试试哥跟嫂子的感情吗?人家都说,爱情是要经得起考验,婚姻也要经得起考验。”

    梁父怒斥一句:“那你试出什么了吗?”

    梁静兰不屑的撇着嘴,“试出来哥的智商挺高的。”

    梁天辰冷笑一句:“我不但智商高,记仇心也高,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你所有的附属卡全部停掉,我不会再给你一毛钱的零用,当然我也通知你,给你报了一个训练团,强制执行。”

    “哥,你疯了吗?”梁静兰站起来,像疯了一样怒吼,“你停了我的卡,我还用活吗?还有什么训练团,又是怎么一回事?”

    梁天辰站起来,牵着他甜甜的手十指紧扣,甜甜一怔,错愕的仰头看着梁天辰,男人的五官精致俊美,带着恼怒的气场,看起来很有威严。

    甜甜突然觉得站在他身边,很有安全感,很安心。

    梁天辰勾起嘴角淡淡一笑:“我的婚姻不需要你来试。今晚上好好睡一觉,别想着逃跑,我已经安排了几个保镖在外面看着,明天一早,会有专车过来把你押送到训练营去,你好好锻炼一下身体,对你有好处。”

    梁静兰吓得脸色煞白,惊慌失措的看着梁父梁母:“妈……爸……”

    梁父嗤之以鼻。

    梁母叹息:“你哥不会害你的,你就去体验体验一下吧。”

    说完,梁天辰牵着甜甜的手往二楼走去。

    甜甜感觉手心在渗汗,被握得很紧,紧得心脏在狂跳,脸蛋开始慢慢变热。

    一步一步跟着梁天辰的脚步上楼。

    突然,甜甜有些许害怕回房间了。

    误会既然已经解开了,这个男人该不会还要让她看尺寸吧?

    此刻,甜甜很紧张,心想:等会到底要不要看好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