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68章 破解误会的办法

正文 第168章 破解误会的办法

    梁静兰偷笑着,快速拿出手机,偷偷的对准梁天辰和甜甜,陆了一段小视频发送给若琳。

    然后在屏幕上面打了几个字:“若琳,你的办法真有用,甜甜果然怀疑我哥了,看来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信任感。”

    “我继续看好戏,不让我梁静兰好过,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梁静兰发了两条信息,然后继续偷瞄着门口处的两人。

    “不要碰我。”

    这样一句话让梁天辰蒙了,脸色异常难看。

    梁天辰气恼不已,可还是压抑着愤怒,细声细语的说,“我们谈谈。”

    甜甜握拳,咬着牙一字一句,“我跟骗子没有什么好谈的。”

    心焦心累的感觉,梁天辰叹息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我们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谈谈。我昨晚上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很显然你当时还在醉酒状态,所以忘了,我有必要再说一遍。”

    甜甜深呼吸,抿唇瞪着梁天辰,“我没有忘,你说我误会了你是吧,你所你都是在应酬……”

    “嗯!”梁天辰应答了一句。

    甜甜立刻怒吼一句,“骗子。”

    整个客厅都回荡着这句话,尖锐的声音刺在男人的心里,又累又疼,无法形容的心烦意燥。

    本来还想平心静气说话的,现在变得没里耐心,“要怎样你才相信我说的话?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甜甜咬着下唇,心里撕扯着痛,她也想相信梁天辰,可是他确从来不见实话,让她如何相信?

    “你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让我怎么相信你?”甜甜说完,立刻转身,走向门口。

    她在逃避,梁天辰快速上前,一把握住甜甜的手臂,直接拖回来。

    这一次,男人的手力道很重,很强,毫不客气得固定她要离开的身子,即便甜甜挣扎,也丝毫不动,“放开我,梁天辰你这个骗子,放开我。”

    “哪里都不准去,今天不把误会解开,你别想离开我的视线。”男人的语气如此的坚定,霸道而愤怒。

    “误会?”甜甜苦涩一笑,泪水悄然而来,缓缓滚出眼眶,“我有误会你吗?是你一直在骗我,前天晚上我就在你的衣服上看到女人的红唇印和闻到了香水味,我告诉自己只是应酬,只是逢场作戏,可是你骗我说都是纯兄弟一起吃饭喝酒……”

    梁天辰听得脸色骤变,“什么唇印?我有用香水的习惯,我……”

    “不是你的香水。”甜甜怒吼,“你的气息我熟悉,不是你的,是女人的。”甜甜委屈不已。哽咽着,“你还想骗我?”

    梁天辰此刻心里乱糟糟的,思维乱了,但是不敢放开甜甜的手,一放手她就了。

    他低头深呼吸,理清自己的思绪,呢喃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本来不想说的,看到梁天辰这个态度,甜甜从包包里面拿出一个套,抬起来晾在梁天辰面前,委屈得咬着牙,瞪着梁天辰。

    梁天辰眉头一皱,俊逸的脸色顿时黑了,“这是什么意思?”

    两滴清泪从甜甜的眼眶流出来,晶莹剔透的挂在脸颊上,看到这个套,她心里就无比难受,压低声问,“这是从你的西装袋子里面拿出来的,你现在告诉我,是用剩下的还是没有来得及用的?”

    “不是我的。”梁天辰松开一边手,离开抢过甜甜手中的套,剑眉紧皱,“我没有这种东西。”

    甜甜抿唇,隐忍着,泪珠还是忍不住往外流,看着梁天辰的反应,他真的可以装得如此错愕,完全不知道似的。

    她也想心里好过一点,呢喃道,“那是不是你朋友放到你衣服里的?”

    “不是。”梁天辰摇头否定了。

    本来就想找个台阶让这个男人,结果被否定了,甜甜伸手摸上自己的泪水,无力的说,“放开我吧!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等你想好所有借口,想好了你这两天身上那阵香水味是从何而来,再找我谈吧!”

    “套不是我的,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女人香水味,更加不会有女人的唇印。”梁天辰紧张的解释。

    甜甜含着泪水,苦涩得对着他笑问,“所有你觉得是我污蔑你了,我故意这样做的?”

    “甜甜……”

    甜甜怒吼一句,“别叫我了,我不想听你再编了。”

    说着,甜甜快速推开他另一边手,生气得转身冲出门口。

    看着甜甜愤怒的背影离开,梁天辰不假思索追了出去的。

    梁静兰又录了一段小视频发到若琳的手机里面,窝在沙发上偷笑。

    “若琳,我哥是个耿直的男人,这些有好戏看了,他从来不会找借口的,所有这一次我让甜甜吃不了兜着走,说不准他们这一次会离婚哦。”

    若琳回了一句,“聪明!”

    “彼此彼此。”

    放下手机,梁静兰哼着小曲拿起茶几上的小点心继续吃着,心情倍加舒坦。

    甜甜刚刚走出大门。

    梁天辰从身后面从来,一把抱住甜甜的身子,甜甜猛得一颤,停下了脚步,错愕的愣下来,身体僵硬,背脊冒着汗气。

    因为这个男人第一次这么亲密的,急迫的,从她身后抱住她的身子。他双手圈紧她的腰,她整个背部都贴着男人结实的胸膛。

    明明是愤怒的,排斥的,却心脏该死的颤抖着,有着不一样的心跳加速。

    “放开我。”

    “你现在对我误会太深了,你哪里都不能去,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梁天辰深信是甜甜误会了。

    “放手!”甜甜生气得大喊。

    “我没有女人,我就只有你一个,由始至终都只有你甜甜。”梁天辰气恼,却又不敢松开甜甜。

    阳光明媚,却照不暖两人的心。花园里艳红葱绿的美景,芬芳馥郁,美得动人,在两人看来却毫无色彩,是灰暗的沉。

    清风徐徐而来,甜甜觉得心里很是苦涩,眨着眼睛,泪水泛滥成灾,她也想相信梁天辰的话。

    如果不是这些证据,即便是骗她的,她也觉得无所谓,可是为什么要在这么多证据面前,还死赖着不承认?

    “放手吧,我想出去。”甜甜闭上眼睛,眼眶的泪水一下子被全部逼出来。

    “在家里陪我,我们好好谈谈。”梁天辰缓缓的把头埋在甜甜的脖子内,心脏隐隐作痛。

    活了二十几年,梁天辰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如此害怕放手。

    一想到这样松开手,身边的女人可能就会走掉,连头都不回的走掉。

    心慌心悸,在这种事情上却如此手足无措。

    “事情摆着眼前,你再过多的辩解,不觉得很可笑吗?”甜甜哽咽着声音,缓缓传来。

    梁天辰缓缓松开甜甜的身子,牵着她的手,凝望着甜甜的眼眸,含着一股陷害的怒气,“不觉得可笑,走吧,我们进去,给我解释的机会。”

    甜甜此刻的脑袋一片空白。

    夫妻之道,贵在沟通。

    她虽然有证据,可是即便是杀人凶手,也有让其辩解的机会,她也不可能凭着自己的意思,给这个男人断定死刑的。

    四目相对,梁天辰看到了甜甜眼眶中的泪珠,他伸手过来,捧着她的脸蛋,指尖划过,擦拭着她的泪水,低头俯视着甜甜泛白的脸颊,呢喃道:“听着,甜甜,我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同样你也必须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要不然我们之间就完了。”

    完了两人字从梁天辰的嘴里说出来,甜甜的心微微一抽,然后是痛的感觉。

    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会觉得不想离开这个男人。

    曾经的她渴望自由,渴望离婚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去寻找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喜欢自己的男人,可是……她好像不舍得离开了。

    “我们回房间,把事情都说一遍,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嗯。”甜甜点头,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这个男人一次机会。

    达成共识,梁天辰牵着甜甜手,转身走进去。

    门被推开的那一刻,梁静兰回了头,从沙发上望出去。

    梁静兰突然蒙了,发现梁天辰牵着甜甜的手,亲密的动作像是更加亲昵了,她傻了眼看着梁天辰牵着甜甜往楼梯走去。

    一时间急过头,梁静兰站起来,问道:“哥,你们这么快就没事了?”

    梁天辰猛地刹住脚步,整个人顿停下来,俊眉紧皱着,脸色愈发深沉。

    甜甜望着梁天辰的背影,感觉到他的气场一下子严肃起来,有些不对劲,她再回头看看梁静兰,有的糊涂。

    梁静兰很是不爽,双手抱胸呢喃道:“原来这个世上还真的有这么无脑的女人,几句话就被哄得回来了,真的是见识了。”

    甜甜也听出了些端倪,沉着脸回头问:“小姑,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事,我闲得无聊问问而已。”梁静兰重新坐在沙发上,又拿起手机,继续给若琳发信息。

    梁天辰缓缓回头,凝望着梁静兰片刻,顿了数秒,然后牵着甜甜上楼。

    带着甜甜进入房间,把她拉到大床上坐下来,他把手中的套放到甜甜的手里,“拿着,你等我一会,我去找证据。”

    “嗯?”

    甜甜还很是疑惑,梁天辰转身走出房间。

    看着梁天辰的背影消失,甜甜的心都沉了下来,她擦拭着眼睛的泪珠,放下手中的包包,然后低头研究着手中的小套。

    虽然隔着包装袋,甜甜依然可以看清楚小套的尺寸,好像有点小,她自己也记不清那个男人的尺寸了,第一次太害羞,太慌张了,只知道应该很大,反正就是疼得要命。

    想着想着,脸蛋突然绯红了。

    一股燥热冲上脑门,拿着这个套套,整个心脏都跳得厉害。

    突然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甜甜紧张的仰头。

    梁天辰进来,关上门。

    甜甜快速把手中的套往床上甩去。

    梁天辰进来后,递上一个盒子。

    俊脸深沉凝重,单手插袋,屹立在甜甜面前,居高临下望着甜甜绯红的脸蛋,“看看这个盒子,是不是一样的。”

    甜甜诺诺的伸手接过,发现跟小套是一样的东西。

    她打开里面,满满一盒都是一样颜色的东西,她快速把里面的小包装拿出来,数了数5个?

    然而她看着包装盒是规格是6个装。

    立刻拿起手中那个被她掐得皱巴巴的小套,一对比就是一模一样的东西。

    甜甜错愕的仰头,看着梁天辰:“哪里来的?”

    梁天辰在伸出手背,递到甜甜鼻尖下,“闻闻,是不是这个香水的味道?”

    梁天辰的手背一阵香水味扑鼻而来,但是甜甜很确定的摇摇头,“不是。”

    他收了手,另一边手伸出来,递到甜甜鼻尖下,低声柔和的问:“那这个呢?”

    熟悉的浓郁香气溢满了甜甜的鼻腔,甜甜蹙眉,立刻点头,紧张不已,“对对对,就是这个味道,你的衣服总是有这种香气,是女人的香水味,是……”

    甜甜的话还没有说完,梁天辰紧握了拳,恼怒的喷出一句,“是我妹的。”

    “啊?”甜甜蒙了。

    梁天辰冷着脸,把手背缓缓伸到自己的鼻子之下,嗅了嗅,脸色特别难看,挤着鼻子很是厌恶,讽刺道:“我梁天辰品位再差,也不至于会喜欢喷这种香水的女人,着味道就是一股风骚味。”

    风骚味?

    甜甜心里突然舒坦了,有种想偷笑的感觉。

    梁天辰又指着包装,“你自己看看上面到尺寸,合适我吗?我如果要用这种东西,也得用舒服的把,这明明就不是我的尺寸。”

    甜甜快速把包装盒拿起来,看着上面的码数,显得有些懵懂,然后仰头看着梁天辰,“这……已经是中号了,你什么尺寸?”

    梁天辰眉心紧了紧,眉宇之间皱成川字,看着甜甜呆萌含泪光的眼眸,无奈的反问:“你不是见过了吗?”

    就见过一次而已,她哪里敢去看?

    甜甜感觉脸蛋滚烫着热,嘟着嘴嚷嚷:“忘记了。”

    她话才刚刚说完,梁天辰立刻伸手去扯开自己的皮带,咔咔的声音把甜甜吓得整个人呆住,惊慌的看着他,快速伸手一把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的动作,“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忘记了吗?”梁天辰挑眉,很是认真的态度,没有半点轻佻,“现在给你验证一下,这个东西不太合适我,顶多可以勉强,但……”

    甜甜整个耳朵都红了,热得脸蛋都烧着似的,“不用验证,我相信你,我真的相信……”

    “真的不看?”梁天辰再问一次。

    甜甜咽咽口水,把头低下头,把手缩回:“不看。”

    “可以,那晚上再看,现在先把这些事情解决掉。”梁天辰说着,往甜甜的身边坐下来。

    他倒是从容不迫,一句晚上再看,让甜甜紧张得指尖发抖,身体僵硬。

    梁天辰手肘压在膝盖上,撑着脸颊,捂脸叹息一声,此刻显得无奈,缓缓问道:“还怀疑我吗?”

    甜甜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此刻的她,心里竟然将梁天辰出轨这事情给抛在脑后,觉得应该相信他,而不是相信所看到的。

    心里更多的是想:晚上真的要看吗?

    “你打算怎么处理静兰?”

    “啊?”甜甜歪头,看向梁天辰,发觉他此刻很惆怅,愤怒的脸色带着一丝无奈和纠结。

    甜甜才想到,东西是在梁静兰的房间找到的,那就是梁静兰陷害自己的哥哥,然后让他们误会的。

    手心是肉,手背是肉,他应该很难做吧?

    甜甜叹息一声,摇摇头:“要不,还是算了吧。”

    梁天辰往床上一倒,双手叠在脑袋下面,深邃如墨看着天花板,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当中。

    -

    “怎么可以算了?”童夕差点就把嘴巴里的咖啡碰出来。

    听到甜甜的描述,童夕恼火得放下咖啡,拿着手机转身走出客厅,坐在沙发上,“甜甜,不能就这么算了,绝对不可以。你等等我……”

    童夕用手盖住手机,转身对着偏厅里面跟果果在一起拼装机器人的傅睿君问道,“睿君,问你个问题。”

    “嗯,什么问题?”傅睿君忙碌得没有时间抬头,认真拼装着机器人,果果都忙疯了,高难的的拼装难倒了这两父子。

    “如果,有人给你下了陷阱,让我们误会得差点就离婚,你知道真相后会怎么处理对方?”

    “活埋了。”傅睿君冷冷的喷出一句。

    童夕不由得皱了眉头,“开什么玩笑,我是认真的,对方是你妹这类人物呢?”

    傅睿君这时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仰头看向童夕,语重心长的说:“夕夕,听你这个意思,应该是你朋友遇见了?”

    童夕眯着眼睛,挤着浅笑,心里想这个男人一下子就猜到了,也没有什么好比喻的。

    “不要管别人的家事,梁天辰会看着办。”

    “可是甜甜说就这么算了。”

    “那就算了,只要她不计较就行。”

    夕夕愤怒的站起来,很是生气,“这种女人不给她点教训,只会变本加厉,甜甜是她嫂子,她竟然陷害。”

    傅睿君勾起丝丝浅笑,问道:“夕夕你以前好像也被陷害过,我觉得你的处理办法就很不错。”

    童夕这时候才想起来,那时候傅若莹陷害她,她就靠关系把她弄到了外国去吃苦。

    然后现在傅睿君说了出来,童夕突然觉得这个男人隐藏太深了,那时候看似对她漠不关心的,其实心里早就认同她的做法了?

    “睿君,如果那时候我不出手,你是不是就不会管了?”

    童夕期待地看着他。

    傅睿君从容不迫的拿起玩具,继续拼装,淡淡的回了一句:“当然要管,我是打算送她到女子军队让她锻炼几个月的。”

    哇靠,这个男人更狠,怎么不早说啊!

    童夕拿起手机放到耳朵边上,激动的说:“甜甜,想把梁静兰送到军队训练几个月,让她尝尝日晒雨淋,天天训练,苦不堪言的日子。”

    甜甜应声:“好,我试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