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67章 抱歉,又晚更了。

正文 第167章 抱歉,又晚更了。

    上到二楼,梁天辰一脚踢开了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睡在梁天辰怀抱里的甜甜醉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一想到这个女人下班不回家而出去喝酒,电话信息都没有,还不知道跟谁在一起把自己喝醉成这个模样,差点被男同事带到酒店去,他心里就一股莫名的火气在沸腾。

    先不说对方是不是正人君子,甜甜今天这样的做法,已经触犯他的底线了。

    梁天辰抱着甜甜进入房间,不是往大床走去,而是直接进入卫生间,他把甜甜放到浴缸里。

    梁天辰气愤得拿起花洒,把水闸打开,一阵冰凉透彻的冷水洒出来,即便生气,可梁天辰不忍心让刚刚病好的甜甜受冷水澡。

    可是,这个女人现在必须给他醒来,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把水温调高,梁天辰对着甜甜的头,生气得喷着。

    睡梦中朦朦胧胧的甜甜突然感觉到一阵暖流贯穿她的全身,脑袋被水淋得不舒服,甜甜拼命地摇着头,躲避脑袋的水流。

    甜甜伸手挡着,又被人拉开,挡住又拉开。

    “不要……嗯嗯……不要……”甜甜挣扎着,躲避着,“干什么?不要啊……”

    慢慢的溢满了水,甜甜坐着的浴缸被暖水包围,她的意识也慢慢清晰,一边擦着眼睛的水一边躲闪,睁着迷离的眼眸看到站在面前的男人很熟悉。

    是梁天辰?甜甜知道是这个男人,气恼着躲在角落背对着他,“梁天辰,你疯了吗?不要啊……不要这样……”

    梁天辰把水关上,手花洒往边上一甩,砰的一声巨响,把甜甜吓得肩膀微微一颤,整个身子缩在浴缸的角落里头。

    现在的她很是狼狈,全身湿透泡在浴缸里面,白色的衬衫裙子,若隐若现的紧贴着皮肤上。

    直到水声停了,甜甜才抹着脸蛋上的水,眼睛里面的水,缓缓睁开眼睛,委屈不已。

    怎么一醒来就要受到这样的待遇,她做错什么了吗?

    甜甜仰头,水汪汪的眼眸像精灵似的清晰,凝望着面前这个冷冽的男人。

    “你为什么要这样?”甜甜扁嘴,一头雾水,委屈不已。

    梁天辰双手插袋,居高临下看着她,带着一股愤怒隐隐的发问:“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

    男人?甜甜都蒙了,她完全没有意识,摇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谁送我回来的。”

    “所以说,别人把你带上酒店,你也就这样了?”

    “什么把我带上酒店,我……”

    梁天辰气恼得弯腰,双手握住甜甜的手臂,把她从水里拽出来,一把扯到自己的面前,甜甜个子不高,对于高大伟岸的梁天辰来说,她整个身子都被拉到他胸膛上,惦着脚尖,惊慌失措地凝望着他。

    梁天辰愤怒得一字一句,目光喷着火焰,“玥甜,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就不要出去工作了。”

    甜甜此刻还迷迷糊糊,听到梁天辰这句话,气得眼眶都红了,冲着她怒吼:“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过分,我是你的犯人吗?我难道连一点点私人娱乐都不可以有吗?”

    “是我过分还是你过分?”梁天辰伸手一把勾住甜甜的后脑勺,把她的头仰起来,很是粗鲁的动作,咬着牙:“无论你的心在想什么,我都是你的老公,你有把我当成你老公吗?出去跟男人喝酒,夜不归还说我过分?”

    甜甜挣扎着,推着他的胸膛,气恼不已:“我没有跟男人喝酒,是公司聚会而已,我不是给你发信息了吗?你没有回我……”

    “我没有收到信息。”

    甜甜委屈不已,自己出去聚会就不行,他出去风花雪月就有力了?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是去跟同事聚会了,我不像某人,敢做不敢当,就是一个骗子。明明出去风花雪月,跟女人出入夜场,还说去什么正经的地方吃饭,纯兄弟……可笑……”

    甜甜讽刺着,心伤得泪水在泛滥。

    梁天辰脸色暗沉,目光冷了下来,微微一顿,“你什么意思?”

    甜甜垂下眼帘,不想去看他,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委屈,倔强的说,“就是这个意思。”

    “我是骗子?”梁天辰反问。

    甜甜本来就不想说这事情的了,她觉得说出来显得自己太小气,可是现在太委屈,让她不得不说,“你就是个骗子,明明去了冰城夜总会,跟那些公主卿卿我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还回来跟我说去吃饭的地方,纯兄弟?”

    梁天辰气得仰头深呼吸,轻轻咬着下唇,叹息片刻后呢喃道:“我昨天晚上是在冰城大饭店,一直跟几个合作伙伴在一起,不相信需要我去调监控给你看吗?”

    “我明明见到你在冰城夜总会,你还……”

    甜甜的话还没有说完,梁天辰低吼一句:“我今晚是在夜总会,因为……”

    “那你还骗我?”甜甜委屈得泪水滚出来了,哗啦啦的往外掉,却珉唇哽咽着,“光明磊落,你犯得着骗我吗?你……你就是个骗子……”

    梁天辰觉得越来越心累,说多少遍了,昨天在饭店,今天甜甜也没有问他去哪里了,怎么就是骗子了呢?

    本来自己有理的,要对付这个喝醉酒的女人,结果泪水攻势,心不由得软了下来,紧紧把她的肩膀握住拉近,声音放低了好几个分贝,温和的解释:“我没有骗你,我这几天都有应酬,昨天告诉你在饭店,我没有骗你,如果你问我,我也会告诉你我在夜总会,我也不会骗你,你……”

    “你就是个骗子,你去那些地方找女人,怕我知道而已,男人都没有好东西的。”甜甜软绵绵的头在晃动着,哽咽着,泪水哗啦啦的趟在脸颊上。

    梁天辰慌了,立刻放开她的手臂,去双手擦拭着她的泪水。

    “别哭呀!用说的,你别动不动就掉眼泪,你这样我还能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用说了,”梁天辰心房处紧紧扯着,一直抹着她的眼泪。

    甜甜一定是水做的,泪水怎么擦也擦不完,梁天辰刚刚的怒气,刚刚的气场一下子被打败。

    沉下气去哄:“别哭了,我没有骗你。”

    “凭什么你去玩就行,我跟同事出去聚会就不可以?”甜甜生气得推开她的手,猛地往浴缸坐下去,整个身体泡在浴缸里,双手像个三好学生一眼,搭在浴缸边上,额头压在手掌上哭着:“你就是个骗子,自私鬼……”

    甜甜的酒意还在,感觉有点闹脾气,发酒疯似的。

    梁天辰无奈地跪下来,双手捧着她的头仰起来,看着她泪眼婆娑的脸蛋,无力解释:“我出去不是玩,好了别哭了。这次是我不好,可以吗?下次晚归一定要告诉我,发信息也好打电话也好,让我去接你,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

    梁天辰说着,欲言又止。

    “我发信息了,我有……”甜甜委屈地嘟嘴,眼神的焦距涣散了,酒意又冲上头,让她混混沌沌的想睡觉。可是心情此刻太委屈,太生气,让她这样毫无意识的闹着。

    “我没有收到。”梁天辰较真。

    甜甜又扁嘴:“我明明有发,你这个骗子。”

    梁天辰立刻点头,“好好好,我收到了,你是跟同事聚会对吧。”

    “嗯嗯。”甜甜收住眼泪,眼皮下垂,点点头。

    “你也跟同事去夜总会了?”

    “嗯嗯。”

    “你见到我了?”梁天辰试探.

    甜甜脑海里闪过那一幕,内心的火焰又飙升了,冲着他喊:“见到了,我见到了那个公主可性感了呢,在你身上蹭着,别说多亲密了。”

    梁天辰苦涩浅笑,估计是被看到了那个女人跟他说话的一幕,顿了顿,梁天辰不但不着急,反而轻松的反问:“所以你生气了?”

    “我没有。”甜甜伸手摸上自己的眼袋,把剩下的泪痕全部擦干。

    “甜甜……纯粹公事,应酬而已。”

    甜甜也听不进去,呢喃着:“你这个骗子。”

    “甜甜,从听我说,你别睡……”梁天辰发现停了水之后,愤怒过后,说着说着,她就昏昏欲睡了。

    不能又用花洒去射她了。

    她现在醉醺醺的,一时清醒一时模糊,明天起来还得继续跟她解释一遍,要不然他这个骗子的行头就要被甜甜烙印在心底了。

    天辰把她从水里面捞出来,把湿透的衣服一件一件处理掉,是煎熬,而且全身燥热,非人的控制力把甜甜的头发吹干,身子清理干净,包着浴巾就抱出房间。

    梁天辰把甜甜放到床上,为他盖好被子后,梁天辰也进入卫生间洗澡。

    洗过冷水澡,才把身体的躁火给压下来。

    夜漫长,而寂寞。

    对于梁天辰来说,即便是老婆,也不能趁虚而入。

    次日,因为宿醉,甜甜睡到了中午才起床。坐在床上,整个人还混混沌沌的,脑袋很疼痛。

    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着,太阳升起来,高挂在正空,阳光射进房间,整个房间都暖暖的。

    房门突然被敲响。

    甜甜回了一句:“进来。”

    推开门,佣人阿姨进来,对着甜甜鞠躬:“少夫人午安。”

    “阿姨啊?什么事吗?”甜甜歪头看向佣人,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脑海里闪过一道信息,衣服是谁帮她穿的?梁天辰吗?

    佣人阿姨进来:“少夫人,我进来那些衣服去清洗的。”

    “好,你随便吧。”

    佣人进入卫生间,把篮筐拿出来,开始收拾脏衣服。

    因为职业习惯,每一件衣服,阿姨都会检查彻底,有没有残留什么重要东西在袋子里面,而破会了主人家的东西。

    卫生间里面的处理好,佣人出到房间,走到衣架上把梁天辰穿过的外套和领带拿下了,摸着各个袋子,把钱包和www.youfa8.com物品都拿出来,然后走向甜甜,“少夫人,大少的东西我放到床头柜上来。”

    甜甜歪头,看向佣人的动作:“好的,谢谢你阿姨。”

    “少夫人客气了。”佣人笑着放下东西,然后转身走向篮筐,拿着脏衣服准备要走。

    甜甜一撇而过,看到了跟钱包叠压在一起的是一个避孕套。

    她猛地一顿,愣了片刻,立刻转头看向佣人,惊慌的喊住:“阿姨,你等等。”

    阿姨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甜甜。

    甜甜快速掀开被子,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冲向佣人。

    她跑得佣人身边,把梁天辰的西装外套拿起来,放到鼻子下嗅了嗅。

    昨天闻过的清香再一次重现,有种同一种香水,而且十分浓郁。

    是有多亲密才把这么浓郁的清香沾到衣服上面?

    甜甜心脏紧紧扯着痛,握着衣服的手顿停在半空中,目光呆滞而愤怒,轻轻咬着下唇,伸手指着床头柜的东西傅,隐忍着一字一句问道:“那些东西都是从大少的衣袋里面拿出来的吗?”

    佣人回头,然后点点头。

    “少夫人,有点事情吗?”

    甜甜握着拳头,目光变得锋利,紧紧揪着那片套。

    “没事,出去吧。”

    佣人回应一句,便出去。

    迈着沉重的脚步,甜甜一步一步走向床头柜,把钱包上面的套拿起来,放在手里。

    她虽然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也没有用过,但是她清楚知道,这种东西是如何使用的,它的用途代表着背叛,代表着梁天辰是不折不扣的混蛋。

    甜甜仰头,心脏被哽塞得呼吸不顺畅,眼眶红润,手掌紧握着那片套,狠狠用力,恨不得攥碎它似的。

    想了片刻,甜甜转身把东西塞到包包里面,拿出自己的手机,给童夕打了个电话,因为今天周末,她现在只能求助童夕,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约了童夕后,就进入卫生间洗漱。

    十五分钟后,甜甜带着挂包气冲冲的出门。

    哒哒哒的脚步声冲下楼梯。

    梁静兰和梁天辰两人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各自看自己的平板。

    听到声音,两人歪头看向楼梯口的位置。

    梁天辰见到甜甜起了床,而且行色匆匆,立刻放下平板,站起来走过去。

    “甜甜,我们谈谈……”

    甜甜一声不吭,当做没有听到梁天辰的声音,态度冰冷,直径走向门口,梁天辰三步做一步走到甜甜身边,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可他刚刚碰触上甜甜的那一刻,只是0.01秒而已,甜甜愤怒得立刻抽出手,甩开了梁天辰的触碰,转头看向他,恼怒得低声一句:“不要碰我。”

    梁天辰的脸色沉了,身体僵直,蹙起剑眉望着甜甜。

    而在客厅沙发上坐着观看的梁静兰,此刻不由得捂嘴偷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