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65章 为什么要骗她?

正文 第165章 为什么要骗她?

    甜甜觉的不太可能,认真观察了一下领子上的红唇印。

    紧张的摸了摸,发现被自己搓着掉色了,真的是红唇……

    这一刻,甜甜心脏莫名的抽了一下,拿着衬衫放到鼻子下面嗅了嗅。

    衣服上一阵清香扑鼻而来,不是梁天辰的男性香水,而是那种特妖冶的浓香,是女人的香水味。

    握着衣服的手指微微颤抖着。

    此刻,甜甜觉的心脏被一堵石头压着,很是难受,呼吸变的不均匀了。

    此刻,浴室门被推开,甜甜收敛起怀疑的表情,然后快速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

    梁天辰围着浴巾出来,裸着上身走出来,手中还用毛巾擦拭着短发,眯着迷离的目光望向甜甜,时线定格在甜甜手中的衣服上。

    甜甜没有作声,梁天辰慵懒磁性的声音缓缓传来,“今天跟几个朋友出去了,喝的有点醉,衣服都乱放丢了,洗个澡才清醒点。”

    “哦!”甜甜应声,“没事,我来捡就好。”

    梁天辰露出淡淡的浅笑,很是欣慰,边擦着短发,边走向衣橱。

    甜甜心里压抑得难受,连心口都疼,实在忍不住上前一步,喊住:“天辰……”

    “嗯?”梁天辰回了头。

    甜甜欲言又止。

    “怎么了?”

    “那个……”甜甜在脑海里组织语言,底头看了看手中的衣服,紧紧的攥着衣角。

    “有什么事吗?”梁天辰紧张得放下擦拭的毛巾,望甜甜走进,甜甜慌得往后腿了一步,紧张的仰头凝望着他。

    男人的沐浴清香扑鼻而来。

    甜甜紧张得咽下口水,心理猜测,一定是自己多想了,在那些谈生意的地方,有点美女在场,难免会逢场作戏吧!

    “那个……你……是不是在夜总会那些美女多的地方谈生意?”

    梁天辰浅笑,继续拿起浴巾擦拭着短发,很是轻松的姿态,缓缓道:“别乱想,不是什么夜总会,是普通的饭店。没有女人,都是兄弟。”

    甜甜的心情更是落寞,对着梁天辰强颜欢笑。

    其实谈生意的事情,她可以理解的,为什么要瞒着她?

    既然梁天辰不想说,她便不再追问,把衣服放到篮筐里面。

    本来就没有吃晚饭,此刻连吃饼干的心情都没有了。

    夜。

    越来越深!

    甜甜洗了澡,拿着手机爬到床上,偷偷瞄了一眼坐着休闲沙发上面看书的梁天辰,男人一身休闲睡衣裤,很清爽。

    从男人清逸俊朗的脸容来看,不像是个花花公子,然而若有喜欢的女人,为何她说离婚他还不愿意,她生病了还对她那么的细心照顾,还会对韩向吃醋。

    这个男人应该不会出轨吧?

    沉思了片刻,甜甜的眼神变得深沉凝聚,梁天辰突然抬头,吓得甜甜一颤,碰撞上他清清淡淡的时线。

    时线相对视的那一刻,甜甜心脏被碰撞上似的,快速避开了眼神,慌忙躺下床,拉开被子把自己盖上,背对着梁天辰一动不动。

    梁天辰抿唇浅笑,合上书缓缓站起来,他双手插袋悠悠的走到旁边的壁柜上,翻阅了一下日历。

    十天了。

    离上一次发现甜甜来月事已经过去十天,应该很干净了吧?刚刚甜甜看他的眼神,是不是这个意思?

    梁天辰心底隐隐紧张,带着小许的激动,转身走向大床。

    他从一边缓缓爬到床,甜甜感觉到他上来的动作,肩膀不由得紧张缩了缩,双眼紧闭。

    梁天辰从甜甜的后面探身过来,瞄着她俏丽的容颜,因为两人已经有过第一次,既然以是夫妻,那顺其自然应该很正常吧!

    “甜甜?”梁天辰磁性的嗓音呢喃着,知道她在装睡,梁天辰伸手摸上她的肩膀,“睡了吗?”

    梁天辰的手触碰到她肩膀的时候,甜甜心里产生了一丝丝抵触,身体僵硬,冷冷地动了一下肩膀避开了梁天辰的触碰,然后把被子拉好盖上自己的肩膀,往床沿边上靠。

    梁天辰眉头紧皱,被避开的手僵住在半空中,心情不由得紧了一下。

    “甜甜,你……怎么了?”梁天辰呢喃细语地问道。

    甜甜没有反应。

    梁天辰深深吸了一口,放下手不去触碰她,试图打开她心扉,“是不是在公司受气了?”

    依然毫无动静。

    “我知道你没有睡。”梁天辰心情烦躁不安,明明昨晚上还很好的,前两天生病了,也是在他怀抱中睡着,又从他怀里醒来。

    今天上班了,竟然连碰一下肩膀都不让。

    “甜甜……”

    “我没事,我很累,就是想睡觉了。”甜甜低沉的声音呢喃着。

    “是不是生病还没有好?”说着,梁天辰的手摸上甜甜的额头,才刚刚碰触上,甜甜快速拉开他的手,显得排斥。

    “我真的没事。”

    梁天辰觉得她不对劲了,可是有说不上来是什么事情。

    他叹息一声,倒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再歪头看看甜甜的背影,心情沉得慌,一点睡意也没有。

    睁开眼一点睡意也没有。

    只想着今天的甜甜有点奇怪。

    甜甜也辗转难眠,一夜里没有办法入睡,心里总有些疙瘩,那香水味和唇印就像烙印一样印在她的脑海里。

    次日,甜甜一大早就起床上班了。

    跟梁天辰也没有半点互动,连早餐都没有吃,匆忙上班。

    办公室里,甜甜是第一次上班发呆,整个人不在状态,托着腮帮子,双目呆滞,没有焦距。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能刺痛她心脏的歌声。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甜甜猛得一颤,立刻回了神,歪头看向身侧,才发现阿美正在带着耳机唱歌,这午息时间,她还真有情调,一个人带着耳机,把好好的一首歌唱跑调了。

    听着阿美唱的歌词,甜甜心里一震一针的刺着疼。

    阿美歪头,看到甜甜一直盯着她,她快速拉下耳机,“别惊讶,我要唱歌才有灵感。”

    甜甜苦涩浅笑,点点头,“嗯嗯,你继续唱,很好听。”

    “谢谢!”阿美带上耳机看着自己的手稿,唱起了歌。

    甜甜对着白纸,一个图也画不出来,这一次的主题是耳环,带有初恋蕴意的耳环作品,对于甜甜,什么是初恋?

    她不知道!

    没有谈过恋爱就结婚了,跟梁天辰现在的阶段算什么?

    她也不知道。

    甜甜深深叹息一声,肩膀都踏下来,头往桌面压下,整个人颓下来。

    阿美见到甜甜如此焦心,又把耳机拉下来,皱眉头,“甜甜,你怎么了?”

    “没事。”趴在台上甜甜喃喃细语。

    阿美疑惑,此刻甜甜的手机信息声嘟嘟响起来。

    甜甜快速直起身子,看向手机,下一秒立刻拿起手机拉过来打开信息。

    结果是交手机卡月租的信息。

    心里竟然带着一丝丝失望。

    她在想什么?想梁天辰会给她发信息或者打电话吗?

    甜甜烦躁得捂住脸蛋,整个心都烦透了,夫妻之间应该信任对方的,即便他们没有爱情也是夫妻啊,可是她一直在怀疑……

    阿美:“甜甜,你到底怎么了,看起来很纠结呢,是不是有想心事?”

    甜甜再一次叹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歪头看向阿美,纠结了好片刻才问,“阿美,我没有试过初恋,我对耳环的设定理念没有想法,好烦。”

    “真的是这个?”

    甜甜点点头,“嗯,就这个。”

    “原来你单身啊?”阿美惊讶不已,声音有点大,把www.youfa8.com同事都吸引了目光,特别男同事,以为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定名花有主了,结果单身两字把男同事的注意力都吸引了。

    “我……”甜甜压低声音,“我不是单身……”

    她只是没有初恋而已,不代表单身,闪婚的老公,现阶段在培养感情,应该不算初恋吧?

    甜甜也分不清初恋是什么了。

    当然,她烦恼的不是作品的事情,而是梁天辰的衣服上为什么会有唇印,还有香水味到底是谁的。

    甜甜正迷茫的时候,头顶传来一道醇厚的男声,“甜妹子……晚上一起去聚会吧!”

    “啊?”甜甜仰头,错愕的看着声音的源头。

    越深正浅笑着,“聚会。”

    “聚会?”

    “我们二组一起去唱k,吃自助餐,当然少不了你……”

    “哦!好啊!”甜甜开心得咧开灿烂的笑容,同事聚会,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向往,可以开心得玩。

    激动过头的甜甜,拿起手机,第一时间就是给梁天辰发信息。

    天辰,我今天公司聚会,可能会晚归。

    甜甜打完这几个字,按发送的时候,越深突然探头过来,“在给老妈子发信息报备吗?”

    甜甜吓得把手机一压,盖在桌面上,尴尬的抬头看着越深,只是抿嘴笑笑,眯着眼眸,好想说一句:组长你这样不礼貌。

    可是只是笑笑,却没有说出口。

    越深:“好好工作,下班别跑太快了,一同出去。”

    甜甜点头。

    越深浅笑,转身离开。

    甜甜深呼吸,把手机拿起来,好像信息发送了,好像又没有发送,她真想打开锁看看,这时候总监出来,所有人都紧张得拉椅子站起来。

    总监:“来来来,开个紧急大会。”

    甜甜跟一众同事快速拿起笔和本子,跟着总监走向会议室。

    这一整天就开始忙到傍晚,甜甜兴高采烈的跟整个二组同事一起出去。

    冰城夜总会。

    这里是一家高档次的夜场。

    形形色色,美酒美女,唱k跳舞,休闲娱乐……

    二组在这里包了一间房,迷幻的七彩灯光闪烁,美食美酒,大家欢畅地对饮。

    二组长举杯,“来,今天不醉不归……明天好好休息……”

    “干啦……”所有人站起来起哄。

    甜甜也举着杯子浅笑。

    热闹的包间内,猜枚,唱歌,喝酒,聊天,大家都玩嗨了,喝得七七八八的也醉了,特别男同事,都给灌得差不多。

    甜甜饮酒少,都是跟一群女同事玩小游戏。

    越深突然摇晃着身体走来,往甜甜身边坐下,手中的酒杯不由得晃了一下,往甜甜的裙子上面洒了点酒。

    甜甜一闪,还是躲不过去,越深醉醺醺的不知道洒了酒,反而把酒杯伸向甜甜,“甜妹子,我们喝一杯。”

    甜甜拉来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裙子,一边手拿起茶几上的果汁,跟越深干杯,“谢谢深哥!”

    越深碰了一下,仰头喝完,甜甜喝完后说了声抱歉,连忙站起来,绕过越深走出去,边走变擦拭自己的裙子。

    因为她知道梁天辰给她安排的衣服都是很贵的,弄脏了洗不掉就可惜了。

    甜甜走出包间,走了好远一段长廊,才发现没有卫生间,她拉着一个服务员问,“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服务员恭敬地说:“每个包间都有卫生间的,如果包间卫生间被霸占,小姐可以走到尽头……”

    “谢谢!”甜甜觉得自己太low了。

    竟然不知道包间里面有卫生间……

    甜甜有种笑哭的感觉,连忙转身往回走,可速度过快,过急,刚好碰上一个旁边房间出来的男人。

    两人速度过快,又猛得刹住脚步,差点撞上后又是虚惊一场。

    甜甜深呼吸一口气,看向男人,“对不起,差点撞到你了。”

    男人见到甜甜,连门都忘记关了,浅笑着倜傥,“后遗憾,竟然没有被美女撞上。”

    甜甜尴尬一笑,眼角的余光瞄进了男人身后的包间。

    跟甜甜他们的包间不一样,里面包间的灯光是明亮的白色,没有歌声,没有喧哗,也没有杂乱,而是很清静的感觉。

    一眼望进去,映入甜甜眼帘里的是梁天辰,她错愕得一僵,整个人都蒙了。

    这么巧,梁天辰竟然也在这里,男人西装革履坐在沙发上,优雅从容,低着头,好像在认真聆听,而一个女人此刻贴着他侧身,把脸靠到他耳边上。

    从这个方向看进去行亲热。

    而且女人穿得也太性感了,露肩露大腿,还得露背……

    太性感啦吧?

    甜甜的眼神变得尖锐,完全忘记了面前的男人,男人发现甜甜的目光不对劲,立刻把门拉上,快速关起来。

    门关上的那一刻,甜甜才回过神,扬起浅笑冲着男人僵硬地笑了笑。

    “美女,有没有空……”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甜甜置之不理,走向自己的包间。

    甜甜边走边握拳,拳头握得狠劲有利,指骨泛白。

    心隐隐作痛,说不出来的难受,甜甜抿嘴忍着,眼眶红了,润了。

    越想越气!

    这种地方很多公主,开包间都是唱k跳舞喝酒和“点公主”。

    昨天晚上还骗她说什么正经的吃饭地方,没有女人。

    即便来这种地方谈生意,光明磊落又怕什么?干嘛要骗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