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0章 雨中深吻

    冷气压让整个车厢的气流变得压抑,空气也变得稀薄。

    甜甜别过头看向车窗外面,繁华大道上林立着宏伟的建筑物。

    早上还晴空万里,这一会儿工夫而已,天就沉了,感觉像要塌下来的感觉,太阳被乌云遮住了,整个大地被笼罩在暗沉的天气当中。

    原来这天说变就变,连人梁天辰都这样,出门的时候还温和热情,到了医院一趟,出来就变得阴冷淡漠,脸色比这天变得还要快。

    两人都沉默着。

    道路上停停走走,眼看就要下雨了,起风了,这道路竟然还塞了起来。

    甜甜觉得再这样下去,会闷死。

    忍不住又转脸对着旁边这个冷得渗人的男人问:“你还认为我跟韩大……”哥字不敢说出口,甜甜立刻转了字眼:“跟韩向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吗?”

    梁天辰锋利的目光看向前面,继续沉默着,不发一言一语。

    俊朗的侧脸棱角分明的冷,冷出新高度了。

    甜甜再好的脾气,也不想忍这个男人了,怎么可以这么无理取闹的呢?

    问他话也不说,但是又要拿韩向的事情来生气。

    她甜甜已经叫了韩向六年的韩大哥了,她的声音就是这么甜,这么温柔,那又怎样?

    这个男人简直是过分。

    难道跟异性朋友温柔一点,甜一点有错吗?要是她跟韩向有什么,现在也不会成为他梁天辰的老婆了。

    越想就越生气,甜甜深呼吸着气,紧紧握拳咬着下唇,顿了顿说道:“停车,我要下车。”

    梁天辰听到这句话,终于有了反应,浓密的剑眉轻轻皱起来,眉宇之间紧了一下,目光依旧沉冷,可没有理会甜甜的话。

    甜甜很是生气的把自己的安全带扯开,歪头看着梁天辰:“让我下车,停下来。”

    “把安全带系上,坐好。”男人的语气绝冷威严,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甜甜深呼吸,再这样下去,真的会窒息,跟这种冷漠的男人在一起,每一刻都觉得是煎熬。

    甜甜不顾他的意思,很是生气的低声说:“我要下车,立刻给我停下来。”

    带着命令的语气,一下子把梁天辰激怒。

    男人沙哑的语气压低了几分,“外面下雨,你下车要去哪里?”

    “不用你管,我要下车,停车……”

    梁天辰瞄着车窗外面的天气,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说什么他也不会停车的。

    甜甜见梁天辰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她气恼的伸手去拉车门,咔的一声传来,梁天辰的车发出了嘟嘟嘟嘟的警报,车门被拉开了。

    梁天辰吓得立刻打转方向盘,紧急踩上刹车,把车停在路边,可他的车子都还没有停稳,甜甜就已经开了门,下车后用力甩上车门。

    天,一片暗沉,乌云压得很低很低,小雨淋漓,微风吹来是刺骨的冷。

    可满肚子火气的甜甜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迈开脚步走上行人道,淋着小雨往地铁口走去。

    梁天辰停下车的第一反应就是拉开安全带,快速下车,追上甜甜的脚步。

    下雨的行人道人迹稀少,男梁天辰的大长腿三两步就追上了甜甜,一把扯住甜甜的手臂,把她拽了回来,面对着甜甜低声怒吼,“你疯了吗?你知道刚刚那远行为有多么危险吗?”

    甜甜仰望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小雨打在男人的发丝上,淋湿了他的五官,看起来是那么的高大冷艳,可又是那么的渗人。

    “放手,危险又怎样,我要下车你不让,我不想跟你一辆车回家。”

    “你闹够了吗?”梁天辰第一次这么紧张又生气,因为雨夹着北风,有点冷,他生气的语气带着几分担忧,“你这样拎淋雨会生病的,回到车上去。”

    甜甜挣扎着推他的手,“放手,我不要,我自己会回家,不用你管我。”

    “玥甜,你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是吧?”

    两人就这样在雨中,大街上,吵了起来。

    甜甜仰头,很是委屈地怒瞪着梁天辰,眼睛被毛毛雨打湿,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喉咙都辣的哽咽,“我不听话吗?我在梁家呆了两年多,忍了两年多,我什么时候不听话了,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你们两梁家的事情?我对你梁天辰也是这样了吧?你还说我对你不够温柔?你还想我怎样?我不敢去工作,不敢有好朋友,像个犯人一样过着,守妇道,敬家人,不惹事,你还想我怎样?”

    雨水越下越急,梁天辰俯视着甜甜眼眶那通红的目光,即便满是雨水,他也知道甜甜哭了。

    他的心也跟着急了,心房的最深处隐隐扯痛着。

    这两年来是他不好,是他的错,冷落了甜甜,误会了她人品,甚至让她过得如此委屈,被雨水淋湿的梁天辰也醒了,心底那股酸气也随之消失。

    梁天辰双手握住甜甜的手臂,轻轻往他身上拉,讨好的语气很是温柔,细声细气:“别生气了,我们上车再说好吗?雨越来越大了,你再淋下去会生病的。”

    “我不用你管。”甜甜气恼地推着他的胸膛,咬着下唇狠狠用力,“放开我,放开我,你是我见过最过分的人了,我什么也没有做,我跟韩向清清白白的,你凭什么说这样说我,凭什么怀疑我们……你放开我……”

    甜甜挣扎得很厉害,在路上拉拉扯扯的,她的声音带着哽咽,梁天辰在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生气的甜甜。

    他紧张得攥住甜甜双臂,把她的身子扯向自己,上身贴紧,梁天辰居高临下俯视着甜甜,带着怒气的嗓音也飚高了几个分贝,“是我不好行了吧?我道歉,我没有怀疑你,我知道你和航韩向是清白的,我承认我吃醋了,这样满意了吗?是我吃醋,是我的错,能不能不要再闹?”

    甜甜整个人蒙了,被吼得怀疑饿耳朵了,她没有听错吧?

    梁天辰承认他在吃醋?

    能吃醋,那是不是表示这个男人在意她?

    甜甜此刻的心脏颤抖得厉害,说不出来的紧张,愣着眼眸眨眨眼睛里面的水。

    男人迷离的深邃紧紧盯着她看,心脏起伏不定得厉害,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喘着气息。

    甜甜平静下来了,梁天辰才跟着平静,双手掌摸上甜甜的脸蛋,捧着她的脸,拇指擦拭掉她脸颊的水珠。

    此刻,甜甜的心颤抖得厉害,轻启唇想说什么来着,梁天辰突然把头压下来,瞬间吻上她的唇,长驱直入,疯狂而炙热的深吻。

    甜甜整个人蒙了,大眼睛眨眨,被打湿的睫毛上全是水滴,看着男人朦胧的俊脸。

    原本冰冷的身子,霎时间被男人拥入怀抱,紧紧搂着揉入胸膛,心也沸腾而狂跳。

    那么的措手不及,甜甜只是愣了数秒而已,手不由自主地掐着梁天辰的外套,紧握着不放。

    慢慢闭上眼睛,承受男人疯狂深吻。

    朦胧的烟雨中,站在行人道上,若无旁人地拥抱深吻的男女成了焦点,路过的旁人都不由得多看一眼,然后又匆匆离开。

    热情似火洋溢在细雨当中。

    雨蒙蒙,风萧萧,温柔总是在那么一瞬间触动心底的最美好。

    直到这个深吻结束,甜甜脑袋一片空白,被梁天辰牵着回到车子上。

    回了家,刚刚进屋,梁天辰和甜甜满身湿透,管家看到了也是一呆愣。

    甜甜上了搂,连忙上午泡热水澡,而梁天辰第一时间就是让管家去煮姜茶,让其把姜茶送上房间给少夫人。

    浴室内,甜甜泡在浴缸里面,温热的水让她全身心舒展开来。

    氤氲的热弥漫在甜甜身边,热水中,她露出白皙的肩膀,手掌在水里面缓缓出来,修细的指尖轻轻摸上自己的唇瓣,轻轻摩擦着。

    迷离的眼神看着前方,却没有了焦距,唇瓣上好像还残留着梁天辰的气息,让甜甜的心脏一直无法平静下来。

    空白的脑海里无法理解梁天辰的改变。

    吃醋?

    脑海里总是晕绕着这个信息。

    那个男人说他没有怀疑她,没有不相信她,而纯粹只是吃醋而已。

    吃醋又是一种层次的意思了。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这是不是就表示喜欢她了?还只是因为她的身份是梁天辰的老婆,因为关系层面上的原因而吃的醋?

    甜甜的心情异常复杂,不知道梁天辰所说的吃醋,到底是存在怎么样一种情愫,害得她现在的心情很乱。

    泡澡后,甜甜在浴室里面就吹干头发,穿着居家服推开门走出来,刚好见梁天辰已经换上休闲居家服,清爽宜人的坐在沙发上。

    “过来把姜茶喝了吧!梁天辰温柔的声音传来。

    甜甜愣着头脑走过去,她看起来很精神似的,脸蛋却闪过一抹绯红,略带着尴尬似的看向梁天辰,问:“你不用去洗洗吗?”

    梁天辰指着墙壁上的钟表,似笑非笑,“我已经在客房洗过,不过你看看你霸占了浴室多久?”

    甜甜回了头,望向墙壁上的钟表,应该连吹头发,在浴室呆了两个小时了,想到时间太久,甜甜不由得窘迫地低下头。

    梁天辰也没有介意她洗澡太久的意思,指着茶几上的碗,“姜茶都凉了,你快把姜茶喝了吧,以免感冒。”

    “哦!”

    甜甜立刻端起茶几上的茶,快速灌入肚子里。

    微辣而带着香甜的感觉在口腔蔓延开,喝到胃里暖暖的感觉,很好喝,甜甜一会就喝完姜茶,把碗放到茶几上。

    然后,就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合适了。

    甜甜不敢看梁天辰的眼睛,脑海里一直回放着雨中的一幕,光想想也能让脸颊一片红晕。

    梁天辰看着甜甜喝完姜茶,便站起来,端起盘子说:“你休息一会吧,吃饭的时候我再来叫你。”

    “嗯。”甜甜点点头。

    梁天辰拿着托盘转身,快到门口的时候蓦地停下脚步。

    甜甜望着男人的背影离开,突然又停了下来,她也变得紧张,他是不是还有什么要说的?

    结果梁天辰只是顿停了片刻,犹豫不决的拉开房门出去。

    甜甜回到床上,掀开被子爬上床睡觉。

    其实她不会太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身体软软的,没有什么力气。

    倒在床上后,甜甜很快就进入梦乡了。

    朦朦胧胧之中,她做了一个梦。

    梦中,梁天辰捉着她的手臂,怒瞪着她问:“你喜欢我还是喜欢韩向?”

    她在梦中,竟然回答不出来,就这样傻傻的看着梁天辰,他生气的一直在问,一直在问,声音洪亮而翩眇。

    “我谁都不喜欢。”无奈之下,她回了这样一句话。

    结果,梁天辰把她从阳台抛了出去。

    身体一直往下坠,往下坠,却永远都掉不着地。

    甜甜感觉到身体一直在飙汗,无力而朦胧,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她。

    “甜甜……甜甜你醒醒,甜甜……”

    疲惫的眼帘根本不听使唤,她想睁开眼睛看看谁在叫她,可是动了动眼皮,太累了就没有再动。

    听声音好像是梁天辰。

    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沉重。

    在书房里面工作了一个下午,准备上来叫甜甜一起下去吃晚餐的,可没有想到回到房间,发现甜甜睡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叫也叫不醒。

    梁天辰坐在床沿边上,伸手摸上她的额头,被甜甜滚烫的温度所吓倒。

    他拿起手机,快速拨通家庭医生的电话。

    给医生打了电话之后,又跑到卫生间拿出温毛巾,给甜甜擦拭着身上的汗水,她在梦里一直冒冷汗,盖着被子还在发冷。

    从来没有伺候过生病的人,梁天辰显得不知所措,他擦拭了甜甜的身子一遍,帮甜甜盖上被子,转身冲出房间,在栏杆上往下喊:“阿姨,找退烧药上来。”

    听到这声音,坐在客厅上等吃饭的梁静兰立刻转身,很是兴奋的问:“嫂子发烧了?”

    梁天辰完全不理会这个妹妹,倒是梁母脸色沉了下来,冲着梁静兰问:“你嫂子生病了,你很开心吗?”

    “那当然。”梁静兰毫不忌讳的,双手抱胸靠上沙发椅背上,“她那种黑心肠的女人,老天会收了她的。”

    “黑心肠?”梁父脸色骤变,把手中的平板甩到茶几上,很是不悦的瞪着梁静兰:“你说话注意一点,你哥要是听到了,有你好看的。”

    “听到就听到,我怕他干什么?”梁静兰冷着眼眸,嘴角抽了抽,不屑的瞥开眼。

    佣人在客厅找来了退烧药。

    上了楼。

    梁天辰接过佣人递来的药和水,快速走到床沿边上,抱着甜甜从床上坐起来,给她轻轻的喂上药。

    阿姨还在旁边看着,梁天辰边往甜甜的嘴巴里面放药,边说:“阿姨,你到外面等着,看医生什么时候过来,带他上来。”

    “是……”佣人转身离开房间。

    朦朦胧胧之中,甜甜觉得有东西往她嘴巴塞,她很是抗拒,不愿意吃。

    被折腾了好片刻,甜甜能感觉的有人把她放到床上,脸颊微微疼痛,好像脸蛋的腮帮子被男人的大手掐开了口。

    一粒东西放到嘴巴里,她不悦的发出抗拒的婴宁声:“嗯……”

    嘴巴突然被封住,软软的,凉冰冰的,像是唇的感觉,甜甜微微睁开迷离的眼眸,发现梁天辰的脸颊在眼前放大了很多倍。

    一股暖流从流入嘴巴,把她口中的药丸给冲入了喉咙里。

    药吃下后,甜甜才明白这个男人是在用嘴巴喂她吃药,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眼皮很沉重。

    然而,药已经吃下去了,这个男人不但没有放开她,而是温柔的吸,允着她,在她的唇上流连忘返。

    甜甜又沉沉的睡着,意识模糊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抱怨,这个男人连在她生病的时候,都要吻她,真的好过分哦。

    难道他就不怕感冒病毒被传染吗?

    总是睡睡醒醒的,朦胧之中感觉总是被梁天辰弄醒的,一会帮她擦身子,一会给她喂药吃。又给她换衣服似的。

    感觉一夜,再温柔的怀抱中躺,安心的睡着。

    _

    富丽堂皇的客厅里。

    穆纷飞依然不变的帅气,黑色皮衣皮裤,站姿笔直,冷艳的美貌让人看得生畏惧。

    穆纪元在坐沙发上,叠着腿,看着手中的礼物盒,目光阴冷邪恶。

    他垂下眼眸不看穆纷飞,呢喃细语所,“纷飞啊,我给了你这么多时间,让你处理掉曾丹,你却迟迟不动手,你想闹哪样?”

    穆纷飞沉默着一言不发。

    穆纪元拿起桌面上的小礼品盒,递到穆纷飞面前,“拿着。”

    穆纷飞立刻接过小礼品,蹙眉问道个,“什么?”

    粉色的小盒子,很是可爱,上面还有一个蝴蝶结,用礼品纸打包着很精致。

    穆纪元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冷笑,入地狱般那么鬼魅渗人。

    “你把曾丹偷偷约出来,注意不要让人知道是你约的,约到隐蔽的地方,把这份礼物送给他,里面装着三颗巧克力,你可以用甜言蜜语,或者表白之类的话语,哄他吃下去,记得包装要给我处理。”

    穆纷飞脸色瞬间煞白,错愕地看着穆纪元,原本清冷的目光,瞬间蒙上一沉无法消失恐惧。

    是要她用感情去毒杀曾丹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