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59章 她比我更加主动

正文 第159章 她比我更加主动

    童夕并没有大碍,但为了安全起见,傅睿君非得让她做了全身检查,本来中午可以出院的,结果在医院等检查报告。

    童夕让傅睿君远离她一米远,可是这个男人一句做不到。便强势的守在她身边。

    在医院陪着童夕的时候,韩向打电话来找傅睿君。

    童夕知道他忙,看着他很是认真的说:“你去忙吧,不要在这里看着我,这样有甜甜还有她老公呢。”

    傅睿君不放心,坐在她床沿边上,很是内疚的看着她手中的伤,心里隐隐的疼,该死的一想到这个伤是他的所作所为,就恨不得抽自己嘴巴,语气很是坚定:“我哪里也不会去,你手腕伤是我弄的,我不忍心……”

    “我没事……”童夕抬起手腕,甩了甩。很是轻松的动作,动起来也不会疼。

    傅睿君一把握住她的手臂,目光严厉了几分:“别乱动你的手。”

    童夕看到傅睿君又碰她的手臂,连忙推开他:“你别碰我,保持不了一米远,就要做到不要碰我。”

    “夕夕,你……”傅睿君眉头紧皱,一脸不悦:“这就是对我的惩罚?”

    夕夕勾起嘴角,浅笑着摇摇头,大眼睛眨了一下,压低声音说:“睿君,夏天到了,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不要限制我的穿衣方式好吗?那些超短裤超短裙还有露背露肩的衣服都让我穿好吗?”

    “不可以。”男人的脸色是严肃的,毫无商量余地。

    童夕握拳,仰头对视着他,“那好,你刚刚说的话还记得吗?让我有自由的穿衣权利,或者你不准碰我,你二选一吧。”

    傅睿君:“两样都不行。”

    童夕:“傅睿君,你好过分。”

    傅睿君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露出一道:你奈我何?的脸色。

    甜甜和梁天辰在边上看着这对夫妻,两人都显得有些蒙,看似傅睿君更爱童夕,可是童夕却被傅睿君吃得死死的,连自由权都没有。

    童夕咬着牙,一字一句:“你都把我手打骨折了,现在还这么霸道?刚刚谁说的?除了远离一米远,什么变答应我的。”

    “好,我选二……”

    此话一出,梁天辰蒙了。

    真心想竖起个大拇指给傅睿君,竟然选择不碰自己老婆,也不愿意她穿着清凉装过夏天。

    要是换成他,做不到不碰自己老婆。

    虽然,只有过一次,可是已经上瘾。

    童夕听到这话,不但没有高兴,反而很不爽的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假寐着。

    童夕本来想打个小心思,让傅睿君同意她穿得清凉一点,她才二十几岁,大夏天的穿得老气保守,穿条裙子害得过膝盖,穿件衣服还不能露勾露背,她这么好的身材,跟性感绝缘了。

    傅睿君倒是优哉游哉的走到沙发上,跟梁天辰聊了起来。

    甜甜到床沿边上陪着童夕,甜甜很是疑惑的问:“夕夕,你老公占有欲这么强的吗?穿性感一点都不可以?”

    童夕瞥了一眼傅睿君,鼓着腮帮子:“可以,但只能在房间穿,穿着他一个人看,要是穿性感一点出去,他很不得拿窗帘布给我盖上呢。”

    甜甜低头珉笑,觉得这样也挺好,表示傅睿君真的很爱童夕,无论是身心都那么的紧张。

    不像她……

    甜甜很是无奈的瞄了一眼梁天辰,心情变得沉重,不知道这个男人心底在想些什么的。

    沙发上的两人男人坐得优雅慵懒,很是随性。

    傅睿君看起来没有半点担忧,轻松自在的姿态,梁天辰忍不住低声问道:“我真的佩服你会选二,看来你定力挺好的。”

    傅睿君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很是得意的低声说:“我定力好不好无所谓,重要的是我老婆她定力不好……”

    “嗯?”梁天辰错愕的倾身过去:“你的意思是?”

    “我不碰她,不代表她不来碰我,用点小技巧,她比我更加主动。”

    这话说得梁天辰心花怒放的,连忙靠近,磁性的声音压得更低,跟傅睿君讨经验:“怎么做到的?”

    傅睿君望着梁天辰紧张的眼神,像个求学的三好学生,他看了看甜甜,再看向梁天辰,“你要摸清你老婆的性格啊,你连她的性格都掌握不好,不可能做到。”

    梁天辰苦涩浅笑。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敲响。

    “请进。”傅睿君回了一句,大家都看向门口处。

    门推开的那一刻,进来的是韩向,他匆匆而来,一身个性的休闲衣,十分帅气,俊脸有点着急的神色。

    “向,你来了。”傅睿君站起来,走过去迎接,因为韩向打电话找他有事,可他现在无法放下心离开童夕身边,所以把韩向叫来了。

    “韩大哥……”甜甜见到韩向进来,很客气的站起来,跟他打招呼。

    韩向听到声音,看过去便见到甜甜,严峻的脸颊立刻变得温和,语气温柔,眼神锁定在甜甜的脸颊上,“甜甜,你也在这里啊,真的好巧。”

    甜甜回应他一个浅笑,百媚娇态的微笑让韩向看得有些发愣。

    “嗯,我过来看小夕的。”

    坐在一旁的梁天辰见到韩向,第一反应就是脸色黑了。

    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沉默地看着甜甜和韩向的互动,心里揪着紧,泛滥成灾的酸涩让他冷气场不断飙升。

    韩向也没有注意到甜甜的老公在这里,目光控制不止就是锁定在甜甜身上,语气跟他一个大老粗的形象很不相符的温柔,“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不用,我今天请了一天的假。”

    “哦,那设计师的工作还好吗?”韩向不由自主的靠近两步。

    而这时候,梁天辰才发现自己不知道甜甜做什么工作,知道她找到了工作,在上班而已,然而韩向却知道,这让他倍感挫败。

    “还好。”甜甜也只是客气的回了一句。

    这时候,韩向还想跟甜甜攀谈,傅睿君很及时地伸手,搭上韩向的肩膀,“向,我们出去谈吧。”

    韩向才反应过来,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傅睿君,便立刻严肃起来,二话不说,转身并肩傅睿君离开房间。

    韩向离开之时,甜甜抬眸一瞬间,突然碰上一倒冷若冰霜的目光。她心脏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快速避开了梁天辰那渗人的目光。

    深邃是吓人的冷,呆着丝丝愤怒的气场,让甜甜显得紧张,不由得心想:这个男人到底怎么了?

    长廊外面。

    韩向双手插袋,并肩着傅睿君站在露台外面。

    “睿君,刚刚收到同事的告知,穆纪元入境了。”

    傅睿君眉头不由得蹙起,疑惑着问,“一个人?”

    “跟他妹妹,穆纷飞。”

    “阿姆呢?”

    “没有这个男人的信息,他现在可是我国的通缉犯,杀死薛曼丽一案,你和他都还是嫌疑,捉住他才能确保真相,当然,他是杀手,你的口供可信度比他的强,但是现在根本捉不到他。”

    韩向脸色异常难看,歪头对着傅睿君问:“穆纪元过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嗯。”傅睿君也认同,因为现在童夕是他的老婆了,穆纪元不会明着犯法去抢他老婆的,至于他过来是什么事情,傅睿君现在还没有办法摸清楚。

    “我过来就是告诉你,让你小心一点。”

    傅睿君拍拍他的肩膀,“谢谢了。”

    韩向从袋子里面拿出一个u盘递给傅睿君,“这里有当然童夕她爸爸的案件,还有被穆纪元杀害的人的案件资料,你拿回去看看,这些都是证据不足的,没有办法逮捕穆纪元。”

    傅睿君接过韩向的u盘,缓缓放入裤袋里面。

    阳光下的俊脸沉得一塌糊涂,对于穆纪元,他是恨之入骨,明天还要处理顾家的葬礼,虽然傅家还有很多人在照料着姑妈一家的身后事,但他昨晚亲人也要带着一家人出席殡葬典礼。

    至于穆纪元,不把他绳之于法,他傅睿君这一辈子都不会好过的。

    韩向歪头,又看向连病房内,问道:“甜甜怎么也过来了?你不是说你老婆小伤,可以出院了吗?”

    “嗯。”说道童夕,傅睿君又忍不住笑了笑,语气异常宠溺:“夕夕她找不到娘家的人告状,只好跟她闺蜜告状了,甜甜担心就过来了。”

    韩向也笑了笑,觉得也对,一个没有娘家人的女人,在夫家受到欺负,心里不开心总是希望有人倾诉一下,而甜甜就是童夕现在唯一的“娘家人”。

    “我进去……”韩向还想说进去看看童夕,傅睿君立刻拉住韩向的手臂,提醒的说了一句,“梁天辰也在。”

    韩向一顿,僵住了脚步,脸色显得发愣,片刻后反应过来,挤着尴尬的浅笑,“哦,我刚刚没有注意呢,原来甜甜的老公也在,那应该进去打声招呼的。”

    傅睿君沉默着不说话,双手插袋看着韩向。

    韩向显得紧张,也许是心虚,自言自语的说,语速也略快的解释:“不过我等会还有急事,就不进去了,等下去有机会见到再好好聚一下。”

    “嗯。”傅睿君点头。

    看得出来韩向是喜欢天天的,但也看得出来他只是单纯的喜欢,没有半点非分之想,毕竟韩向认识甜甜也有五六年了。

    “我先走了。”韩向显得紧急,说完就迈开脚步离开。

    中午时分。

    甜甜跟童夕道别后,就跟着梁天辰离开医院。

    出了医院,梁天辰像变了脸似的,一路上的气场都能冷得冻死人。

    狭窄的车厢里,甜甜偷偷瞄着梁天辰,发现他不单单是冷着脸这么简单,而周身弥漫着一股愤怒的冷气场,让甜甜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甜甜觉得是韩向来了之后,他才变成这样的。

    在车里,甜甜觉得空气都没了,呼吸不上来似的,心脏闷得难受,沉了好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天辰,你怎么了?”

    梁天辰继续冷着不说话,看着前面的道路认真开车。

    “是不是因为韩大哥……”

    甜甜的话还没有说完,梁天辰听到这个称呼,就像被刺到是的,冷冷的声音喷出来:“别在我面前提你的韩大哥。”

    她的韩大哥?

    这话听得怎么如此别扭。

    甜甜不悦的看向他,“你怎么这样说话,韩大哥怎么是我的呢,你……”

    “够了,玥甜。”梁天辰突然怒吼一句,把方向盘打转,快速刹车。

    甜甜受到惯性似的往前撞上,还没有碰到车头位置,又被安全带扯了回来,这来回一扯,把身子都勒疼。

    受到惊吓似的脸色煞白,错愕的看向梁天辰。

    “你干什么要急刹车?”

    梁天辰烦躁的扯着领带,看向前面的目光冷冽如霜,整个车厢笼罩着一沉无法消散的阴霾。

    甜甜等着梁天辰的回答,可是男人除了生气,什么也不说。

    猜透不了他的心思,甜甜很生气,可是还隐忍着,温和的问:“你是不是因为我跟韩大哥多说了几句话,就这样了?”

    “开口闭口句句韩大哥,这么温柔叫着韩大哥,你跟他是有多相亲相爱?”梁天辰口不择言的歪头,带着愤怒的目光看向甜甜。

    甜甜咬着下唇,气得五脏六腑都翻滚,她甜甜忍耐心很好,脾气也不错,可是这样无理取闹的指控,她是忍无可忍了,“好,我叫他韩向总可以了吧?”

    梁天辰不依不饶,“也不见你这么温柔的跟我说过话,叫别的男人倒是挺温柔的。”

    甜甜一咬牙,拳头紧握,“梁天辰,你别太过分了,我哪里就没有对你温柔了……我跟韩向只是普通朋友,你不觉得你这样像在乱吃醋吗?”

    此话说出来,梁天辰顿住,没了反应也不解释,更不否认。

    而甜甜也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男人不否认,是真的在吃醋吗?

    四目相对,两人的目光都变得深沉,眼波流转之间,梁天辰的眼神变得变得闪烁,转了头看向前面,烦躁地扯着领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