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57章 这一家被灭门了

正文 第157章 这一家被灭门了

    在众多人之中,若琳也一眼就认出了甜甜来。

    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中蕴含着高深而纠结的目光。

    若琳一直保持着很好的态度和微笑。

    刘姐很是客气的立刻上前拍马屁:“若大小姐,幸会啊,我是一组长刘姐,很高兴……”

    若琳很是客气的打断了刘姐的话:“刘组长你好,叫我若琳就好,不用叫什么大小姐,我这次过来不是当你们领导的,是当你们下属的。”

    所有人都蒙圈了,面面相觑,沉默着一言不发,大家把目光看向了总监大人。

    总监推推眼镜,浅笑着说,“大家也不要太过拘束,我们总裁的千金小姐今天过来,不是考察大家的工作,也不是过来监督的,总裁大人把若琳小姐支配过来,是跟在座各位学习的。”

    若琳珉笑,接着说:“我是在国外读珠宝设计的,一直都没有把自己的学习运用到工作上,而这一次受家父的要求,过来永恒跟各位鼎鼎大名的设计师学习,家父让我做出成绩才给我继承这家公司。”

    若琳捂着胸前,轻轻鞠躬,很是客气的说,“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我会从最基础的普通级设计师做起。”

    一番话让大家都愣呆了。

    总监也立刻补充,“其实总裁有特别吩咐,若琳小姐过来这里,一定要保密其身份从基层做起。”

    “但是……大家也知道这行业的竞争是多么严峻,我是怕若琳小姐过来受到大家的排挤,学不到东西还浪费了若琳小姐的时间,也同时让你们很有可能的陷入了大坑里,得罪了我们未来的接班人,而丢了工作,所以在这里很负责任的跟大家介绍了若琳小姐,同时希望你们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把若琳小姐看成一个值得栽培的新人就好。”

    总监的意思很明确了,大家不由得挤着僵硬的微笑,很是无奈,也在心里讽刺,但更多的是讨好的笑容,瞬间掌声一片。

    刘姐:“欢迎若琳。”

    “谢谢,谢谢……”

    总监对若琳接受另一位组长:“这是二组长,越深。”

    越深年纪大了,三十出头,一头深黑长发束在脑袋后面,个性而时尚,健硕的身材配搭着黑色皮衣,身上的饰品把他衬托出时尚达人的感觉,男人似笑非笑地对着若琳浅笑:“你好,我是二组长越深。”

    若琳点头,上下打量着越深一番,眉头轻轻一挑,露出一抹不屑和轻蔑,但只是一闪而过,很快恢复了谦和的脸色。

    “你好。”

    总监:“若琳小姐,你就跟二组长吧,他可是……”

    总监的话还没有说完,若琳立刻打断:“我还是跟一组长吧。”

    “这……好吧……”总监赔笑,本想着介绍一位有名气的首席设计师给若琳,可是人家不领情,越深也无所谓的浅笑。

    鼓掌声又响起来,甜甜沉着脸,诺诺的拍着手掌,心情很是沉重。

    这家公司是若琳的父亲开的?

    那她是不是应该离开?

    可是离开了,她又去哪里找到这么有名气的珠宝设计企业上班?

    甜甜不愿意半途而废,她来这里是求知识的,不是求气,学到的东西和经验是自己的,只要她不去惹这个女人就好。

    若琳是以最基层的员工入职,但一进来就比甜甜高一级,因为若琳是正式员工,而甜甜还是实习生。

    甜甜本以为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接下来的两天,很是奇怪,若琳根本把她当成透明了似的,在公司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交集,两人见了面也是擦肩而过,让甜甜很疑惑。

    有时间,她会想,或许是自己太过于多心了。

    若琳跟她在梁家闹过矛盾,难道若琳是公私分明的女人?,没有在公司里面玩针对?

    还有一个原因,若琳在公司里面表现得十分乖巧,做人做事十分谦卑,虚心学习,对大家很有礼貌,很快就赢得所有人的喜欢和认可。

    而且若琳也是一个很能吃苦的女人,工作起来特别的认真。

    在公司里面,甜甜又认识了另一个若琳,感觉跟之前她看到的那个女人不太一样,直到若琳来公司第三天,甜甜才听到有人在茶水间里面说八卦。

    “听说,老总裁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而且都不是同一个妈生出来的,若琳最小。”

    “对对,我也听说了,总裁的事业也就只有永恒做得最辉煌,而在国外的酒店生意很惨淡,根本没有办法支持了,现在只有国内的珠宝生意做得最好”

    “这么多兄弟姐妹,抢这么丁点财产,看来情况不容乐观啊。”

    “而且老总裁是个十分强势的男人,对于继承他的事业的人,如果没有能力是绝对胜任不了。”

    “难怪一个千金小姐会到这里来,还唯唯诺诺如此谦卑,看来是不敢出现些许差错,要不然就功亏一篑了。得不偿失啊!”

    “当然,她要是敢过来耀武扬威,传到老总裁的耳朵里,她连在永恒上班的机会都没有,更没有资格继承永恒了。你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挺厉害的,在国外修了好多学位,学历很牛,可是为了继承永恒,还特意去学了珠宝设计,我看了她的手稿,感觉很一般。”

    “长这么漂亮,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不就行,干嘛还跟哥哥们抢财产。”

    “我也很漂亮啊,可为什么没钱人就看上我?因为,这个社会漂亮的女人实在的太多了,想要漂亮还不容易?进一趟整容医院,出来就貌美如花了,所以说不是漂亮了就一定能嫁得好。”

    “所以有好男人,就一定要牢牢捉住,不要让他给跑了。”

    “……”

    甜甜从茶水间听到了这些传言,虽然真实性有待证实,但是很明显的是,她终于明白到若琳为什么对她视而不见,如同陌生了。

    因为若琳比她更加害怕在永恒出现丝毫差错。

    -

    半山腰别墅。

    傅睿君的车刚刚行驶入花园内,童夕还没有下车,就听到了果果的声音,小身子像一只狂奔的小野马,从大门直冲出来,张开双臂,大喊着:“妈妈……妈妈……”

    车子刚刚停下来,童夕立刻拉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冲向果果,蹲下身张开双臂把果果拥抱起来。

    重逢的画面都是感人的,抱着果果的小身子,童夕眼眶里的泪珠滚动。

    果果小手圈着童夕的脖子,扁嘴哭了起来:“我还以为妈妈不要我了呢,妈妈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家看果果呢?”

    “果果乖,妈妈怎么会不要我们的果果呢?”童夕摸着果果的后脑勺,轻轻抚摸着。

    春姨走来,含着浅笑,低头看着果果和童夕,在童夕仰眸看她的时候,春姨也很是客气的跟童夕打招呼:“童小姐,你回来啦。”

    “是的,春姨,这段时间真的太感激你了。”童夕轻轻推开果果的肩膀,帮他擦掉眼泪,站起来,面向春姨,很是感激的对从春姨鞠躬,“真的谢谢你对果果的照顾。”

    春姨急忙去傅童夕,“童小姐不用跟我道谢的,这是我应该做的,傅先生给我很高的工资,都是我应该的。”

    工资起其次,但是春姨对果果的真心付出和无微不至的关心爱护,是钱买不到的。

    童夕珉唇浅笑,然后弯腰把果果抱起来,四岁的孩子还想个娃娃似的,被童夕抱住后,他就习惯性的把头靠在童夕的胸脯之上压着,头抵在肩膀上,很安心舒适的闭上眼睛,重新感受到在妈妈胸膛上的温柔。

    傅睿君把车停到车库里面,跟着出来,一家人开心的走向大屋。

    “来,爸爸抱一下。”傅睿君把手伸向果果。

    果果立刻摇头,双手紧紧搂着童夕的脖子:“不要,我要妈妈抱。”

    太久没有见到妈妈了,果果像个树懒考拉,一直抱着童夕,窝在她的怀抱里面,不肯下来。

    傅睿君也很久没有见到果果,可是果果只有妈妈,对爸爸的不屑,让他很是无奈。

    回到家里的感觉真好,童夕重新感觉的生命又恢复的新鲜的血液,而这一次进到这个家,她是以傅睿君就的老婆这个身份住进来的。

    客厅沙发上,童夕坐下来后,果果就一直窝在她的大腿上,把头贴在她的胸膛上,抱住她的怀抱,闭上眼睛一刻也不要离开。

    傅睿君在童夕身边坐下来,叠起腿,双手摊开在椅背上,歪头看着果果,呢喃道:“果果,爸爸也好久没有见你了,你都不想爸爸吗?”

    “想。”果果立刻回答。

    傅睿君再一次伸手:“拿过来让爸爸抱一下。”

    果果挑起一边眉头,瞄了傅睿君一眼,带着一丝嫌弃:“男孩跟男孩抱抱没意思,你又不像妈妈这样软软的,香香的。抱着不舒服。”

    傅睿君顿时目瞪口呆,看着果果瞬间被打击到,过了好片刻才反应过来说:“你这是占你妈妈的便宜。”

    “便宜是什么意思?”果果疑惑。

    “便宜就是你现在抱的妈妈是我的,你不能乱抱。”

    果果嘟着嘴,不悦地说:“妈妈本来就是我的,一直都是我的。”

    “你这小子,年纪轻轻这么好色,长大还得了?”傅睿君带着丝丝严厉之色。

    果果对他挤鼻子瞪眼的,吐了一下舌头,又窝回童夕的身上。

    童夕被这父子两逗笑了,歪头对着傅睿君说,“好了,别跟儿子计较这这么的,俗语说得好,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也挺……”

    色字不敢说出口,童夕怕傅睿君会发飙,一言不合就让她体现是叫……色……

    傅睿君挑眉,等着童夕说出最后一个词。

    然而,她也不敢说,又避开了傅睿君邪魅的眼神,四处扫看着,发现家里一点也没有变,便换了话题:“我没有在的时间里面,你表妹有没有来找你?”

    童夕猜透了顾小雪一定会上来找傅睿君,想趁虚而入的。

    傅睿君也没有打算隐瞒,平静的说了一句:“刚开始经常来,让我打发走了。”

    童夕摸着果果的头,温柔的抚摸着,望向傅睿君的眼神是狐疑的,“顾小雪有这么容易打发吗?你是怎么找到的?”

    傅睿君一边手撑着头,侧身看着童夕和果果,心情愉悦的说:“几句话就打发走了,后面应该不敢再来了,小雪虽然对我很好,但是自尊心也很强,不会死皮赖脸地缠着我的,何况小雪跟你不一样,你的脸皮无敌厚,怎么说都磨灭不了你的斗志,小雪她玻璃心,受不了。”

    童夕当然知道他只在讲以前,以前的她,的确死皮赖脸的不肯离婚,那时候脸皮的确厚,自尊心也是百毒不侵了。

    竟然把自己老婆说成厚脸皮,还跟顾小雪做比较,把她比喻的这么差劲?

    童夕很是不爽,冲着他白了一眼,冷着脸抱着果果起来,冲冲的语气说道:“果果,妈妈跟你回房间,妈妈有好多话要跟你说,不要死皮赖脸的耗在这里了。”

    说着完,童夕就抱着果果上楼,傅睿君听出了童夕话里面的醋意,歪头看着童夕的背影,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邪魅的浅笑。

    回国的日子,傅睿君又开始忙碌起来。

    企业的事情堆积如山。

    连日来,傅睿君也是工作到很晚才回家。

    正在办公室忙碌的傅睿君,突然收到了韩向的电话。

    “睿君,李乐在监狱里面被毒杀了。”

    傅睿君脸色骤变,下一秒立刻放下手中的笔,紧张得站起来,拿起自己的西装,冲向办公室门口,才回来帝国几天而已,穆纪元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傅睿君边说边走出去,“韩向,快去顾强家。”

    “怎么了?”

    “顾强,有危险。”

    韩向立刻反应过来,李乐在监狱都能被杀,那顾强的人身安全的确令人担忧,因为当年的案件,顾强是最后一个证人了。顾强一死,再也没有人指正穆纪元,没有人能为童夕的爸爸洗脱冤屈了。

    跟韩向中断了电话。

    傅睿君下了公司,来到自己的车前面,快速开门上车,上了车他很快的拨通顾小雪的手机。

    傅睿君踩上油门,快速行驶在大马路上,而手机一直在响,一直在响却没有人接听。

    傅睿君的心越来越着急,越来越不安。

    他又拨打了姑姑傅红的手机,同样的没有人接听。

    这一路上,傅睿君狂飙着车。

    傅睿君的车来到开顾家别墅门口,大铁门外停着几辆警车,拉起了警戒线,傅睿君刚刚下车,手机电话来了,他低头看了一下屏幕,是韩向打来的。他又仰头看向里面,发现韩向正单手叉腰,站在花园里面,在阳光低下打电话。

    傅睿君把电话拒绝了,冲过去喊,“向……发生什么事了?”

    来到警戒线面前,守门的警察一把将他拦截下来,韩向歪头,发现傅睿君走来,他立刻放下手机,急忙冲出来。

    韩向跟同僚打了招呼,拉开警戒线,让傅睿君进去。

    傅睿君一颗心悬挂在心脏上。

    看到这种阵容,就知道出事了,脸色异常难看,望着别墅大门,那到处都是法医和警察,大家都在勘察现场。

    韩向愤怒而感慨,双手叉腰,微喘着说“灭门了,一加三口,无一幸免。”

    此话一出,傅睿君的脚步猛地刹住,心脏隐隐扯痛了一下,没有进去的勇气了。顾强该死,可是他姑姑和顾小雪是无辜的。

    亲人的遇害,让他在那瞬间悲凉伤痛,脸色骤变,黯然失色,不由得攥紧拳头,咬牙切齿愤恨穆纪元的心狠手辣。

    韩向也跟着停下脚步,接着说:“李乐在早上发现死亡的,是被投毒而死,毒液是从厨房食物运输部门偷偷运进来,投毒的事务已经犯控制起来,可他也什么都不知道,只运输食材部门有一个临时警员让他投毒,事后会有一大笔钱给到他的父母安享晚年。”

    傅睿君的气息越来越急乱,一边手撑着腰,一边手扶额,愤怒得无法发泄,转了身背对着韩向,深呼吸后再深呼吸,然后又转回来,一字一句问:“能捉住哪个食物运输部门的临时警员吗?

    “正在通缉。”

    “那我姑姑一家呢,到底什么情况?”傅睿君不想进去看那些亲人的尸体,他怕受不了这个打击。

    “法医在做收集证据呢,是枪杀,顾强身中数枪,顾小雪和傅红也各种一枪倒在血泊当中,对方打的都是心脏上,很准很致命,回天乏术了。

    “作案时间知道吗?”

    “推算是昨天凌晨深夜,没有任何人听到枪声和挣扎吵闹声,枪法很赚,。”

    傅睿君走到花园的道路边上,狠狠地踢了一下地面的花枝,怒骂一句:“shit。”

    “会不会是穆纪元干的好事?”韩向猜测着。

    傅睿君毫不犹豫,脱口而出:“除了他还能有谁,这个混蛋,我傅睿君一定要亲手送他进监狱。”

    先是他的爷爷和他妹妹傅若莹,再是伤害了童夕和杀了他的孩子,现在还灭了他姑姑一家,这个仇恨比海深,比火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