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55章 心里甜甜的

正文 第155章 心里甜甜的

    穆纪元脸色铁青,但还是十分不愿意叫童夕为傅夫人,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傅睿君已经把童夕给娶了。

    而他做了这么多事情,兜兜转转的回到了原点。

    “童小姐……”穆纪元称呼童夕一句童小姐后,嘴角轻轻抽搐一下,似笑非笑的苦涩,望着童夕的目光变得幽深消沉。

    傅睿君优雅地靠在椅背上,指尖摸上自己的下巴,眯着眼思考着,而对于穆纪元赤裸大胆的目光,他很是不悦的问:“穆先生今天过来是找我谈生意还是过来看我老婆的?”

    穆纪元毫不忌讳:“两样都有。”

    说完这句话,穆纪元脸色变的严峻,看向傅睿君,“不过我更多的是来看大……”姐字还没有说出来,穆纪元立刻改口,“童小姐的,我很担心她的身体健康。”

    “我老婆现在没有被人软禁,所以身体很好。”傅睿君浅笑着,轻描淡写的说出我老婆,穆纪元的脸色越来越差。

    看着童夕就坐在傅睿君身边,两人以夫妻相称,夫唱妇随的,穆纪元感觉心脏快要受不了,气得脸色骤变,气焰飙升。

    而已,穆纪元不想在说话了,已经看到童夕气色红晕,而且也长胖了些许,脸蛋是红粉绯绯的滋润。

    虽然他一心想得到童夕,可是总感觉童夕在傅睿君身边,才会有好气色好心情。那些隐藏不了的笑容很好的说明她现在很幸福。

    可是这些并不能让他心死,而是跟加激起他的占有欲,因为他觉得这一切应该由他来做,童夕的幸福只有他才有资格给予。

    穆纪元将面前的资料甩到傅睿君前面,啪的一声,傅睿君快速用手一压,对视穆纪元的目光也是异常的冷冽。

    四目对视,不分上下的较量,傅睿君缓缓拿起手机,打开瞄了一眼上面的文件,看着看着不由得从鼻腔发出一声冷笑,自嘲着说:“我的小企业算那根葱,竟然会吸引到穆先生入股投资?”

    穆纪元凝望着童夕:“这是我对大小姐的支持。入股有我一夕的加入,你的企业在这里,可是更上一层楼。”

    傅睿君眯着眼眸,嘴角露出那嘲笑似的弧度,看着穆纪元,觉得他的大义都是做戏给童夕看,可这个男人根本不知道,童夕心里早早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人,做了什么龌龊的事情,只是他还蒙在鼓里,一心在童夕面前做戏,还幻想着他依然是童夕心目中那个不可取代的纪元哥。

    傅睿君还没有说话,童夕倒是说了一句:“谢谢穆先生对我老公公司的支持,不过不牢你费心了,等官司开庭,我把一夕拿回来之后,会把一夕全部交由我老公处理,你不用多此一举。”

    穆纪元气得猛站起来,双手撑着桌面,倾身怒吼:“你说什么,一夕交给傅睿君?你疯了吗?”

    “我的企业,当然要交给我老公。”童夕不紧不慢的说,根本不被穆纪元的愤怒所牵绊,只当他是在放屁。

    “一夕的股份我还给你,但是管理权我一定要拿着,我不会让我的事业毁在你们的手里。”

    童夕:“我老公经营企业并不比你差,甚至比你略胜一筹,当然,可能没有你赚得多,毕竟我老公只做正经生意。”

    这话是含着尖刺的,任谁也听得出来。

    穆纪元冷笑一声,很是无奈的低下头,呢喃着:“看来我们是无法谈下去了。”

    曾丹冷峻的目光看向穆纪元,在望向他身后的阿姆,阿姆的形象很粗狂,而且带着一股无法消散的杀气,目光冰冷却只看着前方,像一根木桩似的站在原地。

    傅睿君轻描淡写的说:“我一般都是听我老婆的。”

    又是一刀狠狠插在穆纪元身上,气得他仰头对天深呼吸,再深呼吸,数秒后,他对着身后的阿姆说:“叫进来。”

    “是。”

    阿姆立刻越过穆纪元的身边,走向门口,出去后几秒又带着几个消防监察员进来。

    消防监察员拿着证件和资料,一副正义凛冽的开口说:“傅先生是吧,我们检查过你们的公司,消防不过关,请关闭整改。”

    傅睿君似笑非笑的看着穆纪元,对于身边那几个所谓的监察员,丝毫没有兴趣去看他们,倒是曾丹很是上心,站起来怒问:“之前已经通过了,文件证明我们都拿下,凭什么又说不合格?”

    “我说了不合格就是不合格……”对方的气势颇为嚣张。

    这就是民商不与官僚斗,因为斗不过。

    他们拿法律和政策说事,有权利在手,即便斗下去不一定会输,但一定会很麻烦。

    曾丹不悦,扯过对方的检查报告看着,在上面那些应该打钩的地方,全部划上了叉叉,玩的就是针对。

    傅睿君牵着童夕手站起来,“走把夕夕。”

    童夕指着穆纪元,“可是他……”

    “不用管消防的事情,这些事会有助手解决掉,我傅睿君做生意从来都不是求财的,我有时间慢慢跟他耗。”傅睿君慢条斯理的说着,看向穆纪元,而把童夕牵住手后,故意地挑眉看向他:“穆先生,我想你应该开始有所行动了吧,官司开庭在即,一夕将回到童夕的手里,你现在是在转移资产呢还是挖空企业心脏?”

    穆纪元双手插袋,被看透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含怒的目光很不得杀了傅睿君。

    以为过来将他一军,可是却被看透了,猜透了,气得身心都痛,还拿他没有办法。连他在挖空公司的事情都被知道,看来傅睿君是有所防备。

    傅睿君的话引起了童夕错愕的表情,目瞪口呆的看着傅睿君,“他……他要……挖空一夕?”

    傅睿君笑而不语,锋利的眼神与穆纪元对视着。

    穆纪元被傅睿君看得有些心虚,眼神闪烁着。

    “他不但想对一夕出手,如果我猜得没错,帝国那边,他应该也动手了。”

    “什么意思?”曾丹疑惑着问。

    傅睿君牵着童夕的手转身:“回去吧。”

    曾丹立刻跟上两人的脚步,追着傅睿君问:“三少,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出来会议室门口,傅睿君淡淡的说:“这个新公司刚刚开始,他就介入来破坏,当然也不会放过天辰,因为天辰现在在帮我。”

    “这个混蛋……”曾丹怒斥一句,握拳咬着牙,“那现在怎么办?”

    傅睿君边走边说:“你通知一下天辰,让他最近小心点,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要谨慎起来。”

    “好……”曾丹应答一句。

    童夕沉默着一言不发,心情很是低落。

    对付穆纪元,她一点忙都帮不上,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呆在傅睿君身边,不够他添麻烦就是了。

    新公司的项目被暂停下来,傅睿君的助理负责跟那些官员周旋,把消防搞定。而傅睿君也没有迫于一时,非要入驻这个国家。

    这事一闹,这一仗,傅睿君输。

    深夜,别墅客厅内。

    曾丹低着头,一直看着手机屏幕,等了一天了也没有等到纷飞的电话,不是说好今天要打电话给他约时间地点见面的吗?

    他足足等了一天,以为手机没有坏了,他又试着那固话给自己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事。

    以为是信号不好,可是固话都能打电话过来。

    或许是纷飞比较忙,他便主动打回去,结果对方关机。

    充满了担心,忧心。期待着她会开机,会打电话过来,可是天都黑了,夜都深了,等到的却是寂寞,心情愈发的难受,心房处有种说不出来的闷。

    傅睿君坐在童夕身边,叠着腿,一边手靠在沙发上,另一边手捉住童夕的小手在把玩,沉冷目光看似在思考,却盯着童夕的指尖,轻轻揉搓着。

    童夕紧皱眉头,尅和傅睿君奇怪的表情,已经拿着她的手指玩了好久了,这有什么好研究的?

    但很显然他是拿着她的手指在玩,脑袋却在快速运作,想着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情。

    童夕就沉默着,让他玩,反正感觉也挺舒服的,心里甜甜的。

    看了看傅睿君再看看曾丹。

    这两个男人,一个盯着她的手指看,一个盯着手机黑屏看,都很呆。

    “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童夕突然问道。

    傅睿君的动作轻轻一僵,放下了童夕的手的,“回国……”

    曾丹听到回国二字,猛地抬头,“你说什么?回国?帝国吗?”那种错愕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不舍得走的意思。

    “对……”傅睿君浅笑,“官司开庭还有一段时间,消防这边也没有那么快处理好,在这里毕竟危险系数比较大,我们回国去。”

    “可是……”曾丹低声呢喃,可他的音比较低,被童夕兴奋的语气盖住:“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我好像念果果,好想念春姨还有甜甜……”

    傅睿君宠溺的摸摸童夕的头顶,回应她的是浅笑。

    曾丹心情愈发低落,低头看了看屏幕,还没有电话过来。

    傅睿君发现曾丹的不舍,不由得叹息,他想了很久,其实这次这么仓促的说回去,其实重要的一点是断绝曾丹和穆纷飞的往来,他可以肯定穆纷飞接近曾丹,只会给他带来灾难。

    傅睿君找了一个必须要回去的理由,让曾丹放弃此刻的念想:“丹,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李乐被捉了,跟当年案件的有关系的人都会想办法逃跑的。”

    曾丹会过神,“你说的是顾强?”

    “对。”

    “那回去吧,韩向在跟踪这件事情,好像有新的进展了。”

    童夕很关心的一点,急忙问:“卡梦雅那个女的,有没有捉住她?”

    曾丹和傅睿君对视一眼,两人不由得笑了。

    童夕:“你两笑什么?”

    傅睿君反问:“帮国家一级重犯做整容手术,隐瞒其身份,还收留下来,这种罪在帝国,算什么你应该知道。”

    有傅睿君这句话,童夕终于放心了。

    该死的人,一定要让她得到报应才可以。

    如果不是这些人,她爸爸不会死得这么惨。

    卡梦雅下半辈子就在监狱里面度过,她爸爸也不是特务,害死她爸爸的老爷子和李乐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可是穆纪元和顾强,这两人该死的人还顽强的活着呢。

    想到顾强,童夕歪头看向傅睿君,不由得疑惑的问:“睿君,那个是你姑父,你……你真的忍心上他送死吗?”

    傅睿君冷哼一声,不屑的语气像从他内心深处,深到骨子里发出来似:“违法就是违法,是我老子也没用,一样给他送进监狱呆着,哪里是属于他忏悔的好地方。”

    在傅睿君的骨子里,军人的血,军人的荣誉和正义,是不死不灭的。

    童夕对着他浅浅一笑。

    -

    帝国。

    梁天辰收到了曾丹的电话,说明天要回国,而且还交代让他注意安全,公司的业务也看紧一点,以免穆纪元从公司或者人身安全入手,对他进行打击报复。

    中断电话,梁天辰放下手机,从书房出来。

    客厅里,梁静兰窝在沙发上,拿着固话给若琳打电话,那声音很是激动,眼角的余光瞄到梁天辰出来,故意的讽刺说:“若琳,你别伤心,当做被疯狗吼了就行,现在那只疯狗被感染了病毒,病得不轻了,现在我感觉自己整天被这种恶心人的病毒围绕着,很心烦。”

    这种比喻,没有指名道姓,梁天辰不想代号入座,当做一个疯婆子跟另一个疯婆子在聊天,他直接走向二楼。

    刚好,甜甜从楼上下来,洗完澡的她素颜清新可爱,脸蛋粉扑扑的,发丝未干的还算飘逸,一身可爱的卡通淡粉色睡衣。

    两人碰撞上,四目相对,暧昧的气流在流窜,甜甜尴尬的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呢喃着:“我,我觉得有点饿,我想去厨房弄点宵夜,你……你要不要?”

    梁天辰也觉得饿,不过他的饿是身体上的“饥渴”,他沉着脸点了点头,“嗯,好啊。”

    甜甜珉笑,越过他身边继续往下走。

    经过身边的时候,甜甜身上的清香弥漫在她经过的空气中,闯入梁天辰的鼻腔,心脏微微一颤,跳得特别的快。

    他不由自主地转身,跟着甜甜的脚步,走向厨房。

    这种吸引,来自于最原始的感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