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53章 她,没有选择

正文 第153章 她,没有选择

    穆纷飞迟迟没有回应穆纪元的声音,穆纪元歪头,沉冷的目光望向穆纷飞,讽刺道:“怎么,不舍得?”

    穆纷飞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听到穆纪元的话,立刻反应过来,“哥,我……”

    穆纪元挑眉,含着一丝讥笑,“你别告诉我做不到。我不想听到一个不字。”

    “我不是曾丹的对手。”第一次,穆纷飞对穆纪元派出来的任务是这么的不自信。

    “我知道。”穆纪元双手插袋,黑着脸走向穆纷飞,“纷飞啊,我用了这么多年培育你,给你好的生活,从来就没有派你出什么任务,你也知道我不希望你有危险。可是叶敏和阿兰都死了,我身边就你们两人值得信任的人,www.youfa8.com的废物根本不可靠。”

    “哥……”穆纷飞抬头,看向穆纪元,清冷的目光带着纠结的情愫,望着穆纪元的眼眸,一字一句:“我从来没有杀过人,我不是负责这方面的事情,我对付不了曾丹。”

    穆纪元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眯着眼眸:“我知道你可以,因为曾丹那个男人对你很有意思,他喜欢你,这是最好的机会,好好利用。”

    “哥……”

    “就这么决定,我不想听到说不行,做不到,这些话。”穆纪元冷冽地抛下的一句话,转身走到酒柜前面,拿了只空酒杯,在酒柜里面倒出烈酒,自言自语的冷冷道:“傅睿君,一而再的动我的女人?这一次,我绝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喝着烈酒,穆纪元变得颓废,语气无力,“出去吧,事情尽快给我解决。”

    “是……”阿姆鞠躬,转身离开。

    穆纷飞依然站在客厅,不愿意离开。

    希望还有机会改变事实。

    可是站在这里,她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现在根本改变不了穆纪元的想法,她也无法抗拒穆纪元的要求。

    这个男人是她的救命恩人,这条命本来就属于他的。

    这个恩情,她穆纷飞必须要还,甚至还一辈子都还不清。

    穆纪元发现穆纷飞还没有离开,转头看向穆纷飞,嘴角露出轻佻的浅笑,邪冷而无情的说:“纷飞,难道你还相信爱?这个世上真的有爱吗?”

    穆纷飞感觉心脏被一股气压得难受,连呼吸都疼,说不上来是什么的一种悲痛,“没有。”

    “那就把曾丹丢进大海喂鱼。”穆纪元绝冷的语气一字一句:“我让傅睿君也尝尝失去左右手的滋味。”

    穆纷飞不再说话,转身离开。

    夜,沉得可怕。

    静谧的深巷子里面,破旧的民房里,传来男人的咆哮怒骂声,他的声音打破了夜晚的沉寂,让深夜的村子变得恐怖。

    拼拼啪啪的打砸声,女人和孩子的哀嚎声和哭声。

    “我打死你,你这个贱人,贱人……”男人的怒骂声。

    “不要打了,不要再打妈妈了,呜呜呜……”女孩子的哭喊声在深夜中显得凄凉悲痛。

    女人抱着痛苦的身体,哭着夺门而出。

    娇小的身影冲出去,跟着女人的身后哭喊着,奔跑着,撕心裂肺的叫着:“妈妈……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呜呜呜,妈妈不要我了吗?不要走,等等我,不要丢下我……”

    小女孩还很小很小,小的根本追不上女人的脚步,在深夜淹没的巷子里面跌倒再爬起来,再跌倒,直到眼前的女人消失不见,她还继续哭着,喊着,要妈妈不要丢下她,让妈妈把她带走。

    可是那个女人听到她的哭喊着,却只顾着自己逃跑,完全不顾她的死活。

    跑累了,在无人的荒野里,女孩子哭倒了草坪里,卷着身子天为被,地为床,安静的睡着。

    女孩找不到妈妈,最后又被送了回去。

    爸爸每次赌博输了,无论有没有喝酒,都要拿着她的小小身子出气,打得遍体鳞伤,她越哭就打得越狠,慢慢的她即便被打死,也不会流一滴眼泪,不会喊一句疼,咬着牙,咬着唇忍着。

    把唇咬出血了,也不再嗯一声。

    她只想活着,所以不敢离开,离开了她会饿死,在爸爸身边,至少会给顿饭吃。

    她没有书读,不会煮饭。

    如果爸爸赌博喝酒几天几夜没有回家,她就喝着水缸里面储存的生水,把一包过期的饼干分成十几分,一天吃一点,实在饿到不行,就拼命的喝水,然后睡觉。

    被关在脏乱的小屋子里面,等着爸爸回来,即便被打一顿也好,至少有点东西可以吃,她只想活着。

    没有了自己的童年,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岁,没有上学,没有朋友,记忆很模糊。

    直到有一天,她爸爸买了平生第一条裙子给她穿,带她出去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她才知道自己七岁。

    因为爸爸输了很多钱,把她买给了债主。

    那个债主当时那番话还历历在耳:“七岁吗?长得跟四岁孩子似的,被你虐待得可不轻啊……真好,我就要这样货,这样的孩子看起来才让人有怜悯之心,才能讨到钱。”

    就这样,孩子就离开了那个每天暴打她的爸爸,进入了一个窝,一个每天都准时有饭吃的窝,讨钱多了,晚上就加菜,会有肉吃,如果讨钱少了,还会被打被骂,但是那些人下手不会再那么重,毕竟打坏了就没有人帮他们讨钱。”

    孩子的童年,是暗无天日的乞讨生活,跟一群同样可怜的孩子在一起,www.youfa8.com孩子还保持着童心,在晚上看一部动漫,能开心的入睡,会讨论明天去哪里乞讨,怎么样才来钱快,怎么样讨好那些恶魔,会有上进心似的为更好的明天作打算。

    孩子她不会,她就如没有灵魂的傀儡,只知道活着就行。

    这样的日子,她不知道过了多久,恶魔们又把她转手卖给另一个集体。

    集体的恶魔培养她偷盗,碰瓷,各种旁门左道。

    她变成了警察局的常客,因为未成年,她轻易出来,也轻易进去,最后一次进去了少年教育所,在哪里呆了几个月。

    从此,她爱上了那个地方,因为不用再做坏事,不用再被打,不用再被车撞,不用去讹钱,每天醒来就有东西吃,她还在里面学习到了人生第一堂课,知道了学习的乐趣,她渴望读书,像www.youfa8.com孩子一样读书。

    从教育所出来后,她想要不一样的人生。

    她开始想逃离魔掌,可是每一次被捉到后,就毒打一顿,然后关着,威胁她如果再逃跑,就把她的手脚砍断,带到路边讨钱。

    她很害怕。所以妥协。

    随着年龄的长大,她的身材越来越标致,十二岁的她已经落落大方,被恶魔看中,要将她买到一些机构去拍片子。

    12岁的她,再一次被转卖。

    而这一次,她宁愿死也无法忍受的痛苦。

    那些恶魔把她打扮成动人的萝莉,强迫她摆着这种姿势,穿这种无法入目的衣服,对着镜头甜笑。

    她笑不出来,脸蛋被打肿了也笑不出来。

    才12岁,她被高价竞投,送到了一个变态男人的床,她知道生命就在12岁这天了,因为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受这种侮辱和折磨。

    她拔出剪刀,手起刀落剪掉了对方的要害。

    没有一丝害怕,没有一丝的恐惧,只要保住自己的清白,她死了也是有尊严的。

    因为她还是儿童,对方不敢报警,却让人把她打残,丢在荒郊野岭外面。

    她痛着,饿着,笑看着天空从白天变成昼夜,从昼夜变成白天,来回交叉,她睡睡醒醒,全身骨折似的。

    她知道自己会死去,在死去的前一刻,她不想那个抛弃她的女人了,她也不想在活了,没有意思。

    而在她含笑着,准备闭上眼睛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男人很温柔的拿了点水倒在她的嘴巴里面,让她记住了这个男人。

    男人把她抱起来,护着胸膛里,一步一步走上了车。

    她知道自己的命运从来都逃不掉魔鬼的折磨,这一次,又被带到那个魔鬼身边,她无从得知。

    被男人送进了医院,她过上了人生中最舒服的日子。

    有护工照顾她,有医生照顾她,男人会经常来看她,给她安排了一个很温柔的老师。

    在医院的那一年,她身体慢慢恢复,她过上了公主般的生活。

    男人让她叫他哥哥。

    她再一次有了亲人。

    可是男人又把她送进了那种不是人活的地方,没有接受特训,不会挨饿挨打,但是训练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边学习边训练,学习各种技能。

    训练了四年,十六岁的她重新回到男人身边。

    她不用杀人,只要听话的乖乖的,别人都叫她二小姐,她跟男人住在奢华的别墅里面,活得不再悲苦。

    可是,心中没有爱。

    没有亲情,爱情,感情……

    每当夜里梦回,她还是会从梦中惊醒过来,然后眼角里都是泪滴。

    夜深人静的别墅门口,穆纷飞靠在大树底下,仰头看着傅睿君此刻居住的别墅,她知道曾丹此刻就住在里面。

    很可笑的是,她这种无心的女人,竟然会对一个比她大了快十岁的男人一见钟情。

    或许,她内心最深处,其实很渴望父爱的吧?

    但是一想到生命中那些过客,一个一个的都是魔鬼,就觉得什么都是假的了。

    很是讽刺,或许曾丹也是她的地狱,不如杀了算?

    穆纷飞拿出手机,拨打了曾丹的号码。

    曾丹接通后,醇厚温和的声音问:“纷飞,是你吗?”

    穆纷飞愣住,一言不发的听着他的声音,心里依然暖暖的感觉,顿了好片刻,她狠下心来:“大叔,是我。我是纷飞……”

    “纷飞,你有什么事吗?”

    “大叔,我们能不能见一面?”穆纷飞清冷的语气淡淡的,柔柔的。

    曾丹的声音显得紧张,“现在在帝国?”

    “嗯,我在帝国呢,我想约你见一面,我有话要对你说。”

    “现在吗?”

    穆纷飞在最后一刻,又纠结了,不敢去想象自己见到他后,忍不忍心下得了手。

    “明天吧,明天等大叔有空了,我们见面好?”

    “好,明天,我等你电话。”曾丹的语气带着丝丝的激动和兴奋,让人听得出他心情不错。

    他是个好男人,穆纷飞苦涩地垂下头,“好的,大叔晚安。”把手机通话按了中断。

    穆纷飞把手机放在裤袋里,靠在树干上,悲凉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别墅。

    生活如此无奈,人生很多时候,也不是自己想怎么过,就能怎么过。

    她,没有得选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