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52章 甜蜜进行中……

正文 第152章 甜蜜进行中……

    甜甜喝过的饮料,梁天辰也接过来,仰头喝着,粗狂的动作很是帅气,甜甜有些看呆了。

    主要还是他刚刚这样维护她,让甜甜心里很是开心。

    喝过水,两人继续比赛。

    然后,梁天辰说:“甜甜,是不是输的人要接受惩罚?”

    “嗯嗯……”

    “那我们继续吧。”梁天辰笑意甚浓。

    甜甜也没有多想,反正第一局发现他的技术也挺差劲的,便应答了。

    最后。

    输了三轮,甜甜再也不敢打了。

    来到休闲区,在椅子上坐下来后,甜甜诺诺的问道:“天辰,能不能打个商量?”

    “说……”梁天辰挑眉,含着浅淡的笑容,眉目间尽是得意和期待。

    因为甜甜现在已经欠下他三个惩罚。

    “我们抵消一下惩罚可好?”甜甜咽下口水,诺诺的问。

    梁天辰:“当然可以,但也只能抵消一个,你还欠我两个惩罚。”

    “那……那你想怎样?”甜甜紧张不已,不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趁机弄死她,当然,无冤无仇的也不会弄死她,但是后果有些令人担忧。

    梁天辰靠在椅背上,瞭望着前面的美丽风景,心情舒畅,“晚上回家再告诉你。”

    甜甜额头渗透着冷汗,一脸惊悚的看着梁天辰。

    梁天辰看到她此刻如此害怕的脸色,伸手过去,宠溺的动作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慌。”

    他的动作很是宠溺温柔,甜甜顿时愣住了,错愕的看着他。

    心里很是疑惑,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的温柔?

    梁天辰对视上甜甜的眼神,那一刻,可以看出她此刻的错愕,自己的突然改变的确唐突,一定会把甜甜吓呆。

    梁天辰立刻收回自己的手,也收敛了炙热温柔的目光,看向别人,逃过甜甜凝望。深怕被发现似的,显得有些尴尬。

    甜甜有些蒙,发现梁天辰放下了手,她缭乱的心情变得奇怪,低下头,摸上刚刚被梁天辰抚摸过的头发。

    两人之间显得尴尬。

    而这时候,梁静兰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双手叉腰,对着甜甜怒吼:“路甜甜,你也是够婊的啊,你到底对我哥说了什么?不是都说不知者不罪吗?你至于做得这么绝吗?”

    梁静兰的怒骂声清脆响亮,把四周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甜甜错愕不已,梁天辰怒黑了脸,阴冷的目光望着梁静兰。

    而在旁边休息的梁父梁母听到声音,立刻站起来,急忙赶过来。

    梁母生气地扯着梁静兰的手臂,“静兰,你疯了吗?大庭广众之下,注意你的素质和形象。”

    梁静兰怒不可遏,指着甜甜的鼻子骂道:“这个女人都没有素质到这种地步,我干嘛还要跟她讲形象?”

    “混账。”梁父怒斥一句:“哪个是你大嫂,你讲话还有没有分寸?”

    梁静兰被怒斥了一句,平静了些许,对于父亲的威严,她还是畏惧几分的,可是心里有气,她依然愤愤不平地跺着脚,“爸,你不知道而已,这个女人她……”

    “叫嫂子。”梁父威严的立刻纠正,脸色铁青。

    梁静兰声音戛然而止,愣了两秒,立刻改口:“嫂子她……她颠倒是非,在哥面前说若琳的坏话,还把若琳给赶走了,你看若琳被哥骂哭了,连球都不玩现在就走了。”

    梁母不由得瞭望四周,很是疑惑:“若琳真的走了吗?到底怎么一回事?”

    “当然走,人家都出口驱赶了,还能不走吗?她说有空就让司机到我家去拿行李,她再也不敢来我家了,有个这么过分的嫂子,还有一个这么瞎的哥哥,人家连我这个朋友都不想交了。”梁静兰说得振振有词,义愤填膺,那双仇视的目光狠狠的瞪着甜甜,双手撑腰的气势很是泼辣。

    甜甜站起来,急忙的想解释:“我没……”

    甜甜的话还没有说完,梁天辰立刻拉住她的手臂,把她扯着重新坐下椅子上,甜甜回头看向梁天辰,梁天辰给了一个安慰性的眼神给她。

    看到梁天辰此刻的目光,甜甜似乎听到他说:有我,不用担心。

    梁母也不敢断定就是儿媳的错,先是了解着问,“甜甜到底怎么一回事?”

    “不用问甜甜,若琳是我赶走的。”梁天辰站起来,冷眼瞥视梁静兰,“我让若琳走,跟你嫂子没有半点关系,还有你现在立刻给你嫂子道歉。”

    “我凭什么道歉,就是她搬弄是非,你才把若琳刚走的。”梁静兰双手抱胸,把头看向别处。

    梁天辰脸色变得阴沉,怒斥道,“我甜甜一句话也没有跟我提过,早上你找我,你跟我说了什么没有忘记吧?”

    “我也没有说具体内容啊!”梁静兰不悦。

    梁天辰冷笑一声,从鼻腔发出一个单音,很是不屑,“即便你说了,也没有几成是真的,别忘记了家里的客厅有监控,我出门之前看了一遍,我清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梁静兰顿时哑口无言,愣着头脑看向梁天辰,气喘吁吁地双手插着腰,有些接不起话,“那……即便你看到了,也应该清楚你老婆的真面目吧,她说话多过分你不知道吗?她做事多过分……”

    甜甜就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梁天辰,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冷很淡定,平时做事还真的很细腻,让人觉得很窝心。

    梁父和梁母听得一头雾水,看看儿子气势冷冽,再看看怒不可遏的女儿,梁母不由得叹息问道,“到底怎么一回事,若琳好歹也是静兰的朋友,赶人始终不对。”

    梁天辰讽刺地冷笑着反问,“随便拿主人家的衣服珠宝穿戴对吗?喧宾夺主还挑唆别人的关系对吗?”

    “这……”梁母顿时无语,很是惊讶地看向梁静兰,“有这样的事情吗?”

    在于梁家,这种有素质有地位的显赫家族,这种事情对于梁母来说很不可思议。

    “不全是这样的,若琳她不知道那些东西是嫂子的,她……”

    梁静兰还迫不及待的想给若琳解释。

    梁父似乎已经明白,他从来都不会怀疑儿子的做人和处事的方法方式。

    梁父怒斥一句,“够了,明显的事实摆在眼前,没有什么好争执的。”

    梁静兰撒娇似的语气,很不爽,“爸……”

    “你那个朋友既然不知道东西是你嫂子的,但也应该知道东西不是她自己的吧,不管东西是谁的,她这种做法就是不对。”梁父威严而冷怒,对着梁静兰呵斥,“立刻给你大哥大嫂道歉。”

    “爸你偏心……”梁静兰气哭了,跺脚急躁不已,“你偏帮大哥大嫂。”

    梁母拍拍梁静兰的背部,也语重心长的说,“静兰,这一次,你朋友真的不对了,衣服和珠宝饰品也不是老天掉下来的,不问自取视为盗也……”

    梁静兰感觉被全家人围攻似的,很是不悦,哭着对梁母怒吼一句,“连妈都这样,你们太过分了。”

    说完,梁静兰转身,抹着眼泪怒气冲冲离开休闲区,走向大门口的方向。

    突发事件并没有影响到梁天辰的心情,倒是梁父梁母都没有太大的兴趣了。

    梁天辰无条件的护着甜甜,甜甜心里也很是欣慰,可是另一种担忧不由得充斥在心头。

    让她最害怕的就是跟婆婆和小姑的关系处理不好。

    婆婆看来还是个明事理的女人,可是这个小姑……

    以后,她是不是要糟糕了?

    得罪小姑的下场就是以后会被处处针对的。

    跟梁天辰在高尔夫球场玩了一天,甜甜学会了这项难度极高的运动项目,当然只懂得皮毛。

    回了家,梁静兰已经不在家里,而佣人也说了,梁静兰把若琳的东西收拾好,带着离开了。

    估计是给若琳送行李去。

    据甜甜所知,若琳的家庭条件很不错,父母都是大集团的老板,在帝国也有企业,只是总部在国外而已。

    吃过晚餐,甜甜帮佣人收拾了一下台面,梁父梁母坐在客厅看电视新闻,对今天的事情不闻不问,当作没有发生似的,从容淡定。

    甜甜从厨房出来,走向楼梯,边走边想着今天的事情。

    得罪了梁静兰不说,还有两个惩罚等着她呢,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推开房间的时候,房间的灯光亮着的,表示梁天辰在房间里面,而不在书房。

    甜甜咽下口水,紧张地缓缓走进,反手关上门,呆着慌张的目光扫视着房间,梁天辰不在房间里?

    甜甜缓缓走过去,而这时候,梁天辰从卫生间出来,身上自有一条白色浴巾围在下身,露出精壮诱人的胸肌,那结实的身材还透着水珠,极致魅惑。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甜甜感觉脸蛋滚烫灼热,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心脏颤抖得厉害。

    梁天辰回了头,手中还拿着毛巾在擦拭着他的发丝,慵懒邪魅的举动很是优雅从容,看着甜甜的目光也是十分淡定。

    磁性的嗓音极度动听,“站在哪里做什么?进来吧?”

    “嗯嗯嗯……”甜甜立刻往里面走,举此很正规严肃,连眼神都不敢过分乱看。

    梁天辰并没有打算进去衣橱间拿衣服穿上。

    两人在球场的休息室已经洗过澡,梁天辰回来又洗一次,简直就是一个有洁癖的男人。

    梁天辰的目光定格在甜甜的脸蛋上,看得甜甜心里一直在哆嗦。

    “我今天,你今天好像还欠我两人惩罚。”梁天辰提醒地提了一下。

    甜甜心里不由得一紧,对视着她问,“你……能不能放过我?”

    “你想赖账?”梁天辰挑眉,邪魅的目光轻佻。

    小气鬼,竟然还记得那两个惩罚?怎么办才好呢?

    甜甜不安的走到房间中间,不敢靠太近。

    “我没有忘记,只是……”甜甜心意一横,咬着牙问,“好吧,你说你想怎么惩罚我?”

    梁天辰不由得勾起最近浅笑,“我已经想好了,第一,先帮我做全身按摩,第二,穿着性感的衣裙给我跳只舞。”

    甜甜吓得脸上煞白,紧张不已。

    “我不要,按摩可以,可是跳舞我不真的不……不行啊!”

    梁天辰走到床沿上,单膝跪在床上,慢慢地趴上去,呢喃细语,不容置喙,“过来开始吧,没有地商量,先按摩后跳舞,这是失败者的惩罚,不会因为你是我老婆,我就可以放过你。”

    这话说得甜甜心里发毛。

    很是不悦的走过去。梁天辰趴在床上,闭上眼,补充一句,“上来吧,记住了是全身按摩。”

    梁天辰把全身两个字说得特别的重。

    很是无奈,甜甜脱下鞋子,爬上床,她跪着来到梁天辰的身侧,指尖摸上他滚烫的背部,轻轻地一按。

    她的力道不重,男人突然舒服地:“嗯……”了一声,身体变得僵直。

    甜甜不知道从何下手。

    “坐上来。”梁天辰沙哑的嗓音呢喃着。

    甜甜紧张的心跳到嗓子眼,然后把腿垮开,坐到了男人的腰上面,双手撑着梁天辰的背部,很有力道和节奏地按了起来。

    “嗯嗯……”

    “嗯嗯……嗯……大力一点,用点力气。”

    “不错,就这样,好舒服……嗯嗯……”

    “……”甜甜一脸黑线,眉头紧蹙,边按摩边看着梁天辰在哪里舒服呻吟。

    能不能不要这么撩人?

    有这么舒服吗?

    甜甜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嗯嗯……”

    男人的声音很低沉沙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干什么让这个男人这么情不自禁。

    甜甜呢喃问道,“天辰的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下。”

    “嗯嗯,说吧!”

    “能不能不要叫得这么……”甜甜声音戛然而止,想了好片刻,才想到这个词,“……这么……销魂。”

    梁天辰珉笑,“做不到,舒服得让我情不自禁呢!”

    这个男人原来也有这么不害臊的一面?

    甜甜无语了。

    又按了好片刻,在她的手中,梁天辰一直在舒服的呻吟当中。

    “天辰,能不能再商量一下。”

    “嗯?”

    “我能不能换一个惩罚,我不会跳舞……”

    “可以。”

    甜甜大喜,“真的?”

    “嗯嗯!”

    “那我是不是不用接受惩罚?”

    “不是。”

    甜甜疑惑着,呢喃:“那换成什么?”

    “换成你被我压着,进行类似按摩。”梁天辰隐晦地说。

    甜甜顿停下来,动作僵住了,对他的话似懂非懂。

    “我……不需要什么按摩……”

    “很舒服的。”梁天辰说了一句,立刻转身把甜甜转到床上,欺压而上。

    甜甜的娇憨的声音喊着,“天辰,不……不要……嗯嗯嗯……”

    听说:这是“按摩”发出来的声音。

    可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

    帝国。

    金碧辉煌的客厅内。

    穆纷飞站在沙发前面,站姿笔直,脸色冷若冰霜,她毫无表情的看着穆纪元一个人在喝酒,手中的红酒一杯接一杯。

    而穆纪元此刻,身边就只有穆纷飞和阿姆。

    穆纪元冷笑着自言自语:“我用了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才培养出四个精英,这一下子就解决了两个,而且还是我们自己搞定的,是不是很可笑?”

    说着,穆纪元仰头对着天花板大笑了起来,很是讽刺。

    “哈哈……傅睿君不费一兵一卒,我就损失了两名大将。”穆纪元说着,脸色顿时一沉,咬牙切齿的道:“我就不信我穆纪元斗不过他傅睿君。”

    阿姆鞠躬,冷静的说:“boss,刚刚收到律师函,傅睿君以大小姐的名义起诉你用非法手段谋取大小姐的财产。”

    穆纪元脸色顿时一沉,冷冽的目光看向阿姆。

    阿姆继续说道:“还有,傅睿君跟梁氏集团的梁天辰合股,在这里创立公司,而且规模好像还不小,准备进攻我们国家的市场。”

    穆纪元不由得握紧酒杯,眸色愈发的阴沉,手背青筋暴露,隐忍着一股愤怒之气。

    阿姆:“傅睿君的兄弟曾丹,他冒充叶敏的朋友身份跟警察报失踪了,警察在调查,而曾丹也在调查你的事情,而且还一直在黑道上收集我们企业涉黑的证据。”

    穆纪元脸色骤变,全身凝聚着一股杀气,听到这些消息,穆纪元恨不得杀了傅睿君,咬着牙冷冷道:“我让你把大小姐抢回来,你做到了吗?”

    阿姆:“大小姐在傅睿君身边。”

    穆纪元冷笑,讽刺的问:“在他身边又如何,不要忘记了,大小姐是童家的人,属于这个家的,户籍是跟我在一起的一家人。也可以说,除了卡梦雅那个女人,我就是她的监护人。”

    “大小姐已经成年。”穆纷飞突然插话,很是耿直的让穆纪元下不了台。

    穆纪元臭着脸,怒吼一句:“即便成年,那也是我们的家人,立刻给我带回来,否则……”

    “boss……”阿姆诺诺的喊了一句,低着显得纠结,“大小姐她……”

    “说……”穆纪元最讨厌就是吞吞吐吐的人。

    “大小姐她跟傅睿君登记结婚了,而且是在我们国家,所以……”

    听到这句话,穆纪元气得站起来,手中的红酒杯狠狠的往地上摔去。

    巨大的玻璃声音,杯子四分五裂,红酒洒了一地,男人极度愤怒的气场像要燃烧整个房子,一股杀气弥漫在他的周身。

    穆纪元咬牙切齿的怒吼:“傅睿君,我穆纪元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阿姆和穆纷飞冷静从容,分别站在边上,对于穆纪元的愤怒,两人不痛不痒,从容淡定,好像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似的。

    穆纪元双手叉腰,对着天花板深呼吸,熊熊火焰在眼眶燃烧,顿了好片刻说:“纷飞,你负责除掉曾丹。阿姆,你负责除掉梁天辰。”

    阿姆:“是,boss的……”

    穆纷飞脸色瞬间煞白,惊慌的目光看向穆纪元,那一刻,本来平静的心,像被开水烫过似的,疼得火辣,痉挛的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