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51章 你好man啊!

正文 第151章 你好man啊!

    甜甜对视着梁天辰高深莫测的黑眸,视线碰触上的瞬间电流,贯穿身体似的。

    只是数秒,甜甜感觉,心脏乱跳,连忙避开了他的眼神,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慌张和尴尬。

    甜甜心脏在颤抖,脸颊在发烫,可是心里还担心着刚刚梁静兰说的那段话。

    梁天辰会这么看她?

    会不会以为她欺负了若琳呢?

    心里很纠结,甜甜转身走向衣橱,身后的男人突然传来淡淡的,温温的嗓音,极致好听,“换套运动服吧,我们一起去打高尔夫。”

    甜甜猛地一顿,僵住在原地不知所措,身体僵直,背脊发出一阵凉意。

    刚刚已经听到梁静兰摆明着说,他们一家人都不希望她跟着去呢,她不想自讨没趣。

    顿了数秒后,甜甜轻声说了一句,“我不会打高尔夫球,你们去吧。”

    “不会打,可以学,我教你。”梁天辰这句话是肯定句,可以说是确定下来的事情。

    甜甜为难地转身,仰头望向男人俊逸沉冷的脸,灼热的感觉依然存在,让她眼神不太坚定。

    “我还是不去了吧,我……”甜甜的话还没有说完,梁天辰剑眉紧蹙,脸色缓缓沉了几分。

    感觉到自己的话惹来男人的不悦,甜甜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梁天辰走向卫生间,沉冷的语气十分严肃,“我去洗漱一下,你也准备好运动衣裤,我不想说第二遍。”

    这男人,好严肃。

    甜甜不由得吐吐舌尖,心里很是不服。

    但还是乖乖的回到衣橱间,换了套休闲运动衣服。

    十分钟后,梁天辰带着甜甜从二楼下来,甜甜诺诺的跟在梁天辰的身后。

    下到二楼的时候,甜甜看到了梁静兰极度厌恶和不悦的表情,反倒若琳装作无所谓,很是从容宽容的大度。

    梁父梁母只是沉默着,不发表意见,看似不太乐意,可并没有出口阻挠。

    梁静兰双手抱胸反问:“嫂子你什么也不会,去高尔夫球场晒太阳的呢,还是帮我们捡球的?”

    这话,说得甜甜一肚子火气。

    难道是她愿意去的?她才不想去做这么无聊的运动,可她只是心里想想,并没有说话。

    若琳见到梁静兰这么不留情面地怼耸甜甜,心里很是高兴,嘴角上扬,勾出淡淡的弧度。

    而梁天辰不悦,“你嫂子的活动不需要你担心,不会打就随便玩,管好你自己就行。”

    明显的偏袒,让甜甜心里暖暖的。

    梁天辰突然走来,牵住甜甜的手,若无其人的走出大屋。

    甜甜被梁天辰牵着手上了他的车,还没有待甜甜反应过来,男人就已经温柔的为她系上安全带。

    甜甜很是疑惑,抬眸看着面前这个温柔的男人,心里想着,会不会是昨晚上发生的羞涩事情,让梁天辰变得如此热情。

    梁天辰整理好甜甜的安全带,从副驾驶出来,刚好梁静兰牵住若琳走来,“哥,我们想坐你的车。”

    梁天辰根本不抬头,直接走向驾驶位,冷冷抛下一句,“坐爸妈的车吧,我的车只载你嫂子一个女人。”

    梁静兰脸色骤变,若琳不由得沉下脸来,也诺诺的叫了一声,“天辰……”

    梁天辰置若罔闻,上车关门,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这次户外活动,梁天辰就不打算跟家人一起进行。

    来到高尔夫球场,也没有等家人,梁天辰牵甜甜配上陪练,就坐上游览车游园了。

    阳光暖和,到处都是清新的味道,晨曦沐浴着大地,是青草的清新味道,放眼望去,一片茫茫绿茵草地。

    几分静谧宜人,几分舒闲恰意,晨风亲亲吹来,整个人各外的舒服。

    下了游览车,梁天辰给甜甜拔出杆子,走到她面前,递到她手里。

    甜甜抬头,清澈见底的大眼眸眨了眨,“我不会打。”

    “我教你简单动作,最终目的就是把球打进洞里而已。”

    “洞太小了。”甜甜不自觉的嘟嘴。

    梁天辰被她的小动作感染到,语气更温柔了几分,“这样才有挑战性。太大了就没有意思……”

    “那太难了。”

    “志在参与,不一定非得要打进去。”

    “哦!”

    甜甜还是被说服了。

    梁天辰站在甜甜身边,双脚打开,双手握杆,摆出正确的姿势,“甜甜,这样的姿势,你先试试……”

    甜甜二话不说,立刻跟着学。

    梁天辰侧头,发现甜甜很聪明,一教就会,动作很正确,他又试着教如果打球,甜甜慢慢学着,一遍上手。

    梁天辰不由得在心里赞叹,嘴巴却说,“甜甜,还有些不对。”

    “嗯?”甜甜很很认真学了,不想让自己变得丢脸,十分紧张和小心翼翼的。

    梁天辰把杆子递给配练,然后走到甜甜身后,双手突然抱来。

    甜甜背脊骨微微僵硬,腰站得笔直,男人硕大宽厚的胸膛突然贴来,紧紧贴上她的背部,心脏猛得一颤,甜甜的指尖都紧张得发抖。

    大手从身边抱来,握住她的手背,甜甜感觉自己被男人阳光的气息包围着,每一寸细胞都在颤抖。

    梁天辰的脸就贴在她的脸颊上,炙热的皮肤碰触上她的脸蛋,那种脸贴脸的感觉太过亲密,甜甜紧张的额头渗透着汗气。

    男人磁性低沉的嗓音极致好听,从她耳边传来,“动作要标准,不要紧张。”

    甜甜心里呢喃:抱得那么紧,能不紧张吗?

    教高尔夫球的教练都这样教女学员的吗?太……亲密了。

    甜甜感觉心脏要跳到嗓子眼上面来。

    梁天辰握住她的手,轻轻拉起来,做好准备,一扫球。

    球出去了,最后梁天辰竟然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如果你跟我打球,不需要规范的姿势,怎么舒服怎么来。”

    甜甜呢喃道:“哦哦!我知道了。”

    然后这句话说完,甜甜还感觉到梁天辰并没有放开她,还保持着现在这个姿势,她很是奇怪的想问他为什么不放手,男人沙哑的声音突然传来,“甜甜,你用什么洗发水的,好香。”

    这一刻,甜甜才知道,男人都闭上眼睛在她颈脖间深呼吸地嗅着她的气息,语气充满了暧昧,甜甜再一次陷入了紧张的氛围。

    边上的配练很淡定,这种缠绵悱恻的场面经常是男人泡妞的手段,占便宜也是必备的。

    “天辰……我们开始练球了吗?”

    梁天辰故意拖延,“你会了吗?要不要我再教你一次。”

    “我会了。”甜甜紧张地咽口水。

    “嗯,真聪明。”梁天辰忍不住赞美一句。

    然后,还是没有放开她,反而胸膛贴得更紧,双手缓缓收紧。

    不远处的四人早就看到这一幕,梁父梁母倒是疑惑了片刻,才慢慢适应了梁天辰的突然改变。

    两人自己在练球区练习。

    梁静兰双手抱胸,很不屑的看着前面抱在一起的两人,嘴角轻轻勾起,冷冷道:“若琳,你看看前面。”

    若琳苦涩浅笑,双手握住球杆,隐隐在用力,目光锋利射向甜甜,语气却听似温和,但隐藏着深深的妒忌,“看到了,天辰哥在教你嫂子打球呢。”

    “我以前也不觉得我嫂子讨厌,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觉得她特别的讨厌。”梁静兰拿起自己的球杆,轻轻一甩,指着前面,“我现在很不爽。”

    梁静兰耳根软,这一点,若琳很早就知道,所以她很容易被影响,至于她现在讨厌甜甜,若琳并没有觉得很意外,在她预料之内。

    不过梁天辰的父母一直保持着比较冷静的处理方法,感觉即便不喜欢这个儿媳,也不会干涉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像极了三好父母。

    这让若琳挺苦恼的,心想还得下点功夫才可以。

    “若琳,我们去找我哥打球吧!”梁静兰气愤地走向前面。

    若琳觉得有好戏看,便跟着梁静兰上去。

    靠近梁天辰的时候,梁静兰喊道,“哥,我们比赛吧!”

    听到这道烦人的声音,梁天辰脸色略沉,缓缓松开甜甜,后退一步,回头看了一眼。

    见若琳和梁静兰走来,他单手插入运动裤袋里,眼眸也跟着冷了些许。

    甜甜也跟着转身,看到前面两人,学打球的心情都没有了,不过脸蛋上的温热依然还在,让她觉得有点尴尬,把头低下来不让那些人看到她刚刚因为自己老公的靠近而脸红。

    梁静兰靠近后,牵着若琳,对着梁天辰说,“哥,我们比赛吧,跟那些初学者打球没有意思的,让她呆一边自己练习吧。我球技虽然没有你好,当是若琳可是高手哦,你们高手与高手对弈,才好玩的,这样才有意思。”

    梁天辰还是一言不语,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

    若琳浅笑,“天辰哥,我们切磋一下吧,好歹我也是参加过比赛的。”

    梁静兰撇嘴,瞪向甜甜,讽刺倒:“不像某些人,可能这辈子才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连站姿都不会,是来搞笑的,别把自己档次拉低了。”

    她就是第一次来高尔夫球场怎么了?她什么都不会又怎么了?可甜甜没有求着让人教,没有非得跟你们玩耍呢。

    甜甜沉默着转身,捡起自己的小球,拿着杆走开。

    梁天辰突然伸手,一把握住甜甜的手臂,固定她要走的动作,对着面前的两女人,平静的说道,“我今天来球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甜甜打赢我,我没有兴趣跟什么高手过招,你们走远点别来打扰,甜甜技术不好,手中的杆子飞出来打到你们就不好了。”

    梁静兰和若琳脸色骤变。

    甜甜错愕的看着梁天辰,突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维护她了?

    放完话,梁天辰牵着甜甜的手往前走,去到下一个场地。

    望着两个的背影,若琳咬着下唇,隐忍不了的愤怒在凝聚,从眼神中射出来,像一道激光似的锋利。

    想要射穿甜甜的心脏。

    梁静兰眯眼,,冷冷道:“若琳,我们给点教训她看看如何。”

    “算了,静兰,那个毕竟是你嫂子,还是不要了。”

    “你就是心地太好,才被人欺负。”

    “嗯嗯,我知道我的缺点,但那不也是我的优点吗?”若琳浅笑,牵住梁静兰的手,转身走向梁父梁母,“我们去陪你爸妈吧!我们今天出来的目的是陪你爸妈的,不能像你嫂子那么不懂事。”

    “嗯,对!”梁静兰很是认同地点点头。

    梁静兰来到父母身边,即刻顺着若琳的话,对着她父母说,“爸妈,嫂子也太不懂事了,今天周末是陪爸妈出来玩的,她竟然拉着大概教她打球,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秀恩爱,看得都讨厌。”

    梁母瞭望远处,发现梁天辰还跟甜甜跑得很远,不由得开口说,“算了,天辰他有分寸,竟然老婆比老妈更加重要,那我也没办法。”

    若琳补刀,“娶了老婆没了妈?还不如不要。”

    听到这句话,梁母的心也跟在沉了下来,很是不开心,把杆子一甩,“我不打了,到边上看你们玩就好。”

    梁父见自家老婆不开心,还吃儿子儿媳的醋,心情也变得糟糕,他蹙眉看向若琳,觉得这个女人很不简单,经常一两句话,就让他的老婆和女儿产生极度不好的偏激思想。

    有种挑拨离间的感觉。

    梁父不好说什么,跟上梁母的脚步,牵住她的手,“我们去休息区喝杯东西,休息一下吧,别计较这么多了。”

    “我觉得若琳这会女孩挺好的,懂得又多又聪明。”梁母赞美。

    梁父浅笑,“嗯,是懂得多,而且心眼也多,我觉得她不向外表看得那么好,虽然儿媳不是我们喜欢的,但始终是一家人,别被刷得内讧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小心若琳这个女人的心机。”

    “我知道了。

    甜甜双手握杆,紧张得手心冒汗,那个小洞洞就在前面,她调整了好几次,瞄准了,好像又不准。

    梁天辰缓缓靠近,温柔的问,“要不要我帮你忙?”

    “不用。”甜甜呢喃道。

    梁天辰就继续等着,耐心的看着甜甜的动作。

    甜甜轻轻一碰,球滚出去了,可是滚不到洞里。

    甜甜叹息一声,有站到边上,“到你了。”

    都快到洞边了,甜甜觉得没有希望了。

    梁天辰随意的把球轻轻一带,又在洞边上划过,甜甜看到机会又回来了,激动得上前来,笑着说,“不进洞哦,到我了。”

    梁天辰故意露出遗憾的脸色,抬眸看向甜甜,“真遗憾,这样都进不去。”

    “没什么好遗憾的,到我了。”甜甜很是开心,机会来了,心情很雀跃。

    梁天辰闪开,换甜甜上场,在他们两这种没有规则,没有对错的方式中比赛。

    同打一个球,谁打进洞洞就赢。

    换甜甜让位,甜甜又陷入了紧张状态,在球前面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工作。

    在甜甜紧张,犹豫不决的那一刻,梁天辰把杆递给陪练,走到甜甜后身,突然抱着,跟刚刚学习的情况是一样的。

    甜甜僵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感觉好紧张,手中的杆子在男人的带领下,把球轻易推进了洞里。

    赢了,甜甜很是激动,但在男人的胸膛里,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浅笑道,“我赢了,我赢了。”

    “嗯嗯,赢了。”梁天辰沙哑的声线呢喃道,气息吹在甜甜的皮肤上,酥酥麻麻的。

    梁天辰并没有打算放开她,而是在她耳边呢喃:“赢了我,想要什么奖励吗?”

    “奖励?”甜甜蹙眉,疑惑地反问,“有什么奖励。”

    “只要我有的,都可以奖励给你。”

    甜甜觉得今天的心脏就在坐过山车,这个男人好像一直在对她示好。

    难道是睡一夜的关系吗?

    甜甜想了想,浅笑着问,“我不要奖励你能不能换上惩罚?”

    “惩罚?”梁天辰不由得一顿,僵住身体,片刻后,把头靠近甜甜的耳垂边上,极致魅惑的说,“可以,那就惩罚。”

    “你不怕?”甜甜呢喃细语。

    “不怕,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难做的。”

    “太有自信了。”

    “说吧!”

    “就惩罚你打扮成妖艳的女人,穿着裙子跳脱衣舞。”

    此话一出,梁天辰傻了,连忙松开甜甜,错愕不已。

    甜甜转身看向他,发现男人的眼神好慌,脸色也沉了,看来很为难他。

    正因为如此,甜甜才更想整整他,谁让他昨晚上把她给折磨了吗?

    梁天辰无奈一笑,“甜甜,我们商量一下,我……”

    “不想接受惩罚就算,我:不逼你。”甜甜撇嘴,转身想离开。

    梁天辰立刻牵住她的手,“我接受。”

    “真的?”甜甜很是激动。

    梁天辰补充,“但我只答应在只有我们两人的情况下,关上房门,你想怎样搞,我都奉陪到底。”

    “嗯?”甜甜有种不好的预感。

    梁天辰邪魅的靠近她,双手插袋,把头压低,贴上甜甜的脸颊,“你喜欢拖到什么程度,我都奉陪到底。”

    这一刻,甜甜才发现,好像不是惩罚,这个男人也会乐在其中的吧。

    “我……”

    甜甜的话还没有说完,后面传来若琳的声音,“天辰……”

    梁天辰和甜甜回头。

    若琳拿着运动饮料走来,十分温柔地说,“天辰哥,静兰让我给你送瓶饮料来。”

    “谢谢!”梁天辰接过若琳的饮料。

    若琳还想攀谈,结果梁天辰只是很客气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转身背对着若琳。

    “天辰……”若琳喊着了一声,梁天辰没有回应。

    若琳绕过他面前,再喊一次,“天辰,你……”

    看到梁天辰的动作,若琳顿时黑了脸。

    梁天辰把饮料拧开盖章,递到甜甜面前,“喝点饮料,我们再继续比赛吧。”

    “你先喝吧!”甜甜客气的推着梁天辰的手腕。

    梁天辰挑眉,“要我喂你?”

    “不是……”甜甜羞涩喊到,身边还站着若琳呢,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喝吧,等你喝完了,我再喝。”

    “嗯嗯!”

    若琳像一个隐形人似的,被忽略在边上,她想插话,可面前的两人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此刻,她的自尊心被狠狠踩在地上。

    若琳正愤怒不已的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梁天辰突然转身,从身后喊住她,“若琳,你等等。”

    若琳立刻转身,看向梁天辰,露出灿烂的浅笑,开心不已,“天辰,有什么事吗?”

    甜甜喝水的动作愣住,错愕的看着梁天辰,该不会是又想说什么事吧?

    甜甜心里是紧张的。

    梁天辰上前两步,靠近若琳,冷着脸一字一句说道,“如果是客人就应该有客人的样子,别喧宾夺主,别随便碰主人家的东西,不问自取视为盗也。”

    梁天辰一番话,把若琳说得脸色铁青,愤怒的气息滚滚而来,紧握的拳头在狠狠用力,咬牙切齿般怒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还有你给我记清楚这一点,甜甜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这个家现在就是她管事,我妈老了,我妹还小,我想我这么说,你应该懂吧?”

    站在梁天辰身后的甜甜,不由得捂住嘴巴,很是惊愕,眼眸瞪大,腹诽:天啊!他是怎么知道发生过的事情?

    这一刻,男人宽厚的背影像个大树,屹立在山崖顶上,能遮风挡雨,能为她撑起了一片天似的。

    这一刻,甜甜心房之下,最柔软的地方被深深碰触到,那种感动,让她有种热泪盈眶。

    那种委屈也变得不再委屈了,那口憋在心底里的气也瞬间消散。

    若琳咬牙切齿,气得双肩颤抖,身体僵硬,脸色也一阵青一阵白,甚是难看至极。

    若琳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应该说,没有办法反驳和狡辩,在梁天辰面前,她更别教唆不了,挑拨不了,以为用真情实意牵动他的心,没有想到如此绝冷。

    若琳愤恨地转身,欲要走向梁静兰。

    梁天辰对着她的背影再多说了几句,“在我家呆得时间也够久了,如果打算长期居住,我建议你租房子比较方便。”

    是傻子也能听出梁天辰的意思,然而若琳却当作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垂下来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气得拳头在颤抖。

    梁天辰转身之际,看到甜甜膛目结舌的呆萌样子,愣愣的仰看着他,梁天辰嘴角轻轻勾起,动作轻柔,摸摸她的脑袋,“怎么了?”

    甜甜:“天辰,你……”

    你好man啊!

    “嗯?”

    “你……还要不要喝水?”甜甜把手中的水递到梁天辰面前,露出一抹浅笑,笑容十分甜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