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50章 小别胜新婚(甜甜)

正文 第150章 小别胜新婚(甜甜)

    梁静兰疑惑地看着若琳,再看看甜甜,感觉很不对劲,两人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而梁静兰第一次见到甜甜如此生气,“嫂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甜甜不想说若琳的坏话,沉默着一言不发,倒是若琳很少不爽的对着梁静兰说,“静兰,这是我的错吗?我在我的房间里面拿衣服穿的拿饰品带,精心打扮准备出发了,她竟然让我把衣服脱下来。”

    “为什么?”梁静兰反问甜甜,“嫂子,你搞什么?”

    甜甜深呼吸一口气,冷冷道,“我的衣服和饰品,当然要她脱下来。”

    梁静兰又看向若琳,不由得蹙眉,上下打量着若琳身上的衣服和饰品,皱起眉头淡淡的说,“若琳啊,我不是告诉你,这个房间是我嫂子一直住开的吗?你拿她东西要征求她的同意才行,再说了,你没有带衣服来吗?”

    若琳委屈得撇嘴,“静兰,你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就是性格大条,我哪里知道东西是她的,再说了,她也不住这个房间了,还不把东西搬走,衣服饰品都是新的,我以为是为客人准备的。我如果知道东西是你嫂子的,我也不会拿来穿戴,可是现在已经带上了,她竟然这么小气……”

    梁静兰觉得若琳也不是故意的,立刻调转枪头,对着甜甜说,“嫂子,你也别这么小气了,人家说不知者不罪嘛!你看看你那么多衣服穿都穿不完,珠宝也是想要多少有多少,若琳既然穿戴了,就让她穿着吧,你这样很丢我们梁家的脸面呢,大度一点,可以吗?”

    她不大度?

    甜甜气得心脏隐隐的疼,若琳这个女人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竟然还有理了?

    梁天辰在家里的时候,若琳一直表现得知书达理,很有分寸,可这出差而已,就立刻露出她哪让人生厌的嘴脸。

    这是多贪婪才窥视着别人的衣服和饰品?

    甜甜对于这个墙头草小姑也是很无语,平时骄横也就算了,在遇到事情连自己的判断力和主见都没有的女人,真的是可悲至极,梁家拿这么多钱给她买学位和文凭,都是废纸一张,愚蠢至极。

    甜甜叹息一声,坚决的目光看向若琳,一字一句毫不退让,“这不是我是否小气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立刻把我的东西脱下来,否则给我离开这里。”

    甜甜的态度很是强硬,把梁静兰看傻了,若琳蹙眉,脸色阴沉如墨,不由得握紧拳头,轻轻咬着下唇隐忍着。

    梁静兰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霸气的甜甜,愣了好几秒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突然听到若琳说了几句,“好大的架子啊!听静兰说她哥根本就没把你当成老婆,你竟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也不想想,这个家的女主人可是静兰和她妈妈。”

    说着,若琳推推梁静兰的手臂,“静兰,你说是不是,在你面前竟然敢把你朋友赶走,看来你嫂子也没有把你看在眼里。”

    若琳的话让梁静兰对甜甜很是不爽。

    甜甜眯着危险的眼眸瞪着眼前这个女人,气得牙痒痒的,竟然公然挑拨离间?

    平时跟小姑之间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被若琳这么一搅和,梁静兰对甜甜更加不满。

    梁静兰双手抱胸,趾高气扬的怼耸甜甜,恼火地问,“路甜甜,你有完没完,不就是一条破裙子和破手链吗?你至于把我朋友赶走吗?这个家还没有你讲话的份。”

    甜甜从容不迫地看向梁静兰,觉得这个小姑很可笑,纵使平时再骄横也不至于如此愚蠢,还听不出对方的挑拨?

    甜甜平静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不想得罪小姑,毕竟以后还要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

    对梁静兰最好的态度就是不跟她发生争执,尽量隐忍。

    可是并不代表她就纵容面前这个过分的女人,现在穿她衣服,带她饰品,明天是不是就抢她地位?后天是不是就睡她老公,夺她家庭?

    或许是她杞人忧天,但她甜甜的原则从来不会轻易打破。

    甜甜不想跟梁静兰说话,免得发生争执,回头对着旁边搞卫生的佣人说,“阿姨,你过来,看着若琳小姐把衣服和饰品换下来,才让她出门,如果她强行要走,帮我打电话报警。”

    佣人愣了。

    梁静兰和若琳脸色骤变。

    若琳目光如剑,锋利无比。

    梁静兰很是错愕,气愤不已。

    甜甜拿着自己的包包,淡定地转身走向二楼。

    梁静兰气得跺脚,有种被轻蔑的挫败感。

    若琳咬牙切齿的把手腕的钻石链子扯下来,怒气冲冲的把钻石链子甩到茶几上,低声怒斥,“我算见识了,难怪你大哥不喜欢这种女人,连自己小姑都不放在眼里,爬到你的头上拉屎拉尿的,我是你朋友,竟然连半点尊重都没有,太过分了。”

    说完,若琳怒气冲冲转身上楼,边上楼,边伸手放到后面拉衣服的拉链。

    梁静兰急忙追上去,低声哄着,“若琳,你别生气了,若琳……我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呢,你穿我的吧,我……”

    “不穿了,这聚会我不去了,你去吧……”

    “若琳,别啊,都跟一群姐妹淘说好了的,你这样说不去就不去,大家很失望的,再说了,你大人有大量别跟那个女人计较,什么破衣服给会她,我把最新季的名师设计的裙子送给你,限量版哦!”

    “再说吧!”若琳进入房间,梁静兰也跟着走进去,关上门后,两人就一群嘀嘀咕咕地在数落甜甜的不是。

    越说,觉得甜甜越是过分。

    若琳把甜甜的衣服丢在地面上踩了两脚,转身对着梁静兰问,“静兰,你嫂子平时也这样对你的吗?”

    “不会。”

    “她是我见过最会装的女人,一副柔弱无害的样子,其实很坏,太作了。”

    “嗯,可能是吧,所以我哥一直都不喜欢她,几天前才让她搬入我哥的房间的。”

    若琳随便拿了一条裙子穿上,疑惑道,“为什么突然让她住进去?”

    梁静兰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我爸妈想要抱孙子的缘故吧,毕竟我哥年龄不小了,是时候要生小孩。”

    若琳嗤之以鼻。

    梁静兰也因为刚刚那件事很是生气,黑着脸双手抱胸靠在墙壁等着若琳。

    顿了片刻,若琳穿好衣服,眼眸底下闪过一抹狡黠,转身对着梁静兰低声说,“你哥如果想生孩子,随便一句话,大把女人排着队伍,不求名利,不求名分为他生小孩呢,为什么这么委屈自己要跟这么一个没有素质又小气的女人生孩子。”

    “我哪知道他。”

    若琳平静下来,拿起自己的包包,在这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面那个优秀的她,自认为论相貌身材还是素质才华,那一样都比甜甜强。

    “静兰啊,我听说,你嫂子文化水平不高,而且还是学的设计。听说是小三的女儿,被父母抛弃后,被人收养,在条件差的家庭长大。”若琳小心翼翼的说着。

    梁静兰也觉得很是丢脸,“哎,别说了,我这个嫂子还真没有什么值得拿的出台面的,她现在能嫁到我们梁家来,真的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灰姑娘逆袭呢。”

    “那,你哥没有想过跟她离婚,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吗?”若琳靠近,试探性的细问。

    梁静兰耸耸肩,“我不知道呢。改天我问问我哥去。”

    若琳这会才露出淡淡的浅笑,“好,你问问吧,也可以适当的跟你哥说说,即便要生小孩,也要考虑一下基因,不有太随便。”

    梁静兰牵上若琳的手臂,“好,我知道了,我们走。”

    若琳和梁静兰又恢复了美美的心情,去参加宴会。

    甜甜回到房间,放下手中的包包,走到大床上,整个人无力的躺倒在床,双手摊开,看着天花板呆呆的,愣愣的。

    心情沉闷得难以释怀。

    现在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永恒做设计师,以为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了,可是没有想到实习生竟然有十个,而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一个。

    多么残酷的现实啊!

    在公司上班,都像上战场一样,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每天过得十分谨慎小心,战战兢兢的,生怕一不小心就中了别人的小圈套,被排挤下来。

    她不懂得讨好别人,不懂得拍马屁,更加不会被潜规则,所以她只能比别人更加的努力,希望能用成绩打败对手。

    在公司累了一天,没有想到回到家里,竟然还有一场战争。

    从来,她甜甜就不是一个好战好胜之人。

    她的人生格言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可是有些人,真的是没有办法忍。

    休息了一会,甜甜就去洗澡换衣服,等到了晚餐时间,便下去吃饭。

    公公婆婆竟然不在家,梁静兰跟若琳出去,整个家就她一个人吃饭,冷冷清清的。

    突然想到了梁天辰。

    早上的时候因为赶时间,看到梁天辰发来的信息,就随便回了一个哦!

    不知道他现在在那边工作如何呢?

    甜甜吃过晚饭,到花园散步,到了深夜才回到房间准备睡觉。

    睡觉前习惯性的拿着手机看网页,看朋友圈,看各种各样的信息。

    房间的灯光暖黄,淡淡的,甜甜就躺在大床上,侧着身子,紧紧抱着她的毛毛虫。

    手机突然嘟嘟的响了一声。

    她立刻退出网页,拉下信息栏,发现是梁天辰发来的信息。

    这对梁天辰来说已经是第二天了,这一天一条信息,让甜甜心里莫名的有些小激动,看着他发来的信息。

    梁天辰:需要礼物吗?

    甜甜看着这条信息,不由得把毛毛虫抱得更紧,显得紧张,呢喃道,“毛毛,你说我要不要礼物好呢?”

    “可是我不知道卡冥国有什么是特色,我这样会不会不太好?”甜甜抱着毛毛虫在床上转了一圈,手里紧紧掐着手机。

    沉思了片刻,拿起手机,准备回复,可是指尖却按不下去字母,烦躁得在两米宽的大床上打滚。

    滚了好几圈,最终还是打了四个字:不用,谢谢。

    发送后,甜甜就再也没有睡意,心情乱糟糟的,像一团麻丝。

    等了好久,梁天辰也没有回信息,甜甜相隔五分钟就看一下屏膜,手机总是拿起来,放下,拿起来,再放下。

    床单都给她滚皱起来都没有见到有信息回来。

    难道她这句话是话题终极句?

    这夜,甜甜彻夜难眠。

    就是因为一条信息,让自己失眠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到卫生间,发现镜子里面的女人竟然冒出了黑眼圈,才惊讶不已。

    慌忙拿出眼贴贴上,边刷牙边想。

    想着想着,甜甜猛得咬住牙刷,身体一怔,僵住了。

    该死的,昨晚上应该跟梁天辰说想要礼物的,这样或许他就会问要什么礼物,那自己也可以问问他大概出差多少天呢!

    甜甜拍了一下自己的笨脑袋,嘀咕,“都想什么去了。”

    甜甜梳洗干净,换上工作服就出门上班。

    若琳的事情,甜甜也没有追究,佣人把清洗干净的衣服和饰品还回来,甜甜让佣人把之前没有拿出来的私人物品一次性搬出若琳的房间。

    若琳在梁家住下了后,很会讨好人,跟梁静兰的父母把关系处理得很好。

    经过那件事后,梁静兰也开始疏离甜甜,经常对她冷嘲热讽的,还没有好脸色看。

    梁天辰离开家的这些几天里,甜甜竟然有种不适应。

    之后,梁天辰再也没有发信息给她了。

    而若琳,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周末。

    梁天辰出差的第五天。

    甜甜还是如常,一大早就起床吃早餐,不过她今天还有更忙碌的事情,那就是换掉房间的窗帘话被套。

    换成她喜欢的眼色。

    也考虑到梁天辰可能不喜欢太花俏,就换成了浅色系列。

    忙碌了一整天,才把房间重新布置,添上了清香的鲜花。

    房间焕然一新,甜甜才开心得谁了个午觉了,下午时分,从房间出来,家里又是一个人也没有。

    甜甜找到一个佣人问了,佣人说她们去参加了某高官邀请的家庭聚餐,所以不回家吃饭了。

    这一刻,甜甜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里面本来就地位不强,现在连地位都没有。

    邀请她们一家,竟然把若琳带去了,而自己被遗忘在家里?

    甜甜虽然不喜欢参加活动和宴会,可是这种被冷落和取代的感觉,很是受伤。

    吃完晚餐回到房间,她无所事事的拿着书,倒在床上看着。

    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入夜,房间黑了,甜甜睡着了,大门被轻轻推开,进来的男人把房间的灯打开。

    那一瞬间以为自己进错房间了,认真一看,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窗帘换成淡淡的米白色印花帘,和床是一个色系,房间的床头柜和茶几都添上了鲜花,看起来显得有女人味又灵气了几分。

    梁天辰进来后,反手关上门。

    风尘仆仆的把手中的拖箱拉入衣橱间,边脱着外套边走像大床。

    站在大床边上,看着甜甜连被子也不盖,手中还拿着一本翻页的书。

    梁天辰轻轻伸手把甜甜的书抽出来,放到床头柜上,拉来被子盖好她的身子。

    他的动作十分轻盈,可是还把睡着的甜甜惊动,猛得睁开眼睛。

    那一刻,梁天辰被她突然睁开的眼眸惊愣在,还停留在为她盖被子的动作上。

    甜甜的大眼睛眨了眨,还以为是做梦,四目相对数秒,那种炙热而真实的眼神,连男人急促的呼吸,在这静谧的房间,显得格外的真实。

    甜甜猛得坐起来。

    刚刚盖上的被子下滑,甜甜紧张得看着梁天辰,轻柔的声音低声问道,“你回来啦?”

    “嗯。”梁天辰直起腰,缓缓摆手放到裤袋里面,静静看着甜甜,磁性的嗓音很是低沉,像是从喉咙发出来那般,“把你吵醒了?”

    “没,没有。”甜甜立刻掀开被子下床,梁天辰不知道她为何要下床,立刻后退了一步。

    穿好拖鞋,甜甜四处张望,显得紧促,又有些小紧张,多日不见,像隔了好久好久似的。

    “你刚下飞机,累吗?有没有吃饭?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吧?”

    甜甜说着就想离开,梁天辰一把握住她的手臂,“不用,我不饿。”

    “那你洗澡不?”甜甜回头仰望着他,像极了一个温顺的小妻子,“我给你去放点暖水吧。”

    梁天辰想了想,便松开她的手,“好。”

    甜甜立刻冲进浴室。

    梁天辰紧跟着她的后面,走向浴室。

    看着她的倩影,而此刻的内心并不是想着吃饭或者洗澡,最想最想的是,回到家里,第一间能抱住她,揉入怀抱,以慰藉多日来的思念。

    可是,依然保持着相敬如宾的疏离感。

    如果这样强行抱住,只会吓到甜甜,显得很唐突。

    甜甜蹲在浴缸边上调温水,往水里放了写薰衣草的干花,背对着梁天辰呢喃细语,“刚刚回来,时差问题,一定会累的,我放点薰衣草,帮助睡眠。”

    “嗯!”

    甜甜觉水量差不多了,便站起来,转身:“你可以洗……澡……”

    看到眼前的男人,甜甜有点呆,愣愣的语气消失在唇齿之间。

    梁天辰刚刚把白衬衫的扣子全部打开,还没有脱下来,就这样晾在身上,双手去解皮带。

    只是简单的动作,在甜甜的眼里,是那么的魅惑人心。

    脸蛋突然间绯红,目光羞涩而尴尬。

    梁天辰发现她的眼神变得羞涩,解开皮带后,就没有动静了,没有往下脱,以免甜甜出现不适应。

    就这样僵住不动。

    心情变得激昂,心脏微微颤抖着,血液在沸腾。

    浴缸里的水慢慢的溢出来,滴答滴答地流浴缸,甜甜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梁天辰瞄了一眼浴缸,水溢满出来了。

    整个地板打湿。

    “要不要一起洗?”梁天辰突然说了一句。

    此话一出,吓得甜甜一愣,脸色爆红。立刻反应过来,羞涩地逃避“不,不用了,我已经洗过澡了。”

    说着,甜甜紧忙迈开脚步走向梁天辰,想从他身侧经过而已。

    可没有发现地板已经全部是浴缸里面流出来的水,一个不留神,脚底一滑。

    “啊……”

    甜甜整个人向前扑,梁天辰也没有想到突发情况来得这么急,没有反应过来,被甜甜扑上来的身体压倒,脚步不稳遍抱住甜甜倒在地上。

    砰的一声巨响。

    梁天辰的背部着地。

    而甜甜整个人压在她的胸膛上,有些惊魂未定的慌张,双手攀着他结实的胸膛,掌心碰触到梁天辰滚烫的肌肤,呼吸急促缭乱。

    男人的手此刻正握住她的腰部,掉下来的那一刻,浓密的剑眉轻轻蹙起,眉宇之间皱成川字。

    甜甜慌了,“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很疼?。”

    着地后,梁天辰把头靠在地上,放松下来,“没事。”

    身体紧贴,甜甜慌张失措,想从男人的身上爬起来,可她的腰微微移动,梁天辰一把搂住。

    “嗯?”甜甜的腰被固定住。

    那一刻,所有尴尬瞬间爆发。

    羞涩得无地自容,梁天辰的呼吸急促得能停到微细的声音,心脏起伏,眼神炙热如火。

    即便地板的水冰凉,依然浇灭不了此刻沸腾的心。

    “我不是故意的,你让我起来好吗?”甜甜羞涩得不敢去看男人,因为现在的动作太过亲密了,贴得让人羞涩的紧。

    能很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变化。

    梁天辰喉咙上下滚动,咽下口水,口干舌燥地低声呢喃,声线沙哑磁性,极具魅惑。

    “我希望你是故意的。”

    甜甜顿时愣了,眸子清澈见底,看向了梁天辰的深邃墨瞳。

    四目相对,气氛变得暧昧,静谧的夜,浴缸里的水滴答滴答的流下来。

    男人急促的呼吸像是催化剂。

    “天辰,你……”甜甜娇柔的声线刚刚说出一句还不完整的话。

    下一秒,梁天辰一把勾住她的后脑勺,拉下她的头,吻上她的唇瓣。

    甜甜呆萌的大眼睛很是错愕的瞪大,从喉咙珉出娇滴滴的声音,“嗯?”

    一个深吻更本不解渴。

    梁天辰快速转身,把甜甜压上。

    “嗯嗯嗯?”甜甜害怕得想挣扎,却很快的沦陷在他的炙热深吻当中。

    男人的动作放肆而大胆,渴望而迫切。

    就这浴室的地板上,就那么迫切的,将甜甜把……

    甜甜是紧张,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承受了一场暴风雨。

    当然,这场暴风雨还是把她弄哭了。

    一个字:疼。

    两个字:酸疼。

    三个字:全身疼。

    后来,是被男人抱着泡了一个澡,粗来的时候已经昏昏欲睡。

    一碰床就睡着了,湿哒哒的头发好像是梁天辰给她吹干的。

    那白皙裸露的身子,好像是梁天辰给她套上的睡衣。

    别人都说,小别胜新婚。

    他们的之前没有新婚燕尔的时光,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胜过新婚,但是,新婚的感觉,才刚刚开始。

    清晨。

    晨曦洋洋洒洒散落在阳台之上,映入房间里,暖和了整个房间。

    甜甜半边身子搂在梁天辰身上,而她平时拥抱在一起睡觉的毛毛虫,此刻正在阳台外面的休闲椅上晒太阳。

    昨天晚上被梁天辰无情地丢出去,享受早晨的露水了。

    梁天辰很早就醒来,发现甜甜正搂着他,窝在他胸膛上熟睡,不想吵醒甜甜,梁天辰就继续躺着熟睡。

    梁天辰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甜甜的背部,忍不住挤出浅笑。

    突然,门被敲响,梁天辰眉头紧蹙,外面是梁静兰的声音,“哥,起床吃早餐了。”

    “哥,起床啦!爸妈说吃过早餐一起去打高尔夫呢!”

    梁静兰的声音把甜甜吵醒了梁天辰皱眉,气恼地想把外面的那个烦人扔到几公里外,一大早竟然来打扰他的清梦?

    甜甜从梁天辰的胸膛睁开眼,仰头瞬间,对视上男人深邃迷离的眼眸,脸蛋瞬间绯红。

    她连忙从梁天辰的身上爬起来,羞涩得躲开梁天辰的眼神。

    “我,我们……”连话都说不好,甜甜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昨晚上太过羞涩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想起来,脸蛋都滚烫似的。

    “甜甜。”梁天辰也跟在起床,坐起来看着甜甜。

    甜甜发现身上套着一件连衣裙睡衣,便快速下床,“我去洗手间。”

    落荒而逃似的急迫,羞涩感瞬间爆棚。

    看着甜甜的背影,梁天辰会心一笑,无奈地摇摇头,下了床找来一件休闲衣套上,然后走向门口。

    开了门。

    梁天辰沉着脸,眼神冷冽,淡淡的说,“什么事?”

    梁静兰含着笑意,“哥,爸妈说想去运动运动,我们一家去打高尔夫球吧,若琳和爸妈都已经准备好了呢,就等你了。”

    梁天辰想想,觉得也不错,周末可以带着甜甜一起去玩。

    “好,等你嫂子洗漱干净,我我们就下去。”

    梁静兰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撇嘴道,“她又不会打高尔夫球,带她去干什么?”

    听这口气,梁天辰脸色变得更加冷了,深邃如冰,盯着梁静兰。

    梁静兰瞄了一眼屋内,发现甜甜没来,便低声说,“哥,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这个女人又多嚣张,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还想赶我朋友走,我告诉你,我现在不喜欢这个嫂子,爸妈更不喜欢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梁天辰冷哼似的,从鼻腔发出一个冷笑的单音,双手插袋,“发生什么事?”

    “什么事都过去了,人家若琳大度,不跟她斤斤计较,你快下来吧,我们一起去打高尔夫球呢。”梁静兰鬼鬼祟祟地低声说,“记得别带嫂子,要不然我们都不会去的。”

    从卫生间出来的甜甜,刚好听到了后面几句,不由得顿停下来,脚像生了根似的,愣在原地。

    梁静兰见到甜甜粗来,收了声音,给脸色极度难看的梁天辰挑了挑眉头,使出一个眼色,意思让他不要带甜甜,抛下眼神,梁静兰就转身离开。

    边走边说,“快点哦,我们都在等你呢!”

    梁天辰关上门,转身之际,见到身后的甜甜正在后面,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心情异常低落,像受到了打击似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