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49章 浪漫的惊喜

正文 第149章 浪漫的惊喜

    童夕重新把穆纷飞的意思说一遍。

    大家还是觉得不放心。

    商量之下,傅睿君把远处警察手里的防弹被子拿过来。

    大家都退到了安全范围,而傅睿君也决定用传统的办法,匕首压着地雷,然后用防爆被盖住逃跑。

    此刻,童夕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

    傅睿君看着她的脚,再看看童夕,轻声说道:“如果是真的地雷,我们会难逃一劫,你害怕吗?”

    “不害怕。”童夕浅笑,眼眶的泪水早已经干涩。

    “你听我的命令,我说跑,你就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

    童夕凝望着傅睿君,很是纠结,明明觉得穆纷飞不会骗她,可是一想到傅睿君要一个人面对危险,心里就忍不住会慌。

    “睿君,我们一起跑,如果真的爆炸,我要跟你一起死。”童夕语气坚定。

    傅睿君也不想再继续墨迹下去,面对死亡,他从来不含糊,不会婆婆妈妈,在他当特种兵开始就已经将生死看得很淡很淡。

    “好。”傅睿君也应声。

    在大家还是很紧张的情况之下,傅睿君慢慢的用匕首插入童夕的脚下,准备好之后,他开始倒数:“三,二,一……跑……”

    童夕反应过来,拼命往前跑。等她跑了好远,也没有听到地雷的声音,便回了头,发现傅睿君双手用力按着地雷,一刻也不敢松开手。

    童夕见到傅睿君没有跑,而是用自己的力气把地雷压着,不管地雷是真是假,不管会不会爆炸,童夕此刻的心颤抖着,起伏不定隐隐疼着,生气又害怕地对着傅睿君怒吼:“你骗我……你这个骗子,说好一起跑到呢,你为什么不跑?”

    童夕的声音哀鸣长啸,泪水哗啦啦的流淌在脸颊上。

    傅睿君回头,对视童夕一眼,流露着不舍和深情,下一秒快速放开,拿起身边已经准备好的防弹衣,立刻盖上自己。

    这个动作在0.5秒发生了巨大的反应。

    “嘣……”一声巨响,如同炸弹般的声音,地雷瞬间炸开。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童夕吓得双脚一软,跌坐在低下,双手捂着嘴巴,泪水横流,痛苦地看着爆炸现场。

    可是,爆炸后,发生的一幕让人很是奇怪。

    炸出来的是白色模体,像火箭一样射向天空。

    所有人都把头仰望天空,那声巨响太厉害,裹在防弹被子里的傅睿君都感觉到身体被震动,只是响声过后,自己没有受到伤害,他才安心,从防弹被里面出来。

    出来后,看着前面的人,童夕,曾丹,和梁天辰,都仰头看着天空,那两名警察也仰头,膛目结舌的看着天空。

    傅睿君很是好奇,便抬头。

    发现天空有一个白点还在继续往上飞。

    紧接着在一声巨响,大地被震动,天空被震裂开似的。

    所有人心中的惶恐和害怕都变成了期待,整个天空突然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

    慢慢的,缓缓的,缥缈的,下起了小雪。

    漫天纷飞的雪花,在初夏的季节里,飘下来。

    梁天辰和曾丹双手插袋,看着眼前这一幕,美得让人窒息,美得让他们觉得可惜没有带心爱的人过来欣赏,错过这浪漫的白雪纷飞。

    童夕从害怕到激动,从紧张道惊呆,缓缓伸出手掌,白雪飘落在她的掌心中,发丝上,肩膀上,柔柔的像个小泡沫,可是这种不是普通的泡沫,而是带着清香,会融化的小泡沫。

    美不胜收,穆纷飞说是惊喜,童夕觉得太对了,她颇有感触地看向前面的傅睿君。

    傅睿君瞭望着天空,顿停了片刻,走向童夕,四目深情相对,雪花雨中,如沐仙境。

    男人从雪花缥缈中走来,俊逸的脸从容温柔,目光炙热,眼波流转之间,心底的最深处被这一片浪漫的雪景所触动。

    傅睿君走来,二话不说,蹲下身把童夕横抱起起来,童夕顺手圈住他的脖子,把头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上。

    纷飞白雪!

    其实穆纷飞的心里有一种情愫,而这种情愫跟浪漫有关,跟她才18岁的美好憧憬有关.

    迈着稳健的步伐,傅睿君抱着童夕慢慢离开雪景区,走向梁天辰和曾丹。

    梁天辰跟着傅睿君的脚步走向车子,曾丹却站着一动不动,凝望着前面还没有落尽的白雪,脑海里面又浮现了那个冰冷的女生-穆纷飞。

    上了车,大家等了很久,曾丹才缓缓转身,走到车前面开门上车。

    梁天辰启动车子,扬长而去,一路上,童夕紧紧依偎在傅睿君的胸膛上睡着了,因为之前的惶恐不安,让她很受伤,已经精疲力尽。

    曾丹回头,看向傅睿君,瞄了一眼他怀中的童夕,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先把夕夕安置好。”傅睿君呢喃着,“我们给穆纪元打电话的时候,很明显他也知道那个地雷一定会爆炸,他一定会以为童夕死了的,只是穆纪元没有想到炸出来的不是弹药而已,”

    “但是他迟早还是会知道的。”曾丹担心:“我怕到时候他还会来找童夕。”

    傅睿君低头看着童夕熟睡的俏脸,显得惨白,眼帘下还有泪痕,他轻声说:“我不怕他来找夕夕,但是我担心夕夕会坚持回到他的身边。”

    “为什么?”曾丹疑惑。

    傅睿君深深叹息一声:“为了报仇。”

    “这样太危险了。”曾丹很是不悦,蹙起浓密的剑眉,严肃脸,“你看这次,如果不是纷飞送了一个惊喜地雷给叶敏,今天童夕跟你都会死。”

    “我知道。”。

    曾丹:“你们商量一下,报仇的机会有很多,不要让童夕冒险回到穆纪元身边,这样很危险。”

    傅睿君这回才缓缓闭上眼睛,疲惫地靠在椅背上,经过这次,那种后怕的心情依然存在。

    不能让童夕出冒险,不在童夕身边,他根本保护不了童夕。

    深夜静谧如水,月色正浓。

    童夕睁开眼,望向四周,发现傅睿君就站在阳台前面,面向着漆黑的露台外,男人宽厚的背影显得沉冷,一股说不上来的惆怅感。

    童夕缓缓从床上爬起来,“睿君。”

    轻盈的声音柔柔的从傅睿君身后传来,傅睿君背脊骨微微僵直,顿了三秒,反应过来转身看向童夕。

    “你醒了?”傅睿君走向大床,在童夕身边坐下来,大手摸上她的后脑勺,勾着:“肚子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童夕摇摇头,双手摸上傅睿君的脸颊,捧着:“太好了,我们都没事。”

    看着童夕脸蛋激动的笑容,傅睿君完全无法开心的起来,虽然这一次很幸运,那下次呢,下下次呢,不会每一次都这么幸运。

    “夕夕,不要回去了,太危险。”

    童夕蹙眉,沉默了片刻,握拳,咬牙切齿地冷冷道:“我要回去,我要告诉穆纪元,叶敏实在太可恶,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叶敏她失踪了。”

    “嗯?”

    傅睿君伸手摸上她的手背,在握住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磨蹭,垂下眼眸,语气十分低沉:“穆纪元知道你出事了,他现在还以为炸弹将你炸死,我猜想叶敏已经被杀,所以你不要回去。”

    童夕双手捂着嘴巴,倒抽一口气,“不会吧,太狠了。”

    “对,那个男人表面上是无害的,但是很危险,这一次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你回去了。”

    “那怎么办?”童夕平静下来,放下手,很是不甘心的问:“那我要怎么做,才能为我的孩子,我的爸爸报仇,我……”

    “交给我。”傅睿君握着她的手,低头轻声细语:“这些事情就交给我来做,现在穆纪元身边只剩阿姆和穆纷飞了,只要这两人都被铲除,事情就好办很多。”

    “可是,我还没有拿到阿姆的血液样本,还没有办法帮你证明。”

    “这事情我交给了曾丹去处理,你不用管了,现在好好的呆在我身边,什么也不用管。只要拿到阿姆的血液样本,带到帝国警察局,会很快查出来杀死薛曼丽的重大嫌疑人是阿姆,警察也会对他进行逮捕。”

    “那纷飞这么办?”童夕急了,握着傅睿君的手臂,“纷飞她是一个好女孩,只是帮穆纪元做事而已,她没有错的,你能不能不要对付她?”

    傅睿君叹息一声,即便童夕不求情,曾丹这一关似乎也是个大问题,他想了想说道:“不是我们要对付她,是她最终还是会听命于穆纪元,去伤害曾丹,伤害我们的。”

    童夕顿时愣了下来,僵得无法说话,脸色愈发暗沉。

    “傅睿君勾住童夕的后脑,把她的头压到自己的胸膛上,温柔的安抚着,“好了,不要想太多,一切有我呢。”

    童夕心里暖暖的,挪了挪位置靠近傅睿君,双手环抱在他的腰上,紧紧贴着,闭上眼睛窝在他怀抱中。

    “睿君,这里是什么地方?”

    “临时租了一栋别墅,暂时住在这里。”傅睿君闭上眼睛,闻着她发丝的清香,埋在她的颈部中,声音沙哑。

    “那曾丹和甜甜的老公呢?”

    “在房间或者客厅吧,不太清楚。”

    “我突然发现甜甜的老公也是个不错的男人。”

    傅睿君眉头一皱,不悦的低声呢喃:“才刚跟我结婚而已,你现在就开始羡慕别人家的老公了?”

    童夕冤枉的拉长声音:“我没有……”

    “没有人比你老公更加好,要谨记着这一点,知道吗?”傅睿君霸道的语气带着宠溺和酸酸的味道。

    听在童夕的耳朵里,是暖暖的感觉。

    两人拥抱了很久,傅睿君轻轻的推开她,温柔的把童夕压在床上,“你再睡会吧。”

    童夕疑惑:“你要去哪里?”

    “我到客厅外面找他们说点事情。”

    “哦……”童夕嘟嘴,有点依依不舍,但还是愿意躺下,突然伸手拉住傅睿君的手指,“睿君,你现在都不亲我了?”

    傅睿君不由得珉笑,是宠溺的甜笑,然后低下头在她的樱唇上浅吻一下,很快就离开,细声说:“乖点,等你身体恢复,想要怎样吻都给你。”

    童夕还是不满足的嘟嚷嚷:“我身体很好。”

    傅睿君:“我的吻很少单独进行。”

    “什么意思?”

    “夕夕,你懂的。”

    “污……”童夕送了他一个字,忍俊不禁地忍住笑。

    傅睿君笑笑,摸摸她的额头,为她盖好被子,然后站起来,走向门口。

    童夕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洋溢着幸福的浅笑,缓缓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傅睿君出了房门,深夜的客厅依然灯光通明。

    下了楼梯,傅睿君在偏厅的酒吧台见到曾丹和梁天辰。

    两人坐在吧台上,已经梳洗换上了居家休闲服,他们手中拿着红酒杯,优雅从容地在碰着杯子,默默的品尝着美酒。

    傅睿君双手兜入休闲裤袋里,缓缓走过去,在梁天辰旁边坐上,感觉的傅睿君的到来,梁天辰伸手拿来空杯子,“葡萄酒,合适吗?”

    “可以。”傅睿君双手放到了桌面上,看着面前的酒架,“在聊什么呢?”

    曾丹笑了笑:“男人在一起的话题,除了事业,就是女人,还能聊什么?”

    “你两的事业也说不到一块,一个当官的,一个经商的,没什么共同话题,至于说女人,更加不会说到一块,你两也没有共同的女人。”傅睿君很不给面子的分析:“你们的话题顶多聊聊天气,聊聊这酒的味道如何而已。”

    好残忍的傅睿君啊!本来聊天气也不尴尬的,被他这么一说,曾丹都觉得超级尴尬了,因为跟梁天辰不算太认识,而梁天辰这个男人有点冷,所以曾丹也找不到好的话题,聊起了今天的天气。

    没有想到,梁天辰竟然回应他的话题了。

    对于傅睿君的话,梁天辰倒是不以为然,珉唇浅笑,“不在于话题是什么,只要舒心就好。”

    “对……”曾丹立刻应声。

    梁天辰:“天气也是一个挺不错的话题,明天出门还得看着天气来。”

    曾丹:“对……明天有雨,出门记得带伞。”

    梁天辰:“而且这个国家的天气挺无常的,昼夜的温度相差太大。”

    曾丹:“对,出门带伞还得带衣服。”

    傅睿君蹙眉,珉上一口红酒,十分佩服的说:“你也别对对对了,别聊天气,说说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吧?”

    梁天辰轻轻摇晃着红酒,玻璃杯的猩红酒液勾出一道完美的弧度,沿着杯壁滑落,男人眯着眼眸,语气淡淡的说:“虽然我过来只是做考察工作,但如果有别的地方用得上我,尽管开口。”

    傅睿君珉笑,“当然,我们是合作伙伴,也是朋友。”

    梁天辰很是认同,举起杯,傅睿君意领,也拿起杯子碰上,两人碰上后歪头看向曾丹,曾丹明白过来,立刻拿起酒杯“砰”的清脆一声,豪爽的说:“干了,兄弟。”

    三人仰头喝了杯中的红酒,曾丹负责倒酒。

    梁天辰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时间,突然冒出一句:“这里的时差跟帝国相差六个小时。”

    “嗯,是的。帝国已经是早上了,上班时间……”曾丹为两人倒下酒,把酒瓶一放,问道:“是不是想给甜甜打电话了?”

    曾丹这样一说,梁天辰不由得一僵,愣住了,看着手机屏幕,好片刻也反应不过来。

    心里总有些牵挂,但是又说不清楚是什么,被曾丹着一点明,心思好像瞬间开朗,有种想给甜甜打电话的冲动。

    虽然,曾经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两人之间很疏离淡漠,但结婚两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家,这是婚后第一次出差。

    “想打就打吧。”傅睿君拿着酒浅尝。

    梁天辰像是无所谓似的,把手机放到桌面上,“没有什么事情需要说的。”

    傅睿君又看向了曾丹:“你呢,需要给你女朋友打个电话报平安吗?”

    “她不知道我出国。”曾丹语气淡淡的,无精打采。也可以说,两人的关系还停留在相亲的那种热度上,没有太大的进展。

    一直想着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的曾丹,现在对结婚竟然无动于衷。

    或许,霍多娜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吧。

    两人相处时间也不太久,说不上喜欢,霍多娜更多的是追求他军官的身份,聊天的话题经常是买房买车的事情上,而他也并不热衷跟她交流。

    所以关系很淡,淡得他现在想把关系终止。

    “你老婆没事吧?”梁天辰歪头看向傅睿君。

    “没事,在睡觉呢。”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抢回一夕,先灭穆纪元的大经济,再灭穆纪元的爪牙-阿姆。至于穆纷飞……”傅睿君说着顿时又停了下来,听到这句话,曾丹僵住了,脸色微微变沉,深邃中闪过一道难以察觉的担忧。

    傅睿君叹息一声,甚是为难,无奈的说了一句:“走一步算一步,这些以后再做打算吧。”

    曾丹也不想说话,拿起酒杯,梁天辰和傅睿君也跟着拿起酒杯轻轻碰上,然后优雅地品尝。

    曾丹是一口闷完杯中的红酒,心情十分的压抑。

    三个在客厅边聊边喝酒,一直到深夜。

    各自回房。

    曾丹喝太多了,回房倒头就睡。

    傅睿君回去抱着老婆,在温柔乡中满足地安睡。

    至于梁天辰,依然拿着手机,站在阳台前面,望着天空的点点星辰,纠结着要不要给甜甜打电话。

    心里十分牵挂着那个女人。

    可是,一想到是他单方面在想她,而那个女人始终没有把他当成丈夫,心情就无法控制的烦躁。

    或许,一开始,两人都没有感情而结婚了,也因为误会,让他这两年来的跟她保持着距离。

    可是,他这两年来,慢慢的喜欢上甜甜,而甜甜却依然保持着初心,难道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

    梁天辰把手机放进裤袋,顿了几秒,又拿出来,有放进去,又拿……

    纠结得他快要疯掉。

    便快速打了一条信息发送给甜甜。

    信息就三个字:我已到。

    结果,数分钟之后,甜甜回来一个字:哦!

    梁天辰看到这条他鼓起勇气发的信息,得到的回应竟然是,哦?

    心烦意燥,梁天辰转身走向大床,把手机甩到边上,上床睡觉。

    这个夜,男人辗转难眠,心里只想着一个问题:让甜甜培养对他感情,到底需要多久才会对他有感觉?

    有种等不及的迫切感。

    -

    穆纪元借酒消愁,躺在酒窖下面喝醉了睡,睡醒了喝,颓废了两天,好像丢了魂魄似的。

    直到阿姆调查清楚,来到酒窖之下,对着穆纪元说:“boss,大小姐没有死。”

    穆纪元半醉半醒的状态,颓废的脸颊上满是胡须,目光涣散迷离,坐在沙发上,靠着椅背呢喃了一句:“你说什么?”

    “大小姐踩的地雷没爆炸,我已经向警察证实过了。”

    穆纪元激动得站起来,一把揪住阿姆的衣领,“你说的是真的?”他的酒气一下子全部消失,清醒又激动的吼:“真的吗?是真的吗?大小姐她没死?”

    “是的。”

    穆纪元突然开心地狂笑,激动得坐回到沙发上,双手掐着头发,从开心的笑容再到痛哭。像个疯子是的,边笑边哭。

    “大小姐没有死,没死……”穆纪元情绪在酒精的影响下,情绪错乱了:“哈哈哈,没死……我要把她带回来。”

    想着了好片刻,穆纪元站起来,又揪上阿姆的衣领,扯到自己面前,冷冷的一字一句:“大小姐现在在哪里?把她带回来,带回来……”

    “应该在傅睿君身边,boss,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当然是把我的女人抢回来。”穆纪元咬着牙,“还要傅睿君死无葬身之地。”

    “我知道了。”阿姆应答。

    穆纪元整个人瘫痪似的,躺在的沙发上。

    他闭上眼睛,听到童夕没死的消息,撕心裂肺的感觉一下子轻松下来,双手搭在眼睛上,低声呢喃着:“阿姆啊,打电话让纷飞赶紧回国,我需要她的帮忙。”

    “是。”阿姆立刻应答。

    “出去吧。”

    “是……”阿姆转身离开酒窖。

    穆纪元双手握拳,目光变得锐利冰冷,望着天花板,恨不得现在就找到傅睿君,将他碎尸万段。

    此刻,他心里有点慌。

    阿兰死了,叶敏也被他杀掉,现在可以相信的人真的已经不多。

    穆纪元脸色极差,变得忧心忡忡。

    经过几天的休息,童夕每天都过得很幸福。

    虽然在穆纪元的地盘上,但是一直跟着傅睿君身边,觉得很安全。

    跟着傅睿君和梁天辰一起去考察市场,边玩边工作。

    曾丹也联系了律师,准备负责起诉穆纪元夺取财产一案。

    几天下来,童夕申请的枪已经发放下来。

    在工作人员的正确指导下,学习了如果用枪自卫让正确的使用方法。

    穆纪元到时没有来骚扰童夕了。

    -

    帝国

    傍晚,甜甜刚下班回到家里,便看见若琳穿着她的衣服。

    甜甜很是疑惑,走进客厅,上下打量着若琳身上的衣服,虽然这套衣裙她没有穿过,但是管家给她拿来的时候,她挺喜欢的。

    她又注意若琳手中的钻石项链,好像也是她的。

    “若琳,你身上的东西……”

    若琳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浅笑,仰头看向甜甜,“哦,这些啊?我刚刚新入一个房间,里面还有些新衣服和饰品,我就拿来穿了。”

    甜甜沉下脸,“那房间是我之前住的,东西还没有搬完。”

    “哦?”若琳很是惊讶,像是完全不知道似的,“原来是的?我还以为是为客人准备的衣服和饰品呢?”

    若琳说得轻佻,“毕竟那是一间客房,你主人家……”

    甜甜心里很是不悦,即便梁家再有钱,也没有奢侈到给客人安排一些天价饰品,奢侈昂贵的品牌衣服吧?

    这个女人也太理所当然了,甜甜对她的好感,瞬间直线下降。

    这时候,梁静兰从搂上下来,“嫂子,你回来啦?”

    甜甜依然沉闷,等着若琳说把东西还给他。

    “若琳,走吧!”梁静兰打扮娇俏,走下来。

    听到梁静兰的声音,若琳站了起来,含着无害的浅笑,“甜甜,我们出出聚会呢,你要不要一起去?”

    甜甜讽刺的冷笑,气恼得看着若琳,竟然没有还给她的意思,跟这个女人说明白了东西是她的,她还一脸从容自若?

    “不去。”甜甜冷冷的喷了一句,虽然甜甜外表看起来很柔弱,但内心深处藏着一只小野猫,凶起来也是很强悍的,对于若琳这种行为,她感到厌恶,很不客气的说,“出去前,把我的衣服饰品都脱下来。”

    若琳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梁静兰错愕的看着前面两人,“发生什么事了?”

    甜甜对视若琳,两人沉默着,眼波暗涌。

    三个女人之间隐隐的散发出一股即将爆发的隐患。

    这种气场,让空气都变得急迫压抑,若琳那冷魅的眼神带着锋利的光芒,瞪向甜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