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48章 死亡面前的最后道别

正文 第148章 死亡面前的最后道别

    拆弹小组全部离开。

    剩下两个警察在维安,让大家赶紧离开,在劝说着,两名警察被曾丹愤怒得赶到了几百米远的地方站着,手里还拿着防弹被子。

    童夕全身冒着冷汗,双手绑着手腕,还在颤抖。

    傅睿君想要靠近,童夕便大喊:“我说不要过来。”

    她的脚已经发软了,没有力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脚松开了,脚下的地雷就会爆炸,她不知道那一秒就要离开,含着泪水凝望着傅睿君,呢喃着:“睿君,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果果。”

    “让我试试……”傅睿君声音哽咽了,眼眶通红,无力得呢喃忍不住还在一步一步靠近。

    他的动作缓慢,目光炙热,呢喃着:“夕夕,不要害怕,不会有事的。”

    “走,快点走……”童夕见傅睿君越来越靠近,心里越是着急,哭喊着,“不要过来,炸弹爆炸了,你我都要死在这里的。果果怎么办?”

    傅睿君不听劝,靠近后,柔声细语的说:“夕夕,别说话,闭上眼睛深呼吸冷静下来,有我在不需要害怕,知道吗?”

    “睿君……”

    “听话……”傅睿君哄着,单膝跪地,慢慢趴下来,在那草地上瞄着,脚边的青草和泥土已经让拆弹小组的人员挖开了小许,可以看到地雷的头。

    童夕知道现在不能激动,傅睿君在她身边,一旦爆炸,傅睿君也会受牵连,她听话的闭上眼睛,泪水被挤出眼帘。

    傅睿君认真瞄着,看到武器的头部,是他没有见过的类型,对于这种武器,不能贸贸然拆,他一点信心也没有。

    研究了很久,他额头上也冒出了汗气,紧张得站起来,转身离开。

    听到动静,童夕缓缓睁开眼睛。

    看到傅睿君一声不响的离开了,看着他的背影,童夕没有一丝的怨气,没有生气,对着他的背影低声呢喃:睿君,我们来世再见吧,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了,能在死之前成为你的妻子,我这辈子没有遗憾,你跟果果一定要好好的。

    泪水如猛烈的洪水,涌出眼眶。

    傅睿君来到曾丹面前,伸出手:“把匕首给我。”

    “睿君你疯了吗?”曾丹怒斥:“你想用传统的方法引爆吗?”

    所谓的传统方法引爆就是那匕首把脚和头慢慢分离,在童夕的脚离开后,匕首的力道代替了童夕脚的力道,这样更加容易引爆地雷。幸运的话可能只死一个人,如果不幸的话,两人都炸得粉身碎骨。

    “把匕首给我……”傅睿君怒吼。

    曾丹气得眼眶的红了,一把揪住傅睿君的衣领,拉到面前,很是愤怒的吼:“不可以用引爆的方式,我们想办法,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不能是,童夕也不会死。”

    傅睿君闪烁的泪光很是悲伤,轻声细语的说:“丹,没有时间了,夕夕她想着很害怕,坚持不了多久的,在等下去,她会自己引爆的。”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不会让你送死的。”曾丹松开傅睿君的衣领,转身要走。

    傅睿君冲上去,握着曾丹的手臂,突然一个反手擒拿,把曾丹瞬间压到在地上。

    曾丹没有反应过来,被傅睿君压在地上,傅睿君的放手抽起他的裤脚,在他小腿上拔出匕首。

    曾丹怒吼着:“不可以,傅睿君你疯了吗?”

    “丹,如果换成你,你也会这么做的。”傅睿君平静的说了一句,没有丝毫恐惧和害怕,只有迫切的想把童夕救下来的心。

    曾丹的心瞬间颤抖了起来,起伏不定,换成他?

    是啊,如果深爱着对方,换成他,也不可能看着自己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他是自私,不想看到自己最好的兄弟用命去救童夕。

    可是童夕死了,傅睿君还能活吗?

    曾丹握紧拳头,狠狠的往地上捶打,咬牙切齿的打着,发出爆怒的低吟,像是无法忍受最亲的兄弟送死。

    傅睿君转身走向童夕的,童夕错愕的看着他,泪水将她洗礼,哽咽着怒吼:“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要回来,你快走……我求求你快走。”

    “夕夕,别激动,我现在有办法救你,听我的好吗?”傅睿君含着浅笑,看似自信满满。

    可他还没有靠近童夕,身上的曾丹冲上来,把傅睿君拉住,坚毅不屈的声音吼道:“睿君,匕首给我,我来救童夕。”

    傅睿君一边手撑着曾丹的胸膛,“我的老婆凭什么你来救,你给我滚远点。”

    曾丹深呼吸一口气,仰头看着天,把泪花淡下去,平静的说:“让我来,你还有果果,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你不能死。”

    傅睿君珉笑,眼眶通红,“兄弟,如果我出事了,请帮我照顾我的儿子,如果夕夕也能平安,要帮我保护着她。”

    “我不要,你自己的老婆孩子自己保护,你不能死,我孤身寡人一个,死了也没有关系,让我来。”曾丹伸手去抢傅睿君手中的匕首,傅睿君躲着,两人争执了起来,“把匕首给我,我排地雷,踩地雷的能力比你强,让我来。”

    “够了,丹。”傅睿君一拳打到曾丹的脸颊上,把曾丹打得踉跄一步,他退后了,带着泪光含笑:“你还有一对年迈的爷爷奶奶,他们还在农村等着你把他们接出来安享晚年的,你就这么不孝吗?”

    曾丹握拳,对着傅睿君恳请:“你帮我养着爷爷奶奶,你比我有钱,他们会有一个更好的晚年的。”

    傅睿君气不过了,深呼吸气息,“我的老婆轮不到你救,你给我走开,如果还是兄弟的,等会帮我的忙把童夕带走。”

    “把匕首给我。”曾丹倔强的伸出手掌。

    童夕听他们的争执,冲着他们吼:“我不用你们救,你们两人都给我走,如果不走,我现在就立刻松开脚。”

    曾丹和傅睿君都平静下来了,看着童夕,发现童夕的情绪原来越不好,身子颤抖着厉害。

    曾丹拿出手机,呢喃着:“我们给穆纪元打电话,这个武器是他的,他应该知道利弊。”

    傅睿君觉得有道理。

    两人便拿着手机打电话。

    作为外人,梁天辰知道自己帮不上忙,看了好久,便走向童夕,在童夕拿出了手机,递到童夕面前,“我不知道后果如何,但是命运既然这么安排了,我们是要勇敢去面对的。你应该还有想见的人见不到,想说的话没说吧?”

    童夕含着泪水,缓缓仰头,看见了梁天辰,她不由得珉唇浅笑,原来甜甜的老公也在,而且还这么男人还挺感性的,这个时候还知道让她不要太遗憾的离开。

    童夕立刻接过梁天辰的手机,“谢谢你。”

    梁天辰见到童夕双手还被绑着,拿着手机也不好打电话。

    “我帮你把绳子解开吧。”梁天辰温声细语。

    童夕想到了甜甜,发现她老公虽然很冷,但也是个温文儒雅的男人,应该是个好男人才对。

    梁天辰低头帮童夕解绳子,童夕忍不住说,“甜甜是个好女孩,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嗯。”梁天辰毫不犹豫的应答一声。

    绳子解开,童夕第一个拨通的号码是果果的电话手表。

    听到是童夕的声音,果果第一反应哭了出来:“哇哇……妈妈,果果好想你,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回家?”

    听到果果的哭声,童夕捂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泪水凶猛流着。

    “妈妈……”

    童夕忍着泪水,平静下来呢喃着:“果果,听妈妈说,妈妈爱你,妈妈爱爸爸,爱我们的家,记住了长大要做一个像爸爸一样有正义感的男人,要做一个英雄知道吗?妈妈爱你,果果……”

    “果果也爱你。”

    “再见果果。”太多的话,太多想表达的,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所有的话化成了这么一句。”

    童夕中断电话后,看向梁天辰,“我不打电话给甜甜了,甜甜要是知道我哭着打电话给她,会很担心的,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

    “我会帮你转达,有什么话要对她说吗?”

    童夕浅笑,衷心祝福:“希望她幸福,希望她老公爱她,可以像傅睿君爱我这样,可以不要命。”

    梁天辰被童夕逗笑了,珉唇浅笑,点点头:“这点你不用担心了。她会很幸福的,她老公也会很爱她的。”

    有他这句话,童夕也不再担心。

    低头拨打最后一个电话。

    对方的电话接通后,童夕很是生气的说:“穆纷飞,我要死了,我们来道谢吧。”

    “什么意思?”穆纷飞十分冷静的问。

    “这是我最后的一通电话,至于为什么打给你,因为你太有才了,什么武器不好发明,发明了个连炸弹专家都无法破解的地雷,姐今天要葬身这里,给你报个信,不用太自责,你的发明很成功。”童夕自嘲着,“过来今天,可能就粉身碎骨了,你也见识到你的伟大杰作。”

    穆纷飞还是不紧不慢,“你猜到了我研发的那款地雷了?”

    “嗯,有没有办法可以全身而退的?”这句话才是童夕打电话给穆纷飞的重点,因为她知道穆纷飞在穆纪元手下,就是研发地雷和炸弹的。

    “最新型的,没有全身而退的办法,只能引爆。”穆纷飞很是客气的说,“在哪里踩到的?我记得这款武器还没有正式生产流出市面。”

    童夕绝望了,连穆纷飞都说没有办法,看来今天就是她的忌日,什么心情也没有了,伸手擦干泪水。

    而这时候,傅睿君和曾丹发现梁天辰在童夕身边,而童夕手中的绳子,解开了,还拿着手机,吓得他们冲上去,惊恐的看着两人。

    “什么时候解开的绳子?”傅睿君指着童夕手腕上的身子,又看看童夕手中拿着的手机,跟曾丹面面相觑。

    曾丹气恼的看向梁天辰,“兄弟,你难道不知道不能动童夕的身体吗,只有发生一丝丝的力道变化,无论是轻了还是重了都有可能引爆地雷的。连拆弹专家都不敢动她,你竟然解开她的绳子,还把手机给她?”

    梁天辰耸耸肩:“抱歉,没有科普过地雷知识。”

    男人的话语从容淡定,根本一丝后怕也没有。

    曾丹不由得皱眉,看向傅睿君,“你看是什么一个情况?”

    傅睿君摇摇头,“可能是这个地雷不敏感。”

    童夕还在跟穆纷飞通话当中,穆纷飞似乎听到了曾丹的声音,瞬间激动了,“大叔是不是在卡冥国?”

    “我要死了也没有见你这点激动,听到曾丹的声音,你激动个啥?”童夕抱怨,生气的说:“叶敏这个女人,我童夕做鬼也不会放过她的,纷飞,不说了,来生再见。”

    “等等……”穆纷飞立刻叫住她。

    童夕顿了片刻,穆纷飞十分冷静的说:“如果地雷是叶敏给你踩的,你大胆离开就可以了。”

    “什么意思?”童夕身体猛地僵硬,激动的问。

    穆纷飞缓缓道:“我是把地雷送她做纪念,不是送给她杀人。你大可放心,不过要走快点,要不然会有惊喜和惊吓。”

    “穆纷飞,你给我说清楚点。”

    电话嘟嘟的中断了。

    童夕错愕的看着傅睿君,在看看曾丹,然后含笑着对梁天辰说:“谢谢你的手机,谢谢你……我不用死了。纷飞说这个地雷不是杀人的,是一个意外惊喜。”

    三人男人面面相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