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7章 死得其所

    童夕才刚回去就立刻出事,傅睿君失策了。

    他想到穆纪元会保护童夕,却没有想到叶敏会如初的疯狂。

    飞奔的汽车追踪到了一定的位置,就突然中断,在附近傅睿君发现童夕被丢出来的耳环。

    他愤怒得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穆纪元的号码。

    而正在外面全力寻找童夕和傅睿君的穆纪元,此刻接到傅睿君的电话,便很少生气的怒吼:“立刻把童夕交出来,要不然我穆纪元让你身首异处。”

    傅睿君急促不安的说:“童夕已经回去了,可是在你家门口就被叶敏拦截下来,现在在她手上,很危险。”

    穆纪元冷笑着说,“捉住童夕不止,还想挑拨离间,傅睿君你还能不能在奸诈一点?”

    傅睿君急忙上车,启动车子,边开车向前去寻找童夕,极度生气的说:“我就知道你会怀疑我的话,现在我把录音发过你,你自己听吧。

    虽然录音一旦发给穆纪元,自己的后期计划将会失败,可童夕已经被叶敏捉去,没有办法想那么多了。

    傅睿君把录音发到穆纪元的手机中,然后中断通话,继续寻找。

    在傅睿君看来,穆纪元虽然坏,但是对于保护童夕这一件事里,穆纪元的态度是跟他一致的。

    叶敏的手机关机。

    中午时分。

    辉煌的别墅内。

    穆纪元终于打通了叶敏的手机,追问童夕的下落,叶敏一直否认捉走童夕,穆纪元便让她回到别墅来。

    怕一切是傅睿君的计划,而跟自己的手下发生矛盾。

    明亮的奢华客厅里。

    穆纪元坐在沙发上,阴冷的脸色沉默着,周身散发着魔鬼般的气息。

    阿姆和一众保镖就站在穆纪元身后,十分严肃严峻,等着穆纪元吩咐。

    叶敏双手放在身后,站姿笔直,坚毅的脸上完全没有笑容,还是坚持最初的说法:“boss,我没有捉走大小姐,你也知道大小姐是昨晚上在宴会上,被傅睿君捉走的,是他把童夕带走,而且还故意捏造事实,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

    穆纪元也深怕中了傅睿君的奸计,毕竟阿兰也是死在他的计划当中的。

    “那这是什么?”穆纪元把手中的录音器声音打开。

    叶敏对傅睿君说的那些话被录下来了,叶敏心脏微微一颤,很是慌张,但是还表现得镇定自若,坚持自己的说法:“着录音是假的。”

    “假的?”穆纪元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冷笑,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对,假的,傅睿君的最终目的不但是要带走大小姐,而且还要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造成内讧,逐一击破。”

    叶敏说得头头是道。

    穆纪元嘴角轻轻上扬,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那邪冷的目光定格在叶敏的脸上,走过去后,温柔得如天使靠在叶敏的脸颊边上,语气却像魔鬼,阴冷无比:“叶敏啊,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大小姐在哪里吧,我知道你不会伤害她的。对吧?”

    “boss,我真的没……”叶敏的话还没有说完,穆纪元突然一把捉上她的头发,狠狠扯着她的头扬高,头皮撕裂的疼痛让叶敏失声大叫:“啊……”

    穆纪元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换成平时,我绝对会相信你,傅睿君实在太狡猾了,你说的没错,这些可能都是假的,都是傅睿君的计谋,可是我警告过你,不可以碰大小姐一根头发,你竟然还捉走她?还想炸死她?”

    叶敏双手护着头发,委屈的目光带着泛红的泪光,很是生气的说:“我真的没有,boss你竟然相信自己的敌人而不相信我?”

    “还嘴硬?”穆纪元的目光变得沉了下来。

    “我……”

    “带出来”穆纪元怒吼一句。

    紧接着保镖从偏厅的房间里面把两人早上看门的保镖带了出来,狠狠的往地上一甩。

    穆纪元把叶敏的头甩到边上,叶敏踉跄一步,差点跌倒,稳定身体后,看到了地面上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保镖,这两个保镖也是穆纪元身边很得力的助手,忠心耿耿,可是现在落到被打残的下场。

    穆纪元双手插袋,眯着危险的眼眸,很是生气的问,“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叶敏知道这两名保镖已经供出来了。

    她没有办法在狡辩,气场冷了几分,怒对着穆纪元,愤怒的问道:“为了那个女人,你竟然连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也打成这样,你疯了吗?”

    穆纪元怒黑了脸,一把掐上叶敏的下巴,嘴角抽搐,眼神锋利:“现在疯的是你,竟然连我的女人你的敢动?”

    “你的女人?”叶敏苦涩的冷笑着重复了他这一句话,很是可笑,心里的苦楚只有才她自己才清楚,“我才是你的女人,童夕她是傅睿君的女人。”

    叶敏的话一出,穆纪元一巴掌狠狠的甩到叶敏的脸上,他的愤怒和力道,将叶敏打得跌在地上。

    男人没有丝毫的怜惜,而叶敏悲伤得的眼眶含泪,苦涩一笑,摸着她疼痛的脸蛋,心碎绞痛。

    穆纪元走到叶敏身边,一脚踩上她的脑袋,压在地板上,叶敏痛得大叫:“啊……”

    “说,你把大小姐带到哪里去了?”

    叶敏被男人踩在脚下,泪水悄然而来滴在地上,失望而痛苦的表情咬着牙,怒吼着:“我才是一心一意对你好的人,童夕她自觉回家,是有阴谋的,她说要跟你结婚,她是想跟傅睿君合伙起来骗你,算计呢……”

    穆纪元怒黑了脸,此刻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一颗心只牵挂在童夕身上,他的脚在叶敏的头上狠狠踩着,用力转着在转着,痛得叶敏咬着下唇隐忍着,泪水更加凶猛、。

    “我再给出一次机会,你到底说不说?”

    穆纪元无情的语气,像是从冰窟发出来似的。

    被自己一心一意付出的男人踩在脚下,叶敏心如死灰,咬着唇冷冷道:“杀了我吧,为你的大小姐杀了我把,boss,我才是最爱你的女人,我才是最忠诚你的女人,却为了一个要害你的贱人这样对我?我已经杀了她,你也杀了我把。”

    叶敏已经绝望,如万箭穿心般痛苦,这些的付出只能用一个傻来形容她此刻的行为。

    穆纪元松开脚,弯腰将叶敏从地上拉起来,眯着危险的眼眸,语气象把利剑:“你敢杀了她,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敏笑了,笑得那么的绝望,那么的无奈,幽幽的声音缓缓道:“boss,我跟了你多少年了?我为了你付出多少你知道吗?”

    “别给我说些废话,童夕在哪里?”穆纪元怒吼。

    泪流不止,叶敏也跟着吼道:“我明知道她在你身边会害了你,她跟傅睿君一定会杀了你的,我不能让她得逞,我明知道你爱她,利用我,我都心甘情愿为你死,我已经把炸弹放在她身上了,你救不了她。”

    穆纪元蹙眉,目光如地狱的使者,狠狠的瞪着她:“你竟然把炸弹放在她身上?”

    叶敏很是得意的笑着:“对,我给她放了炸弹,回来的时候,我也通知了傅睿君去救她。boss,我为了你,将这两人一起炸死,以后不会再……”

    叶敏很是兴奋的说着,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穆纪元一巴掌狠狠的甩过来。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叶敏再一次被打倒在地上。

    穆纪元双手叉腰,气得心脏起伏,怒不可遏,问道:“你给她放了什么炸弹?立刻给我去拆了,如果这一次大小姐没事,我就放过你。”

    叶敏冷笑出声音来,摸着自己的脸蛋,泪流不止:“我给她弄的不是炸弹,是地雷。无法拆卸的地雷,只有她一动,整个房子都被炸得面目全非,童夕让傅睿君一起灰飞烟灭。”

    听到是地雷二字,穆纪元气疯了。

    他急躁不安的在客厅里面来回踱步,气得无法咽下心中的这口气。

    看着地面上的叶敏,他脸色如死寂的夜,阴冷恐怖,指着叶敏问,“到底是什么地雷?”

    叶敏仰头,笑着说:“是我们企业最新研究的地雷,你的最佳作品。”

    穆纪元脸色骤变,气得理智全灭了。

    冲到阿姆身上,抽出阿姆佩戴的手枪,阿姆急了,连忙阻止:“boss,不可以冲动。”

    穆纪元狠狠的把阿姆的手推开,转身对准了叶敏。

    那一刻,叶敏含着绝望的泪水,心都死了,留着生命又有何用,她闭上眼睛,浅笑着。

    “砰……”

    一声巨响,子弹出膛,穿过了叶敏的心脏。

    鲜血若如夏花,当场溅出。

    如一颗烈焰的星星,因为爱而高挂在天空而闪烁,却在这一刻,被爱的人无情扫落。

    叶敏倒地。

    绝气后,依然是浅笑如花,泪珠滑落在眼角。

    或许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可以如此绝情。

    穆纪元把枪甩到沙发上,瞥了叶敏一眼,冷冷道:“把尸体处理了,丢在大海去喂鲨鱼。”

    “是……”保镖都见怪不怪了,很是从容淡定的回答。

    倒是阿姆顿了一下,看到叶敏的尸体,颇有感触。

    穆纪元痛苦得坐到沙发上,弯腰低着头,痛苦得用双手趴在头上,深呼吸着气,痛苦得快要死去。

    他们是制造武器的企业,对于什么炸弹和地雷都有拆开的可能性,唯独这款新开发的武器——瞬雷,无法拆弹的可能。

    穆纪元沉闷了片刻,又靠在沙发上,双手捂脸,深呼吸着气息,泪水从他眼角流出来,不甘心就这样失去童夕。

    傅睿君接到叶敏的通知,马不停蹄的赶到她指定的现场。

    一件废弃的化学燃料工厂。

    刚刚来到门口,已经发现门口还有十几名壮汉在等着他,这些人更像社会的混混,而不像穆纪元身边的保镖。

    傅睿君边走进那群混混,边脱掉上衣,帅气的往地上一甩,露出一件黑色的打底衣服,他晃动了一下脖子,做好干一战的打算。

    面前出现了八个壮汉,在傅睿君刚刚靠近,八名壮汉突然从身体后面拔出一把长长的水果刀。

    闪亮的刀光剑影,傅睿君猛得一顿,愣了。八个男人也就算了,他对付得过来,可是现在是八把长刀。

    已经好多年没有训练了,他现在没有信心能敌得过八个武器。

    即便不死,也被砍得开了花。

    八个男人向前,傅睿君慢慢往后挪了一步。

    就一步而已,他遍停下来不再退缩,因为没有办法后退,童夕还等着他去救人呢。

    他伸脚一踢,快速把地上的沙子踢起来,几个男人被沙子攻击,眼角一闭上。

    傅睿君快速反应过来,冲上去,狠狠地飞踢而去,www.youfa8.com人一窝蜂冲过来。

    傅睿君立刻转身,快速跑向工厂的墙壁,一个助跑,踩上墙壁,用墙壁的阻力,飞流的气势,踩过墙壁狠狠的返回,踢中一个走在前面的男人。

    力道之重,把男人踢飞了,还压倒了两个。

    傅睿君不敢近身跟他们较量,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砍到。

    八个男人跟傅睿君的对决,让傅睿君的背部被砍了好几刀,虽然情伤,但傅睿君无法冲破多人的功能。。

    突然一句怒吼,“住手,要不然我开枪了。”

    是熟悉的声音,所有人都僵住了,停下动作看向了声音的源头。

    傅睿君歪头的那一刻,看到了旁边的两人男人,不由得扬起淡淡的浅笑,很是惊讶。

    拿枪的是梁天辰,一身黑色西装,优雅从容,淡定的气场很是熟练的拿着手枪。

    而曾丹双手抱胸,也悠哉悠哉的看着前面那群人。

    傅睿君沉默了,眉头紧蹙。

    他在一周之前已经决定在卡冥国开发企图,把商机带进来这里,所以跟合作伙伴梁天辰商量了一下,梁天辰就决定出差来这里考察。

    至于曾丹为什么会同时跟梁天辰一起出现在这里,这个问题要问过才知道了。

    梁天辰淡定的靠近,一字一句异常冰冷,“那武器放下来,立刻滚。”

    所有人把刀一甩,立刻转身离开。

    傅睿君只对面前的两人含笑地点头,眼色传达了谢意,立刻转身跑向工厂里面。

    在里面找了好久,傅睿君也没有看到童夕。

    门口的曾丹喊道,“别找了,在那边呢。”

    傅睿君反应过来,冲出门口,紧张的问,“哪里,童夕在哪里?”

    曾丹好像很早就知道似的,指着厂房侧边的一处草坪。

    傅睿君反应过来,立刻冲过去。

    见到童夕的时候。

    傅睿君整个人都僵住了。

    童夕还穿着她的白色连衣裙,身上套着他的西装。

    童夕双手腕被绑住,站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她脸色煞白,双手双脚都在微微颤抖,她全身冒着冷汗,。

    见到傅睿君走来的时候,童夕颤抖得更加厉害,怒吼一句,“别过来。”

    说完这句话,童夕的眼眶含着泪花,扬起淡淡的浅笑,“不要过来,睿君,就站在哪里就好。”

    傅睿君脸色沉了下来,蹙眉很是疑惑地看着童夕,温柔的安慰,“夕夕,不用害怕,我知道你身上有炸弹,让我过过去看看,我在部队的时候也学过拆炸弹的。”

    “不要~”童夕咬着下唇,拼命摇头,泪水悄然无声而来,滴落在她的脸蛋上,“你快走。”

    身后的曾丹开口,“睿君,不是炸弹,是地雷。”

    傅睿君这才反应过来,回头看向曾丹和梁天辰。

    “你们怎么出现在这里?”

    梁天辰清冷的脸色,保持一贯的疏离感,他把枪收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小国家战事不断,梁天辰来这里出差,在贩卖军火商手中买了一支手枪,为了自卫,算是违法,所以要收起来。

    曾丹解释,“我怕你一个人在这里有危险,所以就来了,在飞机场见到天辰,刚好他也是来找你,说是来考察市场,就一起。”

    “下了飞机,租了一辆车?没有想到这国家的车挺垃圾的,开一半抛锚,我下车修理,良辰到处看看,在公路上就瞄到你老婆一个人站在工厂门口这里,便过来看看。”

    傅睿君大概知道了,是巧合。

    “你们都走吧……”童夕冲着三人大喊。

    三人都反应过来,看着童夕。

    童夕抹掉眼泪,含笑着说,“睿君,好好照顾果果,不要再惦记我了。”

    “你胡说什么?”傅睿君很是不悦,“地雷而已,我以前经常拆。”

    曾丹摇头,“不是这么简单的,睿君。”

    “什么意思?”

    曾丹换换靠近,并肩着傅睿君站在他身边,看着童夕,呢喃道,“刚刚我已经检查了他脚下地雷,很是奇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而且不是一般的地雷。”

    梁天辰也上前,缓缓靠近,“不用担心,在你还没有来之前,我们已经通知了这个国家的拆弹专家,应该快到了。”

    傅睿君立刻紧张起来,凝望泽童夕。

    “夕夕,不用害怕,很快就会没事了。”

    童夕抱着一丝丝希望,点点头。

    五分钟后,拆弹小组的车忠于赶过来。

    拆弹小组过来,对着地雷研究了一个多小时,在大家心急如焚的情况下,拆弹小组把防弹被子留了下来,说了一句,“方圆十里都廖无人烟,这里爆炸不会引起伤害,但是这个地雷是一夕的新产品,无法排弹。我们已经尽力了。”

    放下话,队伍又浩浩荡荡离开。

    童夕脸色瞬间煞白无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