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45章 原来这就是他的计划

正文 第145章 原来这就是他的计划

    叶敏靠近后,就离着傅睿君一米远的地方站着,手中拿着一杯红酒,目光锋利尖锐,等待穆纪元的命令。

    穆纪元脸色愈发的阴沉。

    傅睿君完全没有把他们当一回事,眼眸里只有童夕一个人,特别对穆纪元,连正眼都不看一下,更加不会放在眼里。

    傅睿君的嚣张深深激怒了穆纪元,但是穆纪元也无可奈何,这里是高官达贵的聚集地,这里有国家的高级领导人,特别是那些当官的正派人士也在场,他在这里丝毫不很动傅睿君一根头发。

    悠扬的音乐的换成了另一种风格。

    傅睿君邪魅的笑,炙热却十分不满的目光对着童夕,童夕凝望着傅睿君这种眼神,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她没有想到跟傅睿君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你这么来了?”为了不引起穆纪元的怀疑,童夕表现出惊讶的表情,像是第一次见底傅睿君似的。

    傅睿君勾起唇角浅笑:“来看看你在穆纪元手里过的怎么样。”

    “挺好。”童夕回了他一句。

    童夕的反应让穆纪元傻眼了,太过冷静,太过平静,而且是第一次见面,表现出的气场如此淡定,竟然还说挺好,心里是开心的,也同时是疑惑的。

    傅睿君缓缓伸手,很是绅士的弯腰,做出邀请的动作,“不知道这位美女能赏脸跳支舞呢?”

    童夕蒙了,穆纪元眸色阴冷,紧紧攥拳。

    这个宴会根本就没有人在跳舞,而傅睿君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更让穆纪元的难做的是,站在他周边的男士都看向了这边。

    邀请是一种礼貌的行为。

    很让捉摸不透,童夕珉唇,伸手递到了傅睿君的掌心中,被傅睿君快速握住,紧紧牵住在手里。

    童夕歪头看着穆纪元:“纪元哥,我跟睿君跳支舞。”童夕的话像是征求,很正常的语气,没有过度兴奋,也没有过度的冷漠,让穆纪元完全摸不着头脑。

    说完,穆纪元伸手想去捉住童夕的手,可童夕已经松开了他的手臂,被傅睿君轻轻一带,拉入了怀抱。

    傅睿君的手一把勾住童夕的腰,圈着踩着舞步转身来到人少的地方。

    叶敏立刻冲过去,来到穆纪元身边,见到穆纪元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急忙问:“boss,要不要……?”

    穆纪元伸手挡住她的意思,咬牙切齿的低声呢喃:“在这里别乱来了,看好了大小姐,让保镖在各个出口看紧了,别让傅睿君把人带走。”

    “是。”叶敏也知道这种情况不能冲动。

    她便那了一杯酒水,站在两人跳舞的不远处。望着那翩翩起舞的两人,眼睛里是冷笑的,第一次见到傅睿君本尊,叶敏终于知道穆纪元为何这么害怕他,原来着男人真的够魄力,竟然单枪匹马的出现?

    悠扬的音乐,傅睿君牵着童夕肆无忌惮的在宴会大厅空旷的地方跳起舞,让好些人看得都觉得浪漫,有人带头领舞,便有些蠢蠢欲动的男人也邀请了身边的女士。

    一下子,宴会上有一批人在聊天,有一批人在跳舞联谊。

    童夕仰头看着傅睿君灼热的眼神,那种淡然从容,让童夕看得很是着迷,而傅睿君的脸色并不太好,摸着童夕背后的大手发觉不对劲,往她背部上下模了摸,很是放肆大胆的动作。

    在外人看来就是耍流氓,而傅睿君是气恼的,低声呢喃:“什么时候这么省钱?你是在为穆纪元省钱,还是为这个国家声布料?”

    童夕被他的大手莫得有些颤抖,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沸腾,羞涩和尴尬的说:“我也不想这样,可这是设计师选的衣服,说是名师设计,很高雅。”

    傅睿君嗤之以鼻,低头在看着童夕的衣服,抹胸长裙子,那“事业线”简直不能再深了,勾入心破的美,隐隐约约,呼之欲出。

    香肩外露,背后只有三条小带牵着衣服固定住,腰部之间都是显露的。

    跳楼一会,傅睿君实在受不了,突然放开一边手,脱掉之间的西装扣子,童夕错愕的看着他,惊讶道:“你要干什么?”

    傅睿君把连一只手也放开,快速脱下衣服,不理会童夕的反对,把衣服套到她的身上。

    “睿君,你这样很唐突的,这会让人看笑话。”

    傅睿君冷冷一笑:“我何必在乎别人的目光,你这样子是勾引我呢,还是勾引别的男人?”

    “我都没有。”

    “别说话,把手伸进袖子里。”男人的声音是命令的,语气淡雅而强硬。

    童夕只好把两边手都套进去,既然傅睿君不在乎别人的目光,那她童夕又怕什么?她身材有料,可以这样穿着展示自己,可是傅睿君不行,他不愿意。

    穿好衣服,傅睿君给她扣上扣,隔着长袖握住了她的手心,这一次很是满意的摸上她的要,继续跳舞。

    大家的目光很是好奇,也有人在讪笑。

    穆纪元从服务生的托盘里面拿来一杯烈酒,带着杀气重重的目光看着傅睿君。

    随着音乐,童夕慢慢的把身子贴向傅睿君,眼中只有对方似的,把头靠在傅睿君的胸膛上,傅睿君将她搂得更加紧密,亲密的举动在别人看来,像是一对情侣在跳舞。

    童夕靠在他的胸膛,低声问道:“睿君,你怎么出现了,等会你怎么离开这里?”

    “走着离开。”傅睿君低声呢喃。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危险?”

    傅睿君勾起嘴角,歪头看向穆纪元,目光对视上,是挑衅的光芒,是不屑的轻蔑,望着穆纪元,傅睿君嘴唇动了动,说:“这点危险算什么?”

    “你有什么计划?”童夕低声呢喃。

    傅睿君回头,低头俯视着童夕,从喉咙娩出磁性沙哑的声音:“你等会保持冷静就可以。”

    “嗯嗯。”童夕点点头,又好奇的问,“这种宴会,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傅睿君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有个家伙被撂倒在厕所了,我不小心捡到了张邀请卡而已。”

    童夕就知道这个男人很坏。

    还以为是有人邀请他过来,碰巧撞上呢,原来是故意出来的。

    音乐快到结束,傅睿君牵着童夕转着舞步来到边上,靠近美食区,他一边手突然离开她的腰,摸上她的前面。

    童夕吓得花容失色,低声呵斥:“傅睿君,你要干什么啊,别……别这样……”

    傅睿君蹙眉:“别说话。”

    “这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样摸我,你……你……我……”顿时语塞,童夕羞涩得说不出话来,脸蛋瞬间爆红,男人的手穿过西装摸到里面。

    太过分了,童夕的脸蛋爆红。

    见到这一幕,穆纪元的脸色也想瞬间怒黑了,忍无可忍,握着拳头上前。

    傅睿君对童过分惊慌的表现感到好笑,他附头把脸压在童夕的脸颊上,在耳边吹着气:“你见过我有这样摸过你的吗?”

    童夕一顿,僵住了身体,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但认真感受一下,才发现傅睿君并不是去摸她,只是不小心在碰触着而已。

    因为这个男人此刻的手是深入他西装里面的袋子里,好像拿到什么似的,握在手里拿出来。

    童夕安静了,耳边出来傅睿君轻盈的呢喃声:“冷静,关灯了。”

    这一句话说完,啪的一声,突然整个会场都黑了。

    “哇啊……”一阵骚动声突然响起。

    “啊……”

    “别慌,别慌,电路故障。”突然有人大喊,警卫的声音异常的大:“大家冷静,立刻就有临时供应灯。”

    会场慢慢的安静下来,但是有些人在黑暗中不冷静,很多人拿出手机,开启了手机灯光。

    叶敏拿着手机等冲到穆纪元的身边,紧张不已:“boss,是整栋大厦灭灯了。”

    穆纪元愤怒的声音低吼,“让保镖看紧了,不要让任何一个人离开。”

    “已经有人进出会场了,是工作人员,还有……”

    叶敏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会场的灯光全部亮着了。

    停电的时间只有十秒。

    宴会一亮起来,大家觉得是虚惊一场,继续若无其事的喝酒聊天。

    音乐响起,悠扬动听。

    穆纪元和叶敏都紧张不已,四处瞭望,而傅睿君和童夕突然消失不见。

    两人急忙的游走在会场,一眼望去没有任何人。

    叶敏拿出对讲机,对着各个门口的保镖问道:“有没有看到傅睿君带着大小姐离开?”

    “刚刚灭等了,没有发现什么。”

    “快找。”叶敏怒吼一句,看似很生气似的,心里在窃喜。

    心想着让傅睿君把童夕带走把,走得越远越好,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再回来。

    穆纪元此刻心急如焚,握拳怒吼一句:“赶紧给我追。”

    说着,边大步冲出宴会。

    事情发过得太急促,只是十秒钟,傅睿君很童夕肯定走不远的。

    穆纪元带着叶敏和所有保镖怒气冲冲的离开会场,快速向前迈开脚步,急匆匆的离开。

    下了一楼,兵分两路的开着车追逐。

    而宴会里面。

    骚动过后,也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音乐悠扬而动人。

    热闹的宴会到处都充斥着大家的声音,混杂中,没有人听到美食区的台面下,那金黄色布帘里面,发出呢喃的声音。

    童夕坐在地上,双脚抱膝,把头压在膝盖上,含着丝丝浅笑,很是开心,说不出的甜。

    傅睿君就在她前面,单膝蹲下,手肘压在大腿上,因为身材健硕,所以一直弯着腰,警惕地听着外面的声音。

    第一次跟傅睿君做这种刺激的事情,还躲桌底了。

    真的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呢。

    “这就是你就计划?”童夕浅笑的问。

    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轻佻的语气淡淡的说:“对付那群愚蠢的家伙,不需要多高明的计划。”

    “可是,你现在救了我,但是也很难出境的,穆纪元在这个国家的势力不可小觑,如果他跟警察报案说你绑架了我,我们一样上不了飞机。”

    “我并没有打算带你回国。”

    童夕蹙眉,疑惑地看着他:“你不是来救我的吗?”

    “是的。”

    “那你救我,不是带我离开吗?”

    傅睿君伸手摸摸她的脸蛋,故意用力掐着。

    “啊嗯……痛呢。”童夕不敢大声喊,压着声音撒娇似的语气,听在傅睿君的耳里,是那么的撩动。

    傅睿君很是无奈的把脸靠过去,贴近童夕的脸蛋,“掐你一下,叫得让人心痒难忍,你想怎样?”

    “我哪有想怎样,虽然你掐我脸蛋。”童夕摸着自己的脸,嘟嘴嘀咕着,可是心里在偷笑。

    傅睿君考虑她的身体,在她还在小月子的时间里,根本不会碰她,可是她知道这个男人的欲望有多么强烈的,光是他刚刚那种眼神,就想生吞了她似的,如果穿着这套衣服,跟这个男人在只有两人的地方,估计早就被吃干抹净。

    等了好片刻,傅睿君突然牵着她的手,从美食桌里面的位置出去,慢慢钻出来,然后站起来。

    两人突然站起来,把在美食桌前面的人吓得一愣,傻傻的看着前面的两人。

    傅睿君扫视会场一圈,勾起嘴角,冷笑着说:“都是一群愚蠢的家伙。”这种智商就想跟他傅睿君斗?简直笑话。

    “我们现在去哪里?”童夕紧张的看着四周,手心冒汗。

    穆纪元现在很生气,要是找到傅睿君,一定会冲动得杀了他的。

    傅睿君不再说话,牵着童夕从大门口光明正大的走出去。

    来到停车场,上了一辆临时准备好的普通小车。

    夜深,人静。

    漆黑的天上眨着无数个星星,那么的美妙。

    汽车行驶在道路上,慢慢远离的烦嚣的都市,在静谧的道路上行驶着。

    童夕透过车窗,看着外面漆黑的也,除了车头灯照耀的前路是清晰的,www.youfa8.com地方一片漆黑。

    车厢里的气场是沉默的,童夕此刻的心情也是很难受。

    被穆纪元关押的时候,她无时无刻都想逃离这里,想回到傅睿君的身边,回到果果的身边,可是现在被救出来了,她一点开心的感觉也没有,心情沉默低落,很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走了。

    正在童夕想东西想得入神,傅睿君突然伸手过来,温柔得握上她的手,面向前方看着漆黑的道路,一刻也不敢松懈,呢喃问道:“在想什么?”

    突如其来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心,让童夕微微一怔,顿了一下歪头看向傅睿君的侧脸,漆黑的车厢内也看得不是很清晰,大概的看到男人刚毅的侧脸轮廓。

    “睿君,我们就这样离开吗?”童夕低沉的语气问,心情很是郁闷。

    “你觉得呢?”

    “我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亲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还没有给我们的孩子报仇呢。我……”童夕语气越说越激动。

    傅睿君立刻打断她的声音:“我知道,我没有打算带你离开。”

    童夕傻了眼,歪头看着傅睿君,“如果你没有打算带我离开,那现在你是闹着好玩吗?”

    傅睿君伸手掐上她的脸蛋,轻轻的用力,童夕被掐着微微泛疼,娇喊着:“啊……嗯嗯痛呢,放手……为什么喜欢掐我的脸呢?”

    童夕不悦的推开他的手,嘟嘴嚷嚷着。

    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勾出浅笑,邪魅的低声说:“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娇喘了,想听听就掐一下你。”

    这话让童夕听得是又羞涩又恼怒,握着拳头,生气得往他的肩膀上捶打,粉拳像给男人按摩似的,“坏蛋,你说话都不害臊的?”

    “跟你还有什么害臊的事情没做过的?”傅睿君不痛不痒的调戏着。

    童夕受不了这个家伙的调戏,鼓着绯红的脸蛋,把身体转向窗户看着外面,低声细语嘀咕着:“我不跟你说话了。”

    傅睿君歪头看了一眼含羞的童夕,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车子继续行驶,进入了一个小镇,小镇上有路灯,大路上偶尔有行驶的车辆。

    童夕很是好奇的看着这个独特的小镇,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直到车子停下来后,童夕看着暗黄的路灯面前照亮的大厦。

    广场里面有一面卡冥国的国旗,大铁门紧紧关上,可这里很是熟悉。

    童夕看到门口愣了片刻,又歪头看向傅睿君,错愕不已,“这这……这是……”

    傅睿君靠在车背,歪头看向这个门口,气场突然沉了下来,以往的轻佻卸掉,换上了认真而严肃的语气:“还记得这里吗?”

    这一刻,童夕也歪头看向这个门口,眼眶红润了,泪水在滚动,抿着浅笑,激动的心情无法形容,呢喃道:“记得,我们好像上辈子来过这里。”

    上辈子?

    傅睿君无奈的浅笑,“我们第一次领证的地方,那年你才十六岁,眨眼之间快十年了。”

    “是啊,我记得,跟我领证的时候,你还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家伙,以后你归我管了,有什么事情哥罩着你。”童夕不由得苦涩一笑,“可是领证回国后,没有多久你就跟我闹离婚了,还要却当兵,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冷嘲热讽,逼着我离婚。”

    说起过去,童夕还能感觉到那时候的辛酸痛苦。

    “都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傅睿君闭上眼睛,叹息道:“明天早上八点,我们在这里复婚吧。”

    “复婚?”童夕顿了顿,立刻回头看向傅睿君,“这里复婚?”

    “嗯,我们不算结婚,你是我的前妻,是复婚。”傅睿君伸手拔出车头上的资料,递给童夕,“我让春姨把这些重要的文件都寄过来了,我们复婚。”

    “然后呢?”

    傅睿君邪笑着反问:“在这里,囚禁他人妻子是什么罪名你知道吗?”

    童夕摇摇头,“不知道。”

    “比帝国那种拐卖妇女罪更加重。”

    童夕不由得低头噗嗤一笑。

    终于知道傅睿君的机会了,这男人……

    傅睿君接着说:“我们复婚后,你就自由了,想在穆纪元身边报仇,还是想离开随你便,只要你想走,跟我说一声,会有大批的警察和媒体上门去救你出来。”

    童夕期待,看着漆黑的天,轻声问:“怎么还没有天亮呢?”

    傅睿君牵着童夕手,拉到面前,低下头,温柔地吻上她的手背,磁性沙哑的嗓音像优雅的大提琴声,极致动听:“睡一会吧,天亮了我叫你。”

    “睡不着,我要等天亮。”

    童夕此刻的心情很激动,已经不能再受到打击了,这一次,她要跟傅睿君复婚,势在必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