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3章 机会来了

    卡冥国。

    一夕集团是正规的国家武器生成企业,有着是全国最大的工厂,最大型的军事仓库,最大的公司。

    它的辉煌在这个小国家来说相当厉害。

    童夕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才把整个企业的简单基础给了解一遍。

    如穆纪元说的那样,这家企业若在她手里,绝对灭亡。

    但童夕不在乎,宁愿灭亡也不想满足穆纪元贪婪扭曲的私欲。

    身体慢慢变好,童夕很快就脱离了心理医生的辅导和药物的治疗。

    她不再喊着回到帝国,也不在提到傅睿君和果果的名字,一心一意的在穆纪元身边学习管理企业。

    可是最让她无奈的是,只要走出家门,叶敏就紧跟着,说得好听就是贴身保护,说的不好听的就是控制她,监视她。

    而且叶敏对她态度是极其不好。

    为了不让傅睿君担心,不让穆纪元发现什么,她无奈就忍了下来,然而很少出门,活动范围受阻。

    家里的佣人变少,至少瑶瑶还在,现在叶敏也因为要贴身保护她而住进来。

    一大早的,童夕从房间出来。

    她摇摇脖子,疲惫的走下楼梯,昨晚上一夜没有睡好,站在阳台一直盼望着傅睿君会来找她,明知道有危险,可却又那么的期待。

    刚刚走下楼梯就听到下面有吵闹的声音。

    叶敏趾高气扬的声音很是嚣张,指着瑶瑶的脑袋骂:“你人头猪脑吗?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瑶瑶是普通女佣,需要做大量的家务还要照顾她。

    童夕蹙眉看着前面的两人,缓缓走过去,叶敏用手指戳着瑶瑶的脑袋骂:“我告诉你,现在我让你把我的衣服拿去洗衣店去清洗,你竟然给我塞进洗衣机?我的衣服多少钱一件你知道吗?你配得起吗?”

    “对不起,叶小姐,我真的走不开,我要准备早餐给大小姐,大小姐快要起床了,我……”

    叶敏咬着牙,“闭嘴,什么大小姐这么了不起,我告诉你,在这个家,你要听的只有穆先生,其次就是我,那个废物顶多就是囚犯,她什么权利也没有。”

    废物?囚犯?

    童夕知道她的确如叶敏所说的这样,但是看不惯她对瑶瑶指手画脚,戳着脑袋一副女主人家的模样。

    她走过去,站在叶敏的身后,沉着脸冷冽的语气问道:“你说谁废物呢?”

    听到童夕的声音,叶敏猛地转身,看到童夕就站在她后面,她愣是一顿,但嚣张的气焰依然不减,锐利的目光瞪着童夕。

    童夕一字一句的语气绝冷的问:“我问你,刚刚说的是谁呢?”

    叶敏完全不害怕,讥笑一声,双手抱胸,仰头挺胸的对着童夕,“我说的是你,又怎么了,你就是一个废物,一个……”

    手起掌落,“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童夕的一巴掌落在了叶敏的脸蛋上,看得瑶瑶都吓得倒抽一口气,惊讶得双手捂着嘴巴,大眼睛眨了眨,不可思议的看着童夕。

    叶敏也突然而来的一巴掌吓得傻眼了,一边手捂着疼痛的脸颊,错愕不已。

    打完叶敏后,童夕倨傲的态度依然不减:“说啊,有种再说多一句。”

    叶敏反应过来,眯着危险的眼眸,生气得怒吼一句:“你他么的竟敢打我?你就一个废物,还不怕死是吗?我……”

    童夕一巴掌继续甩了过去,“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回到在偌大的客厅里,第二巴掌搭在她同一边脸颊上。

    瑶瑶目瞪口呆。

    叶敏气得脸色骤变,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一股浓浓的杀气凝聚而来,紧握着拳头,对着童夕咬牙切齿。

    童夕看着面前的女人,明明一身厉害的身手,一拳打来,她一定会跪了,但是叶敏却强忍着。

    童夕对着瑶瑶说:“瑶瑶,从今天起,这个女人要去你做什么,你不需要理会,当她在放屁就行,她不过是纪元哥身边的一只母狗,如果觉得她乖的时候,给她甩根骨头就好了。”

    叶敏脸色铁青,难看得如同掉进粪池的臭脸。

    “是的,大小姐。”瑶瑶开心的回应,今天的大小姐有些不一样,竟然连叶敏也敢得罪?

    叶敏紧握拳头,咬牙切齿,忍无可忍之际,一把握住童夕手臂,狠狠拖到她面前,锋利的光芒怒瞪着,手掌的力道相当的大,怒斥着:“你知道跟我斗的下场是什么吗?”

    童夕毫不害怕,嘴角轻轻噙笑,眯着邪魅的目光,对视着叶敏,细声细语的回道:“我不知道跟你都是什么下场,但我知道你今天的下场会很惨。”

    叶敏听到她这句话,还在疑惑当中,童夕开始变脸,很痛苦似的推着她的手腕,喊着:“啊……啊……好痛好痛,我的手臂好痛。”

    叶敏的力道虽然很重,但也不至于让人痛得娃娃大叫的程度。

    瑶瑶急了,冲着叶敏吼道:“你快放开大小姐,你敢对她动手,穆先生饶不了你。”

    叶敏不但没有放手,还很生气的把童夕扯到自己面前,“你装什么装?”

    童夕很痛苦似的,冲着瑶瑶喊道:“瑶瑶,快给你老板打电话……”

    瑶瑶紧张得冲向座机,瑶瑶吓得立刻甩掉童夕。

    童夕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转了个身,一百八十度似的,掉到在地上,额头着地,“砰。”的一声,磕上地面。

    听到声音,瑶瑶没有去打电话,而是紧张的冲到童夕身边,伤心的扶着她:“大小姐,你怎么了,你快起来。”

    叶敏双手叉腰,气得仰头深呼吸,冲着童夕怒吼,“你这么好演技,干嘛不去当演员?”

    童夕完全不理会叶敏的话,被瑶瑶扶起来的时候,额头已经红了一片。

    瑶瑶紧张不已,“大小姐,你额头红了。”

    童夕委屈:“能不红吗?叶敏竟然敢打我。”

    “我打你?”叶敏双手抱臂,很是不悦:“是你自己故意的,你演给谁看呢?”

    童夕扁嘴,摸着额头欲哭似的嘴脸,转身上楼,抛下一句:“瑶瑶,不用叫我吃饭了,我吃不下。”

    叶敏很是愤怒,不知道童夕到底装给谁看。

    难道是博取瑶瑶的同情?

    她的想法在傍晚穆纪元回来的时候得以证实。

    穆纪元听完瑶瑶的陈述,当场一怒,直接一巴掌甩到叶敏的脸上,指着门口怒吼:“以后你就给我站在门外面去,没有大小姐的命令,你不准进来。”

    “boss,是大小姐她故意的,我……”

    “出去。”

    叶敏紧握拳头,很是愤怒。

    委屈得往上了二楼,童夕就站在栏杆处看着叶敏,露出淡淡浅笑。

    曾经,她总是被叶敏欺负的那个,人是要长大的,而长大就要学会一些技巧。

    当然跟叶敏这种高手硬碰硬,她完全不可能有胜算。

    既然穆纪元说这么喜欢她,那她就要好好利用起来。要不然她就对不起傅睿君那个聪明的男人所传授的才智了。

    叶敏咬牙切齿地瞪着童夕,童夕不痛不痒,转身先走向房间,关上了门。

    她上了锁,回到房间就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真个人都闷闷的。

    过了片刻,响起了敲门声,童夕歪头望向了门口,沉默着一动不动。

    门外出来穆纪元温软的声音:“大小姐,你没事吧,开开门,让我进去。”

    童夕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冷笑,但很快又沉了下来,故意的撇嘴呢喃道:“你走吧,我没事。”

    “让我进去。”

    “不要,你别进来了,我也不想再出去,免得你那些手下动不动就打我,就让我躲在房间里吧,这样你就放心了不是吗?”

    “大小姐……”穆纪元声音里满是心疼,温柔的哄着:“不会了,叶敏她已经给我教训了一顿,以后也不会再敢欺负你,你开门让我进去。”

    “叶敏说的没错,反正我就是一个废物囚犯。我以后就关房间里面,哪里都不会去的。”

    “你怎么会是囚犯呢,我明天带你去参加宴会,带你出去兜风,你别生气了。”

    宴会?

    童夕想了想,觉得能出去,是不是代表着慢慢的可以跟外界接触,她也有望跟傅睿君离开这里?

    这时候,童夕才从床上起来,走到梳妆台上,拿起眼药水滴了好几滴,眨眨眼眸,让自己看起来泪眼汪汪的,然后走到门口,开了门。

    仰头望向穆纪元的时间,她脸色是委屈的,看到童夕的泪光,穆纪元眸色沉了下来,伸手摸上她的脸颊,很是心疼:“你哭了?”

    童夕厌恶的推掉他是手:“我没事,你答应过我,明天带我出去参加宴会的哦。”

    穆纪元浅笑,“嗯,明天傍晚带你出去。”

    童夕眼眶的药水流了出来,她立刻抹掉。

    “今天学习的怎么样了?”穆纪元双手插袋,温和的脸色对着童夕问道。

    “还好,差不多把你给的资料都看完了。”说着,童夕看着他问:“什么时候带我去公司?”

    “只要你想去,我都可以带着你去。”穆纪元温柔的语气说着,眼眸中满满的都是宠溺。

    童夕挤着浅笑:“谢谢你,纪元哥。我想睡会,不跟你聊了。”

    说着,童夕关门,穆纪元一把撑住门,紧张的说:“大小姐,之前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

    童夕知道他的意思,淡淡的说:“我的点时间考虑一下,我会给你答复的。”

    穆纪元轻轻叹息一声,松了手,“好,我等你,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嗯嗯。”童夕点头,把门关上,加上了锁。

    关上门的那一刻,童夕含笑的脸蛋立刻拉下脸,沉得可怕。目光含恨隔着门狠狠瞪着外面的男人。

    嫁给他?

    除非她童夕死了,否则是不可能的。

    一想到自己刚刚怀上的孩子就是在这个魔鬼手里,一想到她爸爸的死,她这些年来所受的痛苦,她就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

    如果不是牵挂着傅睿君,牵挂着果果,她一定拿着尖刀,刺向这个男人的心脏,为她爸爸和死去的孩子报仇。

    入夜。

    夜深人静,星空灿烂。

    童夕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裙,披着歪头,站在阳台外面瞭望着远方,心里无比牵挂着远方的儿子,还有那个承诺来看她的傅睿君。

    她不敢奢侈傅睿君有能力把她从这里救出去,但是她现在的心里很是矛盾,一边不喜欢他来冒险,一边又希望在见到他。

    所以每天晚上站在阳台外面看着远处的风景,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要不然她无法入睡。

    就这样静静的呆着,到了深夜,童夕忍不住疲惫,转身回了房间,脱下外套,拉开被子躺了进去。

    她眨了眨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又忍不住再看看阳台外面。

    静谧的夜,隐隐听到外面是蝉叫的细碎声音。

    看着瞪着,眼皮越来越重,童夕伸手把灯拉黑,然后转身侧躺着,闭上眼睛慢慢入睡。

    漆黑的房间,均匀的呼吸声。

    夜,越来越深。

    在大家的熟睡之际,外面保镖看管松解的凌晨1点,一道黑影偷偷潜入花园,在各个隐蔽的角落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和保镖,快速来到了童夕楼下的花园,三两下就爬上二楼阳台。

    黑影的步伐很轻盈,透过月色,黑影来到了童夕的床沿边上,轻轻的压低头,靠近童夕的脸蛋上,深情一吻。

    童夕熟睡中完全没有察觉得到。

    黑影脱下外套放到床后面,然后轻轻的躺在童夕身边,把她的头抬起来压到他的肩膀上。

    轻轻搂入怀抱中。

    童夕感觉有些不对劲,在睡梦中挪了挪身子,却没有醒来,像个贪睡的孩子,在黑影的怀抱钻了钻,伸手抱着他的腰继续沉睡。

    天,还没有亮,迷雾朦胧。

    童夕在宽厚的怀抱中钻了钻,感觉到自己好像趴在一个熟悉又温暖的胸膛上,她缓缓睁开眼睛,迷蒙中看到自己趴在男人的胸膛上,淡灰色的薄衣,结实的胸肌。

    她的半边身子压在男人身上,一边手和脚都搭他的身体。

    童夕吓得一跳,猛地仰头。

    映入眼帘的是傅睿君俊逸的睡容。

    那么平静而从容的在她的大床上睡着了。

    童夕眨了眨眼睛,再一次揉了揉眼睛,嘴里呢喃着:“一定是做梦了,我可能还没有睡醒。”

    呢喃了一句,童夕又趴到胸膛上,幸福的闭上眼睛,原来做梦也这么真实,心里甜甜的,不由得裂开嘴浅笑。

    觉得还不够紧,童夕继续往傅睿君身上磨蹭着,搂得更紧。

    紧闭眼睛的傅睿君突然眉头一皱,感觉的身体被某人弄着燥热,他没有睁开眼,薄唇微微一动,“女人,一大早的,别乱蹭。”

    童夕听到这声音,吓得猛然睁开双眼,上半身仰起来,望着傅睿君的俊脸,再揉搓着眼睛:“不是做梦吗?”

    傅睿君慵懒的声音十分磁性,沙哑的声音邪魅调戏道:“你做梦的时候就是这样往我身上蹭的?”

    童夕含笑,握着拳头往她胸膛一击,娇羞道:“我没有。”

    傅睿君伸手握着她的粉拳,睁开眼眸,眯着迷离的目光看向童夕,细声细语:“那有没有想我?”

    童夕撇嘴,不好意思回答,羞涩的重新躺在他的胸膛上,转移话题,“你什么时候来的?”

    “凌晨吧。”傅睿君又闭上眼睛,揉揉她的拳头,握着拉到嘴边,轻轻吻上,“来到的时候,你已经睡了。”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童夕嘟嚷嚷。

    傅睿君挑眉,戏谑道:“叫醒你要干什么?”

    “叫我……”童夕一顿,好像有点暧昧的意思,傅睿君总是这么轻佻。

    什么也不能干,童夕知道。

    因为她还在小月子当中,离孩子流产后还没有一个月呢。

    或许就是傅睿君潜入来后,只是抱着她睡觉,连吻都不给她。可能是怕把持不止,伤害到她。

    童夕沉默了,紧紧抱着他的胸膛,重新躺在他怀抱了,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你这样来很危险的。”

    “我想见你。”傅睿君是说得很轻松。

    “嗯嗯。”童夕心里很欣慰,也很开心。脸上溢满了笑容,闭上眼睛沉浸在他温热结实的胸膛当中。

    童夕想起了些事情来,很激动的问:“睿君,那个阿兰是不是你出手的?”

    “嗯。”傅睿君应答了一声。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接下来是穆纪元的女人,叶敏。”傅睿君伸手摸上童夕的脸蛋,“夕夕,你要帮我的忙,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好处理。”

    童夕点头,“嗯嗯,你要我怎么帮你?”

    傅睿君一时间沉下来,想了想,片刻后,靠到童夕的耳边咬耳朵似的呢喃着,越听就越感觉兴奋,童夕含笑着点头,认同傅睿君的做法,敬佩他的机智。

    听了片刻,童夕紧张的说:“睿君,穆纪元答应我,今晚上带我去参加宴会。”

    傅睿君突然转身,一把将童夕压在怀抱之下,激动的语气问道:“真的吗?他肯带你出去?”

    “是的,她要带我出去,但我没有问他去什么宴会。“

    “这个我可以查到,夕夕,希望来了。”傅睿君俊逸的脸庞上绽放着异样的光彩。

    童夕疑惑地蹙眉:“什么希望?”

    “嫁给我。”

    傅睿君的话是肯定句,像是再一次求婚。

    童夕愣愣的点头,大眼睛眨了眨,应答:“好啊!可是……”

    “过了今天,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你从这里带出去。”

    “真的?”童夕激动得立刻圈住他的脖子,“你准备要做些什么?”

    傅睿君低头吻上,蜻蜓点水似的啄了一下童夕的樱唇,很是确定的说:“晚上,你等着看好戏吧。”

    童夕从来没有怀疑过傅睿君的智商,可是对于他这么有自信的表现,童夕还是很好奇,也很期待,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