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39章 略施小计灭掉一个

正文 第139章 略施小计灭掉一个

    傅睿君的跑车进入五星级大酒店门口,跳下了车,他警惕地查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然后走进去。

    穿过大堂,他直接走向电梯,双手兜袋,泰然自若的看着电梯上面的层数。

    在这里住下来,他完全不担心穆纪元会找到他,因为这里是卡冥国最昂贵最豪华的酒店,一般人都不能进来,这里经常接待国际巨星和他国总统领导之类的大人物,保密工作非常的好。

    进入电梯,傅睿君直接上了二十楼,回到总统套房。

    黑色薄外套往大床甩去,疲惫地倒在床上,看着精致的天花板,深邃中是淡淡的锐利光芒。

    脑海里回想追逐他的那辆车,在好几处地方差点被追上,当时他歪头跟那个男人对视上,那个男人眼神的熟悉感和锋利感,让他怀疑。

    这个追逐他的人就是之前杀死薛曼丽的那个男人。

    在傅睿君还在思考当中,手机突然响起来,他从裤袋里面掏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他立刻接通手机通话。

    “喂。”傅睿君低沉的声音缓缓道。

    对方恭敬又严肃的声音传来:“boss,查出来了,已经发到你的邮箱,请查收。”

    “好,知道了。”

    说着,傅睿君立刻重点手机通话,立刻打开邮箱。

    点击一个新发送过来的邮件。

    打开后。

    上面标注着夜影的人际关系网,虽然没有什么考究的资料,是从别人嘴里问出来的,但傅睿君相信上面资料的可信度也是挺高的。

    夜影:穆纪元,现在一夕集团总裁,涉黑。手下有四名杀手猛将,经营夜影组织贩卖军火,游走在黑白两道。

    猛将之一:阿姆,男:神枪手,特种兵出身。

    猛将之二:阿兰,女:凶狠杀手,掩饰身份女佣。

    猛将之三:叶敏,女:聪明攻心,计谋策划,身份是穆纪元的情妇。

    猛将之四:穆纷飞,女:冷漠无情,身份,捡回来的妹妹。

    傅睿君看着手中的这些简单的人物资料,虽然没有什么用处,但至少知道穆纪元身边的爪牙有多少人,逐个攻破,慢慢削弱穆纪元的势力,然后给他最后致命的一击。

    对付穆纪元绝对不可以硬来,傅睿君知道硬来根本斗不过一个涉黑的男人,穆纪元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任何事情,可他傅睿君还想留着正义的一面对待未来光明的每一天。

    所以,他现在只能智取,不可硬碰。

    而他第一个入手的将会是阿兰。

    退出邮件,傅睿君从床上爬起来,走向阳台,给阿兰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美女有空吗?”

    阿兰听到是傅睿君的声音,十分激动的说:“当然,大帅哥邀约,当然有空。”

    “今晚上一起去喝一杯怎样?”

    “好……”

    “上次的酒吧,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阿兰激动的声音带着十分欢愉的态度。

    中断手机后,傅睿君双手握着栏杆,眯着危险的眼眸看向前方。

    嘴角轻轻上扬。

    夜深人静。

    都市繁华之处,灯红酒绿的酒吧里面。

    劲爆的音乐,暧昧的灯光,性感的女人,还有那热情似火的舞姿,到处都溢满了人潮,被音乐和气氛熏陶得无比暧昧。

    吧台边上,傅睿君一身个性帅气的打扮,俊逸的脸庞,健硕的身材,引来不少女人的垂涎,一直想上来搭讪。

    傅睿君都一一拒绝,淡雅的喝着酒,他邪魅的气场在这种地方是最能吸引女人的个体。

    傅睿君对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兴趣,点的酒也是度数最低的,保持的惯有的警惕。

    歪头之际,他看到门口方向一个性感的女人走来。一条紧身红色短裙,抹胸露腿的性感,浓妆艳抹,烈焰红唇,他不由得冷冷一笑,上下打量着阿兰,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却挤着浅笑淡淡的说:“今天你好美。”

    “谢谢。”阿兰搔首弄姿地在傅睿君身边摆出诱人的姿势,一边手搭在吧台上,隐隐约约的挤着她的小胸脯。

    当然不小,只是相比他老婆的胸,那简直是完全没有看头。

    傅睿君也很配合似的瞄了一眼她故意显摆的地方,然后看着她的烟熏眼说:“喝什么酒。”

    “随便。”阿兰坐到他身边,对着酒保说了一句:“来点烈的。”

    酒保:“好的。”

    劲爆的音乐中,两人靠得很近的身体,很清晰的听到对方的声音,阿兰侧着身体面对傅睿君,叠着腿,一边白皙的大粗腿慢慢的撩到傅睿君的裤脚之下。

    傅睿君感觉到有人动他的脚,眉头不由得一皱,歪头看向阿兰。

    阿兰露出邪魅的勾引眼神,似笑非笑的嘴角轻轻上扬,“今晚上不醉不归,如何?”

    “你不怕醉了之后有危险吗?”傅睿君故意调戏:“穿得这么性感,没有男人会把握的住。”

    阿兰接过递来的酒,迷离的目光一直在勾引傅睿君,喝着酒,细声说:“那你的,能把握得住吗?”

    傅睿君嗤笑,只笑不语。

    阿兰一口喝完手中的酒,“怎么不说话?”

    “你有男朋友吗?”傅睿君故意问。

    “没有。”

    “成年了?”

    其实这个问题是故意的,都快三十的女人,还把她看说少女,惹得阿兰心花怒放,“当然成年了。”

    “我看不像。”这是睁眼说瞎话。

    阿兰娇羞的憨笑,拨弄着长发,一杯接一杯的拿起酒,跟傅睿君碰杯。

    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傅睿君就开口邀约,“我住附近的酒店,有兴趣到我房间坐坐吗,我们继续喝。”

    很明显的邀约。

    阿兰秒懂,立刻装得要醉,“好啊,我头也好晕,想休息一下。”

    傅睿君冷冽一笑,然后扶着装醉的阿兰离开酒吧,在附近开了钟点房。

    回到房间,傅睿君把阿兰放在床上。

    一碰床,女人就开始在上面像个挪动的蛇妖,各种摆弄,骚得无法形容。

    傅睿君脱下外套甩到一边,双手插袋站在床沿边上,对着床上的女人直接说:“美女,不如你先去洗澡,我在床上等你如何?”

    听到这话,阿兰显得有些不悦。

    她心想自己是洗澡出来的,都到这一步了,这个男人不是应该猴急的扑上来吗?

    不过美男的魅力让她欲罢不能,只好爬起来,仰头看着傅睿君,“好啊,你等我。”

    她扶着额头,走向浴室,经过傅睿君身边的时候,指尖轻轻划过他的身体,对他讪笑地抛下媚眼。

    傅睿君只是邪冷地露出淡笑。

    知道浴室的门关上,傅睿君才立刻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把房间的光关了,开了一盏朦胧的灯光,暗沉而暧昧,是专门为开房的人设计的那种无法形容的暧昧之光。

    开了灯,他拿出手机响了一下电话,片刻后门被轻轻敲响,他立刻过去把门打开,一个跟他身材差不多的男人进来,对着他鞠躬。

    傅睿君让他进来,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就离开房间,关上门。

    男人进来后就把自己脱得一干二净。

    他坐在床上等。

    知道浴室里面的阿兰出来,男人直接冲过去,一把横抱起阿兰,直接扑到在床上。

    隔着大门,都能听到里面的女人那种极度兴奋又开心的声音。

    “啊……你好坏。”

    隔音也算是好的了,可是女人的声音相当淫荡,时不时还有些粗言秽语刺激着。

    傅睿君冷笑,单手插袋走到长廊的角落,靠在窗台边上,背靠着墙壁,双手插袋等着。

    他悠闲自在的,不慌不忙等着。

    刚刚的男人是从专业场地点过来的,持久力至少一个小时,当然也是靠药力支持。

    时间充裕,他不怕等。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电梯的门突然响了,叮……

    傅睿君缓缓仰头,瞄向电梯边上。

    阿姆从里面走出来,冷着脸看着房间号码。

    傅睿君见到此人终于出现,不由得勾起一抹浅笑,计划还是如他所想,很顺利的进行中。

    阿姆森冷的气场走向指定的房间,在房间门口站着,看到房卡竟然插在上面,他蹙眉想了想,突然听到里面的呻吟声。

    他立刻开门冲进去。

    傅睿君这时候才笑了笑,直起来身体,转身走向房间门口,站在房间门口停着里面的动静。

    “啊……”阿兰的尖叫声,紧接着是解释:“阿姆,你这么来了?”

    “他是谁?”阿姆怒气冲天。

    阿兰错愕:“你是谁?怎么回事?你这么在这里?”

    男人:“小姐,你给我一万包夜的,你忘记了吗?”

    紧接着男人的哀嚎声,乒乒乓乓的东西摔打声,片刻后,男人满身是伤从里面逃出来,狼狈的抱着衣服,拖着受伤的身体,急忙逃走。

    而里面的打斗声依然不断。

    据傅睿君了解,阿姆跟阿兰是情侣关系。

    傅睿君听了好一会,能从里面的声音判断出来到底有多激烈。他嘴角轻轻勾起,泰然自若的走向电梯,下了楼,回到自己的车上。

    夜,深了。

    本来平静的便捷酒店门口,一声枪声响起,整个酒店突然热闹起来,片刻后救护车的声音响起,一阵骚动,警车的鸣笛声也划破了天际。

    傅睿君在混乱的人群中看到神秘的身影偷偷溜走,那个男人就是阿姆。

    他跟警察和护士擦肩而过,却没有人发现他,傅睿君就坐在车上,单手撑着车窗前面,摸着下巴,眯着眼眸观察着四周。

    傅睿君没有去追阿姆,倒是很好奇阿兰会不会被杀死。

    救护床从里面出来,救护人员急促而慌张,带着满身是血的伤者上了警车。

    跟着后面看热闹的酒店人员开始讨论起来。

    傅睿君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女人嫖鸭,被男朋友逮住,争执之下,被男朋友开枪杀了。

    一死一暴露。

    傅睿君满意地开车离开便捷酒店。

    次日清晨。

    偌大的床上,洁白的被套里面,傅睿君朦胧中摸到自己的手机,眯着迷离的眼眸打开看着网络新闻。

    刷新了好几遍,终于看到了一个头条。

    女人出轨被男友开枪所杀,经抢救无效死亡,全国通缉该名男子。

    下面列出了酒店监控截图。

    这是一名失去理性的杀手,把自己暴露监控之下还敢说杀人。

    看到这条信息,傅睿君把手机甩到一边,继续安稳的睡他的,就这么快把穆纪元的一名猛将解决掉,感觉不过尔尔。

    简直不堪一击。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偌大的房子里面响起,穆纪元怒不可遏的声音如雷般响起:“你他妈把阿兰杀了?”

    穆纪元气得双手叉腰,在阿姆面前来回踱步,阿姆沉默得一言不发,被打了也无动于衷。

    “简直就是混账,混账东西……”

    穆纪元怒黑了脸,气得脖子都爆血管,恨不得拔枪杀了阿姆,但是已经失去一名得力帮手,心绞痛,平静下来之后,语气温和了几分,无奈的问:“你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人,竟然也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你竟然怎么一回事了?”

    “她敢背叛我,我当时起在头上,就把她给杀了。”

    “你玩的女人会比她少吗?”

    阿姆沉默了。

    “你这个暴脾气迟早会出事。”穆纪元安静下来,坐到沙发上,摸着下巴开始思考问题,还呢喃着:“现在你已经在警方的监控之下暴露,很快你的身份也会被挖出来,你以后就躲着生活吧。”

    “无所谓。”阿姆不屑,也毫不害怕。

    穆纪元冷哼一声,眯着眼眸想了想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阿兰在酒店开房的?”

    “有神秘人通知我过去的。”

    “神秘人?”

    “嗯,去到的时候,房卡也在门上没有拔,我进去后,阿兰和那个招来的鸭还在床上,我一时间怒火攻心,错手杀了她。”

    穆纪元抬眸,冷冷道:“你明知道是个局了,你竟然还杀了阿兰?”

    “我……”

    穆纪元伸手,“神秘人的信息给我看看。”

    阿姆递给他手机,穆纪元看着屏幕上的信息,不由得脸色沉了下来,紧接着站起来,怒不可遏,握着手机狠狠的往地上摔去。

    “砰……”手机顿时四分五裂,发出了巨响。

    摔完手机,穆纪元双手叉腰,仰头对着天花板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傅睿君,你等着,我损我一名猛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阿姆蹙眉,疑惑道:“是傅睿君?”

    穆纪元根本不想再理会这个头脑发达的男人,深喘着气,目光如魔鬼般冷冽。

    顿了片刻,穆纪元怒斥道:“你就是一个废物,让你把薛曼丽的死嫁祸给他,你竟然让他找到突破口,全身而退?这么小的事情你都做不好。让你干掉他,你竟然被耍得反过来干掉我的人,你是猪吗?”

    阿姆被骂得低下头,不敢作声。

    而这时,大门的声音响起,穆纪元立刻缓下生气的脸色,回头看向大门口。

    门被推开,瑶瑶陪着童夕走进来。

    穆纪元立刻挤着浅笑,温柔的脸色,目光如水般清冽,“晨跑完了?”

    “嗯。”童夕应了穆纪元一声,刚刚在花园跑步,几个保镖跟着她,瑶瑶也跟着,让她心烦意燥的,回来的时候还听到穆纪元的怒骂声,可进来一看,感觉气场都不一样了。

    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童夕对于穆纪元这种变色龙,也是越来越佩服,他的伪装不是一般的强大。

    走向楼梯口,童夕多留意了几眼站在旁边低头的男人,她知道这个是穆纪元的手下,早晨的新闻她也看过了。

    这个男人就跟上面通缉的人一模一样。

    阿兰死了,她也觉得很惊讶,但是那个女人在照顾她的时间里面,态度也极度嚣张,对于她的死,童夕除了好奇,没有任何别的感觉。

    童夕上楼,洗漱一番之后下来。

    那个男人已经消失,家里面只剩穆纪元。

    穆纪元身穿休闲服,看样子今天是不去上班。童夕走下来,经过客厅的时候,往沙发上坐下,对着正在沉思的穆纪元说:“纪元哥,你今天不去上班吗?”

    穆纪元仰头,对上童夕的清澈的大眼,摇了摇头:“今天不忙。”

    “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回帝国?”童夕低声下气的问。

    穆纪元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浅笑,“我不打算让你回去了。”

    “那我儿子怎么办?”

    “他有傅睿君。”

    “你准备这样子关着我一辈子?”童夕靠在沙发上,心平静气的跟穆纪元谈这件事。

    穆纪元眸色暗沉,眼底闪过一抹忧伤,低声呢喃:“如果你不忘记傅睿君,我只能关你一辈子。”

    童夕低头苦涩浅笑,缓缓道:“纪元哥,我知道你对我有请,可是我的心早已经给了傅睿君了。”

    “我可以等。”

    是的,他可以等,因为他已经等了十几年了,不怕再等十几天,或者几十年。

    童夕觉得他的爱挺沉重的,可惜太过偏执,如果自己的父亲也是他害死的,那他到底是什么心态来爱她呢?

    顿了片刻,童夕仰头看着穆纪元,露出温和的浅笑:“纪元哥,从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我的能力相信你不会不知道吧,救出你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凶手呢?”

    “死了,是薛曼丽。”

    “哦。”童夕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淡淡的应了一句。

    “这件事一句过去,不要再想这些了,你好好在我身边呆着就行,你也知道你在这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去留恋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童夕珉笑,对着穆纪元叹息一声:“嗯,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去想,也不会再去纠结,因为你根本不会给我机会,我想了也是白想。”

    对着慢慢开窍的童夕,穆纪元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丝狐疑,带着半信半疑的目光凝望着她。

    童夕靠在沙发上,低头捻弄着自己的指甲,一脸苦涩。

    “大小姐,我都是为了你好。”

    “嗯。”

    “不要恨我。”

    “我不恨你,我只恨自己为什么要爱上一个不可能的人。”

    “时间会让你淡化一切的,慢慢就会忘记他,忘记过去。”

    童夕又是苦涩一笑:“希望吧。”

    “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穆纪元温声细语。

    “把一夕还给我。”童夕仰头,极度认真的看着穆纪元说。

    穆纪元眉头紧蹙,眸色微微一沉。

    “不舍得?那是我爷爷留给我的企业。”

    “你能力有限,经营不来,一夕在你手里一定会走向灭亡的。”

    “那你教我。”童夕浅笑,很有诚意。

    穆纪元听到这句话,很是开心地裂开嘴角噙笑,“可以,但是你要跟我结婚,我们一起把集团经营好,这个企业依然是的。”

    “结婚?”童夕眉头紧皱,脸色略沉。

    “你考虑一下,我不会逼你。”

    “除了这样,你真的不把一夕还给我吗?”童夕看似很紧张一夕企业,那纠结的神色让穆纪元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

    即便没有答应,他还是激动不已,“嗯,我没有别的要求。”

    “让我考虑一下。”

    “好。”穆纪元不露声色的脸上看起来很是平静,可是心低之下却欣喜若狂。

    童夕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很强硬的态度表明不会嫁给他,而现在说会考虑一下。

    不管是什么原因。

    听到这句话,穆纪元心湖已经乱了。

    “纪元哥什么时候带我到公司去学习做生意?”

    穆纪元不确定的再问一句:“你愿意跟着我身边学?”

    “嗯,愿意……”

    童夕温和的态度让人猜测不透她在想什么,但至少穆纪元没有怀疑她的动机,可以说是穆纪元觉得童夕不会掀起什么风浪。

    在他眼里,童夕就是温室里面的一朵太阳花,即便她性子烈了一点,活泼开朗,但在生意和为人这方面不算狠,不会对他造成外力的伤害,唯一伤他的只有心。

    这时候,门铃响起来。

    佣人去到门口,对着监控看了一眼,转身对着穆纪元说:“先生,是叶敏小姐。”

    穆纪元脸色骤变。

    童夕往向穆纪元,狐疑道:“叶敏怎么来了?”

    如果不是傅睿君告诉她,叶敏是穆纪元的情妇,她还会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只是穆纪元手下普通的员工,现在看来,她麻烦大了。

    “让她进来吧。”

    说话的是童夕,穆纪元听到童夕的话,不由得蒙了。

    片刻后,童夕听到身后高跟鞋发出的尖锐之声传来,一道讽刺而客气的女人声音也随之进入童夕的耳朵里。

    “我说怎么这么多天没有见到我亲爱的boss,原来是大小姐回来了。”

    童夕不动声色坐着,在这个家,虽然她是被穆纪元囚禁的,但是她的地位远比任何人都要高,即便穆纪元也要尊称她大小姐,www.youfa8.com人即便是低下对她很不满,但表面上还是要尊敬她的。

    叶敏走到沙发前面站着,童夕才缓缓抬头,看了叶敏一眼。

    干练的着装打扮,姣好的身材玲珑别致,脸蛋白皙精致,容貌甚是美丽,一头长发飘逸。

    穆纷飞曾经跟她说过,叶敏长得跟她有几分相似,特别是脸蛋和身材,看起来很像。

    但气质完全不一样。

    童夕只能说现在的整容医生太厉害,叶敏那张脸明显是整过,不敢按照她的版本来做,无非就是想得到穆纪元的垂涎。

    当然,她得偿所愿了。

    “你来做什么?”穆纪元不悦的开口。

    叶敏对着穆纪元很是恭敬的鞠躬,“我有重要的事情找boss商量,几天都没有见到boss,所以就过来了。”

    穆纪元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望向叶敏命令:“大小姐要到公司学习如何经营企业,以后你就负责贴身保护。”

    “我?”叶敏错愕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童夕也是错愕的看向穆纪元,脸色沉了下来。

    叶敏贴身保护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