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38章 跟毛毛虫吃醋

正文 第138章 跟毛毛虫吃醋

    甜甜感觉到梁天辰已经从浴室里面出来,他紧张的连指尖都在颤抖,呼吸变得急促。

    听到男人的脚步声很轻盈的走来,甜甜立刻转身拿起床上的衣服,把头低下来立刻转身走向浴室。

    绕过梁天辰的身边,脚步十分急促。

    她的脸都快要埋在胸前了。

    梁天辰皱眉看着甜甜,根本看不到她的脸,但从她的气场上可以看到她此刻有多么的紧张。

    听到浴室的门关上,梁天辰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回头看着甜甜消失在浴室里的身影,不由得扬起丝丝淡笑。

    梁天辰围着浴巾回到衣橱间,换上自己的睡衣,然后来到床上躺着,拿着手机刷网页,看看新闻。

    让梁天辰觉得无奈的是,他根本也没有想过让甜甜一般进来,就要迫不及待睡了她,他会给她适应的时间。

    可是甜甜这个澡,从晚上十点,洗到了凌晨。

    足足在浴室里面呆了两个多小时,梁天辰根本没有去打扰她。

    他躺在床上假寐着,甜甜出来的时候,可以听到脚步声鬼鬼祟祟,像是做贼。

    甜甜的动静很小很轻盈。

    感觉房间的灯光被关上,大床的边上躺上一个女子,梁天辰才缓缓睁开眼睛。

    暗黄的暖光之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房间的场景。

    两米宽的大床,甜甜离开他一米远的地方,背对着她躺倒了边上,身上还抱着一个毛毛虫。

    那条黄色的毛毛虫是个抱枕,被她夹在双-腿之间,抱在怀抱之间。。。

    有那么一瞬间,梁天辰恨不得自己是那条毛毛虫公仔,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抱住的那条毛毛头公仔特别的讨厌,更有那么一瞬间,对着那条想把那条毛毛虫甩出阳台,丢到垃圾桶里面去。

    梁天辰叹息一声,转了身侧躺着,看着甜甜的背影,相隔一米实在是太远了,他缓缓地挪了一下身体往中间靠拢。

    然后闭上眼睛,安静的入眠。

    这一夜,甜甜都没有睡好,因为一动不动的,所以身体特别的累。

    第二天清晨,甜甜很早就醒来,洗漱干净后,把睡衣换下来,穿着居家休闲服,整个人趴在房间的沙发上看ipad。

    梁天辰转身之际,发现床上的甜甜不见了,立刻坐起来,扫看了四周,发现她趴在沙发上,双脚挑起来,一甩一甩的很是悠闲。

    其实大床趴在更加舒服,可是那个女子竟然跑到沙发上。

    这种疏离感,梁天辰完全可以感受得到。

    甜甜看着上面的信息,入了神。

    梁天辰下了床,进入卫生间,十几分钟出来后,甜甜还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在看网络信息,梁天辰好奇的走过去,在她身侧瞄了一眼她在看什么。

    招聘网?

    甜甜看着上面的招聘信息,感觉这个不好,伸出手指划掉,看了看下一个,思考了很久,觉得自己跟社会脱轨太久了,多看几眼上面的信息,那些写着丰富的待遇都能吸引到她,例如同事聚会,经常培训,组织旅游等丰富娱乐节目的。

    她毕业后也曾经工作过,最大的乐趣的是每天过的很充实,同事之间相处得很融洽,而且很丰富的业余活动,会认识好多的朋友。

    又一轮感叹,划出另一条信息。

    酒店管理?

    甜甜看了很久,觉得很是吸引人,特别是那个工资待遇,挺高的。

    她想着一分钱都不拿梁家的,因为之前隐瞒了养父母的事情,所以这两年来一分钱都没有给到养父母,她心里挺愧疚的,想靠自己双手赚点钱孝敬养父母。

    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甜甜又滑了一条,看了好几条新增的信息后,甜甜退出网页,又看起新闻。

    正当很沉迷的情况之下,头顶突然传来梁天辰磁性好听的声音:“起缺钱还是想工作?”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甜甜吓得一怔,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坐到上面错愕的仰头看着梁天辰。

    梁天辰已经穿好西装领带,一副风华绝代的样貌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个男人醒来她竟然不知道,见到他此刻俊逸清爽的模样,甜甜显得有些呆。

    这个男人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好身材,昨天晚上她已经验证过了,眼神的对视让甜甜白皙的小脸逐渐变得绯红,慢慢的变得通红。

    看着甜甜突然脸红,梁天辰觉得特别有意思,扬起淡淡的浅笑:“在想些什么把脸给想红了?”

    这提醒让甜甜抽回理智,立刻捂住脸蛋,垂下眼眸,“没,没什么。”

    好烫,好烫……

    甜甜觉得脸蛋烫的可以煎鸡蛋了。都隔了一夜,还是那么窘迫,尴尬又羞涩得不敢说话。

    梁天辰放下手中的西装外套,坐在干净的茶几上,跟甜甜面对面坐着,男人的强大的气场让甜甜感到压迫,往沙发缩了缩身子。

    梁天辰拿出钱包,打开抽出一张附属卡递给甜甜:“拿着。”

    甜甜看着面前递来的卡,还是那一句:“我不要。”

    梁天辰不由得嗤笑一声,淡淡的语气说:“我发现你这个女人真的挺倔强的,老公给钱老婆花不是天经地义吗?”

    这句话让甜甜心脏微微的一颤,都以老公老婆自称,看来梁天辰这心态进入的也太快了,可是甜甜还是觉得别扭,心里有那么一个坎过不去。

    这两年被所有人当成贪慕虚荣的女人,她就已经很憋屈,而这事情一澄清,她又伸手拿梁天辰的钱,这种委屈的心情没有能理解她,她说过不要就是不要。

    她甜甜虽然不强大,能力不高,但是骨气和尊严还是有的。

    甜甜依然垂着眼眸,看着地板,细声说:“我不要。”

    “那你看招聘信息是有什么想法吗?”

    甜甜仰头,小心翼翼的问:“我能不能去工作?”

    这话让梁天辰眉头轻轻皱起,脸色沉了些许:“我能养活你,你也不用担心你娘家,我已经安置好你父母了。”

    “啊?”甜甜顿时蒙了。

    “我在碧水花园给他们买下了一栋别墅,等他们旅游回来就可以入住,内个月的开支我都有派管家去帮忙打理,佣人什么的也配齐,之前给多少礼金路家,现在就给回多少礼金你的养父母。”

    礼金好像是好几千万呢,甜甜愣是傻眼的看着梁天辰,一时间错愕的无法说话,这男人有钱,慷慨一点也不足为奇。

    “拿着吧,上班累呢。”梁天辰又把卡递给甜甜。

    甜甜反应过来,摇摇头:“我不是想要钱,我是觉得我跟社会脱节了,我这么年轻不工作,像个废人似的。”

    梁天辰这时候才意识到甜甜的想法,拿卡的手僵住了,看着甜甜沉下来的小脸好片刻,他深邃内闪过欣赏的光芒。

    缓了片刻,把卡收入钱包里,低头想了想,觉得甜甜的想法挺好,他们现在也没有小孩,甜甜也不用干家务活,不用照顾小孩,的确很无聊。

    “那你想工作就去找吧。”梁天辰细声回应。

    甜甜错愕,仰头看着他,大眼睛很是诧异:“真的吗?”

    “嗯。”梁天辰看着她那种兴奋的眼神,小脸蛋激动得泛起晕红,每一寸肌肤都在绽放光彩似的开心,他不由得会心一笑:“真的,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甜甜激动得一把握住梁天辰的手掌,双手柔柔的软软的,很是舒服的感觉,让梁天辰一怔,目光定格在双手上。

    白皙的小手柔若无骨,握着他紧的不想放开,语气异常激动:“谢谢你,谢谢你,天辰。”

    结婚两年,每次跟甜甜出去,都是甜甜挽着他的手臂,很有礼节的那种接触,这种亲密的握手姿势很少,上次在甜甜养父母家里的那一次,是他强制性地握着她的手,跟这一次的完全不一样。

    他的手掌忍不住的想握紧,他刚刚动了一下,甜甜立刻反应过来,把小手给缩了回去,尴尬的道歉:“不好意思,我激动过头了。”

    这……

    一阵失落感洋溢在梁天辰的心头上,手也不自觉的伸出来,想把她的手重新握回来,可是晾在半空中片刻,他立刻缩回手,摆出清冷的表情站起来:“嗯,不用谢,如果找不到好的工作,记得告诉我。”

    “嗯嗯。”甜甜含笑着点头。

    梁天辰居高临下的看着甜甜的俏脸。

    人如其名,她的笑容真的很甜很甜,看到她笑容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被感染到。

    难怪她父母给她起着一个名字。

    性格也甜美。

    梁天辰凝望着她片刻,立刻转身往门口走去,留下甜甜一个人在房间。

    甜甜又趴到沙发上,这一次是带着目的性的去看招聘信息。

    -

    如盘龙般围绕山边的高速公路上,车辆稀少,路况险要,兜兜转转,弯弯曲曲的道路上,两辆漂移般飞速的车辆在公路上狂奔。

    开在前头的是一辆黑色跑车,速度相当惊人,车技也让人叹为观止,但还是被后面的车子紧跟着。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傅睿君拿起蓝牙带上,聚精会神的漂移在马路上,只要他一个不留神,旁边的万丈悬崖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喂。”他语气严峻简洁。

    “三少,你竟然一个人跑出国了,不是要带上我吗?”

    傅睿君快速打着方向盘,严肃道:“什么事快说。”

    曾丹:“你之前给我留了童夕的dna样本,我也从卡梦雅哪里拿到了样本,结果出来了,不是母女。”

    傅睿君不由得扬起丝丝冷笑,像是预料之内,没有太大的反应,“嗯嗯,知道了,查一下她身边的男人到底什么身份。”

    “她的资料我都查出来了。她的确是童夕爸爸的老婆,但也是因为童夕的爸爸跟别人生下了童夕,才导致感情破裂的,但没有办离婚手续。卡梦雅跟别的男人生一个女儿,有一个男朋友。”

    “是不是叫易天?”

    “对,你怎么知道?”曾丹很是疑惑。

    傅睿君紧张的叮嘱:“听好了,那个男人原名叫李乐,是童夕她爸爸那件案的凶手之一,你告诉韩向,让他暗中监视着他,但不要打草惊蛇,要不然大蛇没有捉住,弄死条小蛇,以后会很麻烦。”

    “好,我知道了,这边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吧,你那边怎样?”

    曾丹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傅睿君也跟着很是轻松的说:“还好,就是被穆纪元发现了我进入卡冥国的信息,派人盯上了我,现在在马路上生死追逐呢。”

    他说得很是轻佻,让曾丹不由得擦一把冷汗,紧张不已:“既然这么险要的关头,你还跟我聊电话?你也是够拽的,如果等会没有被干掉记得联系我,我好放心。”

    “嗯,被干掉了,也会有人通知你过来收尸的。”傅睿君跟曾丹说起了玩笑话,目光却异常凌厉的望着前面的道路,一刻也不敢分神,油门踩尽的感觉如同在道路上开了一道地狱的门。

    曾丹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立刻中断电话,让傅睿君有足够的精神对付危险的事情。

    傅睿君拉下耳塞,蹙眉看着倒后镜,那辆车上的男人并不是简单的人物,能在他高超的车技之下,还能紧追不舍,而且看样子不是跟踪这么简单,是自己上来就要来一场硬仗。

    而吃亏的是,他不是这里的公民,没有配枪的资格,而卡冥国的公民都有资格配枪。

    他拳头再硬,手脚再快,也比不上子弹快。

    傅睿君一个快速转弯,兜入了一个90度角的公路,在那一刻把身后的车子给抛下,他把车子停靠在路边,等了十秒,身后的车子跟着一个急转弯,越过傅睿君的车开向前方。

    傅睿君立刻掉转头,越过旁边的道路往回走。

    等那辆车反应过来,傅睿君的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车子转头,开到旁边的车道,追上前,却完全看不到傅睿君的车,急忙拿起手机给穆纪元打电话。

    “boss,对不起,跟丢了。”

    “废物。”穆纪元一句怒吼,紧接着说:“确定是傅睿君吗?”

    “是的,已经确定。”

    穆纪元笑了笑,语气冷淡邪恶:“很好,地狱无门他闯进来,我就让他出不去,阿姆,找到他后直接干掉。”

    “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