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6章 夜会童夕

    房间是开着暖黄的灯光,童夕明明听到阳台有声音,可转身过去的时候,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但看不到外面墙壁的位置有没有什么东西,她咽咽口水,紧张的回头看了看熟睡的瑶瑶,再看向阳台外面。

    她觉得还是不要叫醒瑶瑶比较好,童夕轻轻的走向门口,警惕地看着外面阳台,每一步都那么的谨慎。

    靠近阳台的时候,童夕在房间内拿起一个长脖子花瓶,一步一步走出阳台。

    她的动作轻盈,十分警惕的伸头出去,望着旁边墙壁的地方。

    左边看了一下,漆黑的角落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她刚刚转头准备看右边的时候,突然一双黑手伸来,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她整个背部落入一道结实的肉墙,她手中的花瓶被突然抢走,“嗯嗯……”

    童夕挣扎着,惊恐的目光看着前方,双手用力扯着捂着她嘴巴的手腕。

    在她慌张失措的时候,身子被强劲的力气卷入角落的墙壁上。

    童夕还没有反应过来,感觉身后的人把她推到墙壁上,强壮高大的身体压来,她惊慌中突然听到一声极度温柔的声音,低声呢喃:“夕夕,是我。”

    这一刻,童夕立刻安静下来,不再挣扎。

    仰望着漆黑中的男人。

    血液,顿时沸腾,心,也漏了节拍地跳得狂乱。

    相隔一周,再听到这道醇厚磁性的声音,这日思夜想的声音,童夕的眼眶润了,含着泪光,身体僵直,呼吸变得急促。

    傅睿君将手中的花瓶放到旁边的台面上。

    再回头的时候,透过月色,阳台映出来的灯光,童夕隐隐约约见到傅睿君俊逸的脸庞,那炙热的目光。

    对视三秒,傅睿君一把勾住她的后脑勺,迫不及待地深深吻上她的唇。

    久违的气息,久违的他。

    这个吻来得深情迫切,来得炙热疯狂。

    童夕双手缓缓攀上他宽厚的双肩,热情回应他的深吻。

    只是短暂的深吻,依然没有办法浇灭傅睿君的念想和疯狂的欲望。

    他理智地缓缓离开童夕的唇,弯着腰,把额头抵在童夕的额头上,喘着粗气,沙哑的嗓音低声呢喃“夕夕,为什么这么傻,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童夕此刻的呼吸也十分缭乱,缓缓闭上眼睛,还心有余悸的呢喃:“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我失去了你,失去了果果,连我们刚刚孕育的孩子都没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抑制不了,想各种各样的坏事情,我不知道……”

    童夕越说越激动,情绪也开始变得慌张,傅睿君立刻捧着她的脸颊,吻住她的唇,封住她喋喋不休又慌张的话语。

    被吻上的那一刻,童夕眨眨大眼睛,又稳定下来。

    这是个浅吻,傅睿君等的童夕安静下来后,才离开她,双手依然捧着她的小脸,细声道:“夕夕,你听着,不能再胡思乱想了,果果需要妈妈,我傅睿君也很需要老婆……”

    说到老婆两个字,童夕又急了:“睿君,我们的结婚证……”

    “嘘嘘。”傅睿君把修长的手指放到童夕的樱唇上,伸头瞄了一眼房间里面的人,抱着夕夕转身来到角落边上,没入的漆黑当中。

    “我都知道了,不用担心结婚证了,有没有那张废纸都改变不了,你就是我傅睿君的老婆。”

    听到傅睿君轻狂不羁的话,童夕心里泛起一阵感动。

    泪腺变得发达,瞬间又被泪水溢满。

    “嗯嗯。”童夕默默的点头。

    傅睿君细声说:“现在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嗯。”童夕点头,认真听着。

    “穆纪元有没有对你怎样?”

    “没有,这点我还是很放心的,他一直都很尊重我。”童夕细声回答。

    傅睿君也并不担心:“嗯嗯,我觉得穆纪元也是个孬种,你曾经跟了她五年都不碰你,现在你这样,他更加不会伤害你。”

    童夕蹙眉,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别扭?难道这个男人还想她被碰不成。

    童夕很不悦的低声顶撞了他一句:“你以为每个男人都像你吗?一言不合就……”

    说着,童夕顿时停下话语,脸蛋感觉一阵燥热,漆黑中看不到她脸红的样子,但她的话很明确的说出傅睿君就是一个攻击性的雄性动物。

    傅睿君也并不否认,他是童夕口中那种一言不合就强上的男人。

    “就什么?”傅睿君邪魅地追问,大手一把勾住她的腰,用力一压,让童夕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强悍的存在感,“这样吗?”

    这男人,坏得也没谁了。

    童夕不说话,用力往他肩膀上一击。

    傅睿君不痛不痒的,把头压到她耳边,细声道:“夕夕,好好养着身子,你现在是小月子,要照顾好自己,这里保镖太多,一不留神就会吃子弹的,你跟我出去也解决不了问题,在这里,你反而更加安全。”

    “那你怎么进来的?”童夕疑惑道。

    “我上次潜入来修剪园林勘察了一下地形,后花园靠海有一处悬崖,不是很陡峭,所以就爬进来。”

    童夕倒抽一口气,双手捂着嘴巴,不由得说:“太危险了,你下次不要这样冒险。”

    “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跟你说件事,你接下来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嗯。”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把嘴唇靠近童夕的耳边,单手撑着墙壁,另一边手抱着她的腰,气息炙热碰到她的耳边。

    酥酥痒痒的感觉,很是诱惑。

    傅睿君的话却让她整个身子僵硬了,脸色沉了。

    “李乐浮出水面了,你爸爸的死也清楚了,你爸爸不是特务,他只是一个不愿意接受家族继承权的普通富二代。而这一切似乎都跟穆纪元有关系,包括你五年前离开我的那场戏,也是穆纪元吩咐我股姑父做出来的。”

    童夕猛地捂着嘴巴,惊恐地瞪大眼睛,一时间喘不过气。

    “我现在手头上什么证据也没有,但事情已经很明朗,打掉你孩子的是薛曼丽,而薛曼丽是穆纪元放在傅家的间谍,薛曼丽不是真的喜欢我,她只是在执行穆纪元的任务,负责勾引我而已。”

    童夕咬着下唇,双手用力紧紧捂着,一刻也不敢放开手,太过突然,太过惊讶,难以置信的事情让她连想都不敢想。

    “我爷爷,我姑父,薛曼丽,都是穆纪元的下属,从一开始他的设下阴谋,我想他的目标是得到你爷爷的信任,杀了你爸爸和你,然后接手一夕集团的,可能是因为爱上了你,所以才有后面这么多事情发生。”

    童夕心如刀割,眼眶盈泪,她无法想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穆纪元所为。

    “还有你那个所谓的母亲,我想她应该是你爸爸的老婆,但绝对不是你的亲妈,所以不要被那个女人左右着你知道吗?”

    “嗯嗯。”童夕点头。

    “重要的一点,从现在开始,博取穆纪元的信任,从他身边下手,才能找到更多的证据,他在这个国家的势力有多强大,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不但捉不住他,反而打草惊蛇。”

    童夕缓缓放下双手,喘着气息,紧闭上眼:“睿君,你让我缓缓,我……”

    “接受不了吗?”

    童夕咬着牙,慢慢平静下来,“我觉得我可以。”

    “小心那个叫阿兰的女人。”傅睿君低声呢喃了一句。

    “嗯?”童夕蹙眉,仰头望着他,虽然看不到什么,但漆黑中,她很是疑惑:“那个女佣?”

    “我跟她去个几次酒吧喝过酒,从她嘴里得到不少信息。穆纪元有一批精英,个个都是杀手,阿兰就是其中之一,还有穆纪元他有一个情-妇,此人相当厉害,你以后要是碰到她也小心点。”

    “你说的是叶敏?”

    “你认识?”傅睿君惊讶道。

    童夕不由得苦涩一笑,“认识这个女人,但不知道她是穆纪元的女人,难怪那几年来一直都针对我,处处找我麻烦,一旦我要离开这里,她又出手帮我。我去帝国,她也帮了我不少的忙。”

    傅睿君伸手往她的鼻尖轻轻一抹,浅笑着呢喃道:“别调皮了,打架你打不过那些女人,凡事用点脑子,把这些麻烦一个一个解决掉。”

    童夕觉得这些都是其次的,重要的事情是阿兰。

    她双手一把揪住傅睿君的衣领,生气地靠上去,咬着下唇一字一句:“你竟然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去酒吧喝酒?”

    “女人,别乱吃醋,我这不是套话吗?”傅睿君邪魅的声音低喃着。

    “你要是把持不住……”

    傅睿君搂住她的腰,靠到她耳边:“你多虑了,能让我把持不住的女人只有你这个妖女。”

    虽然被说成妖女,但童夕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甜甜的。

    沉默了不再说话。

    傅睿君深深叹息,“我希望下次过来,你房间只有你一个人,这些闲杂人都清理出去吧。”

    童夕秒懂他的意思。

    憨笑地用力往他肩膀好一击:“嗯嗯,知道了。”

    傅睿君伸手撩起童夕的下巴,“记住了,男人都带有危险的攻击性,穆纪元虽然是只温驯的雄性动物,激怒了一样会咬人,千万别惹他知道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