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35章 醋意泛滥成灾(甜甜)

正文 第135章 醋意泛滥成灾(甜甜)

    梁天辰撤资了路家的企业,几天来都在头条上,登着路家企业的各种危机。

    甜甜因为害怕路家的父母要找她养父母麻烦,特意把养父母送去旅游。

    可是几天下来,也没有见到路家的人来找她。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和路安安都不是明星,可是娱乐头条那版澄清她不是抢姐姐未婚夫的婊子,这个新闻足足占据头条好几天。

    这些事情也没有太大影响力,似火头条被包下来似的。

    终日无所事事的甜甜,一直有做义工的习惯,因为不能让梁家丢脸,所以不敢出去工作,即便现在整个冰城的人都知道路安安的德行,没有人再对她指指点点,但她还是不敢出去工作,怕梁天辰不高兴。

    周末。

    不用上班的梁天辰一大早就醒来,穿着一身运动装,清爽帅气,步伐稳重却轻盈,心情看起来挺不错,下来后,目光瞭望四周,最后把看向了沙发上的父亲,“爸,甜甜呢?”

    梁父知道自己的儿子儿媳一直是分房睡,可以说整个梁家都知道,大家不会干涉他们的私事,梁父瞄了梁天辰一眼:“你自己的老婆干嘛来问我?”

    梁天辰顿时语塞。

    因为甜甜一直都很早起床,养成了规律的习惯。

    而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在家里吃早餐的,但是被父亲这么反问,便不再作声,走向餐桌。

    佣人送上餐点,梁天辰低声问道:“少夫人呢?”

    “少夫人她很早就已经吃了早餐出门。”

    梁天辰蹙眉,疑惑地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才九点钟,“这么早?去哪里了?”

    “听说去天使孤儿院做义工去了。”

    梁天辰沉下脸,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本来还想着带甜甜去打网球的,可是现在看来,她有更加重要却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以前,他每一个周末都会约自己的朋友出去打球,去健身房,去爬山旅游,或者聚会等等。

    私人聚会都不会带上甜甜,甚至,他们两人除了在外人眼里是一对恩爱夫妻,私底下毫无交集。

    梁天辰想了想,快速的吃过早餐,然后上楼换下运动装,穿着休闲帅气的外出时装,开着车赶往天使孤儿院。

    草坪上,阳光明媚,大树下:

    甜甜穿着一身浅色系碎花长裙子,飘逸的长发,罗裙缕缕,娇俏的笑容,在教小朋友唱歌,每个小朋友手中都有她亲自做的手工毛公仔。

    欢笑声不断,小孩子清脆的歌声伴随着她暖暖悠扬的歌声,一起唱着童谣。

    梁天辰进孤儿院以捐款唯由,给孤儿院捐了一大笔钱,然后让院长带着四处参观孤儿院。

    走到后花园,梁天辰就被这一道美景所吸引,停下脚步看着,双手插袋,沉浸在面前这有爱的一幕当中。

    甜甜的歌声春天的阳光更加的暖,悠扬的音乐听得耳朵都会怀孕。

    院长见梁天辰看呆了,立刻微笑着介绍,“这位是我们这里的常客,经常过来做义工的,叫甜甜,人如其名呢,我们这些小孩子见到她都像吃了糖一样,甜蜜蜜的。”

    “她经常来?”梁天辰低声问。

    院长浅笑着点头,“经常来,她说她时间比较多,不用上班在家里也无所事事的,经常跑来陪这些可怜的孩子,很细心地照顾他们呢。偶尔也会跟韩警官过来。”

    韩警官三个字让梁天辰脸色瞬间沉下来,眯着眼眸,声音也跟着冷下来,“那个韩警官。”

    院长歪头寻找着,见到韩向走来的身影,“那个,就是那个刑警,过来教小朋友很多防身术,还教育孩子如何警惕和主意安全,给小朋友讲些……”

    院长开心的介绍,梁天辰见到韩向的那一刻,院长说的每一个字都听不见去了。

    脸色骤变,深邃底下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愤怒。

    韩向托着一盘清洗干净的草莓走向孩子,并没有发现远处的梁天辰和院长。

    “水果来噜……”韩向兴奋的话语引起了孩子的注意力。

    歌声顿停,孩子看向了韩向,瞬间兴奋得站起来,“哇哇……我要吃草莓……我要吃。”

    “我要吃,我要吃……”

    “韩叔叔,我也要,我也要……”

    “……”

    孩子蜂拥而上,把韩向围起来,甜甜对视韩向一眼,露出一抹浅笑。

    韩向对着甜甜温柔的问,“甜甜,你也过来啊,孩子开吃,你可就没有了。”

    “没事,给她们吃吧。”

    韩向只好低头,一人三个草莓,分了起来。

    几分钟后,孩子都拿着草莓坐草坪上吃了起来,韩向手中握着几颗来到甜甜面前,甜甜立刻站起来。

    “来,给你。”韩向张开手过去,掌心露出两颗红彤彤的草莓。

    甜甜往向韩向,“韩大哥,你给小朋友吃吧。”

    “有东西吃当然要一起分享。”

    甜甜浅笑,拿起一颗,“那好,我们分享着吃。”

    小朋友看着两人,笑得暧昧,几个年龄稍大的小朋友开玩笑道,“韩叔叔喜欢甜甜姐姐。”

    “哈哈哈哈……”小孩子起哄。

    甜甜脸色顿时绯红,瘪嘴故意道,“别乱说话,要不然姐姐生气了。”

    “甜甜姐姐也喜欢韩叔叔。”孩子们越说越开心。

    韩向并没有否认,倒是甜甜急忙纠正,“你们别乱说话呢,韩叔叔是姐姐的大哥,大哥知道吗?”

    韩向低头,苦涩浅笑。

    他认识甜甜快五年了,而因为他是警察,连追女孩的时间都没有,这感情慢热,他又没有表白,结果两年前甜甜突然嫁人,打击来的太快,让他措手不及。

    但因为甜甜已经嫁人,他的喜欢也演变成祝福,从想做她的男人也变成只能做她的哥哥。

    孩子倒是不以为然,大家站起来站起来,边拍手掌边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甜甜很是尴尬地看了韩向一眼,韩向显得无奈地耸耸肩。

    望着前面的两人,梁天辰紧握着拳头,手背青筋显露,脸色十分难看。

    院长发觉他不太对劲,急忙问,“梁先生,你……”

    院长的话还没说完,梁天辰立刻转身,迈开大步快速离开。

    孩子的声音缥缈在空中,在一起,在一起的不断传入梁天辰的耳里面,心像被千斤石头压住,重得快要无法喘气。

    下午。

    夕阳西下,红霞笼罩在整个大地,把整个天空染成淡红色。

    韩向开车把甜甜送到了梁家别墅门口,跟甜甜招手道别后,才把车掉头离开。

    甜甜将挂包拉了一下,走向大铁门,按了密码直接走进来,步伐无力。

    跟孩子玩闹了一整天,身体显得有些累,但是心里还是特别的满足充实。

    走进别墅大屋,突然感觉前面似乎有一道炙热的目光凝视着她。

    甜甜顿停脚步,这种感觉很微妙,但是面前并没有人,她缓缓仰头望着二楼。

    见到二楼阳台的栏杆前面站着梁天辰,她不由得愣住,定看着他。

    男人穿着白色居家休闲服,十分清爽俊逸,可是那道目光看起来如此的锋利,寒气逼人,隐隐散发冰冷的气场,脸色看起来也很不好。

    他单手握着栏杆处,另一边手放在裤袋里面,清冷的视线赤,裸裸俯视着她。

    甜甜被他的寒气逼人的目光看得有些许慌张,立刻低下头不再与他对视。

    这个男人平时周末挺多节目的,从来都不会在家里面呆着,有时候一出去就是好几天。

    甜甜顿停数秒,便踩上门口的阶梯,她推开气势磅礴的大门,进入玄关处换着鞋子。

    她扫视家里一圈,除了佣人,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甜甜走进去,佣人立刻前面问好,“少夫人,你回来了。”

    “嗯嗯。”甜甜停下来应答。

    佣人毕恭毕敬,“今天老爷和夫人都要去参加晚宴,少夫人你需要用餐吗?”

    “哦!”甜甜又应了一句,“我先上去换件衣服,你让大少先吃吧,不用等我。”

    甜甜说着转身走向楼梯,身后的佣人立刻说,“少夫人,大少他刚刚说晚餐不吃了,只有你一个人吃。”

    甜甜顿时停下来,背对着佣人不由得愣住,再抬头看向二楼。

    心里有些许的疑惑,那个男人怎么不想吃晚餐?

    这几天来,能感觉梁天辰对她的态度好了很多,不单单在人前表现恩爱,在家里也是和颜悦色,有了些改变。

    让她莫名的好奇,他是哪根筋不对了。

    后来想想,应该是因为网络上的那个头条吧,可能意识到自己对她的误会,态度好了些许。

    甜甜应答佣人的话,然后上楼,刚刚走到二楼长廊,房门突然打开,梁天辰从里面走出来。

    甜甜的脚步顿时停下来,望着前面走出来挡路的男人。

    他双手插袋,英姿焕发,脸色却异常难看。

    甜甜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梁天辰淡淡的声音如同地窖发出来般冷,“今天去哪里了?”

    他的态度和语气很不好,甜甜不由得紧蹙眉头,诺诺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细声回答:“我去孤儿院给小孩子送的礼物而已。”

    “送个礼物,还能送上一天?”梁天辰危险而邪冷,定格在甜甜的脸蛋上那道目光让人心里发毛。

    甜甜感觉到梁天辰语气中的尖锐,沉着脸望向他,“你什么意思?”

    梁天辰眯着危险的眸色缓缓靠近,甜甜被他周身的冷气压逼迫得往后退,缓缓的退到了墙壁上,警惕的目光凝望着他。

    梁天辰:“跟谁去的?”

    “朋友。”

    “什么朋友?”

    “普通朋友。”

    男人一字一句,威逼的语气异常凌厉,“有多普通?”

    甜甜紧握着拳头,带着不悦的情绪看着这个男人,甚是疑惑,他从来都不会过问她的私事,也从来不会关心她要做什么,去哪里。

    她也没有做什么让梁家丢脸的事情,甜甜狐疑的反问:“你到底想怎样?我就跟普通朋友出去做义工而已,你至于……”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梁天辰突然欺压过上,甜甜吓得顿时惊叫一声:“啊……”后退在墙壁上,男人一手撑到墙壁上,壁咚她的身子,禁锢在墙上,甜甜双手紧抱着自己的包包,慌了神:“你要干什么?”

    “玥甜,我警告你。”梁天辰垂着眼眸,脸色异常难看,语气冷冷的如刀锋般凌厉,“如果你敢出轨,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出轨?

    甜甜这时候才想起来是韩向载她回家的,可能是梁天辰看到了,所以以为她要给梁家丢脸?

    虽然自己是清白的,再说她也不是那种人,可听到他这么说,甜甜心里依然很是不爽,语气也冷了几分,“你放心好了,我甜甜不会给你带绿帽子,也不会做出丢你们梁家脸面的事情。”

    “很好,请记住你说的话。”说完,梁天辰转了身,走向房间,但是两步之后,他顿停下来,背对着甜甜沉默了。

    甜甜心有余悸,还在慌张之中,看到男人要离开的背影,结果停了下来,她又变得紧张。

    梁天辰冰冷的语气传来,“今天起,搬到我房间里来。”

    甜甜吓得目瞪口呆,顿时傻眼了。

    她,没有听错吧?

    梁天辰迈开脚步往房间走去,甜甜愣了好片刻,急忙追上,“你什么意思?我自己有房间,一直放开睡得挺好,为什么要搬到你的房间去?”

    梁天辰沉默得走进房间,往休闲沙发坐下来,甜甜追着走入了他的房间。

    男人叠着腿,靠在沙发上,拿起旁边的一本书,便冷着脸低头看着。

    甜甜微喘着气,被他刚刚那句话吓得指尖都颤抖。

    分居两年了,突然要说同房,而且来的那么突然,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为什么?”甜甜站在他面前,沉下脸来。

    梁天辰不动声色的看着书,只是那眉宇之间轻轻的皱了皱,开口说出的语气也是冷得渗人:“我要过正常的夫妻生活。”

    甜甜不由得苦涩冷笑了一声,很是讽刺道:“我们本来就不是正常夫妻。”

    “从今天起开始做正常夫妻。”男人的话是肯定句,不容置喙的态度十分强硬。

    第一次,甜甜觉得这个男人要求太过分了。

    “我们不是,我也不要。”

    此话一出,梁天辰手中的书啪的一声,立刻盖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极度愤怒的仰头看着甜甜。

    凌厉的目光射来,甜甜清澈见底的眼眸显得慌张,目光闪烁,感觉被他这样望着,自己才是最错的一个,有些心虚的感觉,连忙把视线移开,倔强的想坚持自己的绝对:“我要自己一个房间。”

    她的话让梁天辰一下子激怒了,把手中的书甩的边上,站起来一把握住甜甜的手腕,甜甜被突然袭击的大手吓得慌张尖叫:“你要干什么?”

    梁天辰把甜甜扯到了床上,狠狠一甩,甜甜失去重心整个人倒在床上,乌黑的发丝如布,洒落一床,看起来极致美,她泛白的小脸,惊恐的目光。

    梁天辰直接欺压而上,单膝跪在她身边,双手捉住她的手腕压在她脸颊两边,炙热的俯视着甜甜,愤怒的气场不断在飙升。

    甜甜紧张得心脏颤抖起伏,全身细胞都在凝聚中,像被男人的寒气结成了冰块,喘不过气的慌张,“你……你……?”

    梁天辰微喘着气息,深邃中充满了愤怒,“你再说一次试试?”

    他的语气是警告,甜甜咽下口水,呼吸都不敢用力,男人阳刚的气息充斥着她的鼻腔,此刻就像一只被激怒的野兽,稍稍一不小心,会被撕碎似的。

    不敢再用强硬的语气,甜甜只好低声下气,跟他讲道理:“我们之前不是一直过得好好的吗?”

    梁天辰嗤之以鼻,“好吗?都不甘寂寞的出去找男人了,还觉得好吗?”

    “我跟韩大哥只是很单纯的普通朋友,我们只是约着一起去做义工而已。”甜甜急忙解释。

    望着甜甜粉嫩的红唇,那一张一合的在说话,极具诱惑,梁天辰喉咙在滚动,冷气场还不断在飙升,脑海里总是会有胡思乱想的画面,一想到这粉唇要是被别的男人吻,他就莫名的愤怒,要是这个女人被别的男人上的话,他心里就闷得难受。

    光是想着都气得七窍生烟,如果真的发生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

    “男人和女人没有纯友谊。”

    甜甜气恼的声音高了几个分贝:“是你想的太过分。”

    “那个警察这么忙,他会无缘无故跟你去做义工?人家只是想睡你而已。”梁天辰冷冷的喷着。

    甜甜脸蛋顿时绯红,恼羞成怒,“你怎么可以说得这么难听?”甜甜被激怒,用力的挣扎着,双手一直在抽,“你放开我。放手……”

    “是难听还是你也这么想?”梁天辰讽刺道。

    “我没有。”甜甜咬着下唇,生气地瞪着他,“是你思想太肮脏了。”

    梁天辰松开了她一边手,手掌掐住她的下巴,固定她的小脸不让动,他的力道有些重,把甜甜弄得脸蛋生疼的,四目对视,气流中都是火药的味道。

    甜甜已经极度忍让,可男人莫名其妙的愤怒让她很是烦躁。

    梁天辰眯着邪冷的眼眸,“单纯也好,肮脏也罢,我现在不是征求你的意见,我是在通知你,从今天开始,住进我的房间,我们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你的需求,我来满足。”

    说得倒好听,是她的需求吗?甜甜不由得从鼻腔哼出一声,很是讽刺的冷笑着问:“我根本没有什么需求要你满足,你是太自负了?还是根本就你想睡我而已?”

    梁天辰俊眉紧蹙,冷冷道:“我是你老公,我还不能睡你?”

    “你不觉得你奇怪吗?”甜甜平静下来,低声呢喃的语气,很是轻柔的说:“我们已经过了两年河水不犯井水的生活了,一直就这样相处的挺好,你为了你家族的声誉,不想跟我离婚,可是你不也有自己很丰富的私生活吗?有自己的女人,有自己的事业,我对你来说充其量只是个装饰,为什么要改变?”

    他什么时候有女人了?

    梁天辰很是疑惑,但没有去问,也没有去解释。

    他静静的凝望着甜甜说话的唇,冲动的想要吻下去,可是第一步总是那么难以迈出去,他口干舌燥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想要甜甜如粉色果冻般的樱唇。

    喉咙的动作也一阵一阵的。

    甜甜清澈的大眼睛还带着丝丝的愤怒,即便被男人钳制得动弹不得,即便现在很紧张,男人的气息愈发沉重。

    梁天辰压抑沸腾的欲望,也把愤怒压下来,气息微喘,眼神灼热滚烫,连声音的沙哑了,磁性而低沉:“我这辈子都不打算离婚,所以你打算守着一辈子活寡?”

    这话,让甜甜顿时语塞。

    如果不离婚,她有勇气一辈子受活寡吗?

    看着纠结的甜甜,梁天辰不由得冷笑,邪魅的说:“没有是吧?两年你能受得了,二十年呢?能吗?”

    甜甜不自觉的噘嘴,大眼睛眨了眨,极其认真的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没有感情就睡在一起,还不如守活寡呢。”

    梁天辰心脏微微撕扯了一下,痛……

    他缓缓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无力的说:“好,从今天开始,我给你时间培养感情。”说完,他立刻松开她的手,站起来转身背对着甜甜,“但是,今晚开始必须住进来,等你什么时候又感情了,就告诉我一声。”

    语毕,梁天辰迈开脚步离开房间。

    甜甜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心脏颤动得快要跳到嗓子眼上。

    梁天辰是什么意思?给时间她培养感情?

    不应该是他吗?

    -

    寂静的夜。

    童夕从噩梦惊醒过来,像诈尸似的猛地坐起来,清醒过后,她发现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浸泡湿透。

    她又做噩梦了,梦见她的孩子回来,在她怀抱哭喊着,想说什么,却不懂说话,光秃秃的小身子连衣服都没有。

    孩子一定很疼很疼。

    她伸手摸了摸肚子。

    已经不在了。

    自从傅睿君来过一次后,她心里就有了一丝丝的希望,抱着这希望,她很听话的配合吃饭,吃药,看医生。

    她还是一样每次用睡觉躲避跟穆纪元见面。

    因为气色好转,心情变得愉悦,她房间现在每天都剩下一个女佣看着她。

    童夕望着沙发上熟睡的瑶瑶,她下了床,走到边上拿起一张毛毯,走到摇摇身边,为她轻轻盖上。

    瑶瑶对她甚好,所以她也很喜欢瑶瑶这个女孩,至于那个叫阿兰的,现在不用天天来守着她,不知道是不是跟傅睿君去鬼混了。

    一想到傅睿君跟那群女佣都留下联系方式,童夕心里就忍不住气恼。

    而这时,阳台突然发出轻微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清晰,童夕紧张的转身,看向阳台,极度警惕的低声问了一句:“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