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34章 等我来救你

正文 第134章 等我来救你

    被灌完药,女佣松开了童夕,童夕整个人都缩在床上,抱着膝盖,把脸窝在膝盖里面。

    身子颤抖着,是惊吓过度,又是伤心过度的抽泣。

    阿兰很是不悦的在一旁说:“又不是三岁小孩了,吃个药还这么麻烦,也不知道自己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

    “阿兰,你不要这样说话。”

    “瑶瑶,我还不能说她了?我们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着她,我们不累吗?”阿兰的语气相当不悦。

    被叫瑶瑶的女佣很是心疼的看着童夕,低声呢喃道:“你们根本不懂抑郁症的可怕,大小姐现在是生病了,不是故意为难我们的,我们应该给她多点关心和爱护,这样才能好得快一点,总是这样强迫她,会让她更加厌世的。我姐姐就是因为生完孩子抑郁症没有来得及发现,跳楼自杀的。”

    说着,瑶瑶的声音哽咽了,伸手擦拭掉洋溢在眼眶中的泪花,“大小姐她流产了,还在这个时候跟自己的老公和儿子分开,被囚禁在这里,她的病情只会越来越恶化下去,到时候就很难好了。”

    阿兰双手抱胸,走向瑶瑶,突然伸手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瑶瑶被阿兰得一个转过扑倒在地上,所有人倒抽一口气,错愕不已。

    童夕听到这声音,也缓缓的仰头,看向了前方,那含泪的目光看到摇摇被打在地上,她又仰头看向阿兰,只见阿兰气焰嚣张,气势汹汹的眯着眼眸一字一句:“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将你的嘴撕开两半。你现在天天听一个精神病说什么要见老公儿子的,天天喊回家的,你就信以为真了?”

    阿兰是穆纪元身边的红人,瑶瑶即便被打趴在地上,也不敢吭声。

    www.youfa8.com人见状,立刻过去扶起瑶瑶,拉着她往后退到边上,示意她别乱说话。

    瑶瑶捂着脸蛋,不敢再说一句话。

    她低着头,委屈得眼眶湿润了。

    “我告诉你瑶瑶,今天你这番话我当做没有听见,再有下次,我就告诉穆先生,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后果。”

    瑶瑶把头低得很下,沉默着不敢作声。

    阿兰回头,看向床上的童夕,四目相对,童夕的目光依然没有温度,冷冰冰的含着泪水,显得呆滞无光。

    看到童夕此刻苍白的脸色,阿兰不屑的摇摇头,抛下一席话就离开:“我现在去找医生给你看看,这样下去,你真的会变成疯子。”

    阿兰一走,瑶瑶立刻冲过去,蹲在童夕面前,仰头看着童夕含泪的眼,紧张的说:“大小姐,你现在真的病了,你要正视你现在的病情,不能这样再耽误下去的,如果严重了就很难治疗。”

    对于这个每次都对她好言相劝的瑶瑶,童夕态度好了些,许,“我没有病,我只是太想家了,太想他们了。”

    “不是的,大小姐,你真的病了,只是你没有意识到你自己病得有多严重而已。你是不是觉得生活没有了希望,脑海里都是消极的想法,还一直有种想死的心态?”

    “我……”童夕不由得呢喃了一句,然后就没有办法再说话了。

    “大小姐,听医生的话,要接受治疗,要吃药,要心情开朗起来,你才能恢复……”

    瑶瑶苦口婆心,童夕却完全听不进去,脑海里却想到了家,想到了果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泪水又来了。

    她紧紧握住瑶瑶的手,低声下气说道,“帮帮我好不好?去告诉我老公,我在……”

    瑶瑶立刻打断,“对不起,大小姐,我帮不了你。”

    童夕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废话,穆纪元的心腹,都是忠心耿耿的人,在帝国,也没有人敢得罪穆纪元。

    童夕放开瑶瑶的手,别开眼睛看向www.youfa8.com地方,不想在做些无谓的请求。

    瑶瑶觉得童夕的病情已经是恶化到无法听劝的地步,她精神已经支撑不止,她要爱的关怀,爱的力量,可是这样的囚禁让她更加绝望,是把她往地狱里面推。

    这时候,门开了。

    阿兰把心理医生带进来,邓棉走来,站在童夕床沿边上,嘘寒问暖了一翻。可是,童夕完全把他当做透明的。

    邓棉对着一群女佣说,“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单独跟大小姐做心理辅导。”

    “不可以。”阿兰立刻拒绝,“穆先生吩咐过,我们必须要看着大小姐,保证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

    邓棉冷笑,看向阿兰,“就你们这样的监视,正常人都给逼疯,何况是一个抑郁症患者?如果连你们都不没有办法接受我的安排,我更加没有信心治得好大小姐。”

    “我们只听命于穆先生。”

    邓棉冷哼一声,扫看一眼房间里面的五名女佣,很是无奈的开口:“那就请穆先生另请高明吧,大小姐的病情,我邓某无能为力。”

    说完,邓棉很是不爽地转身离开。

    阿兰眯着危险的眼眸,看着邓棉离开的背影。

    心里很是不爽,咬着下唇又歪头瞪向童夕。

    童夕早已经把头埋在膝盖里面,抱着弯曲的小腿。

    傍晚。

    每到五点钟的时候,穆纪元就下班回来,第一时间就是进到房间里面看童夕,而这个时间,童夕一般都是在睡觉。

    不是童夕特别的累,而是童夕不想见到这个男人,即便不累她也装睡。

    夕阳西下,红霞映衬在二楼阳台,整个房间都暖哄哄的。

    五名女佣都慵懒地坐在各个位置上玩手机,聊天,吃零食的。直到靠近穆纪元快回来的时间,女佣都变得严肃,站起来列成一排站在离床尾2米远的地方,恭恭敬敬的守着童夕睡觉。

    大门被推开,五名女佣准备开口问好,穆纪元立刻伸出手指做出嘘嘘的动作,让大家不要说话。

    踩着轻盈脚步,穆纪元靠近床沿边上,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递到一名迎上来的女佣手里,低声问道:“大小姐今天有没有按时吃药?”

    “有,按时吃药了。”

    “那有吃东西吗?”

    阿兰毕恭毕敬的回道:“吃了,只是吃得很少,但是对比之前已经进步了不少。”

    瑶瑶偷偷的瞪了阿兰一眼,大小姐吃什么了?

    根本就没有吃东西,就口渴的时候喝了一杯牛奶。

    然后一点东西都没有进到肚子。

    穆纪元看着日渐渐消瘦的童夕,眉心紧蹙,缓缓往童夕床沿边坐下来,伸手将童夕白皙的手握在掌心,轻轻抚摸着,眼神里充满了疼惜的怜爱。

    他没有想到会这样,如果让她怀着傅睿君的孩子,只会像当年一样,她硬是要把果果生下来,重蹈覆辙,童夕只会再生一个傅睿君的孩子。

    他下不了手伤害童夕,让薛曼丽出手把孩子打掉,只是想事情更加简单一点而已,但没有想到夕夕会承受不止打击,患上了抑郁症。

    现在连心理医生都放弃对她的治疗。

    “你们都出去吧。”穆纪元对着五名女佣轻声说。

    “是。”大家异口同声,然后转身有顺序的走出房间。

    房间里面只剩下穆纪元和童夕已经熟睡的童夕。

    穆纪元凝望着童夕惨白的小脸,没有血色脸蛋显得消瘦,看着让人心疼不已。

    她最近很是嗜睡,穆纪元回来的时候,她总是在睡觉,穆纪元经常看见她熟睡的眼角里洋溢着泪滴。

    医生说她的情况已经不是抑郁症这么简单了。

    摸在童夕冰冷的小手,穆纪元在她身边一直坐着,凝望着。

    像小时候那样,每当童夕生病,总是牵着他的手不让走,让他坐在床沿边上守着。

    小时候的童夕是个调皮又可爱的女生,只有生病的时候才乖乖听话,才会安静下来像个斯文女孩子。

    夜幕降临。

    童夕还没有醒来,穆纪元想等到她醒来,跟她说说话,哪怕让她知道自己回来了也好。

    可是等得太久了,穆纪元在童夕身边躺下,两米宽的大床,穆纪元隔着童夕二十厘米的距离侧躺着,紧紧地看着她的睡容,听着她缓和轻盈的呼吸,慢慢的闭上眼睛。

    童夕睁开眼的时候,已是皓月当空,洁白的月色透过阳台映入房里,照亮着整个房间。

    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缓缓歪头,看向了身旁。

    透过月色,感觉有人躺在她的床边,隔着小小距离,她听到沉稳的呼吸声,转头望过去,朦胧的轮廓像极了穆纪元。

    童夕一动不动地看着穆纪元,心脏隐隐撕裂般疼痛。

    她把头转正望着天花板,漆黑一片的天花板,什么也看不到,可她眼角的泪水不断流出。

    这个男人从小呵护她长大,曾经把他当成哥哥,因为他的疼爱胜过哥哥。

    曾经依赖他,尊重他,喜欢他,唯独没有爱情。

    曾经被他保护,被他呵护,甚至还为她挡过枪。

    她并不是不知道他的感情,而是自己没有这份心,从曾经的感激到现在的憎恨。

    她变了,可是这个男人没有变。

    依然待她甚好,曾经相处五年,即便逼她结婚,也从来没有对她有变点逾越,即便现在就在她身边躺下来,也只是握着她的手,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这份爱有多沉重,她知道。

    可现在她也恨这个男人,恨他耍阴谋把一夕抢走,恨她把自己囚禁在这里与家人相隔两地。

    说又一次救了她,她宁愿死,都没有现在来得痛苦。

    皎洁的月,凉凉的晚风。

    静谧的街道廖无人烟,一辆黑色小轿车停靠在大马路上,一边山林耸立,一边可以瞭望远处大海。

    这是一处极具诗情画意的半山腰。

    暗沉的街灯照耀在车玻璃上,映入漆黑的车厢内。

    车内的男人沉冷严肃,鹰眸深邃,锐利的目光凝望着不远处如宫殿般的豪华别墅。

    傅睿君双手靠在方向盘上,身体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他不敢将车停得太靠近别墅。

    来了卡冥国三天,他深知这个小国家对于一夕集体的重视,也知道在这里,穆纪元可以一手遮天,他要是硬来,只会两败俱伤。

    不但救不出童夕,还让事情变得复杂化。

    在这里观察了两天一夜。

    傅睿君算是摸清了里面的大概人物。

    穆纪元每天准时上下班,身边跟着两名贴身保镖。

    而里面有两名买菜工人,负责每天出入这里去买菜做饭,而大门口就有两名保镖守着,24小时都有人值班。

    至于里面,进进出出的保镖他都不太确定有多少人,但他见过的已经有十多个。

    这里比皇宫还要严密。

    简直是泄水不通。

    想要救出童夕又不被发现,还能安全出来,这是十分的困难的。

    卡冥国这种小国家,法律规定可以合法持枪,也就是说穆纪元家里,包括他的保镖身上都有抢。

    擅闯民宅被主人家当成枪毙,在这个国家算是自卫行为,不用受处罚。

    所以贸贸然擅闯民宅,他如果进去救童夕,只会让穆纪元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光明正大直接干掉他。

    又是一个守候的夜,此刻他还不能百分百确定童夕就在里面,但是从保镖的严谨度来看,里面一定住着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国家总统都没有被保护得这么严实。

    夜,渐渐加深。

    傅睿君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眼睛,放松精神休息一会,他要找机会进入看看,至于这种机会只能等,而且要找到对的人入手。

    次日清晨。

    穆纪元的车从别墅出来,傅睿君立刻趴下身体,躲在车厢内。

    直到车子从身边经过,他才缓缓抬起头望向别墅里面。

    这里,除了穆纪元和穆纷飞认识他以为,www.youfa8.com人都不认识他。

    他下车,背靠在车身旁边,双手插袋,双腿交叉,低头沉思着。

    大脑里面一直在想着各种各样的办法,只要进去一下,即便救不出童夕,也想见到她,确定她平安才放心。

    正当他陷在自己的思绪当中,身边传来一道烦躁而粗狂的声音:“这鬼地方远得要死,车子在前面抛锚了,我现在走过去,大概下午才能把整个花园整理完,今天工作比较繁琐,……”

    傅睿君猛地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

    一天中年男人,手里拖着一个除草机,还背着工具箱,看装备像是一个维护园林的工人。

    见到此人,傅睿君不由得扬起淡淡的浅笑,大步往前,挡在男人的面前。

    男人顿停下来,错愕的看着傅睿君。

    傅睿君从裤袋里面拿出钱包,打开从里面掏出所有的现金,递到男人面前,“帮我一个忙。”

    男人看到傅睿君递来的钱,不由得一顿,眼睛瞪大,惊讶不已。

    他两眼发亮,看看傅睿君递来的钱,再看看傅睿君器宇不凡的俊脸,愣愣的放下手机,“钱给我的?”

    “对,全部给你。”傅睿君浅笑,“但是,帮我一个忙。”

    中年男人顿时眉开眼笑,这一大叠的钱,都能够他半年的工资了,他把手机放入裤袋,连忙接过他的钱:“帮,我帮……”

    连什么事情都不问,男人就已经收下钱。

    傅睿君不由得露出一抹会心的浅笑,等了三天,机会终于来了。

    别墅内。

    童夕每次很早早醒来,就睡不着了,眼光光的看着天花板等天亮。

    而昨晚上,她没有叫醒穆纪元,就让他牵着自己的手睡了一晚,直到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她才假装睡着,闭上眼睛不让他发现。

    穆纪元静悄悄的给她盖上被子就离开。

    而她也跟着起床,到卫生间里面洗手,把穆纪元牵过的手,洗了一遍又一遍,洗到最后,对着镜子哭了起来。

    几名女佣进来的时候,在卫生间外面拼命的敲门,深怕她在里面做傻事。

    因为她没有理会女佣的敲门声,最后门被阿兰一脚踢开,几个人冲了进来,像是犯人似的把她拖出去,按在床上不让动。

    片刻后,女佣送来早餐和药,阿兰便十分恼火的说:“大小姐,你配合一下好不好?你不为我们着想,你也为穆先生想想吧,他工作很繁忙的,一天打好几次电话回来问你的情况,一回家就来看你,你这样让他担心……”

    阿兰说着,童夕冷着脸,根本不想听,转身趴到床上,用被子盖上自己的脑袋,继续睡觉。

    “不要睡了。”阿兰把被子用力扯掉,捉住她的手臂从床上拖起,“大小姐你把早餐吃了,要吃了,你才可以睡。”

    “别烦我。”童夕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又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

    阿兰冷着脸,双臂叉腰很是生气地对着天花板深呼吸,低声呢喃:“如果不是因为你是穆先生最爱的女人,我这个暴脾气真的会揍你。”

    瑶瑶温柔地低声细语劝说:“大小姐,你再不吃东西,不吃药,你身体会受不住的。”

    童夕摇摇欲坠的身体往床上倒下,再一次闭上眼睛。

    阿兰抬头看了一下墙壁上的时间,冷冷道:“还有十五分钟,时间一到你还不吃药,我就用强制的方式灌你吃。”

    说着阿兰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姿态嚣张地坐下来,叠起腿,双手抱臂定看着童夕。

    瑶瑶跟www.youfa8.com人都站在童夕身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她吃早餐,吃药。

    童夕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而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道磁性醇厚的男人声音,“大哥,这里的花要不要剪掉?”

    童夕一颤,听到这道声音,她眼眸猛地睁开,惊讶的看着天花板。

    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声音。

    幻听了,一定是幻听了。

    太过想念,真的真的太想念了,所以出现幻听,才觉得像傅睿君的声音。

    声音不再出现了,童夕的心撕裂般的疼,因为又心心念念着那个男人,可是相隔太远太远,隔了半个地球。

    泪水悄然而来,她缓缓闭上眼,泪珠偷偷的从眼角滑落。

    心里一直呐喊着:睿君……

    “大哥,这些花要不要淋水?”

    男人的声音特别的大,像是故意放大音量的。

    阿兰蹙眉,冷冷道:“你们去看看是谁,一大早的在外面喊这么大声。”

    几名女佣冲出去,站在栏杆处往外看,顿时,几个女佣一片沸腾,激动得回头对着阿说:“阿兰,是一个大帅哥,你快来看。”

    阿兰嗤之以鼻,“什么帅哥我阿兰没有见过,有我们穆先生那么帅吗?”

    “快来,比穆先生帅多了。”

    阿兰不由得好奇,顿了片刻站起来,走向栏杆外面。

    童夕依然闭着眼睛,沉浸在自己痛苦的世界里,因为刚刚那道很像傅睿君的声音,让她无尽的思念涌泉而来,心脏隐隐扯痛。

    傅睿君跟中年男人换了一套衣服。

    中年男人因为经常来护园林,所以大家都认识他。

    结果,今天园林大哥穿着衬衫西裤和皮鞋来除草,让大家吓一跳。

    倒是带了一个工人过来,深蓝色休闲牛仔裤,简单的青色棉T,看起来简直帅逆天了。

    傅睿君仰头,对着二楼几个女佣露出一抹魅惑迷人的浅笑,把几个女人都迷得差点尖叫。

    阿兰也看得傻眼了,冲着傅睿君含笑着,温柔的问:“大哥,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阿三吧。”傅睿君又把声音放大好几倍。

    阿兰蹙眉:“你不用说话这么大声,小声说话,我们都听得见。”

    “我怕有人听不见。”他的话里有话。

    蓦地,躺在床上的童夕猛地坐起来,像诈尸似的。

    心脏颤抖得厉害,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她不可能连傅睿君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一定是他,一定是……

    童夕连忙冲出去,一把握住栏杆,探身出去,看着一楼花园下面的男人。

    看到傅睿君的那一刻。

    她的泪水如同崩塌的洪堤,涌泉而来。

    傅睿君手里拿着大剪刀,看到童夕冲出来,他本来跟女佣们嬉笑的笑容,在见到童夕苍白的小脸,消瘦而颓废的身子,笑容便慢慢沉了下来。

    四目相视,感觉世界就在下一刻静止了。

    傅睿君紧紧凝望在童夕,身体僵硬得一动不动,眼眶一点一点变得通红,脸色愈发的暗沉。

    握着剪刀的手臂青筋暴露,一股无法驱散的冷气场在慢慢凝聚。

    到底受了什么罪?为何如此苍白消瘦,为何像要凋零的鲜花,连一丝的光彩都没有?

    心像滴着血,愤怒和心疼让他眼眶润了,无法压抑的泪突然滚动,傅睿君立刻低下头看向草地上的花草,闭上眼睛缓缓淡去那些不能有的情绪。

    童夕一边手捂着嘴巴,泪眼模糊的看着傅睿君,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心里只是呢喃着这句话,真的是他。

    双脚无力,童夕无法忍下的着泪水打湿了她的手背,想不顾一切扑到他怀抱里面。

    “呜呜……”她双手捂着嘴巴也依然无法控制痛苦的哭声。

    女佣们发觉不对劲,看向童夕。

    童夕一边手捂着嘴巴哭着,身子缓缓往下,坐在了地板上,头靠在栏杆处,头恨不得从栏杆钻出去似的。

    “大小姐……”瑶瑶走来,要扶起童夕。

    “别动我……”童夕放开手,对着瑶瑶哭着怒吼了一句,像个发疯的母狮子,双手紧紧握着栏杆。

    瑶瑶见情况不对劲,回头叫到:“你们快把大小姐扶回房间去。”

    童夕惊慌失措,双手紧紧握着栏杆,泪水横流,“不要拉我,不要动我……放手……”

    童夕的怒吼和哭喊声,让一楼下面的傅睿君心碎一地。

    四周到处都是保镖,傅睿君此刻恨不得死在这里,也要把童夕救出去,她的哭喊着像刀子一样狠狠插入傅睿君的心脏,那种痛让他难受得无法呼吸。

    几名女佣上前去拉扯童夕的手臂,童夕用尽了她身体的所有力气,紧紧握着栏杆,拼命挣扎:“不要拉我,让我坐在这里,就让我坐一会……呜呜……不要……碰我……”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眨了眨眼眸中的水气,仰头看向阿兰,问道:“你们大小姐怎么了?”

    阿兰撇嘴,很是不悦的说:“抑郁症和精神分裂了,还不配合治疗,天天就知道闹。”

    这句话让傅睿君又是一下无法忍受的钝痛,心脏像是鲜血直流。

    他故作轻松的说:“让我试试吧,我经常做义工去劝导抑郁症的病人。”

    “你可以吗?”阿兰疑惑。

    几名女佣也跟着停下动作,缓缓站起来看着傅睿君。

    大家都沉默下来了,傅睿君放下手中的大剪刀,缓缓靠近,走到二楼正下面,仰头看着泣不成声的童夕。

    他双手放入裤袋,目光炙热而深沉,语气淡淡的,却异常温柔:“大小姐为什么不吃药,为什么不配合治疗?”

    童夕坐在地上,双手握住栏杆,惨白的小脸抵在栏杆中间,紧紧凝望着傅睿君,哭着说:“我没有病……我想回家,孩子没了,没了,呜呜呜呜,我对不起他,他的孩子没了……”

    那一刻,傅睿君立刻低下头,咬着牙把眼泪淡去,再抬头的时候,是坚强的浅笑,眼眶红了,声音沙哑了:“孩子没了不是你的错,不要责怪自己,你人还在,以后你跟你丈夫生多少都可以,不是吗?”

    “嗯嗯。”童夕猛地点头。

    “医生说你生病了,那就应该听医生的话,把病治好。”

    童夕哭得眼睛快要瞎了,紧紧闭着眼,泪水洋溢,靠着栏杆很听话的点头。

    傅睿君歪头看了看四周,开玩笑似的说了以下一番话:“你这个家挺美的,保镖也多,进出这里比去总统府还要难,你看你身边也这多少美女伺候着,跟古代的皇后娘娘差不多了,多幸福。大小姐你看你现在,好憔悴,要是让你老公看到,一定会说你好丑。”

    童夕听到这句话,哭着笑了笑,很是苦涩,她明白傅睿君这番话的意思,指的是现在根本无法把她救出去。

    童夕依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默默流泪,听着傅睿君在说。

    www.youfa8.com的女佣觉得傅睿君的话也不过尔尔,比心理医生的还要差劲,打击比劝导的成分更多。

    可是童夕竟然很安静地听着,她们便抱着希望,在旁边等着,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毕竟大家为了童夕,每天守着也是累坏了。

    “大小姐生病了,不如好好接受治疗,身体好起来,让你身边的这些姐姐好好休息一下,你不生病才能出来花园玩,才能到处逛逛,看看外面的风景。”

    “嗯嗯。”童夕感觉到希望。

    傅睿君来了,她总算有了希望,有了期待,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傅睿君的意思她完全听得懂。

    看着童夕的脸蛋,那泪水慢慢止住了,情绪也慢慢变得稳定。

    傅睿君不由得会心一笑,转身看着身后的大叔,对着他问道:“大哥,我们过几天还要来一次对吗?”

    园林大哥愣是一顿,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好片刻才点头:“哦哦,对对对……”

    这时候,童夕从悲伤的情绪中,露出一丝丝的浅笑,闭上眼睛深呼吸,傅睿君过几天还会来看她。

    一想到这里,她感觉被注入了新鲜血液,又复活似的。

    她现在只想身子快点好起来,才有力气跟穆纪元斗,才能活着跟傅睿君离开这里。

    傅睿君跟童夕说最后一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请大小姐好好保重。”

    说完,傅睿君转头看向旁边的女佣,“各位美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去喝杯酒,做个朋友如何?”

    童夕不由得吸住鼻子,含着泪水的眼眸睁大,看着傅睿君,再看向身边激动的女佣,这男人想干什么?在她面前勾搭美女?

    女佣很是激动,可又无奈的叹息,阿兰气恼的说了一句:“我们要24小时轮流着看守大小姐呢,没有时间。”

    “那交个联系方式也可以。”说着,傅睿君拿出手机,“等你们什么时候有空了,可以联系我。”

    “好啊好啊……”

    “我也加,我也加……”

    “我的账号是++++”

    “……”

    一阵骚动过后,童夕发现连瑶瑶也不再顾她了,都趴在栏杆处,跟傅睿君交换联系方式。

    看到这一幕,童夕本来还很激动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擦掉眼泪。

    看不下去了,这个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肆无忌惮的勾引一大群女人?

    走进房间,童夕进入卫生间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走到茶几上,自顾自一口一口的吃起早餐。

    边吃边皱眉,看着阳台外面那五个犯花痴的女人。

    想当年自己也是傅睿君的一个花痴,被他的外表所迷惑,才爱得不可自拔。

    吃完早晨,童夕拿起那些医生开的药,她觉得自己真的没病,根本不需要吃药,可是所有人都说她病了。

    连傅睿君也劝她吃药和治疗。

    看着手掌的药,童夕缓缓喘息,她不相信www.youfa8.com人,但要相信傅睿君。

    沉思片刻,她决定配合吃药治疗,手中的药丸拍入嘴巴,拿起水杯喝水,一口吞下准备好的药丸。

    吃完药,童夕又跑到床上去睡觉。

    那群不尽职的女佣还在外面跟傅睿君“打情骂俏”当中,他是想从女佣嘴里知道更多的信息,所以聊得如火如茶。

    听着傅睿君的跟别人聊天的声音,她缓缓闭上眼睛,第一次如此沉稳的入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