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22章 怕害怕跟他睡

正文 第122章 怕害怕跟他睡

    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容易被人威胁?现在又甘愿被他威胁?

    甜甜深呼吸一口气,眸子垂下,掩盖住不悦的情绪,很不情愿的点头。

    梁天辰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冷笑,眯着危险的眼眸,试探地问:“脱掉衣服,陪我睡一晚,能做到吗?”

    此话一出,甜甜顿时目瞪口呆,惊恐不已,对着梁天成愣是傻了。

    梁天辰看着甜甜错愕的表情,那惊慌的眼神,不由得笑了,缓缓动了动身体,想站起来,甜甜猛地一颤,快速往后退了两步,语气极度警惕:“你要干什么?你太过分了。”

    过分?

    梁天辰眉头紧蹙,俊眉皱成一团:“我过分?我们是……”

    夫妻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甜甜立刻转身走向门口。

    梁天辰反应过来,立刻上前,一把扯住甜甜的手臂,甜甜像是惊弓之鸟,吓得转身挣扎,猛推他的手,脸色骤变叫着:“不要,你不要碰我,你放手……放手,我不要这样……”

    “闭嘴。”梁天辰立刻呵斥一句,门都没有关,别人听到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坏事呢。

    甜甜立刻闭上嘴巴,大眼睛泛起雾气,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感觉他真的要动手上了她似的。

    他有这么恐怖吗?

    梁天辰见她闭上嘴不再叫,便松开手,叹息一声把手放到裤袋里,摆出一副安然自若的模样,其实心里是极度受到打击的。

    这两年以来,他一直以为是自己不屑去碰这个女人。

    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也从来都不屑让他碰,虽然只是试探,但试探出来的结果不是他想的那样。

    甜甜不但一心想着离开,要她所谓的自由,都是夫妻关系了,还这么害怕跟他睡。

    如果不知道甜甜的身份,他一定会认为她这种是欲擒故纵的手段。

    可是,现在好像是甜甜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跟他在一起,也不屑于嫁到梁家,嫁给他梁天辰,一切都是因为路家的威逼。

    梁天辰双手插袋,低头看着地面,很是苦涩淡淡浅笑了下,缓缓道:“我不碰你,但是甜甜你给我记住了,你已经是我梁天辰的老婆,法律上的妻子,做好你自己的本分,把你所谓的不自由枷锁给我抛掉,不要试图再想着离婚。”

    “嗯嗯,不会了,只要你不再为难路家,我一定不会再说离婚了,我保证。”甜甜异常认真的目光,极度真诚。

    梁天辰深邃的目光抬头,对上甜甜清澈到大眼眸,冷着脸道:“www.youfa8.com的你不用管,我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男人的语气带着丝丝危险,让甜甜一头雾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天辰离开她的房间。

    甜甜转身看着梁天辰的背影,呆愣住。

    这句话,直到很多天以后,在新闻报道上面看到一个劲爆的标题,甜甜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居相关人士透露,梁氏集团欲要撤资,路家企业摇摇欲坠?

    撤资?

    就因为没有答应陪他睡一晚上吗?

    风雨欲来,地动山摇。

    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吗?

    甜甜很是痛心,只想着接下来该如果保护自己的养父母。

    -

    梁氏集团办公室里。

    路夫人怒不可遏,狠狠的拍着茶几,对着梁天辰低声质问:“为什么要撤资?我们两家企业的合作联婚关系,我是岳母,你老婆的娘家,你撤资让我吗公司面临着举打的动荡,还让你自己的企业亏损,你这是损人害己,你……”

    “你说够了吗?”梁天辰不慢不紧的抬头,冷冽的目光瞪着向路夫人,看着这个女人霸凌的嘴脸,心里就一阵不爽,“如果过来是泼妇骂街的,请出去,我没有时间陪你疯。”

    坐在路夫人身边的路安安很是焦虑,急忙绕过茶几,坐到梁天辰身边,柔声细语:“天辰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不是甜甜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路夫人也觉得安安说得有道理,两家的合作关系一直都很好,梁天辰这种自残的方式来让自己企业亏钱,让她们很是不能理解。

    “对,一定是甜甜那个死丫头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是不是?”路夫人也确定,急忙解释:“女婿啊,那个死丫头要是做了什么事情,跟我们企业是没有关系的,你不能这么没有理智,拿生意来开玩笑,不如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给你教训她,她一定不敢逆我的意思。你就告诉我,我来处理。”

    梁天辰觉得头疼,听着这个女人噼里啪啦的噪音,心情很是不爽,低下头,指尖掐了一下眉宇之间,闭上眼睛揉了揉。

    “天辰哥,你倒是说话啊。”路安安娇滴滴的嘟嘴,撒娇似的说:“如果当年不是甜甜使伎俩,今天跟你结婚的人应该是我,我们一定会相亲相爱,互相扶持的,而不是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为了嫁给你,她都无所不用其极了。”

    路夫人对着路安安猛地用力眨眼睛,示意她别提过去的事情。

    路安安不甘心,不理会母亲的意思,双手握住梁天辰的手臂,靠近后轻轻摇了摇:“天辰哥,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我会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你的。”

    梁天辰缓缓抬眸,尖锐的目光定格在路安安的手上,脸色顿时一沉,冷下脸沉默了好片刻。

    路安安发现他的眼神太过锋利,不由得双手一僵,全身血液都凝固似的,慌忙松开自己的手,不敢再去碰他。

    梁天辰这会才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面,拿起一份准备好的文件,歪头看了看休闲区的那两母女。

    两人都凝望着他,看似很是紧张。

    梁天辰拿着文件走来,在路夫人面前站着,单手插袋,淡漠冰冷,另一边手中的文件很不客气地甩到路夫人的面前。

    啪的一声,路夫人吓得一颤。

    “这份资料上很详细的调查了甜甜的身份。”梁天辰眯着危险的眼眸看着路夫人,一字一句冷冷道:“甜甜,名为玥甜,她不是你的女儿,她是你老公跟别的女人所生的孩子,甜甜生下来就给你老公抚养,甜甜的亲妈拿了你的钱移民国外,再也没有回来。而甜甜也并不是被拐卖的,是你把她送给人贩子,做出了失踪被拐卖的假象,所以你二十几年后还能这么轻易找到她。”

    路夫人顿时脸色煞白,惶恐不安的看着梁天辰。

    连路安安都傻眼了,惊讶不已:“妈,这是真的吗?”

    路夫人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梁天辰看着路夫人煞白的脸色,不由得笑了笑:“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会查到?只要找玥甜的养父母问一下卖孩子那些人的样貌特征和曾经的联系方式,警察局查了记录,原来早就在牢房里面呆着,这样一查,完全就把你供出来。”

    “你到底想怎样?”路夫人脸色愈发难看,紧紧握拳,咬着牙怒问:“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有任何好处。”梁天辰无所谓的耸耸肩:“但是我梁天辰不喜欢被人当成猴子耍。”

    “天辰哥……”路安安震惊得无法反应,呆呆地喊了一句,她的话没有有说完,就被梁天辰一记阴冷的目光射来,吓得一顿。

    梁天辰蔑视的目光瞪着路安安:“还有你,逃婚在先,被男人甩后,回来找自己妹妹出气,在婚礼上直接让她出丑,让她背了一个骂名两年,还敢用她养父母威胁她?”

    路夫人平静下来,显得沉着,握着拳头一字一句,“你到底想怎样?”

    梁天辰冷笑,绝情地开口,“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然是用这些把柄威胁你,甜甜养父母出事,你也逃不掉,甚至更加重的刑罚,你好自为之。”

    “我终于懂了。”路安安讽刺地冷笑,“你在为甜甜讨回公道是不是?甚至不惜自己公司亏损,跟我们路家斩断合作关系,还想连亲家关系都斩断?”

    梁天辰浅笑着承认,“当然,甜甜的养父母才是我的岳父岳母,至于你们……不配……”

    “你……”路安安气得站起来,紧攥拳头。

    路夫冷着脸人怒斥一句,“甜甜坐下。”

    路安安攥着拳头,愤怒得用力坐到沙发上,双手抱胸把脸别过别的地方,鼓气微喘着,心里很是不甘。

    路夫人冷静下来,从容问道,“你真的要撤资?”

    梁天辰眯着危险的眼眸,一字一句冷冷道,“不但撤资,欠甜甜的,必须要还。”

    “什么意思?”路夫人蹙眉看着梁天辰。

    梁天辰冷冷喷出两个字,“清白!”

    “嗯?”路安安也显得错愕,与她母亲对视一眼,顿时蒙了。

    梁天辰双手插袋悠哉悠哉地转身走向门口,把大门扯开,对着外面的助理说,“送客。”

    被驱赶的两母女顿时冷下脸来,很是气愤!

    -

    -

    甜甜一直在刷手机上的新闻,脸色异常难看,紧张得手指在颤抖。

    他不敢相信现在所看到的是真的。

    前两天看到的新闻是:传闻梁氏集团将要撤资。

    可今天一整天刷上大标题的财经新闻,商业动态都是梁天辰跟路家的合作彻底取消,撤资撤股,撇的一干二净。

    路家企业告急。

    让甜甜更加害怕的是,每个大新闻的娱乐头条上面都是她的和路安安的照片。

    标题更加让她心惊胆战。

    大爆料,路家千金两年前带男人私奔,私生女代嫁却被污蔑。

    里面的内容更是劲爆,把两年前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还原出来。

    虽然心里很是欣慰,毕竟两年的冤屈都被曝光出来,可是她现在全无喜悦感,路家一定认为是她爆料的,事情败露,肯定要拿她养父母出气了。

    放下手机,甜甜双手捂着脸,迷茫得不知所措。

    整个心乱糟糟的,心焦不安。

    片刻,手机突然响起。

    甜甜立刻拿起手机,看着屏幕的号码,猛地一怔,顿了三秒,立刻接通电话,把手机放到耳边上,“妈妈……”

    对方是她养母,慈爱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甜甜,你快回家一趟。”

    听到母亲紧张声音,甜甜急忙站起来,拿着包包离开冲出家门“好。”她说了一句话就把手机通话中断,没有来得及问发生什么情况,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最担心的是路家找她妈妈出气。

    二十分钟后。

    司机把她送到了养父母家的小区里面,下车后,甜甜百米冲刺地冲向公寓。

    这个家她住了二十几年,她有家的钥匙。

    气喘吁吁地开门,快速推门进去,紧张得大喊:“爸,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玥母连忙迎上来,在开门之际立刻握住甜甜的手,“甜甜,你来了。”

    甜甜此刻的心脏一直在颤抖,慌张不已,捉住母亲的手,清澈的眼睛紧紧盯着她:“爸呢?”

    “在里面呢。”玥母显得平静。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甜甜气息未定,脸色泛白,呼吸很不顺畅。

    玥母拍拍她的手背,“你进来看看。”说着,就拖着甜甜进屋。

    甜甜没有来得急换鞋,穿过玄关处,进到客厅的时候,看到了沙发上坐着梁天辰,而她爸爸则跟着梁天辰,两人优哉游哉的在一起喝茶聊天。

    见到这一幕,甜甜整个人都蒙了。

    看得傻眼。

    玥父回了头,一脸慈爱,心情倍加的好,笑容温和:“甜甜啊,你回来了,快过来坐坐。”

    梁天辰?他怎么会在这里。

    太过突然让甜甜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愣着无法反应,对着梁天辰那温柔炙热的眼神,她一动不动。

    玥母拖着她手往里面走:“坐着聊吧,我们都没有想到你老公已经知道所有的事情了,他理解的,甜甜你也不要再隐瞒了。”

    知道?理解?

    什么意思?甜甜被拖到沙发上,在梁天辰身边坐下,太过惊愕,让她显得呆滞。

    玥父倒上一杯功夫茶递到甜甜面前,甜甜反应过来,很是尊敬地双手接住:“谢谢爸爸。”

    玥父笑了:“结婚后就变得礼貌了。”

    说着,玥父对着梁天辰倜傥道:“我这个女儿从小就很乖巧的,读书成绩好,在别人眼里永远都是很三好学生,乖宝宝,文静内敛,懂礼貌识大体,是个好女人来的。”

    梁天辰点头,很是礼貌地浅笑着回应玥父,“嗯,是的,甜甜是个好女人,我娶了她也是福分。”

    甜甜觉得很奇怪,不由得望向梁天辰,这个男人过来这里找她养父母做什么?还这么毕恭毕敬的讨好她爸爸?

    “其实我在很多娱乐报道上面看过你们,真的很恩爱,你去到那里都带着我们家甜甜,还被那些媒体评为最恩爱的模范夫妻呢。”

    都是假象啊,爸爸……

    甜甜心里呐喊着,可是还挤着微笑,对着她爸爸笑了笑,含羞似的低下头。

    玥母欣慰不已:“其实我们不是甜甜的亲生父母,我们知道甜甜幸福就可以了,你们不方便跟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打交道,这样会影响……”

    玥母还没有说完,梁天辰果断打断她的话,“妈,没有关系的。”说着,他立刻握住甜甜的手,拉到大腿上,双手紧紧捂住,像呵护是的动作。

    甜甜愣是看着他的动作,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不已,这戏也不用做到这么足吧?

    梁天辰浅笑着,摸着甜甜的手掌继续说:“你们是甜甜最尊敬的父母,也就是我的父母,哪有会嫌弃自己父母的儿女呢?”

    这话说得,连甜甜都觉得甜腻味了。

    玥父玥母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心情像被蜜糖浸泡过似的甜。

    玥母站起来,十分客气的对着梁天辰笑道:“天辰啊,今天你第一天到我们家里来做客,我给你们做晚饭去,一定要留下来吃饭。”

    玥父也立刻应话:“对对对,一定要留下来试试你妈的手艺,甜甜从小就爱吃她做的饭菜,手艺不错的。”

    梁天辰很是期待,冲着玥母浅笑着:“那辛苦妈了。”

    “不辛苦,不辛苦……”玥母觉得这个女婿真的太讨人喜欢了,越看越觉得好,很是欣慰的走向厨房。

    甜甜觉得十分诡异,梁天辰实在太反常,他从来没有这么客气地对过路家的那双父母,感觉他这戏也做太足了吧,让她都分不清他现在是真是假。

    还有这个男人的手一直握着她的手掌,她都紧张得手心渗汗气了。

    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可刚用力动了一下,梁天辰便握得更加紧,往他怀抱拉,一个猝不及防,甜甜的身子也跟着往他肩膀靠,瞬间贴上。

    甜甜紧张得仰头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梁天辰眯着邪魅的眼眸,俯视着甜甜,低声细语的问:“没有通知你就来看爸妈了,你不会生气吧?”

    这语气温柔得让甜甜十分不适应。

    玥父见到对面的两人如此恩爱,十分欣慰地低下头,继续泡功夫茶喝。

    “你到底想干什么?”甜甜用极其微小的声音呢喃,只有两人才能听得见的语气。

    梁天辰也很是细声细语,“过来陪爸妈吃饭。”温柔如水的目光让甜甜觉得他的戏可以拿影帝。

    甜甜看着梁天辰俊逸的脸,和他那认真的目光。

    心情很是迷茫。

    -

    夜幕降临,空无星辰。

    城市的夜晚到处都是璀璨的灯光,亮起了别有一番风格的夜景。

    一道倩影走在小区的路上,手中拿着一袋从超市里面买回来的零食。

    在暗黄的灯光下,寂寥的小区花园里,穆纷飞淡定从容,不慌不忙走在路上。

    穆纷飞突然顿停脚步,感觉身后有些小动静,她不由得蹙起眉头。

    身后的动静越来越近,她便快速转身,警惕地望着后面的人,看到来人,她脸色沉了下来,目光锐利而危险。

    傅睿君双手插袋,泰然若之地站在她后面,高大的身躯如同屹立在深夜的松木,暗黄的灯光隐隐映衬出他俊逸的脸容,看不清他深邃的光芒,但他慵懒而随性的姿态却隐约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为什么跟踪我?”穆纷飞知道傅睿君此次来到目的,可是她还是不确定的多问一句。

    “你知道夕夕在哪里是吧?”傅睿君的语气清冷。

    “不知道。”

    “穆纪元在卡冥国有一栋秘密城堡,位置在哪里?”

    “不知道。”

    “别跟我装无知。”傅睿君的语气带着警告,一字一句变得阴冷。

    穆纷飞感觉得对方的气场在凝聚,危险的气息在飙升,她缓缓的移动,往后退,“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从我这里问不出什么来。”

    “问的不行,逼的总可以吧?”

    话语刚落,傅睿君立刻冲上前。

    可穆纷飞早已反应过来,手中的东西狠狠的甩到傅睿君的身上,被东西打来,傅睿君立刻伸手挡住,停下脚步把东西挡下了后,东西乒乒乓乓掉地上,打破了夜的宁静。

    傅睿君抬眸之时,穆纷飞已经快步冲向公寓。

    傅睿君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双手插袋往前走,悠哉的姿态继续往前走,像是胸透成竹。

    穆纷飞冲向公寓,快速冲从衣服的袋子里面拿出门卡,靠近门口的时候,玻璃大门前面站着一个健硕强悍的男人。

    见到此人,穆纷飞在门口前也瞬间停了下来,她俏脸暗沉,目光如水般淡漠,显得不知所措。

    前面站着的男人是曾丹,原来他和傅睿君早已经来到这里对她前后夹攻,今天非要捉住她不可了。

    因为不舍得离开帝国,因为这里有牵挂的人,纷飞没有跟穆纪元离开。

    可是,面前这个男人,再一次见面,竟然让穆纪元觉得是如此的疏离。

    曾丹一步一步走来,深邃如墨,定格在穆纷飞的俏脸上,磁性的嗓音十分醇厚好听:“纷飞。”

    他叫了她一声。

    穆纷飞心脏不由得微微一颤,这是两人在那一夜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事后,这个男人说了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

    只是她不需要曾丹的责任,送了他一句:“不需要。”然后就高冷的离开。

    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可两人之间却多了一道糟心的芥蒂。

    穆纷飞看着曾丹走向她,眼前这个夜里魂牵梦绕无数遍的男人,她由心而发的情感,温柔的语气低声呢喃:“大叔,你也来捉我吗?”

    “纷飞,告诉我们童夕的下落好不好?”曾丹试图引诱她说出来,心里一直都肯定穆纷飞是一个好女孩,即便是穆纪元的妹妹,也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女孩子。

    穆纷飞回了头,看见傅睿已经走来,再转回头看向曾丹,“我不知道,大叔你相不相信我?”

    “你知道是不是?你有苦衷说不得,我能理解你,可是我们一定要找到童夕,而已还要找到陷害三少的那个凶手。纷飞,你帮帮忙……”

    “对不起。”穆纷飞语气冷了几分,“我真的帮不到你们。”

    “你觉得今天不说,我会放过你吗?”傅睿君冷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曾丹很是纠结,不想傅睿君伤了纷飞,可又很想知道童夕的下落。

    穆纷飞仰头看着曾丹,她不在乎傅睿君说什么,做什么,可是她很在乎曾丹的态度,清澈的眼眸极致的认真,看着曾丹呢喃道:“我不知道大小姐的下落,大叔你会相信我吗?”

    “纷飞,你不要再帮穆纪元隐瞒什么了。”

    穆纷飞很是失落的笑了笑,苦涩的语气淡淡地自言自语:“大叔你不相信我。”

    “纷飞……”

    穆纷飞心里隐隐的闷痛,这种感觉很难受,她很讨厌这样的心情,这样的感觉,可还是忍不住问:“大叔今天是不是也会对我出手?”

    曾丹纠结不已,他的犹豫已经让纷飞心痛。

    穆纷飞曾经受过特训,能力不容小觑,曾丹的犹豫让她的心撕扯般痛。

    是期望太高了,或许她在曾丹的心里根本什么也不是。

    一次成年人的游戏,并不代表什么。

    他说的负责任也只是说说而已,更何况她也不需要。

    纷飞低头苦涩一笑,伸手摸上自己的衣袋里面,捉住袋中的弹珠,握住突然一个转身,用尽狂力,狠狠摔向傅睿君,

    傅睿君快速反应过来,往边上一闪。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穆纷飞转身快速向外面逃跑曾丹见状,立刻冲上前,一手握住穆纷飞的肩膀,将她甩回来。

    穆纷飞倒回身之际,狠狠一脚踢上曾丹,曾丹双手一挡,把纷飞的飞踢挡下来,紧接着穆纷飞边直接出拳飞腿,不断向曾丹发起攻击。

    曾丹以防为攻,不想伤到穆纷飞,可是穆纷飞的拳脚太厉害,让他显得很无奈,一攻一守,打得热火朝天。

    傅睿君缓缓走近,望着曾丹和穆纷飞,不由得蹙起眉头。

    心情极度不好的他,对于曾丹的谦让纷飞的状态十分不满,怒吼一句,“不舍得下手,就闪开。”

    听到傅睿君的声音,曾丹一怔,顿停下来回头的下一秒,便发现傅睿君气势如虹冲来

    曾丹知道,傅睿君的拳脚是可以致命的。

    如果傅睿君亲自上阵,一定会伤到纷飞。

    傅睿君一脚飞踢而来,本来应该闪开的曾丹,突然转身,快速抱住穆纷飞。

    “砰。”的一脚狠狠踢上。

    力度和强悍度都是极具杀伤力的,直接踢上曾丹的背部,曾丹抱着错愕不已的穆纷飞一起飞扑倒在前面的地面上。

    压在穆纷飞身上,曾丹用手支撑着上半身的力量,背后传来阵阵疼痛。

    穆纷飞看着压在她身上的曾丹,清澈的大眼睛眨了眨,身上没有丝毫疼痛,所有承受里都被曾丹一个挡下来。

    望着他剑眉轻轻蹙起,想必一定很疼,那一刻穆纷飞的心不由得紧了紧,望向曾丹的眼神甚是清澈。

    四目相对,曾丹只是浅笑一下,像是安慰似的。

    傅睿君停在边上,看到曾丹莫名其妙的为穆纷飞挡住一招,他顿时明白过来,曾丹对这个女孩有意思。

    可是让傅睿君疑惑的是,什么时间开始的?曾丹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还喜欢了穆纪元的妹妹?

    深怕曾丹会掉入穆纪元和穆纷飞的陷进,傅睿君走过去,拖住曾丹的手臂把他从地上拽起来,“你走开点。”

    曾丹被拉开,傅睿君又把穆纷飞拽起来,带着就往公寓里面走。

    穆纷飞不再反抗,也反抗不了,因为她不是这两个男人的对手,曾丹对她手下留情,可是傅睿君不会。

    穆纷飞的家门钥匙被傅睿君抢去,把门打开。

    推开门,傅睿君用力一推,穆纷飞整个人踉跄得大步走进来,傅睿君跟在后面,曾丹最后一个进来,关上门很不悦地开口:“对女生温柔一点。”

    傅睿君单手插袋,目光开始扫视穆纷飞的家,四处寻找关于她卡冥国的那个家的证据,从容自若地开口:“在我眼里,没有所谓的男人女人,只有好人和坏人,弱者和强者。”

    穆纷飞走进客厅,沉默不语地往沙发上坐下来,目光沉冷地看着前方,脸容毫无表情,有种既来之则安之的从容。

    曾丹没有心思找什么蛛丝马迹,他也扫视了整个房子,简单整洁,白色系的风格,干净得一尘不染,没事多余的家具,就像穆纷飞的为人,清冷而简单。

    傅睿君在客厅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便缓缓走到穆纷飞面前,眯着危险的眸子,冷冷的一字一句道,“我今天必须要查到夕夕的准确位置,现在我会把你的笔记本电脑,手机,户籍本,包包等东西全部拿出来翻查,如果你配合的说出来,我就省得麻烦了。”

    穆纷飞的脸色依然如故,平静得如同死海,仰头看着傅睿君,目光异常坚定,“我……真的不知道大小姐在哪里。”

    傅睿君冷下脸,转身走向穆纷飞的房间,曾丹突然上前拦着,紧张不已,“三少,我们有话好好说,你这样翻人家女孩的家,不太好。”

    傅睿君不由得蹙眉,看着曾丹那紧张的脸色,不可思议的问,“你喜欢上她了?”

    此话一出,曾丹和穆纷飞都顿时僵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