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1章 滴水不漏

    几天的休养,童夕的身体慢慢恢复,可是她现在就像被软禁在皇宫里头的犯人。

    所有的通讯网络都被间隔断,她断绝了一切和外界联系的方式。

    穆纪元在这里放十几个保镖守住各个出口,安排了五个女佣在家里,全天候守住着她。

    就连上厕所都被人监视着。

    比坐牢更加的惨。

    把她看得滴水不漏,连苍蝇都没有办法飞进来。

    童夕站在二楼的阳台外面,一身白色长裙十分飘逸,站在太阳低下的她,脸色显得憔悴苍白,微风轻轻吹来,吹动了她披散的发丝。

    呆滞的目光望着远方,没有焦距的视线,看不到头的边际。

    心一直闷闷的作痛,已经几天了,她总是从梦中吓醒,然后就再也睡不着,就这样睁开双眼看着天花板,愣愣的看到天明。

    除了每天固定的出来阳台晒晒太阳,她根本就不会寻思做些什么,累就睡,伤心了就哭,眼睛没有一天是不带泪水的。

    经常摸摸肚子,感觉心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了任何希望似的,再也看不到未来。

    她缓缓仰头,苍白憔悴的脸面对着天空,眼角突然又溢出了眼泪,缓缓往下滑,流入耳边旁,双手紧紧握着栏杆,十分用力握紧。

    心伤不已,对未来充满的迷茫,焦虑不安的情绪愈发的激烈。

    “大小姐,你吃点东西吧,你这样一天都不吃不喝的,先生回来,会怪罪我们的。”

    身后传来佣人的声音。

    童夕像是没有听见似的,依然一动不动。

    “大小姐,你这样身体吃不消的,你还是吃得东西吧,再不吃东西,先生又让医生来给你打营养针了,你看你这几天都瘦成什么样了?”

    另一名女佣:“对呀,大小姐你就不要为难自己,为难我们了,你要吃东西才能恢复身子,你现在刚刚流产没多久,很虚弱的。”

    流产两个字又引起的童夕心里的伤疤,痛得呼吸不上来,对着天空深深的吸气,再呼气,泪水凶猛而至。

    “大小姐……”

    房间里面的两名女佣看得很是心急,也十分心疼,好好地一个人,变得如此憔悴,连医生也没有办法。

    童夕缓缓低下头,睁开眼眸,缓缓向栏杆靠近,身体靠近栏杆后,整个上身向前倾,往下了一楼。

    泪水滴了下去,落在一楼下面的鹅卵石上,看似很硬的路。

    她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所有痛苦会不会一下子就全部解决了呢?

    心不再痛了,不再伤了,也不再哭了……

    不会失眠,不用见到穆纪元,从此离开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她也不用活得这么累。

    心里像魔鬼似的在怂恿,她的脚轻轻的踩上栏杆第一横。

    身后的女佣吓得冲过来,两人一把捉住她的左右手,“大小姐,你想干什么?你不要做这种危险的动作,下面有保镖,你逃不出去的。”

    逃?

    童夕就没有想过自己能逃得出穆纪元的手掌心,这些年她就一直活在他的掌控中,从来没有逃出来过,唯有死了才能逃得了吧?

    女佣硬是把童夕从阳台拖了进来,拉到床沿边上坐着。

    一名女佣把玻璃门给关上。

    童夕坐到床上,女佣拿来纸巾帮她擦拭着眼泪,然后端来白粥,勺起一勺子递到童夕的嘴边,哀求道:“大小姐,求你吃点东西吧,先生他回来又要拿我们出气了。”

    童夕缓缓仰头,看了女佣一眼,年纪跟她相仿,平凡而从容。

    突然,童夕很羡慕她,为什么可以这么平凡。

    不想为难她,张开口含住勺子,吃上一口。

    女佣欣喜若狂,立刻捎来第二口,可童夕此刻已经转身上床,躺了下去,闭上眼睛背对着女佣。

    “大小姐,你再吃一点吧。”

    童夕哽咽着声音,低声呢喃一句:“你让我再睡会吧。”

    睡着了就不那么痛苦。

    闭上眼帘,眼睛的泪依然凝聚在眼角里,童夕慢慢的进入梦乡。

    两名女佣面面相觑。

    放下手里的碗,两人站在边上静静的等着,守着。

    到了中午,穆纪元穿着西装,风尘仆仆的从外面回来,一回到家里就自己冲向童夕的房间,边脱着外套边走向大床,见童夕睡了,便小心翼翼的靠近,看了看童夕憔悴的脸颊,再望向两名女佣,目光带着责备的光芒。

    “先生好。”两人都低声打招呼。

    穆纪元扯开领带,把外套和领带都甩在旁边的长椅上,淡淡的开口,低声问道:“大小姐今天有没有吃东西?”

    “只吃了一口粥,就又睡着了。”

    穆纪元脸色顿时一沉,阴冷得吓人。

    佣人:“先生,刚刚大小姐好像想从栏杆上跳下去,还好我们捉住她。”

    “跳下去?”穆纪元蹙眉,脸色更加难看。

    “嗯,是的。”佣人唯唯诺诺的禀告:“先生你让心理医生来辅导一下大小姐吧,我看她的症状很奇怪,像是打击过大,得上了抑郁症,有轻生的可能。”

    穆纪元咬着字眼,怒斥:“你胡说什么?她性格很开朗,很快就会没事。”

    佣人斗胆的继续劝说:“先生,我姐姐之前也是得过这个病,症状都一模一样,对什么都不敢兴趣了,整个人生观都绝望,整天就默默地流泪,有时候还不知道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后来趁着家人不注意就跳楼自杀了。”

    佣人的话让穆纪元一怔,紧张的看向童夕。

    另一名佣人也觉得像,劝说:“先生,我也觉得大小姐现在的心态很不好,加上孩子没了,还在这里出不去,很容易得上抑郁症的,如果大小姐心里还抱着希望,她会像五年前那样,每时每刻都想办法逃跑,可是她现在对什么都绝望似的。”

    穆纪元烦躁地扯着衣领扣子,紧张得咽咽口水,目光定格在童夕的脸蛋上,“别说了,快去找一个心理医生过来。”

    “是。”一名佣人立刻应答,转身冲向门口。

    穆纪元轻轻的摸着床沿边上,坐下来后,炙热深情的目光定格在童夕的惨白的脸蛋上。

    只是几天而已,就已经消瘦得让人心疼。

    他伸手缓缓摸上童夕白皙的纤手,放到掌心中,双手捂着温柔地揉了揉,眼底尽是心疼的情愫。

    穆纪元低着头,幽深的目光紧紧定格在她的手背上,深深呼出闷在心头的那股气,低声呢喃:“大小姐,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不乖呢?还记得小时候,你总是喜欢粘着我,什么事情都依赖我,连你爸爸都敢驳嘴,唯独最听我的话,你说纪元哥对你最好,你说纪元哥最疼你,你说最喜欢纪元哥的呢?你都忘记了吗?”

    “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你爸爸出事后,没有把你带走,让你留在了傅家,让你认识了傅睿君,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的事情,你知道吗?”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不会让你有机会认真傅睿君。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不会受到这么多伤害和折磨的。他把你害成这样,你却还这么死心塌地爱着他,你真的是个傻瓜。”

    穆纪元低声呢喃着。

    越说,穆纪元的眼眶越是通红,回想起他这些年的等待和守护,他心里也是心如刀割,从小就守护着自己心爱的女孩慢慢长大,没想到会被傅睿君的爷爷给阴了一招。

    他只是交代傅家那个老头子好生照顾童夕,等他回来接她。

    他从帝国回到卡冥国那几年是无法抽身离开,也是他最重要的几年,可没有想到傅老头逼着童夕嫁给了傅睿君,做了他的孙媳妇。

    该死的,傅睿君连他的女孩都敢碰?

    可尘埃落定,回不了过去,他不介意童夕有过男人,不介意生过孩子,她统统都不介意,他只要这个女孩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像曾经那样,依赖他,喜欢他,陪在他身边就好。

    “先生,医生来了。”

    佣人的声音传来,穆纪元立刻仰头看向门口,眨了一下泛红的眼眶,把泪痕消去,站起来紧张地发下童夕的手,“心理医生是吧?”

    “穆先生你好。”心理医生立刻上前恭敬的打招呼。

    穆纪元客气的上前,跟他握手。

    带着心理医生,佣人描述了童夕的症状,医生在童夕身边坐了一个下午,观察很久,直到她睡了好几个小时,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童夕整个人都虚脱似的,身子渗透着冷汗,眼眸含泪,从床上爬起来,见到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陌生男人,带着眼镜,文质彬彬。

    看样子大概是三十岁左右,很是年轻,笑容特别的温和。

    童夕见到他,也不慌不忙,兴致乏乏地坐了起来,伸手擦拭着脸颊的泪痕,被子还盖住她的双脚,她曲起膝盖,抱着小腿窝成一团,把下巴抵在膝盖上。

    “你不好奇我是谁吗?”医生不由得蹙眉问道,发现童夕已经病得不清了,换成正常思维,见到一个陌生男人坐在床边,应该有点反应。

    童夕闭上眼睛,摇摇头。

    “我姓邓,叫邓棉。”

    “嗯。”童夕应了一声,目光呆滞凝望着床单,没有任何表情。

    邓棉拉着椅子更加靠近一些,倾身过去温和的说:“你醒来有没有发现房间少了什么吗?”

    童夕依旧没有什么反应,一副毫不关心的模样。

    邓棉说:“你抬头看看,这里只有你和我,那些佣人都离开了。”

    顿了片刻,童夕抬头,看了看四周,整个偌大的房间,真的只剩她和面前这个男人。

    童夕此刻显得激动,转身望着邓棉,眼眶含泪呢喃道:“救我出去,我要回家,我要回到我老公身边,我有孩子,我有老公,我是被劫持的,我被软禁了,我……”

    越说越激动,童夕的泪水猛地往外流,邓棉眉头紧蹙,不由得深深紧皱着。

    童夕下了床,双手紧紧握着邓棉的手臂,颤抖着:“救救我,求你了……”

    “对不起,这个我帮不了你。”邓棉立刻拒绝童夕,下一秒,童夕立刻缩回自己的手,重新上了床,缩起脚抱着膝盖,把头埋在膝盖里面。

    “大小姐,你现在需要的是放宽心,正确面对自己现在的病情,你得了抑郁症了,要重视起来,配合我调整自己的身心,按时吃药睡觉,心情放宽,这样才能慢慢好起来。你……”

    “滚。”童夕从膝盖被娩出一个字,冷得渗人。

    叫她大小姐的,基本上都是穆纪元的人,她竟然还抱着希望有人来救她?

    “大小姐……”

    “我叫你滚……”童夕突然仰头,眼眶通红对着邓棉怒吼,极度的暴躁愤怒,“立刻离开我房间,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听到童夕咆哮声,穆纪元和女佣都冲进来,邓棉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由得蹙起眉头,定看着童夕。

    “发生什么事了?”穆纪元紧张的走入房间,忧心忡忡地冲着童夕走过去,“大小姐,你没事吧,你……”

    童夕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立刻倒在床上,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身体盖住,转身背对着所有人,被子连头都盖得严密,身子微微卷起来弓着。

    看着童夕裹在被窝里面的肩膀一抽一抽的,穆纪元气恼得转身,一把揪住邓棉的衣领,扯到自己的面前,一字一句怒问:“你是什么狗屁心理医生?”

    “穆先生,抑郁症是精神和心理疾病,不是感冒发烧,一针下去就见效的。”邓棉握着穆纪元的手腕,很不爽的推开,“给我点时间,还要大小姐肯配合,要不然她的病情会越来越严重,现在已经出现轻生念头,再发展下去会很麻烦。”

    穆纪元气恼不已,双手叉腰,喘不过气似的望着天花板,深呼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