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20章 甜甜的春天

正文 第120章 甜甜的春天

    推开浴室的门,傅睿君走了出来。

    站在门口的顾小雪看到傅睿君走出来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惊愣住,膛目结舌的惊艳,看着傅睿君的赤裸的上身一时间忘记说话,忘记反应了。

    傅睿君见到顾小雪此刻的反应,眉头不由得皱起来,抛下一句淡淡的话,“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下。”

    说完,傅睿君快步走入衣橱间。

    顾小雪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依依不舍得应了一句“哦……”

    说着,顾小雪转身要走,可刚走几步,顿停下来,回头看向衣橱间,想了想又说:“三哥,我是上来叫你下去吃饭的。”

    衣橱间里面没有声音传出来。

    “三哥……”顾小雪又叫了一声。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顾小雪迈开脚步往前走,试图靠近,低声呢喃道:“三哥,你听到我说的话吗?春姨说你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

    快走到衣橱间,傅睿君突然从里面走出来,身上已经穿好一套外出的正装,清冷的表情看起来严肃,“不是让你在门口等我吗?”

    “我一直叫你都不应答我,我以为你听不见呢。”顾小雪紧张地双手揉着手掌解释,自从童夕出事,傅睿君的性情就变得暴躁冷淡。

    就连顾小雪此刻都畏惧他三分,更加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依偎在他身上撒娇。

    她以为告诉傅睿君,自己跟他没有亲情关系,会让两人更加没有忌讳,可是没有想到不但没有什么进展,还让傅睿君对她更加的疏离。

    “你这里有春姨看着果果,你不用一直跑过来了。”傅睿君说的语气十分淡漠疏离,抬起手弄着自己的手袖扣。

    “三哥,我知道想关心一下果果,毕竟没了妈妈,小孩子很可伶的。”

    傅睿君指尖突然变僵,脸色沉下来,眸子闪过一道深沉得可怕的冷冽,睫毛掀了一下,冷冽的视线射向顾小雪,一字一句从唇齿间喷出来:“谁说果果没有妈妈的?她只是离开几天,果果可以适应。”

    “可是……”

    “你可以离开了。”傅睿君打断她的声音,迈开步伐下楼。

    顾小雪追在后面:“三哥,三哥……”

    听到顾小雪的声音,此刻心烦意燥的傅睿君显得很不耐烦,加快脚步冲下楼。

    春姨在楼下陪果果玩耍,见到傅睿君下楼,立刻站起来对着傅睿君毕恭毕敬:“先生。”

    傅睿君来到客厅,看了果果一眼,果果歪头对着他挤着笑容:“爸爸。”

    傅睿君走过去,往果果身边坐下来,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乖,在做什么?”

    “画画呢。”果果浅笑。

    顾小雪下楼,快步走到客厅,见到傅睿君和果果说话,不由得含笑走来,讨好果果:“果果,雪姨陪你画画吧,你爸爸他这几天好累,不要……”

    “不用。”傅睿君再一次打断顾小雪的话,仰头看着她,他知道童夕不在了,顾小雪一直往他家里跑的理由。

    他不是傻瓜,当然看出来顾小雪的心思,可是心里只有童夕一个女人,他从来都不想给任何人有半点的误会。

    之前以为顾小雪是自己亲表妹,即便顾小雪喜欢他,也不敢有什么心思,可是现在看来,倒是有点想趁虚而入的节奏。

    “三哥……”顾小雪扁嘴,不悦的看着傅睿君。

    傅睿君看向春姨,冷冷的吩咐:“春姨,以后有人来家里,无论是不是熟人,都要跟我报备一声,有我的允许才可以放人进来,包括我爸妈也是。”

    “好的。”春姨一下子明白傅睿君的话。

    春姨也是心明如镜,当然看出来顾小雪对傅睿君有意思,只是碍于是表妹,她不好做主。

    “三哥,我是你表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顾小雪欲哭的嘴脸,委屈不已:“我只想对你好,对果果好,你又没有做什么,你这样对我,还让春姨不给我进来,你……”

    “好了小雪。”傅睿君心烦意乱,靠在沙发上,叹息一声看着顾小雪,“你现在回去吧,你永远都是我的表妹,我这样对你是为你好。”

    “你都不让我进家门了,还说为我好?”

    傅睿君眉头一紧,不悦的加重了几分声音,怒斥一句:“我是你表哥,不是你老公,你对我好得过分了。”

    此话一出,顾小雪猛地一颤,错愕的看着傅睿君,春姨也觉得有道理,但不好插嘴,连忙拉起果果的手,低声呢喃了一句,牵着离开客厅。

    顾小雪扁嘴,无话可说,却又很不甘心的看着傅睿君。

    四目相对,气流变得严峻,傅睿君清冷的目光看到顾小雪眼里的不甘,那浓郁而炙热的情愫,看得出她的委屈。

    “回去吧,我这里不需要的关心,我只能跟你说声谢谢。”傅睿君疏离的语气说得绝情。

    顾小雪泪水盈眶,紧握着拳头,咬着下唇转身离开。

    每一步都走得极其的用力,重重的踩着地板,怒气冲天。

    而顾小雪刚刚走到门口,便听见外面的铃声响起来,傅睿君歪头看着门口,顾小雪也跟着停下来没有动。

    傅睿君站起来,走向大门,对着定下来的顾小雪说:“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顾小雪的自尊心受到重重的创伤,这样明显的驱赶,让她很是伤心,立刻拉开门甩下一句话:“不用,我自己会回去。”

    傅睿君跟着顾小雪走出门口,傅睿君是去看大铁门外是谁在按门铃,顾小雪见到外面的女人,脸色更加难看。

    傅睿君立刻迎上去,走到铁门外面打开门,让甜甜进来,甜甜见到傅睿君急忙迎上他面前,紧张不已:“小夕是不是出事了?她现在怎么了?”

    “进来再说吧。”傅睿君做出请的动作,很是绅士。

    顾小雪看着傅睿君把甜甜带入屋,她不悦的上前,质问:“为什么让别的女人进去,我是你的亲人,你都要赶我走?”

    甜甜一愣,看着顾小雪,再仰头看向傅睿君,整个人都蒙了。

    傅睿君双手插袋,冷着脸对着顾小雪怒吼:“我再说一遍,你是我的表妹,不是老婆,把你的关心和醋意都给我带走。”

    突然的怒吼把顾小雪和甜甜都吓得一颤,傻眼了。

    如此暴躁的傅睿君,顾小雪这是吓得不轻,泪水滑落在脸蛋上,委屈的噘嘴,狠狠的跺脚,立刻转身冲出大铁门。

    甜甜愣是看着顾小雪反应不过来。

    再看看傅睿君,疑惑道:“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没事,进去吧。”说着,傅睿君做出请的动作,很是客气。

    对于甜甜,这是童夕最好的一个闺蜜,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一样很高。

    甜甜在傅睿君家中坐了很久,傅睿君也没有隐瞒,将知道的一五一十都告诉甜甜。

    可是,甜甜对童夕的事情也帮不上忙,除了担心和伤心之外,她什么也做不到。

    离开傅睿君家里的时候,甜甜给傅睿君留下了一个账号。

    是一个网络账号,五年前童夕离开后,在卡冥国最后一次给她发的邮件,内容很简单:保重好身体,再见朋友。

    她知道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这个账号的IP地址,希望能帮到傅睿君多一个地方寻找童夕。

    走出傅睿君的家里,已经是下午。

    外面的司机还在等着她。

    走到车子旁,司机立刻下车拉开车门,毕恭毕敬:“夫人请上车。”

    这两年,她已经习惯了这些礼仪,很自然的接受。

    上了车,甜甜心情异常沉重,靠在车窗上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车子行驶出别墅,缓缓开在道路上。

    她前些时间还能看到童夕那洋溢的幸福笑容,可几天时间而已,便物是人非。

    为何她们人生的道理总是如此坎坷?

    梁家。

    书房内。

    梁天辰屹立阳台外,面朝向远处的景色,俊朗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他双手放在西装裤袋里面,淡漠的背影看起来十分严冷,周身散发着让人心里发毛的寒气。

    暖阳之下,也无法驱散他此刻的冰冷。

    身后的助理依然在唯唯诺诺的,伸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气,“……中学大学,都是很普通的学校,大学有过追求者,但是没有男朋友,曾经遇难过一次,差点死去,后来毕业,在一家小公司做文员,两年前,路安安因为跟她的秘密男朋友私奔而逃婚,导致跟您的婚礼无法进行,路家其实早就知道还有一个女儿在外面,一直没有认领回来,直到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路家找到了夫人……”

    “给了多少钱她?”梁天辰淡淡的语气,如清风飘来。

    助理离开翻开手中的资料,全部看了一遍,“没有给钱,路家是用夫人的养父母作为威胁的手段。”

    梁天辰现在大概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助理继续说到,“夫人害怕养父母被起诉买儿童罪名而判罪,顾及养父母的安乐,选择了隐忍。”

    “原名叫什么?”

    “玥甜!”

    “兴趣爱好呢?”

    助理拼命翻查资料,伸手摸着额头,“没有查这个。”

    “交际圈是什么类型?”

    助理咽下口水,诺诺连声,“对不起boos也,也没有这个。”

    “那到底还有什么?”梁天辰不悦得冷冷问道,

    助理继续资料,这些都是私家侦探给他的,所谓的详细资料,竟然没有boss所问的这些,这让他焦虑不安。

    等了好片刻,梁天辰还没有等到他要的答案,不悦的转身,见助理还在慌忙翻资料,他立刻上前,一把抢过助理手中的资料。

    助理吓得一愣,错愕的抬头,瞪大眼睛看着梁天辰。

    “出去。”梁天辰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助理唯唯诺诺的点头,转身快步离开书房。

    拿着资料,梁天辰走回书桌。

    坐到椅子上,梁天辰打开手中的资料,一页一页认真的看着,他眉头紧蹙,脸色愈发暗沉。

    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查看一份资料,即便是上亿的合同,他也不曾一字一句的细细分析。

    看到最后一页,他本来冰冷的脸色,瞬间变了样,似笑非笑,又像是极度愤怒的讽刺,五味杂陈,深邃低下闪过一抹无奈,却又像是掩盖不住的愉悦。

    隔着书房的门,梁天辰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他立刻把手中的资料甩到抽屉里,站起来走向门口。

    甜甜刚刚进到家门,佣人进阴面而来,问道:“少夫人,你现在才回来,还要吃午饭吗?”

    “不用了,谢谢。”甜甜回了佣人一句,走向楼梯。

    踩着沉重的脚步,甜甜缓慢上楼,手摸着红木扶手,每一步都那么的累。

    回到这个家的感觉就是累。

    她差不多上到楼,抬头之际看到二楼长廊站着一个男人。

    他双手插袋,站姿笔直,优雅而清朗俊逸,面无表情站在长廊栏杆前面,目光正凝望这边来。

    目光对视的那一刻,甜甜的脚步猛得一颤,僵住不懂,愣在原地不知道是继续上去还是掉头要走。

    回忆起最后一次跟这个男人不欢而散的场景,她喊着要自由,而这个男人则要路家的企业会破产来威胁她。

    她当时还冲着他骂,最讨厌他们这种利益熏心的人。

    可能她的话激怒了这个男人,本来就没有交流的两人,几天来完全形同陌路,见了面都兜路走。

    等了好片刻,甜甜觉得还是转头吧,这样会比较好。

    还有两级楼梯就上去了,可她立刻改变方向转身往下走。

    梁天辰本来快等到甜甜上来,会从身边进过的,可这个女人竟然转身可刻意回避他?

    梁天辰眉头紧蹙,不由得喊了一句,“站住。”

    脱口而出的威严,把甜甜震慑住,甜甜身体很明显地僵硬,停下脚步一动不动,紧张得肩膀绷紧。

    本来想温声细语说话的,可一出口又把这个女人吓到,梁天辰唯有继续说,“一整天去了哪里?”

    甜甜扶住楼梯扶杆的手不由得用力,紧紧攥着扶手,隐忍着一字一句回应他的话,“不是说不会限制我的自由吗?我去哪里都跟你无关。”

    结婚两年,甜甜第一次这么勇敢反驳他的话。

    梁天辰脸色沉了下来,立刻走向甜甜,甜甜听到脚步声,第一反应竟然吓得快步往下跑,哒哒哒的脚步声十分急促。

    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是逃难。

    对甜甜来说,也是逃难,因为心慌紧张,因为自己驳嘴梁天辰,所以害怕。

    跟在甜甜身后的男人看到甜甜的反应,顿时蒙了,下来几步楼梯,站着就不动,错愕的目光盯着甜甜冲下楼梯,跑入了客房。

    砰的一声关上门。

    那一刻,梁天辰不由得笑了,低头看着楼梯木板,无奈又无语。

    甜甜冲进客房,放手就关上门,锁上之后才喘着气走向大床,把手中的包包放到床上,坐下来气喘吁吁。

    她低头沉思,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可是第一次驳嘴,梁天辰那气势汹汹的走来,她深怕会被打啊!

    这两年她从来都是服从,听话,规规矩矩,做一个傀儡似的少夫人,刚刚是生气过头的正常反应,给冲了梁天辰一句。

    她很庆幸这两年来,梁天辰对她的只是冷暴力,淡漠疏离的相处,还好没有施加家庭暴力。

    这个男人还算绅士,如果换成别的男人,觉得她就是个机关算尽,毒蝎心肠的虚荣女人,绝对会一天三顿,顿顿暴打。

    甜甜在客房等了好片刻,又拿出手机来浏览了好久了网页,觉得过了这么久应该安全了。

    她又拖起自己的包包,站起来走向门口。

    她轻轻地开门,小心翼翼的瞄一眼客厅,发现梁天辰不在客厅,她才安心了些许。

    推开门,她走出来,反手关上门,目光精锐地四处瞭望,十分谨慎的样子。

    刚刚关上门,迈开第一步,脚尖刚刚碰到地面,身侧就传来男人磁性低沉的嗓音,极致好听,“躲什么?”

    甜甜身子微微一僵,双手抱住包包,愣了下来,背脊骨发直,秀丽的眉头紧蹙,低声呢喃了一句:“死定了。”

    说完,她便诺诺的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源头。

    梁天辰此刻双手插袋,侧身用肩膀靠在墙壁上,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甚是悠哉,似笑非笑的俊脸少了刚刚的那种冰冷的气场。

    甜甜望着他高深莫测的黑眸,缓缓开口,“你到底想怎样?”

    “去哪里了?”梁天辰这次放低声音,轻声细语地问,以免再让这个女人害怕。

    本来不想说的,但是这个男人好像不问清楚是不会善罢甘休,甜甜只好平静地说了,“去找傅睿君打听我闺蜜的消息。”

    梁天辰语气轻盈,像是攀谈的姿态,“有消息了吗?”

    “没有。”

    “需要帮忙吗?”

    “啊?”甜甜以为听错梁天辰之前就觉得童夕不好,让她别和童夕来往,现在突然这么热心,有点出乎意料。

    梁天辰看着甜甜发愣的表情,不由得继续说,“如果需要到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跟我说。”

    很是疑惑,甜甜愣着点头,“噢噢!”

    说完话,梁天辰不再作声,甜甜收回眼神,一头雾水地再次迈开步子往前走。

    梁天辰望着甜甜离开的倩影,心里的芥蒂消去后,再看她的感觉,竟然是截然不同的心情。

    更是不一样的感觉。

    甜甜缓缓上楼梯的时候,听到后面是男人好像跟着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今天的感觉总是不太对劲,若是平时,这个男人见到她也是会刻意疏离的。

    甜甜快步走到二楼房间门口,刚伸手去握住门把,突然一只大手伸来,一把撑着门,吓得甜甜硬是一愣,立刻转身靠在门上,错愕的仰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梁天辰把她壁咚在门上,高深莫测的眼眸像黑曜石般迷人心魄,头缓缓向压来。

    “你要干什么?”甜甜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慢慢靠近的男人,双手紧紧掐着包包挡在胸前,紧张得心脏起伏,气息微喘,连身子都在颤抖。

    男人眯着迷离的深邃越靠越近,甜甜全身冒着冷汗,紧张得双眼一闭,把嘴巴珉着严实,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梁天辰看到她如此慌张害怕的样子,看到她如此排斥的模样,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心酸。

    可他还是显得平静,并不是冲着她的粉唇而去,而是靠近她脸颊,在她耳边低声呢喃,“我决定撤资路家企业,日后生意上不再往来。”

    他的声音磁性而沙哑,极致好听,可气场和语气又是那么的危险,甜甜猛的睁开眼,惊慌失措地看着梁天辰。

    两人只靠地几厘米近,第一次近得连对方身上的清香气息都能闻得到,近得微喘气息都能感受得到。

    甜甜眨了眨眼眸,羽翼般的睫毛扑闪几下,眼神匆满了惊慌。

    她刚想开口,梁天辰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甜甜急忙追上,“你不可以这样做,你不可以……”

    梁天辰并没有理会后面急躁不安的甜甜,双手插袋悠哉悠哉地往房间走去。

    甜甜从来没有如此慌张过,跟在男人的背后,“我不说离婚了可不可以,求你不要撤资,不要为难路家……你……”

    如果路家发怒,养父母要遭殃了怎么办?想到自己一时冲动惹来的灾难,甜甜心里就像被千只蚂蚁啃咬似的。

    甜甜万分懊恼,都两年过去了,她为什么就不能再忍忍,人这一生也没有多少个两年,忍忍就过去了。

    梁天辰门进房间,优雅而从容不迫,故意不关门让甜甜跟上。

    “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甜甜追着进了房间,跟着梁天辰来到床沿边上。

    梁天辰往床上一坐,仰头对上甜甜。

    甜甜紧握成拳,却隐忍着愤怒低声下气缓缓道,“我为之前的话跟你道歉,求你不要拿路家出气,你要我做什么都无所谓的,我不会再违抗,我……”

    “真的?”梁天辰挑眉,慢条斯理的问了一句,双手撑在床上,仰望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娇俏恰静的女人,心里很是不爽。

    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轻易被人威胁?现在又甘愿被他威胁?

    甜甜深呼吸一口气,眸子垂下,掩盖住不悦的情绪,很不情愿的点头。

    梁天辰嘴角轻轻上扬,勾住一抹冷笑,眯着危险的眸子,试探地问,“脱掉衣服,陪我睡一晚,能做到吗?”

    此话一出,甜甜顿时目瞪口呆,惊恐不已,对着梁天辰愣是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