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19章 这辈子的愿望

正文 第119章 这辈子的愿望

    韩向见到傅睿君快受不了,立刻将视频关掉,急忙说:“这一次不是直播。没IP地址找到凶手的准确位置。”

    傅睿君双手捂住脸,喘着气,慢慢的平复自己的情绪。

    韩向心疼不已,站起来走到边上的饮水机旁,拿出一次性杯子装了一杯温开水,转身走到傅睿君身边,在他前面的茶几上放下来,呢喃道:“喝杯水缓缓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早点把嫂子救出来,我们已经对薛曼丽的老家进行了严密的布控,只有这个女人一有点动静,立刻……”

    “查穆纪元……”

    傅睿君沙哑痛苦的声音从手掌中珉出一句。

    韩向一愣,定看着他。

    傅睿君双手不经意地抹掉眼眶的泪水,泛红的鹰眸凝望着已经被韩向关掉的电脑屏幕。没有勇气看第二遍了,他气息微喘,声音很是沙哑,带着喉咙处一丝哽咽的气息,“直接从穆纪元入手,不能再等了,顺藤摸瓜根本就不可能摸到底部。”

    “你怀疑穆纪元是幕后操纵薛曼丽的黑手?”韩向疑惑不已。

    傅睿君点点头,靠在沙发背,全身无力地瘫着,头往上仰起来压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双眸呆滞通红,没有了焦距。

    “相信我一次。”

    “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可是薛曼丽杀了你爷爷又是为了什么?穆纪元没有必要这样做的。”韩向猜测不出来如果幕后黑手是穆纪元,为何要杀老爷子,而且是五年前就已经动了手。

    其实这点傅睿君也一直想不明白,可是直到童夕在调查她爸爸的身份和死因,而且把事情牵连到他爷爷身上的那一刻,他就应该想到了。

    “我爷爷的死,是因为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凶手绝对不想让童夕知道,所以凶手主动出击,杀了我爷爷。”

    “你有证据?”韩向激动不已,侧身靠近倾身过去:“你是怎么发现的?”

    傅睿君沉默了,顿了好片刻,闭上眼睛缓缓道:“猜测的。”

    韩向叹息一声,摇摇头:“哎,查案可以靠猜测,但是最后还得要证据,没有证据什么都是假的。”

    两人都沉默了。

    整个静谧的办公室内流窜着强冷压的气流。

    片刻后,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把韩向吓一跳,曾丹急急忙忙的冲进来,脸色着急:“怎么了,是不是找到嫂子了。”

    听到曾丹的声音,傅睿君依然没有动静,一动不动的靠在沙发上,像没有灵魂的傀儡似的,再也没有动力。

    韩向猛地站起来,“丹,快过来,凶手寄来视频了,我知道你比我们的技术人员更加专业,给我分析一下这个视频。”

    “好……”曾丹边走进去边脱下上衣,靠近傅睿君的时候发现他一动不动地靠在沙发上像是睡着了,“三少,你……”

    韩向立刻扯着他的手臂,猛地摇头,窄眸对着曾丹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叫了,然后拿着笔记本,拖着他走向办公桌的位置。

    曾丹一头雾水,坐在韩向的办公桌前,直到韩向把视频插上耳机,带到曾丹耳朵里,视频打开的那一刻,曾丹看到童夕被虐打的画面,也差点崩溃了。

    看到最后,曾丹紧紧握拳,手臂上的青筋暴露出来,甚是惊人的愤怒,眼眶也红了,扯下耳机,紧紧望着沙发上瘫坐的傅睿君。

    “他还好吗?”曾丹低声问了一句。

    韩向摇摇头,叹息一声,小声说:“刚刚看到这个视频,受不了哭了。”

    曾丹咬了咬下唇,仰头看着天花板,眼眶也跟着湿润了。

    像他们这种外表看起来强大的硬汉,心里总是藏着一颗脆弱而柔软的心,这种打击,任由谁都受不了。

    从画面来看,童夕生死未卜,但似乎已经怀孕,被打得孩子都没有了。

    为自己的兄弟感到心疼,五年的等待,以为是幸福的开始,可现在又是悲痛的折磨。

    韩向伸手拍了拍曾丹的肩膀,曾丹呼出一声重重的闷气,立刻打起精神继续做视频分析。

    日落西山。

    天边出现红霞,映衬这大地。

    夜幕即将降临,一天内,傅睿君滴水未进,韩向送了的快餐还放在茶几上,曾丹跟着警察局的几名精英分析师一直在研究视频,从视频的杂音到光线,在的里面所拍摄的物品,一样样的细微分析,排除法在推理。

    可是线索太少,根本没有什么有效的线索。

    嘟嘟……

    傅睿君的手机突然响起。

    是信息,傅睿君能感受到裤袋的手机在颤抖。

    他伸手缓缓拿出手机,睁开眼睛看着手机屏幕,指尖无力的划出信息。

    是陌生人发来的信息:如果想救你老婆,不准报警,一个人过来我指定的位置,敢多带任何人,我就杀了她。

    握着手机,傅睿君手微微颤抖着,一个人?不准报警?

    傅睿君站起来,把手机放入裤袋里面,转身走向门口。

    韩向发现他的动静,紧张得走出办公桌,上前两步:“睿君,你要去哪里?”

    “回家睡觉。”傅睿君淡淡地回了一句。

    韩向顿时蒙了,在忙碌的曾丹也仰头看向傅睿君落寞的背影,还有急忙离开的脚步。

    两人都傻眼,见傅睿君离开办公室,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疑惑得蹙起眉头,表情充满担忧。

    韩向走到曾丹身边,“丹,视频的事情我让我同僚来分析,你跟上睿君吧,他精神状态不好,我怕他会出事。”

    “好。”曾丹立刻离开座位,走出来,拿起自己的薄外套冲出去。

    离开警察局,曾丹冲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傅睿君的身影。

    他瞭望四周,依然找不到傅睿君……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繁华深处,尽是寂寞。

    傅睿君狠狠踩着油门,汽车飞驰而去。

    望着前面漆黑的天空,没有半点星辰,车如马龙的道路,霓虹灯闪烁,这条神秘人发来的信息像是死亡的召唤,他面临的可能是死亡或者陷阱,可童夕在神秘人手里,唯有义无反顾。

    即便猜测到结果,他也别无选择。

    傅睿君的车离开了市区,进入了荒无人烟的小道,往偏僻的地区开去。

    夜色渐深。

    行驶了足足两个小时,傅睿君终于到达了凶手指定的位置。

    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

    车辆的灯光照耀着前方的路,是一片虚无的田野,杂草丛生,什么也没有,四处还有蝉鸣的声音,田野里呱呱的青蛙一声一声叫着,他没有下车,一直看着前面在等待凶手下一步旨意。

    他在军队多年,当然知道这不是凶手的最终目的地。

    这是种反侦察的伎俩,凶手一定会用上。

    片刻,手机又响起来。

    这一次是铃声,他拿出手机,眯着危险的眼眸看着来电显示,毫不犹豫,手指划过通话,放到耳边。

    他还没有说话,手机前面传来一道醇厚的男人声音:“很好,没有通知任何人,在你右侧十米远有一辆为你准备好的汽车,里面也有手机,你现在把你的手机和车子都丢弃在这里,用我准备好的车子,继续往前面马路开。”

    “我要确定我老婆还活着,给我听她的声音。”傅睿君冷冽的语气强硬。

    “你等等。”男人说了一声,然后就没有了声音。

    片刻后,傅睿君听到手机里面传来虚弱的声音,“呜呜呜……”

    是哭声,童夕的哭泣声,悲凉而痛苦。

    声音隐隐透露处童夕此刻到处有多害怕,多惶恐。

    傅睿君二话不说,把手机甩的副驾驶上,立刻开门下车。

    甩上车门,根据凶手给出的位置,一路走到指定的车辆旁边。

    车子没有上锁,他拉开门,直接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车头上放着一台神秘人准备好的手机,手机嘟嘟响了两下,傅睿君拿起手机,瞄了一眼上面的地址,加快速度。

    再行驶了一个小时。

    才来到凶手指定的最终地点。

    一个废墟工厂。

    车辆在工厂大门外停下来,漆黑的夜里,到处黑蒙蒙,没有半点灯光,如果不是车子的灯光,他也不知道来到什么地方。

    傅睿君此刻没有丝毫恐惧,只有担忧,心里担忧着童夕的安危。

    孩子没了,可以再怀,只要她没事就好。

    他只求童夕此刻可以平安。

    若绑架童夕的凶手不是薛曼丽,事情开始背离他的预料,他只能见步行步。

    下了车,他警惕地走到工厂大门,弯腰把大闸门拉起来。

    “轰轰轰……”的闸门铁皮声音发出来,响亮而惊悚,让这个静谧的也显得不再宁静。

    大门拉起一半,傅睿君弯腰钻了进去。

    暗沉的仓库内亮着昏黄的微光,到处摆放着蓝色大塑胶桶,阴冷而潮湿。

    光线十分暗,但足可以看清大致情况。

    塑胶桶堆积得好几米高,摆放在两边,很多阴暗处的没有办法看清情况。

    他不知道这里会有多少人埋伏,也不知道凶手让他过来这里的用意是什么,他一步一步往里面走,每步都小心翼翼。

    警惕而冷静,即便已经多年没有受到训练,但他的听力依然没有减退。

    刚走几步,便听见身后有着轻微的动静。

    似乎从旁边走出来,来到他的身后准备袭击。

    傅睿君刻意加快了几步,往里面走过去,只想快点找到童夕,要确认她还在这里。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突然一句:“别动。”

    傅睿君猛地刹住脚步,眸色一沉,危险的双眸露出尖锐的锋芒,双手握拳,感受身后一股杀气慢慢走来。

    能说别动,那表示有抢。

    他的头微微一侧,用耳朵感受脚步声的靠近,预判距离。

    在千钧一发之时,他突然一个快速转身,大长腿飞踢而去,后面的凶手还来不及反应,被傅睿君快而准的踢腿,手中的抢砰的一下,踢飞出来,身后的男人握着被踢麻痛的手腕,快速后退一步。

    傅睿君一脚强攻而去,立刻冲过去,快速把枪捡起来,指着身后的男人。

    神秘男人条件反射地一顿,僵直不动。

    这一刻,终于看清楚后面的神秘人了。

    神秘人穿着黑色薄衬衫,黑色裤子,一双鹰眼显露在出来,带着黑色口罩。

    看起来神秘而诡异,从他的体型和个头来看,根本不是穆纪元,更加不是女人。

    他见过穆纪元,认识穆纪元的眼神,那双眼睛不是穆纪元,傅睿君拿着枪对准男人的心脏方向,冷冷道:“你到底是谁?我老婆呢?”

    男人冷冷一笑,甩了甩疼痛的手腕,显得不慌不忙,淡定从容。

    傅睿君不由得蹙眉,凝望着男人双手,男人手上带着黑色手套,包裹得严严实实。

    男人醇厚沙哑的声音也是傅睿君第一次听,隔着口罩不太清晰。

    “野狼特种部队的前队长,傅睿君,果然名不虚传。”

    认识他?傅睿君眯着眼,他此刻拿着手枪,神秘人竟然表现得如此淡定,傅睿君很是迷惑,“你是谁?”

    “你别管我是谁,今天让你过来救你老婆的人是我,这里我说了算。”

    “把我老婆交出来。”傅睿君警告,手指往枪上打开子弹膛,准备攻击的架势。

    男人耸耸肩,双手一摊,无奈地笑了笑说,“很抱歉,你老婆在你来到的前半小时已经被送走了。”

    “送走?”

    “很高兴今天能见到你,我以前就一直很崇拜你的。你是我仰望的神,可是你退伍了,挺可惜的。”

    傅睿君怒黑了脸,低吼一句:“别废话,把我老婆交出来。”

    “如果我说不呢?”男人冷笑着,邪冷而诡异的笑着:“哈哈……你能奈我何?”

    傅睿君脸色骤变,枪口对准男人的大腿开枪,“啪……”

    很轻微的声音,没有子弹出来,只有拉闸的轻盈声,傅睿君眉头紧皱,将手中的枪拿到面前瞄了一眼子弹膛。

    竟然没有子弹?

    男人开朗大笑:“哈哈哈哈……”

    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傅睿君此刻愈发狐疑,男人伸出手指着他身后的地方,说道:“这枪只有两粒子弹,我都把子弹喂了你身后的那个女人。”

    傅睿君吓得一颤,转身看向身后,发现蓝色塑胶桶挡住了视线,他快步绕过塑胶桶,见到前面平地上趴着一个女人,发丝凌乱,一动不动。

    那一刻,他心痛如绞,不顾一切冲过去,“夕夕……夕夕……”

    他以为是童夕,可靠近后,从女人的穿着和背影来看已经知道不是童夕了。

    他放下心来望着使者的背影,可他还是想确定是谁。

    他放下手枪,蹲下身将尸体翻过来。

    见到的女人头脑中枪,血流不止,紧闭双眼的这幅容颜是薛曼丽。

    他猜测得并没有错,就是薛曼丽把童夕带来这里的。

    但是薛曼丽这会死在神秘人手里,就出乎他的预料。

    这一刻他身体僵硬,猛地站起来,拳头紧握,看向神秘人,一字一句如地狱使者般的愤怒:“童夕到底在哪里?”

    男人从身后拿出一个防毒面具,和一个毒弹,冷冷一笑“傅睿君,以你的聪明才智,现在应该想到我让你过来的目的了吧?”

    傅睿君不由得苦涩冷笑,很是不屑地看着神秘人,“你的目的是嫁祸我杀了薛曼丽,然后让我在监狱里面度过下半身,而你的主人就可以一箭双雕,杀了薛曼丽还能除去我,最后霸占我的女人。”

    神秘人带上防毒面具,不由得感慨:“聪明,可惜再聪明也没有用,英雄难过美人关,你明知道是地狱还闯进来,我只能佩服爱情的魔力如此强大,让人不顾一切。”

    傅睿君眯着危险的眼眸,脚步才刚刚移动,神秘人立刻按上毒弹,甩到傅睿君的脚下。

    傅睿君伸手用袖子挡住鼻口,冲向神秘人,一个飞踢,神秘人被瞬间踢飞到一米多远。

    神秘人狼狈倒地,不负重伤又快速爬起来。

    这种毒弹的药力很强劲,只要吸入一点都能马上晕过去,神秘人没有想到会被傅睿君打倒。

    傅睿君知道此刻自己将会被陷害,必定难逃一劫,此刻只想让神秘人留下一丝的线索,是有助于他脱身的唯一希望。

    他强忍着不让自己呼吸,急忙冲过去,在神秘人爬出去后,他不是用拳脚攻击神秘人的身体,而是张开五指,狠狠的往神秘人露出来的脖子抓去,他指甲不长,但是力道很重,这样一划,神秘人脖子瞬间飚血。

    可坚持不止屏蔽的呼吸,下一秒,傅睿君已经摇摇欲坠。

    砰的一下倒地不起。

    神秘人痛得一把压住自己的脖子,伤的不轻,血迹斑斑洋溢在他五指间,神秘人怒骂:“该死的竟然抓我?”

    神秘人抬脚,想一脚踩是傅睿君的身体,可是想了想觉得这样会让自己留下更多线索。

    他收起腿,走过去把毒弹关闭,放在衣袋里面,一边手压着脖子,另一边手捡起枪重新放到傅睿君的手里,转身离开。

    离开之前他拿出手机给警察打了一个电话:“喂,你好,我是这附近的农民,我这里听到有枪声,你们快派人过来看看吧,地址是……”

    大闸门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然后被关上。

    一切归于平静。

    静谧得让人觉得可怕……

    风萧萧,雨条条,漆黑的夜突然飘起了小雨,刮起了大风。

    阴沉寂寥,闷气充斥着整个大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警车鸣笛声回荡在空中,一阵一阵的由弱变强,逐渐靠近。

    傅睿君醒来的时候,毒气已经消散,手中还拿着那只满是他指纹的抢,而那个女人还保持着一样的动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在闸门拉开的那一刻,外面照耀进来的车灯把仓库照亮。

    傅睿君被照耀进来的强光闪到眼眸,看不清外面进来的人,不由得伸手一档,眯着眼眸,缓缓深呼吸。

    冲进来的警察用枪对准傅睿君:“把武器放下,举手投降。”

    傅睿君把手中的抢甩到地上,缓缓走向外面,警察被他淡定从容的气场所吓倒,紧张又小心翼翼地用枪对准他的身体,跟随着他的脚步,一点一点往后移。

    另外一名警察冲过去,检查死者,立刻拿出呼叫机,对着呼叫机报告。

    傅睿君来到外面,小雨淋漓,洒落在他的头上,他走到警车后座,拉开门坐了进去,目光清冷阴沉,高深莫测,看着前方不再作声……

    他就这样一直坐着,警车越来越多,法医赶来,刑警侦探队的也赶到。

    雨一直下,天气变得阴冷,下了很久,慢慢停了。

    清晨雾散。

    天,灰蒙蒙的,边际在微微泛白,四处都是湿漉漉的地面,杂草丛生的荒芜,雨水洗涤过后显得清新。

    警察把现场拉起了警戒线,法医在忙碌地收集证据。

    韩向带着刑警队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离案发有好一段时间,他带着曾丹也一起赶过来。

    听了同僚的报告之后,韩向双手叉腰无奈得看着警察里面静坐的傅睿君。

    此刻,傅睿君看起来那么的沧桑憔悴。

    曾丹上了警车,韩向也从副驾驶上去把门关上,一边手压在椅边转身看着后面的傅睿君,不由得深呼吸,平复心脏的气愤。

    曾丹侧着身面对傅睿君。

    两人望着傅睿君冷静沉稳的侧脸,韩向再也忍不住低声怒问,“你疯了吗?杀人要偿命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理智?薛曼丽她即便再该死,也轮不到你动手,现在已经有证据证明她绑架童夕了,你为何还有出手杀……”

    傅睿君疏离的脸庞看起来十分冷静,缓缓开口打断韩向的话,“这是个局。”

    “啊?”韩向瞪大眼,错愕的看着傅睿君。

    傅睿君冷静得可怕,除了嘴唇动了动说着话,再也没有半点别的动静:“我过来的时候,薛曼丽已经死了,这是设好的一个局。”

    傅睿君说得轻描淡写,曾丹握拳,愤怒得伸手往椅背上狠狠敲上,咬牙切齿道:“该死的,现在人死了,枪模指纹都是你的,你还被现场捉住,这一次水洗不清,凶手这次真心狠。”

    傅睿君沉默。

    韩向单手摸着下巴,冷静分析:“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你,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你告诉我凶手是谁,我来捉住他,一定能洗清你的冤屈。”

    傅睿君垂下的眼帘微微掀起,只是轻轻一动,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伸出手望着指甲,“没有见到凶手的样子,只知道是个男的。”

    “男的?”曾丹皱眉,倾身靠近,“是不是穆纪元?”

    傅睿君:“不是,穆纪元在前天就已经离开帝国,这个男人我没有看清他的面貌。”

    “那我们要怎么做?你现在是最大嫌疑人,一定会被关押候审的,还会被起诉持枪杀人。”韩向着急地用力捉挠着他的短发,烦躁不已,“这个时候你要是入狱,这可怎么办?嫂子怎么办?”

    “我不会入狱。”傅睿君看着自己的指甲,那还有丝丝血迹,嘴角隐隐抽了抽,黑眸凝聚着如撒旦般危险的光芒,“叫法医过来。”

    曾丹和韩向面面相觑,对视着,一头雾水。

    傅睿君冷冷得一字一句,“根据帝国相关法律,如果案发现场出现第三者,那重大嫌疑人会被列入可能性嫌疑人,如果第三者一直找不到,我可以取保候审,甚至不会被判刑。”

    曾丹狐疑地看着韩向,韩向点头,“对,是有这样法律规定,因为现场出现第三者,那就是多了一个可疑人,这样会导致案件无限被拖长,直到捉住第三嫌疑人才能审判案件,所以会出现睿君说的那样的情况。”

    曾丹略懂,连忙问道,“那怎么证明现场出现第三者,法证刚刚也说了,都是你一个人的指纹。”

    “我捉伤了凶手的脖子,我指甲里面应该还有他的皮屑和血液,靠塑胶桶的右边认真找找地面上的血滴,应该找到那个男人的血。”

    这么一听,韩向激动得猛地拍了一下手,惊讶不已,“太聪明了,我立刻去找法证过来,这样的陷阱都能让你找到脱身方法,哥我只服你。”

    语毕,韩向立刻推开车门下车。

    车内只剩下曾丹和傅睿君。

    曾丹也无奈地靠到椅背上,跟傅睿君一样沉下气场望着前方,心情沉闷,重重叹息一声。

    “嫂子找不到,还把你陷害成重大嫌疑人,薛曼丽死了,这一下线索全部断掉。”

    傅睿君闭上眼睛,沉重的气场弥漫在他周身,心特别的累,特别的重。

    法医过来,帮傅睿君取了指甲内的皮屑,在现场也找到第三方的血液。

    因为现场存在第三者,加上傅睿君不认罪,他的口供成为疑点,被列为可能性嫌疑人,不需要关押,检举方也没有对他进行起诉。

    -

    朦朦胧胧之中。

    童夕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可能是哭多了,哭疼了,眼睛十分难受。

    她只看到天花板是精致的粉色幔帐,如果宫殿里面,公主的蕾纱,那么的梦幻。

    闭上眼睛让思绪慢慢平静下来,回想着在昏迷之前,她被那个带着猴子面具的女人狠狠的揍了一顿,那铁硬的棒球棍子一下一下打在她的身上,直到打得她肚子疼痛不已,受不了而晕过去。

    这一刻,他全身发冷,颤抖的手指缓缓摸到她的小腹上面,隔着单薄的睡裙,她摸到了自己平复的小肚子上还隐隐疼痛。

    意识慢慢抽回来,此刻可以感觉到周身都疼痛。

    不是做梦,她是真的被打了一顿,孩子没了?

    心像被挣扎一样,泪水挤着她紧闭的眼,从眼角缓缓滑落,她颤抖着身子,双手紧紧揪着肚子的衣服,用尽全身力气在扯着衣服,恨不得撕碎似的力道,咬着下唇慢慢回忆之前的事情。

    泪水愈发凶猛,喉咙哽咽着火辣辣的疼痛,心,像被撕开似的,滴着血,痛不欲生……

    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童夕慢慢缩着身子,缓缓转身双腿缩起来,把身子卷起,把头窝下来,再也受不了哭了出来:“呜呜呜……我的孩子……”

    她跟傅睿君期待已久的孩子,傅睿君一直想要的女儿。

    没了吗?

    她晕过去之前流了那么多血,孩子还在不在?

    “大小姐……”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童夕听到这个声音,已经猜测到是穆纪元了,她没有勇气睁开眼睛,依然缩着身子,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肩膀一抽一抽的在颤抖。

    “不要再哭了,对身子不好,我把你救出来的时候,你已经被打得满身是血,孩子已经没了,你要节哀。”

    孩子已经没了……

    这一句话让童夕再也受不了,双手握住脸蛋,大声痛哭了出来,“呜呜呜……”

    “大小姐,你别哭了,傅睿君就是个祸害,你跟他在一起只会害死你,他根本就不顾你的安危,明知道凶手威胁说要杀了他身边的女人,还一意孤行要跟你结婚,他……”

    “你闭嘴。”童夕突然一句怒吼,猛地睁开眼睛。

    她泪眼婆娑,止住了哭声,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眼前的房间是她最为熟悉的房间,曾经住过的家。

    如宫殿般金碧辉煌,童夕扫视一圈,目光最后落到穆纪元身上,穆纪元坐在她的床沿边上,一身居家休闲服,看起来清爽而沉稳。

    童夕双手摸上脸颊,指尖抹掉脸颊上的泪痕,咬着下唇怒瞪着他。

    心里是无比憎恨的情愫在翻滚,目光如锋利的剑刃,狠狠射向穆纪元。

    穆纪元对于童夕的目光,显得难过,皱起眉头看着她,柔声细语:“大小姐,要不是我救了你,你现在可能已经被杀了,你现在这样又是什么眼神看着我?”

    童夕冷冷一笑,强忍内心的伤痛,一字一句讽刺道:“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被艾米捉走的那一次,你也是这样轻易的就把我救出来,我当时就很奇怪你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这一次又是如此,我很想问问你,你是神仙吗?有通灵术?”

    穆纪元生气的站起来,双手插袋,冷着脸怒问:“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把你从死神手里救出来,我不图你感激,但你不可以这样怀疑我。”

    童夕嗤之以鼻。

    坐在床上还能感觉到身体一阵一阵的疼痛,她歪头看着四处,紧握双拳冷冷道:“你为什么把我带到卡冥国?”

    “你不适合在呆在傅睿君身边,跟他在一起只会害死你,我不会再让你任性。”穆纪元说的异常坚定,像上帝一样宣布着他的权利。

    童夕咬着牙冲着穆纪元怒吼:“放我回去,我现在是傅睿君的老婆,我跟他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

    “你不是她老婆。”穆纪元这句话是肯定句。

    童夕秀眉紧蹙,脸色阴沉如墨,双手紧紧攥着床单,“我是她老婆,我们已经签了结婚协议书,在办理结婚证了,我们……”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穆纪元转身从床头柜前面拿起两份协议甩到童夕的身上,童夕被他的动作吓得一愣,僵住了。

    瞪着穆纪元,再低头看着面前的协议书,视线定格在协议书的内容上,脸色瞬间煞白,惊慌得拿起协议书,颤抖着手,放开后面,查看了一下,确定是自己和傅睿君的名字,那一刻,泪水横流,在她眼眶中滚动。

    心像被千刀万剐似的,痛入骨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童夕越问越激动,泪水肆意涌出来,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声,最后变成了咆哮地嚎叫:“为什么会这样……”

    穆纪元慢条斯理的说:“大小姐你别激动,在帝国,我一直关注你的一举一动,我在暗中保护着你,你跟傅睿君签订的这份结婚协议书,还好我及时拦截下律师,从他手上买下这两份文件,所以你现在不是他的妻子。”

    这一刻,童夕的心像掉进的地狱,痛得说不出话来,她颤抖着双手,把两份协议书拿起来,低下头我在协议书里面,哭成了泪人。

    泪水像洪水似的,把协议书打湿,心如刀割,哭喊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呜呜……为什么要这样……我只想做那个男人的妻子,我这辈子就这一个梦想,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即便是死我也要做他的妻子……呜呜……”

    “大小姐,你别哭了,你这样对身体不好,你刚刚才流产。”穆纪元心疼得坐下来,双手扶着童夕的双肩。

    童夕反应剧烈,狠狠推开他的手,仰头怒瞪着他,泪水充盈的双眼充满了仇恨,疯了似的怒吼:“你凭什么主宰我的人生,你凭什么……你到底凭什么……”

    童夕太过激动,气得全身颤抖,血液在沸腾,目光通红而愤怒,怒不可遏。

    “大小姐你冷静一点。”穆纪元见她生气的身子已经摇摇欲坠,像要昏阙过去的那般,他举着双手不敢靠近她:“你别生气,你好好休息,等你身体好了再说……”

    “呜呜呜……你凭什么不让我嫁给傅睿君……”一想到这些年,她受过的痛苦,这一生唯一的愿望,以为要实现的那一刻,却让她如此失望,没有了傅睿君的孩子,她已经痛得撕心裂肺,现在连名分都没有了。

    那种痛苦,让她无法承受。

    她这一生,只想嫁给爱的男人。

    死又何憾!

    可是一次又一次的阻挠,让她走向绝望。

    哭得伤心欲绝。

    抽泣得快要绝气,童夕嘴里还呢喃着:“你凭什么?凭什么……”

    这一刻,童夕全身发软,意识游离,再也承受不了痛苦,倒在床上哭晕过去。

    穆纪元慌了神,站起来冲着门口守候的医生大喊:“快进来,医生,快进来……”

    倒在床上的童夕,眼角还不断溢出泪水!

    -

    童夕失踪的第三天。

    浴室的镜子里,傅睿君双手撑着玉白色大理石的台面上,支撑着上半身的力量,低头看着水龙头的水在哗啦啦的流淌着,洁白清澈的水溢满了整个池盘里。

    他后知后觉地缓缓伸手把水闸关上,仰头看着面前的镜子。

    透过镜面,他看到的是满脸胡渣,颓废沧桑的脸,目光呆滞无神,脸颊消瘦了一圈。

    看着镜面,回忆起童夕刚刚离开的那一年,他就是这种状态差不多颓废了大半年,每天不吃不喝不睡觉,喝酒喝到醉死,醒来继续喝。

    可是现在的他,绝对不可以颓废,童夕还等着他去救回来,果果还等着妈妈回家,而他傅睿君……

    一定要找到自己的老婆。

    可是老婆两字,让他心里不由得泛起阵阵的疼痛。

    给律师打了好几天的电话,都在关机中。

    去民政局查询一下,并没有他跟童夕的结婚登记办理信息,也就是说,他们的结婚证还没有落实。

    最终让他彻底知道,这个世上,除了自己,什么人都不值得相信。

    傅睿君伸手摸摸自己的下巴,那扎手的胡须让他有些烦躁,他拿出剃须刀,推上开关抵在下巴处,认真地清理那该死的胡渣。

    刚毅的脸慢慢呈现出干净利落的感觉,放下剃须刀,他转身走到淋浴头下面站着,把上衣脱掉,打开水闸。

    哗啦啦的冷水瞬间洒在他的头顶上,

    他闭上眼睛,仰头让冷水打在他的脸颊,让头脑彻底清醒,让身体振作起来。

    双手擦拭着脸颊,慢慢划过额头,推着短发往后仰。

    晶莹剔透的冷水流淌在他结实的肌肉上,麦色的健康肤色,精致力量型的肌理线条,无暇可击。

    脑海里浮现着童夕灿烂的笑容,那一刻,心脏起伏,隐隐疼痛。

    等了五年,换来的原来是一场误会。

    错过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珍贵,这一次,他拼了命也要彻底将穆纪元从童夕的生命中赶走。

    穆纪元一天不死,他都不会放过童夕的。

    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童夕现在就在穆纪元手里,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错,他接下来要做的是找到童夕。

    童夕没有出境记录,很有可能还在帝国,但是穆纪元已经离开了,他现在要从哪里找起?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物:穆纷飞。

    那个晚上跟踪他们到酒店吃饭的女孩,还特意告诫过童夕,她哥哥这次动真格了。

    这时,浴室门口突然出现一道熟悉的声音:“三哥……三哥你在吗?你是不是在浴室里?”

    是顾小雪的声音。

    傅睿君一怔,立刻关上水闸,扯来浴巾急忙将自己下身围起来,看着浴室的门,眉头皱了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