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18章 怀孕的喜悦

正文 第118章 怀孕的喜悦

    暗暖,闪烁,魅惑的灯光下,隐隐约约的朦胧美感。

    沙发上缠绵悱恻拥吻在一起的男女,如此投入,热情洋溢。

    穆纷飞被吻得脑袋一片空白。

    酒精的驱使下,她的感觉越来越浓烈,双手攀着曾丹结实宽厚的肩膀,缓缓跨开脚,坐到曾丹的大腿上。

    亲密无间的动作自然而然的发生。

    身体紧密相帖。

    直到呼吸不顺畅,快要窒息的那一刻,曾丹才离开她甜蜜的红唇,额头抵在穆纷飞的额头上,两人都在喘着粗气。

    炙热滚烫的气息缭乱,让整个房间的暧,昧气息慢慢在凝聚。

    曾丹沙哑磁性的声音低声呢喃,“纷飞,从我身上下来。”

    难受!

    曾丹此刻的身体只有这两个字来形容,干柴烈火远远不足形容他此刻被穆纷飞撩起来的欲望。

    穆纷飞什么也没有做,就这个跨坐在他大腿上,已经让他整个身心都血液沸腾。

    “大叔!”

    穆纷飞娇滴滴的声音也显得沙哑,喊出来的感觉犹如天籁之音,极度诱惑人心。

    单单听到这一句话,曾丹已经无法把持得住。

    “纷飞,听话,赶紧下来,别坐我腿上。”

    穆纷飞很是单纯,她不慌不忙,也不害臊不羞涩,不但没有离开,还挪了一下屁股坐的更靠近。

    曾丹猛得闭上眼睛,拳头一握,看似痛苦地隐忍。

    “大叔,我碰到什么了?”穆纷飞很好奇。

    曾丹沙哑的声音没有了声调,亚亚的从喉咙勉出来,“还能是什么?别惹祸。”

    “大叔,你全身都好像僵硬了。”

    “嗯!”曾丹点头,痛苦得深呼吸。

    穆纷飞的手缓缓的搭在他的双肩,头部轻轻靠在曾丹的肩膀上,闭上眼睛,继续呢喃细语,“大叔,抱着我好吗?”

    穆纷飞不是因为穆纪元的任务而去勾-引他,只是简单的想要一个拥抱,想要被呵护的感觉。

    从曾丹身上,她可以感受到从所未有的关爱,那种期待被呵护的感觉。

    从她懂事开始,就被父母丢弃在街边流浪,被人贩子转手贩卖无数次,进过救助站,进过孤儿院,做过小偷小摸,进过少年监狱,她的前半生颠簸流离,被穆纪元收养后,还在为他做着那些违背良心的事情。

    在没有遇到曾丹之前,她不懂什么叫爱,不懂什么叫心跳。

    可是这个男人让她有了第一次不寻常的心跳,那种渴望接近,渴望被爱的冲动。

    她讨厌跟任何人有肢体上的接触,排斥异性。

    唯独曾丹,让她有种想黏上他感觉。

    虽然认识不久,虽然不熟悉,可是感觉的这个东西很是奇妙。

    靠在曾丹肩膀上,她感觉无比的安心,从小就没有被这么人保护过,一直是自己在社会的阴暗处挣扎,顽强地活了下来。

    她不顾一切的想要依偎这个肩膀。

    曾丹双手不由自主的搂上穆纷飞的腰,轻轻一带,穆纪元整个身子紧密相连在曾丹的怀抱里。

    密不透风的紧贴。

    没有任何距离。

    这种感觉,从满足的幸福感,到身体最原始的悸动,都慢慢的在发生变化。

    穆纷飞缓缓仰头望着曾丹。

    刚好曾丹这时也凝望着穆纷飞,迷离魅惑的眼眸相对而视,气流充满了无法消散的欲,望。

    下一秒,穆纷飞双手圈住曾丹的脖子,再一次主动献出香吻。

    她知道这一次的主动带来什么结果。

    曾丹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气氛之下,能做的就是……拥吻着穆纷飞,转身压倒在沙发上。

    像久缝甘露的沙滩,激情一触即发。

    不解人事的穆纷飞心甘情愿得去感受禁忌之内的事情,只要是曾丹的事,她都想着要去深究,去感受。

    穆纷飞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会这么不由自主得喊着这么羞涩,难以控住的娇吟声。

    这开始了,便是停不下来的节奏。

    -

    这个夜,辗转难眠的,还有梁天辰。

    他不再盘问,不再猜测。

    把甜甜送回家后,两人也没有交流,各自回房。

    他知道自己现在即便有一万个疑问,甜甜两年来都在隐瞒,更不会因为他现在追问而说出真相。

    所以,他要自己调查,等结果出来,他自然一清二楚。

    ……

    半山腰别墅。

    清晨,阳光洋洋洒洒,散落在阳台上,整个房间明亮舒适。

    温馨的早晨,童夕从被窝深处伸出双手,伸着懒腰,睡了一个无比舒服的觉,眨眨眼眸,再歪头看看旁边睡姿端正的傅睿君。

    这个男人,除了她来月事之外,www.youfa8.com时间,无时无刻都想扑上她,可昨晚上怀疑她有了孩子,而乖乖的一个人入睡,而且整晚上都睡得规规矩矩。

    童夕想去撩他,可刚刚转身,想趴到他胸膛上,可胃部突然一直不舒服涌动,她猛得捂住嘴巴,快速掀开被子下床。

    童夕的动作把傅睿君给吵醒,在童夕进入卫生间的那一刻,傅睿君猛得坐起来,紧忙掀开被子,“夕夕,发生什么事了?”

    童夕进入卫生间就是一阵呕吐,呕吐声传出来,傅睿君眉头紧蹙,冲进去第一时间来到童夕身边,半蹲下,单手捂着她的背部来回抚摸。

    “又想吐了?我等会陪你去看医生。”

    “嗯嗯。好难受!”趴在座厕边上,对着里面狂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梳洗过后。

    傅睿君牵着童夕的手出门,连忙从车库取车,带着童夕赶往医院。

    车子快速行驶出别墅,速度极快,傅睿君开着车,认真的侧脸看起来十分的紧张。

    童夕歪头看着他的侧脸,那俊朗的脸颊上,太阳穴的位置隐隐渗透着汗滴,他大手紧紧握方向盘,身体僵硬,坐得端直。

    第一次从外观上可以这么清晰知道傅睿君的紧张,童夕觉得很是好奇,歪头靠在椅背上,静静的凝望着他。

    她很是调皮的喊:“睿君。”

    傅睿君歪头看了她一眼,立刻又看向前方,小心翼翼的开车,“嗯?不舒服是吗?”

    “没有。”童夕似笑非笑,心里很感慨。

    因为这是第一次让傅睿君经历她怀孕的事情,傅睿君错过果果的成长,错过孩子到来那一刻的喜悦,所以他此刻表现得像一个初为人父的紧张,是十分正常的。

    “再忍忍,我们很快就到医院了,如果想吐,你就吐车上,没有关系的。”傅睿君呼吸急促,声音宠溺。

    童夕含笑,目光紧紧凝聚在他的侧脸上。

    顿了片刻说道:“如果我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傻瓜。”傅睿君终于笑了出来,轻松些许:“怀孕了当然要生出来,我们只有果果,还是不够的。”

    “我们的结婚证下来没有?”童夕又问。

    “下来了,律师说今天会送来给我。”

    “嗯。”童夕伸手过去,摸上傅睿君的脸颊。

    傅睿君顿了顿,歪头看她,见童夕脸色显得红润,精神很好,也就很放心,再看向前方,认真开车。

    童夕伸手抹掉傅睿君脸颊边上的汗滴,细声呢喃:“别紧张,我没事呢。”

    傅睿君不由得吃笑,原来他的紧张已经被童夕看出来了,殊不知他现在的心脏已经跳到嗓子眼上,一想到童夕很可能是怀孕,那种心情的像飘上了天堂,荡漾着。

    车子开进妇幼医院,这是冰城最大的妇幼医院,傅睿君也不知道应该要去什么医院做检查,他曾经是军人,到军区医院会有高级VIP待遇。

    可是怀孕的事情,还是觉得妇幼医院比较合适。

    车子进入停车场,傅睿君下车,绕过车头,冲向副驾驶,童夕已经开门出来,他温柔地牵住童夕的手掌,用力甩上门。

    他的出现明显迎来了很多人的注目。

    傅睿君经常出现在很多经济频道和娱乐头条上,冰城很多人都在报道上认识他。

    可他也不是什么明显,所以不会迎来围观,只会让大家惊讶和好奇而已。

    牵着童夕进入医院。

    跟着傅睿君的车后面,停下来的还有一辆黑色小轿车,车窗下拉,冰冷的目光凝望着医院大厦,薛曼丽阴沉的脸色看起来森冷。

    她拿着口罩带着,再配上一副四方框的近视眼镜,缓缓的走入医院。

    从挂号,排队到看医生,傅睿君寸步不离地守着童夕。

    在医生看诊完,开了两项检查,傅睿君即便排队付款的时候也拉着童夕的手不敢放开,深怕这里人多,一下子就会把自己老婆弄丢。

    验尿后,傅睿君再牵着童夕到B超室。

    直到检查B超的时候,医生让傅睿君在门口等着,傅睿君不放心,非得要进去,医生怒吼了一句:“里面都是孕妇在检查,你一个大男人进来做什么?”

    童夕不由得浅笑,拍拍傅睿君的手,“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就可以了,只是照B超,不会有事的。”

    傅睿君无奈,只好应答,在外面坐着,让童夕跟医生进去。

    傅睿君坐在椅子上面,手里已经拿着验尿的检查报告,他看不懂上面是什么意思,只有一个红色印章盖在检查结果上面,写着:阳性。

    坐在傅睿君旁边的女人注意到傅睿君,偷偷瞄了几眼,对于帅气的男人,走到哪里都很惹人注目,女人已经七个月大的肚子了,摸着肚子搭讪,“你老婆怀孕了?”

    傅睿君发现旁边有人跟他说话,连忙歪头,看到对方的肚子和那慈爱可亲的笑容,他也挤着微笑,“还不知道呢。”

    孕妇指着他的手中的报告,“报告结果都出来了,是怀孕了。”

    “你会看?”傅睿君递给身边的女人,此刻显得激动不已。

    “阳性就是怀孕了,阴性就是没有怀孕,很容易看的啊。”

    那一刻,傅睿君忍俊不禁就,双手紧紧握着检查报告,低头看着上面的两个字,阳性。

    那么B超只是进一步确认而已,童夕真的怀孕了。

    有种想冲进去,狠狠抱着童夕猛亲的冲动,傅睿君激动得指尖颤抖,心情无法压制的激动。

    而这时,一位身穿白色医生服,带着口罩和眼镜的女人走进B超室。

    B超室里面有三个分开的布帘,每一个布帘都有一张床,里面放着B超机器,还有一位医生和孕妇。

    女人撩开第一床,发现不是童夕。

    她再撩开第二床,见到童夕正在做腹部B超,女人瞄了一眼墙壁上的医生名字,呢喃道:“陈医生,主任让你过去手术室一趟,紧急情况,需要你的配合。”

    陈医生没有回头,淡淡的说:“我在做B超呢,没有空,等会行吗?”

    童夕好奇的看向女人,带着厚厚的眼镜,带着口罩,那种气质有几分熟悉的感觉,特别是声音,虽然被口罩挡住,但还是有几分熟悉。

    女人的嗓音加重几分力度,“主任在抢救一名难产孕妇,让你去帮忙做检查,如果因为你的怠慢,孕妇出事,你能负责吗?”

    陈医生紧张了起来,回头看了后面的医生一眼,一时间没有认出来是谁,但是立刻跟童夕说,“你等一下到一号床去做,我过去跟旁边的医生打声招呼。”

    “没事的,你快去把,救人要紧。”童夕很能理解。

    B超医生二话不说,立刻站起来,转身冲出B超室。

    陈医生离开,童夕转身抽来纸巾,擦掉肚子上面的透明液体,她正忙碌的时候,女人将布帘关起来,缓缓走到童夕面前。

    童夕抬眸瞬间,女人的手突然压来,手中的白色抹布一把捂住童夕的嘴巴。

    “嗯嗯嗯……”童夕惊恐得瞪大眼睛,挣扎的想要喊叫,可只能发出虚弱的声音。

    不过三秒,强劲的药力让她瞬间昏厥过去。

    整个人瘫痪在床上,不再有反应。

    B超室外面,傅睿君坐立不安,童夕已经进去了很久,也没有见出来。

    就连后面进去的孕妇也出来了,他走过去敲门。

    一位医生开门走出来:“什么事?”

    “我老婆进去了很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

    医生淡淡的问:“你老婆叫什么名字?”

    “童夕。”

    医生蹙眉,想了想:“里面就两名孕妇,没有叫童夕的,”

    那一刻,如五雷轰顶,傅睿君心脏砰的一下,被炸开似的,急促得一把推开门,直接冲进去。

    医生阻挠:“先生你干什么?这是男士止步的地方,你不能进来。”

    可傅睿君根本不理会医生阻挠,冲进去,把房间里面每一个布帘都拉开,吓得孕妇都慌了,两个床位上的人都不是童夕,而有一处连床位都空了。

    床被推走,竟然没有人知道?他像疯了一样,捉着医生的双肩怒吼:“我老婆呢?人到那里去了?”

    医生别吓得脸色煞白,摇头:“我不知道啊。”

    “后门,这里有没有后门?”傅睿君愤怒得双眸通红,手背青筋暴露。

    医生吓得发抖,伸手指着后门,“那里通往手术室的长廊,有电梯下去,可能你老婆她……”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已经快速冲向后门。

    无菌长廊,什么也没有,空寂冰冷,傅睿君火燎火急一路找下去,从电梯下到一楼,跑到气喘吁吁,站在医院广场上瞭望着人来人往的四周。

    他痛苦得扯着在自己的短发,目光充满了愤怒的血丝,转身看着四处,让自己平静下来,三秒后,他拿出手机拨打了韩向的电话。

    电话接通,傅睿君立刻说道:“韩向,我老婆不见了。”

    “发生什么事情?”

    傅睿君不想解释太多,童夕不是小孩子,不会跟着闹捉迷藏的,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字一句道:“你现在赶紧带着侦察队过来,我现在去医院调监控,你过来之前去一趟薛曼丽的医院,看看那个女人在不在。”

    “好,我这边兵分两路,你没事吧?”韩向听得傅睿君的声音很不好,急忙问道。

    “我现在不能有事。”傅睿君边说边走进医院,他不能乱了阵脚,要不然童夕出事了,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向带着警察赶到医院,调出监控。

    画面显示乔装打扮医生的女人把童夕迷晕后,盖着白布推着往后门离开了。

    监控显示女人就这样大摇大摆把病床推到广场上,把童夕抱入一辆黑色小轿车里,行驶而去。

    紧接着韩向又通知了交通部门,根据道路监控联合调查。

    一直调出视频跟踪,直到车子出了市区,在偏僻的山间道路消失得无影无踪。

    薛曼丽也同时失踪。

    警察对傅贤华做了调查,发现他对薛曼丽的去向也完全不知道。

    手里依然握着童夕检验的那张B超单。

    傅睿君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懊悔不已。

    沉冷的目光紧紧定格在茶几的固话上,客厅的沙发上还坐着韩向和曾丹两人,门口有警察站岗。

    “这个女人疯了吗?”韩向怒吼一句,紧紧握拳对着傅睿君问道:“你原来一直怀疑她就是凶手,为什么不跟我说,让我逮捕她回去审问,如果没有证据,我也逼得她招供。你这样把她放在眼皮底下,真的太胆大了。”

    曾丹一句话也没有说,双手肘压在膝盖上,倾身向前,双手握成拳沉默不语。

    傅睿君痛苦得仰头,闭上眼睛深呼吸,沙哑的声音完全没有力气,“我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一招。”

    韩向疑惑,抬头看着傅睿君:“什么招?”

    “鱼死网破,这个女人一旦对夕夕动手,就会彻底暴露自己,这样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韩向讽刺得叹息,“你就是太聪明了,所以才觉得她不会再对童夕出手,可你别忘了她身后还有幕后黑手,要生要死不由得她做主。”

    曾丹抬头,看向傅睿君,问道:“会不会是穆纪元?”

    傅睿君勾起嘴角,苦涩的冷笑一声,“我就是怀疑穆纪元是幕后黑手,所以觉得童夕不会有危险,薛曼丽也不会对童夕出手的,可是我错了。”

    “放心吧,我会揭我所能,尽快找到嫂子。”韩向承诺着。

    傅睿君痛苦得伸手搭在自己的眼睛上,不再说话。

    曾丹双手捂着脸颊,深深叹息。

    整个客厅都笼罩着一股压抑得无法消散的悲凉,每个人的心都像掉进深渊,冷气压不断在凝聚。

    春姨早早就收到傅睿君的通知,要隐瞒果果这件事,妈妈失踪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把果果送上学后,春姨也无心工作,坐在偏厅看着客厅里面的人,那沉重的气氛愈发严峻。

    不能漫无目的的找,也不能坐以待毙。

    薛曼丽消失。

    警察找到傅贤华才让傅家所有人知道,薛曼丽就是对老爷子下毒,杀死傅若莹的重大嫌疑人。

    这一消息对傅家的打击十分大,特别是傅贤华,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整个人彻底崩溃。

    等了一夜无果。

    次日清晨。

    傅睿君一夜未眠,带着疲惫的倦容出门,准备去找穆纪元。

    或许从这个男人手中能找到童夕。

    他刚刚走出门口,就听到傅贤华在铁门外面鬼哭狼嚎似的大叫:“傅睿君,你给我出来,都是你,一切都是的错,曼丽她不是凶手,她不是……”

    “你给我出来,你个混蛋,你真他吗混蛋。”傅贤华摇摇欲坠,拿着酒瓶仰头灌酒,咕噜咕噜两大口,又对着铁门狠狠拍打着:“你给我出来,混蛋……”

    傅睿君甩上车门,缓缓走向门口。

    他此刻沉冷的脸色相当难看,走到铁门处,开了门,眯着危险的眼眸凝望着傅贤华。

    傅贤华跌跌撞撞走了进来,喝了一晚上酒,他颓废沧桑的脸看起来很憔悴,摇摇欲坠走到傅睿君面前,双手一把揪住傅睿君的衣领,怒瞪着傅睿君一字一句:“你这个混蛋,是你把曼丽逼成这样的,她不是坏女人,她是一个好女人,是你……都是你把……”

    傅贤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霎时间蒙上杀气,直接挥拳,“砰。”的一声,傅贤华被打得跌到地上。

    霎时间,嘴角出血。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傅贤华面前,觉得还不解气,一手握住他的手臂,又是一拳狠狠扫过去。

    “啊……”的一声哀嚎,傅贤华被打得头冒金星,牙齿松动,脸颊都麻木似的疼痛不已,跌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慌了,“不要打了,不要……”

    傅睿君眼眶不由自主红了,再一次冲到傅贤华身边,把他拽起来,愤怒的语气低沉而绝冷,一字一句:“是你引狼入室,害死了爷爷,害死若莹,现在我老婆还生死未卜,你不看清事实,还继续昏庸?”

    话音刚落,傅睿君第三拳用尽全力,凶猛如虎,把傅贤华打得脸颊臃肿,倒地吐血,牙齿噗的一下,带着血水从口腔吐出来。

    傅贤华被打得彻底清醒了,趴在地上痛哭了起来:“别打了,呜呜呜……别再打了,再打我要死了。”

    傅睿君蹙眉,冷着脸,走到傅贤华面前,见到傅睿君靠近,傅贤华挪着身体后退,“我真会死。”

    “你早就该死。”傅睿君怒斥一句:“如果现在还觉得薛曼丽是无辜的,是好人,免得你以后死在她手里,不如现在死在我手里。”

    “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傅贤华无助得握拳,酒意清醒了几分,但还是醉醺醺得,完全没有了自我,趴在地上痛苦了起来。

    他的痛苦把别墅里面的春姨引出来。

    傅睿君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对着春姨淡淡的说,“打电话让救护车过来把他抬走。”

    “是。”

    傅睿君走到车旁边,拉开车门。

    春姨紧张地上前,目光期待而忧伤,“先生,童小姐她会不会有事?果果昨天没有见到妈妈,晚上做噩梦醒来哭了。”

    春姨的话让傅睿君的手猛地一顿,身体僵住,缓缓歪头看向春姨。

    傅睿君脸色沉冷,深邃内的黑眸黯淡无光,无力地低声安慰:“夕夕不会有事的,麻烦你悉心照顾好果果了。”

    “我会的,先生,你一定要找到童小姐,孩子没有了妈妈会很可怜的。”

    傅睿君苦涩地对着春姨浅笑,“没事的,你回去吧。”

    “好。”

    春姨转身进入家,关上门。

    看着家门紧闭,傅睿君打开车门上车,启动车子的时候,心里想着春姨的那句话,孩子没有了妈妈会很可怜的。

    他又何尝不是?

    没有了童夕,他比果果更加可怜。

    车子从傅贤华身边开过去,离开别墅。

    傅睿君来到穆纪元的别墅区,打探了解之后,发现穆纪元在童夕失踪前天已经离开帝国。

    这让傅睿君很是疑惑。

    穆纪元离开帝国,他的出境记录显示是一个人。

    所以童夕还在薛曼丽的手里。

    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开着车,漫无目的行驶在车如马龙的大道上。

    傅睿君开着车窗,一边手肘靠在车窗上,另一边手握着方向盘,深幽的目光凝望着远方,像是看不到焦距,沉重的气场笼罩在他的周身。

    沧桑的胡须根已经溢出他俊朗的下巴,看起来让人心疼的颓废。

    手机突然响起。

    傅睿君猛地反应过来,快速冲裤袋拿出手机。

    看着屏幕是韩向打来的,他毫不犹豫接通,“韩向,有什么发现吗?”他激昂的语气充满了期待。

    韩向语气沉重得可怕:“睿君啊,你现在赶紧过来警局一趟。”

    “到底发生什么事?”傅睿君迫切的心情无法控制地紧张起来。

    “过来再说。”

    傅睿君立刻中断通话,踩上油门,飞驰而去。

    警局内。

    傅睿君停下车,气喘吁吁冲进警察局,韩向在大厅等着他,一见他过来,立刻迎上来,“睿君,你来了。”

    “是不是有夕夕的下落了?”

    “没有,你跟我来。”韩向脸色十分凝重,并肩着傅睿君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进入办公室后,韩向招呼傅睿君坐到沙发上,他走到办公室桌上,拿来笔记本和一个U盘。

    “一个小时前,我收到匿名信件,是一个U盘。”韩向坐到傅睿君身边,放下电脑,手中的U盘递到傅睿君面前。

    傅睿君毫不犹豫的去拿,可抽了一下那不过来,韩向并没有放开,沉重的脸色异难看,语重心长地叮嘱,“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这一句话,傅睿君眼眶突然红了,凝望着韩向,深邃那道悲伤无法隐藏,沉默着点了一下头。

    韩向松手,傅睿君拿到U盘的指尖微微颤抖,心脏隐隐疼痛。

    没有看到什么结果,就已经被韩向那一句心理准备所击倒。

    他无法接受一切关于童夕的坏消息,可是不得不去面对。

    必须面对。

    U盘插上之后,点击进去视频,画面出现在一间杂物仓库里面。

    童夕双手被绑着吊起来,双脚刚好惦着地面,嘴巴用胶布捆绑着。

    镜头里的童夕惊恐不已,一直挣扎着,唔唔唔的想发出声音,可是嘴巴被封住,让她无法说话。

    带着猴子面具的人再一次出现,她手中拿着棒球棍。

    走到童夕身边,拿起棒球棍就往她身上狠狠打。

    “嗯……”童夕痛得仰头闭上眼睛,从喉咙发出疼痛的声音。

    猴子面具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停顿,铁硬的棒球棍一下接一下的打在童夕的腰腹上,大腿上,背部……

    每一棍都痛得童夕泪水直流,泪眼婆娑,怕被镜头的人看到,她一直仰着头。

    而球棒打在她小腹上的时候,她痛得哭了起来,“呜呜……”

    童夕身上穿着淡蓝色衬衫配着白色长裤和小白鞋,那触目惊心的猩红缓缓流出在她的大腿边上,染红了她的白色裤子。

    猴子面具最后一击,拿着铁板站在童夕正面,狠狠一戳,直接击中她的腹部。

    “嗯……”童夕痛得本来仰起来的头,再也受不了痛苦的折磨,猛地倒头。

    低着头面向地面,再也没有反应,像痛得晕过去似的。

    可清晰可见的泪水一滴一滴从她的脸蛋上滴下来,落入地面。

    “乒乓”一声巨响,猴子面具把棒球棍甩在地上。

    画面定格在童夕下身满是鲜血的镜头里。

    韩向反应过来,看向身边的傅睿君。

    傅睿君此刻已经痛苦得双手紧紧插入自己的短发里,狠狠揪着,往死里扯,恨不得把发丝全部扯下来,低着头用手肘撑在膝盖上,没有勇气再看屏幕。

    揪着短发的手背青筋暴露,宽厚的肩膀像塌了下来,再也支撑不住地抽动着,一阵一阵颤抖。

    男人隐忍的哀泣,低沉得若隐若现,用尽所有力量也压抑不住的痛苦。

    那股悲伤的气场笼罩着他,再也无法消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