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17章 这次动真格了

正文 第117章 这次动真格了

    梁天辰在傅睿君的招呼下,坐到甜甜身边的位置上。

    坐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甜甜又把头低下来看着面前的餐具,气氛显得尴尬压抑。

    傅睿君坐回自己的位置,童夕蹙眉看着面前的两人,缓缓侧身靠到傅睿君身边,低声呢喃,“睿君,甜甜不是说梁天辰不来了吗?怎么又来了呢?”

    傅睿君勾起一抹冷笑,“我打电话邀请让他来的。”

    “为什么?”童夕觉得前面两人很不对劲,“甜甜一直不开心似的,我猜应该是在家里被梁天辰欺负了。”

    傅睿君伸手摸摸童夕的小脑袋,用力揉了揉,低声细语:“像你这种有活力的女人才会激起男人的欺负欲,甜甜那么柔弱,只会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童夕不悦,她怎么就激起别人的欺负欲?很不爽的瞥眼白了傅睿君一眼,童夕冷冷道,“你变态,可能梁天辰比你更变态,就是喜欢欺负柔弱的女人。”

    傅睿君无奈的扬起淡淡浅笑,伸手掐上童夕的脸蛋,轻轻地揪着脸蛋的肉撅了一下。

    “嗯!”童夕微痛,摸着脸蛋瞪着傅睿君,“干嘛掐我的脸。”

    “弹性挺好,手感不错。”傅睿君心里很是舒坦,就是想惹她,惹她开心,惹她生气,惹她捉狂。

    童夕咬着下唇,握紧拳头往他结实宽厚的胸膛一击,低声骂了一句,“坏蛋。”

    傅睿君心情异常兴奋,现在什么事情都压抑不住他心中的喜悦,俊脸总是含着淡淡的浅笑,目光也没有离开过童夕。

    幸福感洋溢着整个房间。

    两人在打情骂俏,甜甜和梁天辰坐在一旁沉着脸,两人都沉默不语。

    而霍多娜比较躁舌,一直征问曾丹关于他朋友的事情,“丹哥,你好厉害,你怎么认识了傅睿君,还认识梁天辰的?梁天辰也是冰城赫赫有名的人物,还是名门望族的长孙。”

    “不过那个甜甜原来是梁天辰的老婆啊,刚开始不知道呢,原来她就是那个两年前……”

    曾丹叹息,打断她的话,“娜娜,我们聊点别的吧!”

    霍多娜立刻闭嘴,看出曾丹有些许不耐烦,等上菜的时间比较久,她觉得今天激动过头,话说多了点。

    “哦!丹哥你最近都没有发信息给我了。”

    曾丹蹙眉,想了想:“我有发。”

    霍多娜撇嘴:“没之前多了,聊两句就没有下文。”

    曾丹显得无奈,苦涩得扬起丝丝笑意。

    这时,童夕一阵作呕,“呕……”的声音刚刚发出来,立刻用手捂住嘴巴。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童夕,目瞪口呆的模样。

    童夕感觉只是一阵过,呕吐的感觉又顿时消失,她用手捂着嘴巴往向大家,大眼扫视一圈,对上傅睿君。

    傅睿君此刻紧张的脸色看起来很是担忧,眉头紧紧蹙起,眉宇间都皱成川字,伸手握住她的手臂,急促的开口:“总是这样想吐,我还是带你去看医生吧,看是不是胃有问题。”

    童夕放下手,“我没事呢!”

    甜甜忧心忡忡地倾身,“小夕,还是去看看医生吧,你这样很让人担心。”

    “那明天再去吧,我们先吃饭,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霍多娜也插嘴道,“会不会是怀孕了?”

    此话一出,童夕和傅睿君都显得紧张,望向霍多娜,童夕顿了顿回复,“不太可能,我已经验过试纸,没有怀孕。”

    霍多娜笑了笑,颇有经验似的,“试纸哪里准呢?那些试纸经常坑人,从你的反应来看,什么事情也没有,也没有感冒发烧,也没有胃病胃疼,就干呕还不吐东西,绝对是怀孕的征兆。”

    童夕一怔,整个人都懵了,缓缓看向傅睿君,傅睿君刚刚还担忧的脸色,瞬间变得愉悦,阳光灿烂般的笑容,目光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激动情愫。

    嘴角勾出一抹浅笑,语气轻盈激昂,“夕夕,你可能真的怀孕了。”

    “可是试纸没有显示……”

    “没有关系,我们明天一大早就去医院验验。”

    童夕伸手摸在自己的肚子上,不由得含笑,“我又怀孕了吗?”

    幸福总是来得很突然。

    甜甜望着童夕幸福的微笑,散发无限母爱魅力的光芒。

    “小夕,恭喜你。”甜甜会心浅笑,为童夕感到幸福。

    童夕羞涩地笑笑,周身弥漫着幸福的气息,“我还不确定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明天去医院检查才能确定。”

    甜甜双手搭在台面上,珉唇淡淡地微笑,充满羡慕与祝福的笑容,目光紧紧定格在童夕开心的脸蛋上。

    甜甜一直用羡慕的目光望着傅童夫妇。

    而这时,梁天辰则一直凝望着甜甜白皙俏丽的侧脸,看得入了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傅睿君在童夕含羞说着怀孕这件事的时候,他大手从旁边偷偷摸过去,来到童夕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呢喃细语:“一定是怀孕了。”

    童夕歪头望向他,见他目光坚定,俊容浅笑,这么开心的表情,连自己都觉得是真的怀孕了。

    接着,服务员慢慢上菜,六个人点了十几道菜,而且每道菜都是超级奢侈的菜色。

    这种星级酒店大饭店吃一顿饭,估计要了曾丹一年薪水,而且这点菜的毫不留情,全部都是昂贵的食物。

    一顿饭下来,梁天辰除了和傅睿君还有曾丹他们喝酒聊天,都没有跟甜甜有任何互动。

    傅睿君用借口说出去接个重要电话,把账结了,还给些费用让服务员做场戏。

    晚饭后。

    服务员带着抽奖箱过来,对着大家说,“今天我们酒店年庆,有抽奖活动,第一等奖是免单还赠送大礼包,各种奖项等着各位呢。”

    还有抽奖?

    大家都很兴奋。

    曾丹笑着说,“嫂子如果怀孕的话,应该是幸运儿,一定能抽到大奖。”

    “我吗?好啊,我试试看!”童夕兴奋,拉起袖子准备来抽奖。

    傅睿君含笑,箱子里面全部都是一样的大奖,随便抽都能中大奖的。

    能帮到兄弟的面子,又让童夕开心,傅睿君觉得很是欣慰。

    “我来吧,我一直都是幸运儿呢。”霍多娜突然站起来说道。

    大家一下子顿住动作静下来,笑容停一秒后,立刻恢复,童夕拉下袖子,“好,你来吧,你抽应该有大奖。”

    童夕都准备要开心抽奖了,那种能抽奖又瞬间没有机会的失落感,充斥着她的心头,但还是很无所谓的坐下来。

    霍多娜开心的走向服务员,咧开嘴含笑,伸手过去,在抽奖箱里面拿出一个小白球,看到上面写着一等奖。

    “啊啊,我中奖了,我中奖了……”霍多娜只差没有跳起来,兴奋地冲到曾身边,开心得像个孩子似得,“丹哥,我中奖了,一等奖呢。”

    曾丹也陪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霍多娜又回到服务员面前,激动不已,“一等奖是什么?”

    服务员目光投向傅睿君,只见傅睿君点了点头。

    服务员微笑着说,“恭喜各位,真的太幸运了,一等奖是免单还有大礼品送。”

    “什么大礼品?”霍多娜不由得追问。

    “是价值八万八的燕窝礼盒。”

    “哇!”霍多娜惊喜得双手捂着嘴巴,眼睛瞪大,惊喜交加。

    而这时,童夕和傅睿君无奈的浅笑,曾丹蹙眉看着霍多娜,怎么像那些街边买一块钱青菜还讨价还价的市侩女人似得,对于物质的东西惊讶得太明显。

    甜甜一直端坐着,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劲。

    而梁天辰倒是对霍多娜的表情很感兴趣。

    观察了好一阵子。

    看看霍多娜再看看甜甜。

    简直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绪表现。

    甜甜看到两千万每月额度的信用卡,眉头都不皱一下,还很讽刺很生气情绪。

    相比霍多娜见到八万多的礼品,贪婪的神色表现得淋漓尽致。

    片刻后,服务员带来礼盒,霍多娜接过礼盒拿到自己的位置旁边,笑得合不拢嘴。

    曾丹对着童夕说,“嫂子,今天是你跟三少的好日子,真的幸运,这些燕窝你拿回去补身子。”

    话音刚落,曾丹的手肘被霍多娜用力一碰。

    曾丹顿了顿,望向霍多娜。

    霍多娜冲着他眨眨眼睛。

    那一刻,曾丹心里不由得发冷,心寒。

    以为找到一个识大体,温柔体贴的女朋友,可是现在看来还真太市侩了。

    霍多娜的动作落入所有人的眼里,对于傅睿君和梁天辰来说,是个笑话。

    这礼盒,他们本来就是想给曾丹的女朋友,他们想要多少,一卡车一卡车送到家里来,给自己老婆泡燕窝澡都行。

    童夕虽然很不喜欢曾丹这个女朋友,但还是很客气的说,“让多娜姐拿回去吃吧,我不喜欢吃这东西,家里有很多我都没有弄来吃呢。”

    霍多娜笑容可掬,“小夕你不喜欢吃啊?”

    童夕立刻点头,“嗯嗯,不喜欢,我更喜欢吃臭豆腐,我和甜甜都很喜欢吃臭豆腐。”

    童夕说着,看向甜甜,两人相似而笑。

    霍多娜挤着鼻子嫌弃道,“臭豆腐那么恶心,能吃吗?我听说都是用臭袜子捂出来的味道,都发霉发臭。”

    此话一出,所有人被影响得脸都变色,刚刚吃的东西都要反胃了。

    甜甜脸色最为难看,不悦道,“可能会存在无良奸商,但是臭豆腐不恶心,臭豆腐是发酵而来的,我以前还自己做过呢。”

    “嗯嗯,我也做过。”童夕觉得和霍多娜是聊不到一块去的,还是跟甜甜合拍。

    “不过我做坏了。”童夕倾身向着甜甜,开心地问,“甜甜你做成功了?”

    “嗯嗯,在家里面发酵的,炸出来配搭点葱花和鸡汤,可好吃了。”

    童夕咽下口水,肚子又饿了,“一定是玥阿姨教你做的,有一个会做菜的妈妈真好。”

    “不是我妈教的,我是从网上查的方法。”

    “你教教我,我们自己做,更加健康干净。”

    甜甜蹙眉,聊得忘记了东南西北,紧张问,“那去你家弄吗?”

    童夕连忙摇头:“不要不要,我儿子受不了那个味道。不如去你家吧!”

    甜甜跟着摇头,“不行,我不敢。”

    童夕瞄了一眼坐在甜甜身边的梁天辰,他此刻看着甜甜,像看到外太空星球人似的,错愕不已。

    童夕故意来了一句,“回你养父母家弄吧,他们从小就疼你,最喜欢给你弄小吃了。”

    甜甜聊得忘记了身边的梁天辰,竟然托腮想了想,然后含笑得点头,“好,我们有空回去,我教你方法,我们把臭豆腐放在妈妈家里发酵。”

    梁天辰被她们的对话彻底搞糊涂,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甜甜隐瞒他太多事情。

    霍多娜蹙眉,浅笑着说,“没有想到两位名门望族的夫人走在一起会聊起臭豆腐,我见过很多有钱的女人,在一起都是聊奢侈品,聊豪车,聊美食,聊环游世界的各种有趣事件。”

    童夕缓缓歪头,看向霍多娜,挤着僵硬的微笑,对着霍多娜说,“我跟甜甜都是天生天养的,从小到大就是跟地摊货,路边小吃打交道,还真不懂什么奢侈品牌。”

    霍多娜脸色沉了些,还是没有办法插入话题,甜甜见到霍多娜尴尬的表情,她不由得笑了笑,心情变得轻松。

    可甜甜依然没有发现坐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脸色有多难看,目光有多疑惑。

    梁天辰此刻感到恐怖是,他像从来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

    是他先入为主的思想认为她出生名门,对权利财富有着极大贪婪欲望。

    可此刻却对一道臭豆腐说得垂涎欲滴似的,对那些所谓的钱财都淡漠如水。

    他越来越不了解这个女人。

    霍多娜觉得不以为然,讥笑地指着甜甜的脖子,“小夕,那是你不懂奢侈品,你看看你朋友,全身上下都是奢侈品呢。”

    童夕看向甜甜,甜甜也错愕地低头看着自己,一头雾水。

    霍多娜虽然没有钱买奢侈品,但是那些高仿货她可是一件不漏的都买了。

    “甜甜的衣服是最新季时装周有名的大师设计的,价值起码六位数,还有她的项链,是限量版,一条项链的价格可以在市中心买下两套公寓了,还有她的包包……”

    霍多娜这么一说,童夕和甜甜都傻眼了,特别是甜甜,惊讶得不知所措,顿时小心翼翼地呵护自己的衣服,深怕弄脏弄坏。

    童夕疑惑地问,“甜甜,她说的都是真的吗?你这行头都是价值连城了?”

    甜甜此刻紧张得要命,脸色苍白,摇头晃脑,“我不知道,我在梁家的所有东西都有人为我打点,有什么我就穿什么,我不知道这些东西这么昂贵。”

    说着,甜甜立刻摘下自己的项链。

    “你干嘛摘下来?”童夕疑惑。

    甜甜摘下来,放到包包里面,急忙说,“要是弄丢了我赔不起,我放到包包里面装着,我……”

    此时,傅睿君不由得被眼前两个女人弄得噗嗤一笑。

    所有人看向傅睿君,傅睿君倒是看向梁天辰,浅笑着说,“天辰,你老婆也是挺可爱的。”

    甜甜一震,顿时反应过来,身边还坐着梁天辰,她错愕得转身,闪烁的目光看向梁天辰,脸色泛白,略显惊慌的手摸在自己大腿上。

    她刚刚和童夕还有霍多娜说了这么多,竟然忘记了梁天辰在场。

    而此刻,似乎泄露太多不该说的秘密了。

    梁天辰脸色十分难看,但还是很有绅士风度,对着傅睿君回笑,多谢他对甜甜的赞美:“谢谢!”

    因为‘免单’,大家坐了一会就离开冰城大酒店。

    出到大门口,天已经黑了,璀璨夺目的霓虹灯点亮了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光亮照耀。

    来到停车场,傅睿君拿出车钥匙按了解锁,嘟嘟一声,车响起来,引起了霍多娜的注目,愣愣地看着那辆豪车,两眼发亮。

    傅睿君转身跟大家告别之时,身后的柱子突然闪入一道影子,速度极快,异常鬼祟。

    他脸色顿时沉冷,目光锋利如剑,松开了童夕手,一步一步稳如泰山,谨慎地走向酒店门口的大柱子。

    所有人都为他突如其来的小心谨慎感到迷茫,望着他的背影。

    霍多娜不由得开口,“他怎么……”

    曾丹修长的手指放到她嘴边,轻轻一挡,“嘘嘘,别说话。”

    现在是紧张时期,傅睿君处处谨慎小心,他的警惕性全面打开,在他的保护范围内,不希望童夕受到一丁点的伤害,也不允许出现任何失误。

    傅睿君来到柱子后面,果然看到有人。

    看着对方,傅睿君不由得双手插袋,从容不迫地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生。

    十几岁的女孩,一身黑色着装,打扮十分冷酷个性,目光清冷,容貌娇俏。

    “你是谁?鬼鬼祟祟跟在我们后面想做什么?”傅睿君淡漠的问。

    穆纷飞知道被发现了,再狡辩也是徒劳,她走出柱子,站在大家的视野当中,歪头看向停车场那边的人群。

    童夕和曾丹见到穆纷飞都显得惊讶。

    穆纷飞看着不远处的人,目光定格在曾丹牵着霍多娜的那只手上,脸色显得深沉,“我来找大小姐的。”

    大小姐三个字让傅睿君眸色微微一沉,望向童夕。

    只有一夕企业的人才会这样叫童夕,此刻,傅睿君已经猜测到几分这个女孩的身份。

    穆纷飞不理会傅睿君,转身走向童夕,而她的目光一直望着曾丹,看到他牵着霍多娜,她心脏异常难受。

    曾丹僵直的身体望着穆纷飞走来,靠近后,他不由自主喊了一句,“纷飞……”

    他温和的语气让霍多娜冷下脸,揪着穆纷飞看。

    穆纷飞像是不认识曾丹似的,从曾丹身边擦肩而过,来到童夕面前,毕恭毕敬地对童夕鞠躬:“大小姐。”

    童夕紧张不已,穆纷飞出现,总是没什么好事,难道又想带她走?

    “纷飞,你该不会是想这种情况下把我带走吧?”童夕调侃的语气笑眯眯地说,“你再厉害也打不过我面前这两位男士的,都是特种兵出身,你可别伤着小身板。”

    穆纷飞面不改色,淡淡的说,“我不是来带你走的,我是来想提醒大小姐的。”

    “提醒我?”童夕错愕,望向傅睿君。

    傅睿君此刻走过来,冷着脸色,问道:“她是谁?”

    童夕压低声,“穆纪元的妹妹,穆纷飞。”

    傅睿君脸色瞬间骤变,听到穆纪元这个名字,都能让他怒气沸腾。

    而曾丹也听到这句话,凝望着穆纷飞,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喜悦的感受,那丝喜悦来得莫名其妙。

    是因为知道了穆纷飞跟穆纪元的关系,不是他之前想的那么龌蹉,而开心。

    曾丹的目光从穆纷飞出现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特别是他喊了穆纷飞一句后,穆纷飞宛如陌生人擦肩而过,更让他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穆纷飞只对着童夕,机械似的缓缓道:“哥哥这一次动真格了,大小姐你要小心。”

    “你哥又想怎样?”童夕不悦,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摆脱穆纪元的纠缠,烦躁地撑着腰,“我已经跟睿君结婚了,你让他死了那条心吧!”

    “这些话我不会给大小姐转告的,希望大小姐好自为之。”

    语毕,穆纪元转身要走,可刚转身,视线又看到曾丹,她忍不住抬头,望向曾丹俊朗沉稳的脸容。

    四目相对,曾丹潜意识地松开牵着霍多娜的那只手,显得局促地滑进裤袋里。

    在霍多娜狐疑的注视下,他的目光依旧定格在穆纷飞的俏脸上。

    就这样凝望,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因为太过陌生,又因为那股不清晰的情愫,让两人都显得尴尬。

    眼波流转之间,还是曾丹先开了口,“原来你是穆纪元的妹妹。”

    曾丹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穆纷飞的任务,穆纪元要她接近曾丹。

    可是她不想破坏大叔的爱情,纠结了很久,穆纷飞还是说不出一句话。

    什么也没有说,冷若冰霜的气场笼罩在她周身,最后还是和曾丹擦身而过,那一刻,曾丹放在裤袋的手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

    愣愣地看着前方,目光没有了焦距,脸色黯淡。

    一直以来,那颗死掉的心,突然紧了一下,有些隐隐复苏在作痛。

    他想不明白,穆纷飞为何把他当成陌生人,之前还那么主动套近乎,大叔大叔叫得如此动听,转眼间就陌生?

    穆纷飞离开,而三名男士也各怀心事带着自己的女人回家。

    一路上,霍多娜都不停的在说今天聚会的事多么开心,在感叹曾丹有多么了不起的朋友,曾丹一路沉默不语,脑海里全是穆纷飞那冰冷冷的眼神。

    把霍多娜送到小区门口,霍多娜拎着她的大礼包,开心地扯开安全带,在曾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迎上去,往曾丹脸颊上亲了一口。

    曾丹显得错愕,歪头看她,美女献吻,可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伸手摸了摸脸颊上的口红勉强地挤出微笑。

    “丹哥,谢谢你送我回家。”霍多娜含笑,娇俏的表情看似羞涩,靠近曾丹,低声呢喃,“现在也挺晚了,开车不安全,丹哥如果不嫌弃,可以到我家去住一晚上。”

    曾丹并不是傻瓜,当然知道她在邀请,毕竟两人已经确定恋人关系了。只是他没有了心,反应慢热,让霍多娜很是心急,除了简单的牵手,最亲密也就是刚刚霍多娜主动的献吻。

    曾丹浅笑,“娜娜,你回去吧,太晚了你爸妈会担心,我部队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今天就不留了。”

    霍多娜嘟嘴,很是不满,嚷嚷着下车,“好吧,那你路上小心开车。”

    在霍多娜关上门的那一刻,曾丹迫不及待的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霍多娜拎着她的大礼包开心的回家。

    车子行走在车如马龙的大马路上,面前璀璨的车尾灯延伸向前,像一条红彤彤的车龙,没入天际。

    曾丹一手握住方向盘,一边手摸在裤袋里面,已经握住手机,却纠结着,心里满是那让人心烦意燥的情愫。

    心情沉得可怕,他最终还是拿出手机,手指操作屏幕,弄出穆纷飞的手机号出来,按了拨通,然后放大声音架在车上。

    铃声悠扬,响了很久。

    突然接通的那一刻,曾丹心脏微微一颤,无比的紧张。

    话筒传来清冷却极致好听的声音,“大叔,你找我什么事?”

    听到这句话,曾丹连开车的聚精力也没有,立刻打转方向盘,把车停到路边。

    停下车,曾丹立刻问道,“纷飞,你在哪里?”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酒吧里。”

    曾丹脸色骤变,语气严厉了几分,“你上次都差点被下药了,你还跑酒吧去?”

    “没有关系,我这次是一个人包间的,不会有别人。”

    曾丹显得担忧,语重心长,“你这么小,不要经常去喝酒。”

    穆纷飞并不领情,疏离的语气问,“大叔,你到底有什么事?”

    曾丹沉闷了片刻,问:“为什么在别人面前都装作不认识我?”

    “刚刚你女朋友在。”

    “那又如何?”

    穆纷飞:“免得误会。”

    曾丹:“我们清白,能误会什么?”

    “对哦!”穆纷飞后知后觉,传来一个轻盈的嗤笑声,“呵,我们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别人误会。”

    产生这种感觉,那是自己心虚而已,因为有了不一样的情愫,深怕人知道。

    “大叔,没事我挂电话了。”

    曾丹启动车子,紧张的问,“在几号包间?我去送你回家。”

    “不用了,谢谢!”

    说完话,穆纷飞立刻中断手机。

    曾丹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在酒吧喝酒,立刻踩上油门。

    第一次跟穆纷飞认识的酒吧内,这里包间不多,但是昂贵而且保密客人资料。

    这种地方包间搞另类聚会的比较多,例如嗨粉,艳舞,聚会,情涩派对等等……

    曾丹给了点钱服务生,才打听到穆纷飞的包间,按了密码进去,房间灯光阴暗,色彩闪烁,放着悠扬动听的歌曲,暖光之下,那条长长的沙发上,已经睡着一个女生。

    曾丹关上门,走过去,茶几上摆着好几打各种各样的酒,小吃零食也有,穆纷飞趴在沙发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醉了。

    茶几上的酒也没有喝多少,都还摆得满满的。

    曾丹脱下自己的外套,走到穆纷飞身边,为她披上,然后坐到边上,拿起茶几上的酒,靠在沙发上,目光看着面前屏幕,自己喝了起来。

    屏幕上门放着情歌mv。

    因为知道穆纷飞是穆纪元的妹妹,他不想送她回家让穆纪元看到什么,也不能带她去酒店那些地方,所以静静的陪着她,守着她,让她就在这里睡,曾丹便安心地喝着酒。

    几杯下肚,曾丹靠在沙发上,深邃幽静沉冷,却一首歌也听不进去。

    这时,穆纷飞转了身,发觉肩膀多了件衣服,她微微抬起头,发觉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她猛得坐起来。

    她的动作惊慌,曾丹被吓得一顿,坐起来的人像诈尸似的。

    见到穆纷飞正瞪大眼睛看着他,那惊讶的表情很是可爱。

    “大叔,你怎么在这里?”穆纷飞惊呼。

    曾丹侧身,一边手搭在沙发背,倾身靠向穆纷飞,“我在这里陪你喝酒,你一个人喝太闷了。”

    望着曾丹靠近的俊脸,穆纷飞瞪大眼,眨了眨,凝望着他,呼吸都是他阳光清冽的气息,很是好闻,魅惑人心。

    曾丹见她一动不动,目光呆呆的,不由得蹙眉,低声细语问道,“怎么了?喝醉了吗?”

    穆纷飞挪着屁股坐过去,缓缓伸手,忍不住双手捧住曾丹的刚毅的脸颊。

    曾丹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顿,想缩开的时候,穆纷飞低声呢喃:“大叔,别动。”

    “嗯?”曾丹果真没动,疑惑地看着穆纷飞,她的小手很软很柔,摸在他脸颊上的感觉,能让他有种兴奋感,心脏起伏得厉害。

    正在他很是疑惑得时候,穆纷飞突然闭眼贴上。

    下一秒,曾丹整个人傻了,穆纷飞柔软的红唇,香香软软的贴到他唇上,她闭着眼睛的小脸就在他眼前放大。

    心像炸开了一样,突然狂跳,血液瞬间沸腾,曾丹再一次感受到心脏跳到嗓子眼的那种感觉。

    她的唇像罂粟花。

    是推开,还是……

    很明显,穆纷飞对接吻一窍不通,贴上后就是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曾丹明知道自己一定要推开她,必须要阻止,穆纷飞对他来说还是个小女生,两人之间是不可能的。

    可是,鬼迷心跳似的,他伸手一把勾住穆纷飞的后脑勺,夺走主动权,撬开她丁香芬芳的唇,直接侵略。

    那一刻,穆纷飞整个身子都颤抖了,前所未有的感受。

    第一次体验什么叫真正接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