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16章 被揭露出来的阴谋背后

正文 第116章 被揭露出来的阴谋背后

    阴沉的夜。

    静谧的医院病房。

    薛曼丽躺在病床上,手中拿着一张陈旧的照片。

    看着照片上的两人,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照片上的男女搂在一起,亲密无间,脸上洋溢着幸福,这是她唯一保存下来的照片。

    是她和曾丹的亲密合照。

    为了钱,她断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和未来,被人包养是为了钱,成为别人的棋子也是为了钱。

    自己的幸福不算什么,父母双双病倒,如果没有钱就等于死亡,曾丹没有钱,她只能向地狱的深渊走去,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一步错,步步错,再也回不了头。

    可隐藏在她心底唯一的遗憾就是失去她的爱情,失去这个曾经相爱的男人。

    大门突然被推开,薛曼丽把手中的照片藏在被窝下面,看向门口进来的男人。

    见到此人,她脸色沉了下来。

    男人温文儒雅,目光却如魔鬼。

    薛曼丽知道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爱情,可这个男人的爱太过偏执了,让人觉得害怕,他处心积虑了这么久,心思缜密却如毒蝎般。

    看着男人一步一步走进来,薛曼丽一动不动,连目光也不眨一下。

    “躺医院这么多天,准备什么时候出院?”穆纪元站在薛曼丽床沿边上,双手插袋,看着床上的薛曼丽,脸上露出狡黠的光芒。

    薛曼丽立刻从床上坐起来,快速拔掉自己手腕的针水,压住针口,低声问道:“boss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这么点伤还能让你躺医院?”穆纪元冷笑。

    薛曼丽毕恭毕敬:“是傅贤华以为我伤势严重,非得让我住院而已。”

    穆纪元冷笑一下,悠哉悠哉的往边上的椅子坐下来,从容淡定,冷冽的声音很是随和,“看来你的演技还是蛮好的,能在你老公面前演了五年,在傅家五年了都没有被识破,可是为什么就是拿不下傅睿君呢?”

    薛曼丽低着头,不敢作声。

    穆纪元摸摸下巴,叹息一声,“我要求也不过分,就是让你跟傅睿君发生点什么关系,最好怀个孩子而已,这样的要求你用了五年也实现不了,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傅睿君警惕性太高,他……”

    “你闭嘴。”穆纪元突然一句怒吼,吓得薛曼丽立刻停止声音不敢说话。

    “我看是你太过无能而已。”

    “对不起boss。”

    穆纪元叹息一声,又把声音压低,靠在椅子上双腿交叠,清幽的目光看着薛曼丽姣好的面容:“你知道吗?今天的媒体报道了傅睿君和童夕复婚的事情了。”

    薛曼丽吓得猛然抬头,惊恐的看着穆纪元。

    穆纪元见到她如此惊慌的神色,不由得笑了笑,“我给了你这么多次机会,你拿了我这么多钱,做成什么大事?除了灭掉那个老头,你什么也没有做成,你还用了个愚蠢的办法,杀了傅若莹,把自己给暴露出去。”

    “boss,不可能的,傅睿君和童夕不可能结婚,我杀了傅若莹是想警告童夕,让她远离傅睿君,我……”

    “所以我说你的是笨方法。”穆纪元冷笑,眼角眯着危险的线,瞪着薛曼丽,“你以为傅睿君是猪吗?以他的智商早就知道是你干的了,他既然知道是你干的,只会让他更加迫切的想要跟童夕结婚。”

    “为什么?”薛曼丽脸色煞白,她的最终目的就是让童夕离开傅睿君,回到她boss的身边,她被穆纪元弄入傅家,也是因为要时刻留在傅睿君身边,找机会怀上他的孩子,在他和童夕之间造成永远无法抹灭的距离和间隔。

    “因为你在傅睿君眼泪,简直不堪一击,根本起不了威胁。”

    薛曼丽咬着下唇,紧紧握拳,隐忍着。

    穆纪元深沉的目光一直定格在薛曼丽的脸上,那道目光愈发的冷寒,高深莫测的思绪让他也开始担忧。

    薛曼丽知道的太多,傅睿君不屑把薛曼丽揪出来,是想找到幕后的凶手。

    不能坐以待毙,只有主动出击。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穆纪元冷着脸说道。

    薛曼丽看着穆纪元,冷眸闪过一丝希望:“boss你说。”

    “绑架童夕。”

    薛曼丽疑惑,甚是不理解:“为什么?你不是说不能碰童夕一根汗毛的吗?我绑架她要做些什么?”

    “你按我说的去做便是,记得录影像寄给傅睿君,可以适当的给些拳击,但不要伤害到她的生命。”说着,穆纪元站起来,笑意甚浓,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行动那天记得通知我。”

    “boss,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薛曼丽觉得不太寻常,心里忐忑不安。

    穆纪元从衣服里面掏出一张支票,甩到薛曼丽的床上,“这一次,你会拿到一笔丰厚的奖励。”

    薛曼丽缓缓拿起支票,这种由神秘人账号开出来的支票,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拿了,可这一次的数目多得惊人。

    两个亿?

    看到这个数,薛曼丽心里猛地一颤,这一次的任何简单得让人不敢相信,可这个数字却多得可怕。

    她不由得苦涩一笑,心里已经想到,这是她最后一次执行任务了,也许,她是时候准备自己的后事。

    穆纪元甩下钱,就转身离开。

    薛曼丽缓缓从被窝里面掏出相片,捂着相片贴在脸上,忍不住哭了起来。

    有了这笔钱,她父母这辈子都不愁医药费了,可以安度晚年。

    她已经陷得太深,回不了头。

    只希望曾丹可以找一个深爱他的女人,好好的过一辈子,自己给那个男人带来的伤痛,她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

    冰城大酒店里。

    童夕以为傅睿君会带她去酒吧,可没有想到坐车的时候,她总是想吐,可又吐不出来,傅睿君担心她的身体,临时改变主意不去酒吧喝酒,来了这星级大酒店吃饭。

    包间内。

    奢华气派,金碧辉煌,大圆桌上,曾丹把他的新女朋友也带来了,经过简单介绍,大家也有了认识。

    而甜甜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带梁天辰过来,过来后就坐着不吭声,闷闷不乐地低头看着面前的白色陶瓷杯。

    霍多娜显得异常兴奋,笑容可掬,对着曾丹说:“丹哥,我没有想到你会有这么有钱的兄弟,全世界都认真鼎鼎大名的傅睿君,世界十强企业的总裁竟然是你的兄弟,丹哥你真的太了不起了。”

    曾丹苦涩一笑,拿起茶壶给霍多娜,淡淡的说:“我只认识傅睿君这个人,不认识什么企业十强总裁。”

    霍多娜憨笑着推推曾丹的手臂,娇羞不已:“你太谦虚了。”

    而此刻,童夕和傅睿君的脸色都显得略沉,夫妻两人都是挤着僵硬的微笑对着曾丹的女朋友,可目光却十分沉,两人动作如出一辙地放在面前,不以为然的目光紧紧盯着霍多娜。

    霍多娜卖力讨好曾丹:“丹哥,你什么时候人生这么牛逼的朋友的?”

    曾丹不想自己的女朋友这么势利,立刻转移话题,“娜娜,你要吃点什么?”

    “随便吧。”霍多娜憨笑着,“我什么都吃的,不介意。”

    曾丹转头对着后面等待的两位服务员说,“今天是我兄弟的好日子,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的菜色?”

    服务员:“海鲜大餐如何?”

    霍多娜立刻紧张道:“别,海鲜吃多了不好,最近老是跟同事出去吃海鲜,吃腻了。”

    服务员脸色沉了下来,还是挤着微笑问:“那先生小姐想点什么?”

    霍多娜看向曾丹:“丹哥,这顿是你请吗?这里吃饭很贵的。”

    “不不不,我请……”傅睿君插话。

    曾丹蹙眉看向傅睿君,严肃了几分:“我也没有什么机会请你们吃饭,你这是怕吃垮我?”

    傅睿君无奈,伸手做出请的动作,他从来没有把曾丹当成别人,自己人从来不会客气,“你请,你请……”

    这会曾丹才缓了脸色,转头对着服务员问:“有什么清淡又好吃的菜色吗?”

    知道童夕在车上呕吐得严重,曾丹很贴心的想要些清淡的菜,毕竟像傅睿君和童夕这种生活中很平民化的人,从来都不会过奢侈的生活。

    霍多娜脸色沉了下来,“丹哥,请别人吃饭,哪有点清淡便宜的菜色的,还是我来吧。”

    抢过菜单,霍多娜做起主,对着服务员说:“这个珍珠龙虾吧,还有每人一份鱼翅羹,还有鱼子酱翡翠,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甜品就上燕窝炖品。”

    童夕诺诺的歪头望向傅睿君,目光透出甚是担忧的光芒,傅睿君也同样的目光望着童夕,四目相对,似乎已经心有灵犀。

    童夕扁嘴:不是说不想吃海鲜吗?这吃法,你兄弟能受得了吗?

    傅睿君蹙眉:无奈!

    童夕:你兄弟的这个女朋友,要不得啊!

    傅睿君:还是无奈!

    童夕:明明就是一个坑。

    傅睿君:他喜欢也没有办法。

    童夕:我无语。

    傅睿君:一样无语!

    目光交流了片刻,两人又看向曾丹,他到是显得无所谓。

    这是,大门推开,所有人都看向大门处,唯独甜甜还低着头闷闷不乐地陷入自己的思绪。

    直到傅睿君站起来,客气的迎上去:“天辰,你过来坐。”

    听到这个名字,甜甜猛地抬头,看向门口。

    而梁天辰此刻也正凝望着她,那深邃如墨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脸蛋上,四目相视后,男人的眼神变得幽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