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14章 傅睿君的腹黑程度

正文 第114章 傅睿君的腹黑程度

    傅睿君的车子行驶进入傅氏集团大厦。

    童夕跟着傅睿君下车,以为会直接回家的,可是来到了公司,让她有些摸不着脑袋。

    娱乐报道上面的新闻,他一路上都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童夕觉得应该不是他所为,毕竟这样太显眼了,两人结婚的事情本来就只通完电话而已,情况都还没有落实下来,婚都没有结就报道出去,太过显眼,这不明显告诉凶手,让凶手把目标盯上她童夕吗?

    傅睿君没有这么愚蠢。

    所以童夕觉得不是傅睿君所为。

    下了车,傅睿君那股阴冷森森的气场依然凝聚,连童夕都对他畏惧三分。

    跟着傅睿君的身后进入大厦,童夕一路上都不敢说话,相处久了知道这个男人生气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很是恐怖。

    电梯叮的一声,听到声音,陈紫晴立刻站起来,上前迎接傅睿君,“总裁好……”说着,目光瞄到身后面紧跟着的童夕,她脸色微微一沉,白着眼的余光瞪向童夕。

    童夕对陈紫晴并没有什么好感,但知道这个女人是傅睿君工作上的得力助手,所以很多时候不跟她计较,怎么说这个女人还是可以帮助傅睿君分担工作上的烦恼,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喜欢而让傅睿君难做,这样会显得自己心胸狭窄。

    童夕别开眼不想看到这个嚣张跋扈的秘书。

    傅睿君冷着脸,弥漫在他周身的冷气场变得严峻,经过陈紫晴身边的时候,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进来。”

    “是,总裁。”

    陈紫晴立刻跟上傅睿君和童夕,进到办公室后,傅睿君带着童夕坐到沙发上,陈紫晴就毕恭毕敬的站在边上。

    办公室内沉默的气场像被冷空气袭击,童夕倒是泰然自若的继续在玩她的手机,跟傅睿君相处久了,她可以摸清他的性格,现在是他傅睿君的错,至于傅睿君为什么这么生气,她还在等结果,所以不慌不忙。

    傅睿君比她更加心急如焚,怒不可遏。

    傅睿君靠在沙发上,脸色暗沉无光,目光阴冷,狠烈的气场在凝聚,望着茶几的地方,一言不发。

    陈紫晴站了一会儿,心虚让她手指不由得在颤抖,但是她还是很淡定,虽然她把信息透露给新媒体的记者,可是她叮嘱对方要过两天再发出来,这样就比较安全一点。

    过了片刻,陈紫晴忍不住问道:“总裁,你有什么吩咐吗?”

    傅睿君目光依然定格在茶几上,淡淡的说了一句:“等会。”

    “是。”

    童夕倾身过来,靠近他低声问:“你要等谁?手机上面的报道你还没有跟我解释你,你让你的秘书站在这里干瞪眼?还不如给我一个解释。”

    傅睿君珉唇,缓缓转身看向童夕,语气放温柔的几分,“给我点时间。”

    “好。”童夕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我给你时间,反正现在来说,那个报道纯粹捏造事实,但是我这样暴露在你的敌人眼皮底下,我也要想想我自己的人生安全怎么才能得到保障。”

    “不用担心。”傅睿君低声呢喃。

    童夕无所谓的耸耸肩,继续低头看手机。

    不担心那是假的,那个神秘凶手是谁她都不知道,当然很是担心,但是这不影响她跟傅睿君结婚的信念。

    她只要想好如何保护自己,凶手总有一天会落网的。

    片刻后,门被敲响。

    “进来。”傅睿君响亮的声音喊着。

    推门进来,是曾丹,他威风凛凛,穿着帅气的军装,高大挺拔的风姿卓越,“三少,你也真会折磨人,让我千里迢迢赶过来,也不告诉我什么事情?”

    “丹,过来坐吧。”傅睿君平静的脸色缓和了些许,但冰冷的气场依然让陈紫晴很是害怕。

    曾丹靠近,对着童夕憨笑点头:“嫂子,你也在呢?”

    童夕从他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他看,看到曾丹身上的军装,她心里万分感慨,傅睿君每次见到这身军装,心里有是如何的一种难受?

    她应了曾丹一声,缓缓歪头看向傅睿君。

    男人的目光平静冷冽,脸上没有半点笑容,还在为这件事情生气,可是这俊逸的脸,这魁梧的体魄,明明是属于军队的,他的灵魂也是属于国家的,而此刻他却坐在她气派豪华的办公室内,每天跟一堆文件数据打交道,跟那些奸商尔虞你诈。

    这一刻,童夕深深体会到他的心情,应该不会好受。

    而放弃这一切,这个男人只为了能跟她登记结婚。

    回不到当初,童夕希望未来的日子,不要辜负了这个男人的牺牲。

    曾丹坐下没有多久,连律师也赶到。

    律师打完招呼后,便坐下来。

    傅睿君对着陈紫晴说,“你也坐下来。”

    “是。”

    陈紫晴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很恭敬的往律师旁边坐下来。

    傅睿君站起来,走到办公室前,拿起他的笔记本和结婚协议书,转过走到沙发区,笔记本往曾丹面前放,结婚协议书甩到了秘书和律师面前。

    秘书和律师都蒙了,看着傅睿君,显得疑惑。

    傅睿君坐到沙发上,严肃而认真的姿态坐着,目光清冷对着前面两位缓缓道:“我要结婚这件事情,只有你们两位经手,也知道我要结婚的对象是童夕。我在准备而已,还没有签字结婚,这消息已经让媒体知道,还报道上新闻了?”

    秘书和律师不由得脸色顿时煞白,律师紧张不已:“傅总裁,真的不是我,我做了这么多年律师,我有我的职业操守,我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陈紫晴此刻心虚慌张,但还是故作镇定,“总裁,不是我做的,我是你的秘书,五年来兢兢业业,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出卖过你。”

    傅睿君嗤笑一声,对着面前两位专业人士,表示敬佩之余,也不客气的说:“我相信两位都是行业里面的精英,都有自己的职业操守,我并不会随意怀疑你们任何一位,如果我结婚不对我家人有任何影响,我也会很开心地跟全世界公布我的喜悦,可是现在情况刚好相反,这则新闻完全威胁到我家人的安全。”

    “我知道,我知道。”律师紧张得拿出纸巾擦汗。

    曾丹留言了前面两位的情绪变化和态度,觉得律师太过紧张,很有可能,便说:“三少,你想让我过来给你捉出出卖者?”

    “嗯。”傅睿君应了一声。

    曾丹立刻指着律师:“那我只能猜测是律师先生了。”

    “猜测?”律师顿时慌了,紧张道:“这位先生,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你这样指着我认为是出卖者,我可以告你污蔑。”、

    曾丹立刻赔笑,“抱歉,律师先生,刚刚是开玩笑的。”说完,曾丹转脸对着傅睿君冷冷道:“三少,你知道我的缺点,这事情你自己都处理不来,让我如何帮你?”

    傅睿君歪头看着曾丹,眉头紧蹙,像是带着一丝讽刺,一丝可笑,勾起嘴角戏谑:“我千里迢迢让你过来猜猜我是谁?”

    “那你不是,让我过来做什么?”

    傅睿君推推电脑,拿出手机按出那条报道递给曾丹,“我知道你在部队一直钻研技术类的,电脑你最精通。”

    “嗯嗯。”

    “帮我破解这个记者的所有账号。找到联系方式……”

    曾丹接过傅睿君递来的手机,只有一条报道,还有报道上留下记者的账号名字,就单凭这个名字,傅睿君要他导出一系列资料。

    这个对专业精通电脑的曾丹来说并不难。

    曾丹立刻拿起电脑,低头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开始折腾,童夕好奇的瞄向他的电脑屏幕。

    而此刻,律师的情绪慢慢稳定,傅睿君不是靠猜测,那他就安全了,清者自清,律师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相反,陈紫晴脸色愈发难看,紧张得手心冒汗,脊梁骨僵硬无比。

    她紧紧攥着拳头,紧张得咽下口水。

    她以为自己匿名发送,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傅睿君即便知道消息暴露出去,也找不到她,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傅睿君也不会怀疑到她的身上,她自以为很了解傅睿君,可是现在看来,她错了。

    她低估了这个男人的侦查能力。

    也低估了这件事对傅睿君来说的重要性。

    可是想想,她匿名的用户是新开的,不可能查到是她,便安心下来。

    曾丹在电脑上面乱按,然后拿着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事情,而且带着警告威胁的语气:“我已经调查出事情来,现在连你和匿名者的账号都查出来了,现在你立刻给我删除报道,否则你等着收律师信吧。”

    说完,曾丹放下手机。

    “你好厉害。”童夕惊讶不已夸赞:“没有想到你竟然比那些什么国际电脑黑客更加厉害。”

    “太流弊了。”童夕一直举着大拇指。

    曾丹只是笑笑,

    其实他还是精通破解程序的,曾经被傅睿君叫去开保险柜做贼呢,现在只是一个撒谎精。

    为了这个兄弟,曾丹觉得他一辈子光明磊落的形象,早已经不复存在。

    傅睿君眯着眼眸,危险的光芒定格在陈紫晴的脸蛋上。

    陈紫晴的反应依旧很镇定从容,傅睿君觉得这是她职业的素颜,临危不乱的好素质。

    “好了,查出来了。”

    曾丹说了一句,立刻把电脑放到傅睿君面前的茶几上。

    傅睿君瞄了一眼电脑屏幕,然后勾起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

    很是讽刺冷淡。

    “有什么解释的吗?”傅睿君语气冷得渗人,目光定格在陈紫晴身上。

    陈紫晴心虚不已,额头渗透着冷汗,紧握拳头,一声不吭。

    傅睿君对着律师说道,“又让你过来一趟,麻烦了。”

    “不麻烦。”律师立刻赔笑。

    傅睿君站起来,走到办公室面前,拿起两只黑色的钢笔,边走过来边说,“你时间也忙,让你白跑一趟也不好。”

    说着,傅睿君把笔递给童夕,“我们签字后,你去帮忙处理吧。”

    童夕接过笔,一头雾水。

    傅睿君还在跟律师说话:“大概什么时候弄好?”

    “很快的,明天就可以。”

    “那好。”说着,傅睿君就在协议书上面落笔签名,动作流畅,像随意签个文件似的,不慢不紧十分平常心。

    童夕看着他签完名字,盖上钢笔,然后转身面对着她,挑眉说了一句:“到你了。”

    “我?”童夕彻底蒙了,这结婚协议书还签得真儿戏。

    陈紫晴脸色愈发难看,不知道傅睿君葫芦里买着什么药。

    “你不愿意?”傅睿君反问。

    “不是的。”童夕摇头,纠结的看着协议书,她已经被曾经的协议书坑过,对这种书面的东西有着抗拒心理。“我们不是说好明天去登记结婚吗?”

    “明天不是个好日子,天气预报发出黄色警告了。”

    “是谁说的风和日丽,好日子来的?”童夕讽刺,很不悦的拉开钢笔盖子。

    傅睿君无奈,低头扬起一丝浅笑,呢喃道:“签了吧,免得夜长梦多。”

    “你的话都不能相信。”童夕抱怨,趴在桌面上,也不看协议内容,十分相信傅睿君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在大家的见证下签名,打手印,然后将两份协议书递交给律师代办。

    “麻烦你了。”傅睿君很客气的站起来,把资料交给律师。

    律师接过资料,站起来毕恭毕敬的跟傅睿君握手:“恭喜两位,我会尽早办好。”

    曾丹送走律师。

    办公室里面只剩下四人。

    陈紫晴脸色异常难看,坐着端正僵硬。

    傅睿君再问一次:“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解释,说个理由吧,如果理由我满意,就原谅你一次。”

    陈紫晴猛地抬头,激动得看向傅睿君,目光闪烁着丝丝泪光,“对不起总裁,我不知道公布这则消息会对你夫人造成危险,我只知道最近我们新项目发布,要引起社会的关注,所以我把你这则消息公布出去,所有媒体的目光都会关注到你的身上,还顺带推广我们的新项目,我是在为公司着想。”

    傅睿君嗤之以鼻。

    曾丹和童夕顿时蒙了,两人诧异得异口同声,“原来真的是你?”

    陈紫晴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童夕觉得傅睿君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腹黑,这样就能让陈紫晴自己承认了?童夕把电脑转过去,给陈紫晴看,电脑上面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行字:配合我做一场戏,让出卖者自己招供。

    陈紫晴霎时间,脸色煞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