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13章 爱的保护伞

正文 第113章 爱的保护伞

    警察局内。

    甜甜由警察带到医院进行简单的包扎,很快就带回到警察局。

    三个女人分开而坐,有不同警察给对方录口供。

    各自的家人都一一被警察通知。

    首先赶到警察局的是路安安的父母,一进来就冲着路安安疾步走去,路安安见到父母出现,不由得哭丧似的脸,喊着:“爸,妈……”

    路夫人惊慌而心疼叫喊,“天呀天呀!到底是谁把我女儿打成这样的?”

    “妈,我要起诉她们……”路安安指着童夕和甜甜的位置。

    警察局里面的人都看着路安安的方向,路夫人和路老爷转头,看到童夕和甜甜的那一刻,脸色骤变。

    特别是路夫人,脸色异常难看,眯着危险的眼眸,狠狠瞪着甜甜。

    见到这两个人,甜甜刻意回避眼神,转身面对警察。

    “真的是白眼狼,连自己的姐姐都打,也不想想现在的好生活是谁给她的。”路夫人的声音讥讽而尖酸,声调比较大,所有人都听得见。

    有些人可能不懂,但是甜甜和童夕是秒懂她的意思。

    “妈,你看我的头,都淤青了。”路安安把额头的发丝撩起来,嘟着嘴。

    “哎呦,我的天呀,这个女人真狠,必须得起诉。”路夫人转身,趾高气扬的气势,对着警察道:“是谁打我女儿的,你给我立刻起诉她。”

    警察指了指童夕:“你女儿的伤是轻伤。但是你女儿把哪位打成重伤了,是不是也要起诉你女儿?”

    路夫人歪头瞄了一眼甜甜,语气低沉下来,“那个也是我女儿,两姐妹打架没有说起不起诉的,你就帮我起诉那个女的,至于……”

    路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录口供的警察猛地站起来,肃立敬礼。

    路家夫妇被所有警察的反应吓蒙,回头看向后面。

    进来的是韩向和傅睿君,两人边聊着边走进来,笑容可掬,客气而从容,完全没有因为里面的人而受影响。

    童夕回头,发现是傅睿君来了,不由得浅笑,心里暖暖的。珉唇看着他俊逸脸庞,高大的身躯,有种熠熠生辉的感觉。

    韩向也跟敬礼的警官回礼,然后淡淡的说,“你们继续吧。”

    警官们坐下来,继续看口供,完善资料。

    路夫人见到韩向是上司,立刻走到他面前,指着童夕,面色严峻认真,对着韩向颐指气使:“长官,你立刻给我起诉这个女人,竟然连我路家的女儿也敢打,真的不知道死活。”

    韩向的目光顺着路夫人的手指看向童夕,含着浅笑走向童夕,十分客气的点了点头:“嫂子,好久不见。”

    一声嫂子,所有人都蒙了,还有韩向的态度很是尊重,路家人看得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路夫人握着拳头,紧紧皱眉瞪着。

    童夕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客气的回了他一句:“好久不见。”

    说完,她抬头看向傅睿君,傅睿君一脸从容不迫,目光高深莫测,童夕看不懂这个男人此刻是生气还是开心,那双黑眸像万丈深渊,看不到底,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很是平静。

    招呼过后,韩向转身看向路夫人道:“我们会按流程走,绝对不会偏私。”

    韩向目光看向了甜甜。迈开沉稳的脚步走到甜甜面前,温柔地手摸上甜甜那包扎的伤口处,低声呢喃:“甜甜,你没事吧?”

    甜甜珉笑,摇摇头,“韩大哥,我没事。”

    一句韩大哥,路安安彻底蒙了,这关系怎么都比她厉害?路夫人觉得不对劲,立刻拿出手机,低声道:“这些警察靠不住的了,我还是找律师比较好。”

    五年前,甜甜失踪那段时间,是韩向负责她的案件,甜甜在获救后,一直跟韩向保持联系,配合调查寻找凶手,所以很早就认识。

    “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韩向心疼的语气,目光定格在她的衣领上,上面都是血迹点点,应该流了不少血。

    而此刻,带着助理快步走进警察局的梁天辰,刚好看到这一幕,脚步顿停,沉着脸望向甜甜的背影,韩向摸了摸甜甜伤口上的纱布,便放下手,压低头靠近甜甜,很是宠溺的口吻,细声说道:“不要害怕,有大哥在呢。”

    甜甜知道韩向是十分正义的男人,而且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看待,她会心浅笑,点点头。

    韩向看到甜甜的微笑,立刻直起身,伸手摸了摸她没有受伤的脑袋,安慰地扬起微笑,声音放大,“起诉路安安故意伤人,暂时扣押。”

    “是……”一名警官立刻回话。

    路安安顿时慌了,紧张得跑到路夫人身边挽着她的手,“妈,怎么办?”

    路夫人对着韩向怒吼一句:“你敢……”

    韩向扬起嘴角嗤笑一声,缓缓走到安夫人面前,“我是秉公办事,你女儿都把人伤成这样……”

    路夫人脸色怒黑,立刻打断韩向的话:“路甜甜也是我女儿,姐姐打妹妹,哪有起诉的道理,再说,路甜甜她本人不会同意起诉的。”

    韩向歪头看向甜甜,温柔的问:“甜甜,要起诉吗?”

    甜甜看向这位所谓的亲生母亲,没有丝毫的亲切感,从路夫人眼里,她看到的是赤,裸,裸的威胁,完全没有半丝感情。

    童夕也正为甜甜担忧,这样的情况之下,甜甜肯定不会告的,因为她养父母有把柄握在路夫人手中,她这一辈子都要受到这样的威胁。

    换成她童夕,也不敢拿养父母的安全开玩笑,童夕无奈,转脸看向后面的傅睿君,可傅睿君身后却站着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梁天辰?

    这一刻,童夕也慌了,梁天辰脸色难看到极致,目光锐利阴冷,紧紧盯着甜甜,蹙起的剑眉像带着隐隐的愤怒,从笼罩在他周身的气场来看,不像是来救甜甜的。

    “我不起诉。”甜甜坚定的语气,刚刚说出来,韩向脸色便暗了下来。

    路安安和路氏夫妇笑了笑,很是满意,路夫人嗤之以鼻:“警官,我都说了,妹妹又怎么会起诉自己姐姐呢?”

    韩向无奈的看着甜甜,摇摇头叹息一声,低声呢喃一句:“傻丫头。”

    站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梁天辰眸子微眯,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

    甜甜无奈的低下头。

    童夕此刻不知所措,缓缓退到傅睿君身边,拉了拉的衣袖,指了指他后面,傅睿君回头看向后面,发现是梁天辰,但他觉得很正常,又看向童夕,低声问道:“嗯,怎么了?”

    “甜甜的老公来了,你快想方法救救甜甜。”

    “嗯?”傅睿君一头雾水,“我救甜甜?那她老公来做什么?”

    童夕气恼得语气重了几分,“他不会救甜甜的,他会把甜甜……”后果是怎样,童夕也没有办法想象,所以一时间顿停下来,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傅睿君立刻帮她补充上,“他会把甜甜怎样?吃掉?”

    这个时候还好不正经,童夕苦恼得握拳,生气得往他胸膛一击,跺脚都无奈了,呢喃:“我是认真的。”。

    傅睿君淡定从容,不紧不慢的拉来椅子,将童夕压下来坐到椅子上,带着责怪的口吻,“早上还说不舒服呢,中午就跑出来跟人家打架,你这个精力还真够旺盛。”

    “我……”童夕刚想反驳,便听到安夫人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

    “至于我两个女儿的事情,就不用韩警官你管了,警察不起诉,我会请律师起诉那个打我女儿的坏女人。”

    说着,路夫人气恼得冲上甜甜面前,伸长手指着甜甜的脑袋,用力戳着,戳到甜甜的头一甩一甩的,咬牙切齿道:“你这个白眼狼,以后见到你姐姐客气一点,如果不是我们路家给你创造,你现在还不如乞丐。你竟然还有种跟你的朋友一起欺负你姐,你别忘记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没有我……”

    韩向看不下去,准备上前帮忙,可突然一道身影冲上来,往甜甜身侧一站,一把握住安夫人的手腕,狠狠一掰,安夫人顿时痛得大叫:“啊啊啊啊……”

    当所有人都看清对方的时候,都傻眼了。

    路安安捂着嘴巴,错愕不已,显得惊慌失措,往后退了一步。

    甜甜看着男人熟悉的背影,身子猛地僵住,心脏一点一点被恐慌充斥,呼吸都变得急促,手心冒汗,目光游离,有想逃跑的冲动。

    路夫人痛得哇哇大叫,路老爷冲上来,怒斥一句:“女婿,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放开你岳母?”

    梁天辰沉冷的目光带着一道愤怒的火焰,冷若冰霜的气场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他语气低沉却绝冷,“白眼狼?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路夫人顿时慌了,不知道梁天辰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颤抖着身子,望向她丈夫求助。

    梁天辰不屑对这个女人动手,生气的甩掉她的手腕,此刻的目光阴沉得像一潭死水。

    对于路家,他一向都没有什么好感,自从把他的婚礼弄成全城笑柄,梁家和路家除了生意上的往来,利益上的互助互利,感情生活上并没有往来。

    “天辰哥……”路安安撒娇的语气,嗲嗲的往前一步,湿哒哒的眼眸含着泪光,她仰头,一双楚楚可怜的清眸,“你怎么也来了?”

    梁天辰眼眸的余光微微扫向路安安,见他额头上淤青,被打得也不轻。

    对于路安安,他之前的印象一直很好,虽然没有深交,但在很多豪门宴会的场合都能碰到她,算是认识,印象分比较高。

    后来联婚一事,他当时也十分期待能和路安安有缘分的交叉点。

    可是阴差阳错娶了甜甜。

    对于安路路,他除了普通印象之外,根本完全不熟悉。

    但是对于已经相处了两年的甜甜,他绝对不相信她甜甜会惹出打架的事情来。

    梁天辰很客气的问了一句:“你的头没事吧?”

    听到梁天辰对路安安关心的问候,甜甜心脏像被粗绳子困起来似的难受,心脏闷着一口气出不来。

    路安安委屈地嘟嘴,轻声细语地回话:“头有点晕,脸蛋才是最疼的,你都不知道甜甜她有多泼辣,上来就给我两巴掌,我躲都躲不了,脸蛋现在还辣辣的疼。”

    梁天辰脸色沉了下来,高深莫测的目光盯着路安安,视线变得危险。

    顿了片刻,他歪头看向甜甜。

    甜甜紧张得把头低得更加下,白皙的手指紧紧揪着衣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正眼看梁天辰,她侧脑上的纱布还隐隐带着血迹,粉浅色衬衫上触目的猩红血液,斑斑点点。

    梁天辰再望向路安安,嘴角轻轻勾出一抹冷笑,语气如清风般温和:“甜甜打了你两巴掌?”

    “嗯嗯。”路安安猛地点头。

    “所以你也打破她的头?”

    路安安卖乖的摇头,楚楚可怜,“我是自卫的,她这么凶,我都吓死了,手里拿着瓶子就摔过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梁天辰嗤笑,冷哼出单音。

    “嗯。”应了一声,梁天辰转身,从韩向身边走过,再韩向身边突然停下来与他并肩,脸色略沉,冷冷道:“起诉路安安。”

    听到这句话,甜甜惊讶!

    路安安紧张的往前一步,心慌意乱,错愕而惊慌,刚刚的温柔询问不是关心她吗?怎么转过身就如此冷漠?

    “天辰哥,我才是受害者。”路安安紧张得不已。

    路夫人上前一步,好声好气说话:“梁女婿,安安的妹妹都说不起诉她姐姐了,你这是又何必呢,她们两姐妹的事情,让她们私下解决就好。”

    梁天辰毫不理会路夫人,歪头对上韩向,坚决的态度,语气绝冷:“用路甜甜的丈夫名义以及司法名义起诉。”

    韩向不由得露出一抹浅笑,很少欣慰:“好的。”

    “这……”甜甜准备开口,梁天辰眯着危险的目光看向甜甜,甜甜的声音一瞬间戛然而止。

    如果起诉罪名成立,是要扣押一个月并交赔偿款,故意伤害罪因为受伤程度不大,所以处罚不会很重,但是也算对路安安的警告。

    梁天辰走到甜甜面前,目光定格在她头上的伤口处,脸色愈发难看。

    甜甜依旧紧张,低着头不敢看他,他说起诉也不敢再反驳。

    在所有人瞩目下,梁天辰突然伸手牵住甜甜的手,甜甜不由得微微一颤,指尖颤抖,心脏也跟着狂跳,抬头看向梁天辰,抬眸瞬间看到他脸色异常难看。

    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生气,但是在众人面前,甜甜知道他这是做出来的关怀。

    男人的掌心很暖和,牵上她的手紧紧握着,拉着往外面走去。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牵住她的手往外面走。

    韩向见甜甜要走,连忙喊住:“这我都没说能……”

    助理突然上前,给韩向递上名片,“我是梁天辰的助理,此刻也是路甜甜的代表律师,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对接就好。”

    韩向拿着名片,一句话也没说。

    看着甜甜被梁天辰带走,童夕紧张的看向傅睿君,“甜甜会不会有事?”

    傅睿君带上丝丝笑意,“你朋友有老公保护着,能有什么事?现在管好你自己,似乎有事的是你。”

    “我?”童夕这时候才想起来,路家要起诉她打人。

    这时候,路夫人在一边怒骂着:“梁天辰实在太过分了,好歹我们路家也是他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我们也是他老婆的娘家,怎么可以这样做?”

    路安安此刻烦躁不安,双手牵着路夫人的手臂,一直摇晃着撒娇,“妈妈,你快去找他,怎么办?该怎么办,我不要坐牢,我一天都不要进去。”

    韩向笑意正浓,“根据对方的伤势来看,你可以也就蹲个三十几天,教育好就会放出来了,路大小姐就当做人生体验吧。”

    韩向的话吓得路安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更加害怕地摇着母亲的手臂:“妈妈,我不要坐牢,我不要,你去找甜甜,这个女人一定不敢违抗你的命令的,你去找她,你……”

    “好的,我去找她。”路夫人安抚着路安安,“我就不信她不撤销起诉。”

    童夕听到她们母女的话,不由得摇头叹息,为甜甜感到心寒,这对母女,哪里有她甜甜当成亲人了,即便是亲生的,因为从小就没有感情,除了利用,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丝丝的情感。

    她正为甜甜感到可悲。

    一名警官地上资料,客气道:“你在这里签个名字,可以回去了。”

    童夕回过神,立刻接过笔,在警察递来的口供上签名,低声呢喃:“谢谢,我真的可以走?”

    “是的。”

    签完名字,傅睿君立刻拖上她的手,往外面走去,童夕还愣着神,有些迷茫,毕竟事情太简单,对方还说要起诉她呢,这真的能走吗?

    路安安恼怒的声音从身后面传来,“你们怎么把那个女人给放了?我也起诉,她打得我重伤,还……”

    “闭嘴吧,坐下。”警察呵斥一句:“口供重新做一次。”

    “太过分了,我起诉你们整个警察局,敢把打我的人放了?”路安安气焰嚣张,双手叉腰怒吼着,“我要让你们知道我路安安不是好惹的。”

    “坐下。”警察一声令下,怒斥一句:“别叽歪了,别人都有保护伞,你还是找好你的保护伞吧,要不然就到监狱里面蹲一个月再出来。”

    “妈妈……”

    “女儿别急,妈妈会想办法的。”

    “爸爸……呜呜,我不要坐牢……”

    “女儿放心,爸绝对不会放过梁天辰这个家伙的,实在过分。”

    “为什么会这样……”

    -

    傅睿君带着童夕离开警察局,将她带上车,伸头进去为她系好安全带,将她妥妥安置好后,转身走到驾驶位。

    上车后,歪头看着童夕,此刻的目光变得严肃,温柔的声音低声喃喃:“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身体没有不舒服。”童夕摇摇头,从裤带里面掏出手机,低头玩着,呢喃道,“我现在心不舒服。”

    傅睿君极其认真的倾身而来,一边走握着她的肩膀往他这边转,“来,过来我帮你揉揉。”

    她心不舒服要揉哪里?童夕秀眉蹙起,羞涩得浅浅一笑,握拳往他肩膀上一击,气恼道,“真坏。”

    傅睿君见她还活力十足,不像不舒服的样子,调戏一番,“真的不用揉揉吗?会舒服点。”

    “不要不要。童夕显得无语,低着头玩手机。

    突然刷新到一个娱乐新闻的网页,她脸色顿时一沉,黑了。

    傅睿君正在开车,童夕立即喊停住,“这怎么一回事?”

    傅睿君歪头,童夕那手机屏幕晾在傅睿君的脸上。

    男人脸色骤变,立刻打转方向盘,就车子停但路边,快说拿过童夕递来但手机。

    “我们婚都没有结,网上这么快就登出来了?”童夕缓缓挑眉,很是不悦,也不满意傅睿君这种做法。

    傅睿君握着手机,手背青筋暴露,隐隐用力,一股危险的气息笼罩在他周身,眸色冷沉。

    该死的,竟然敢提前公布他的秘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