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章 不认识

    童夕从傅睿君手上接过验孕棒,进入卫生间,片刻后出来。

    手中的验孕棒放在身后,而傅睿君此刻面带微笑坐在大床上,双手撑着穿,微微向后仰,见到童夕出来,极度兴奋的站起来,“夕夕,东西呢,给我。”

    童夕沉下来脸色,看着傅睿君激动的情绪,显得有些失落,“我没有怀孕。”

    “嗯?”傅睿君不太相信,伸手出来:“给我看看。”

    “你会看?”童夕仰头对着他,显得迷茫。

    “会,我敢刚有看说明,是两条红色杠杠就阳性。”

    童夕深深叹息,伸手出来,把手中的验孕棒递到傅睿君的手中:“给你。”

    傅睿君立刻拿起来,低头审视着手中的验孕棒。

    剑眉紧蹙,目光失落,看到上面的是一条杠杠,红色很浅。

    果然没有怀孕,童夕没骗他。

    顿了好片刻,傅睿君浅笑得抬起头,伸手把手中的验孕棒放到旁边的桌面上,重新走到童夕面前,双手握着她的肩膀,带着她转身推向卫生间:“没有关系,今天没有怀孕,我们继续努力。”

    “继续努力?”童夕错愕的重复了这句话。

    可是已经被推入卫生间,她措手不及,反问:“傅睿君你要干什么?”

    “从今天起,我真实像你宣布,我要跟你同一个房间。”男人的语气十分肯定。

    浴室的门被甩上。

    里面传来童夕的叫声,“不可以。”

    严肃而坚决的声音,像是命令,“已经决定了,没有得商量。”

    “可是你现在在干什么?”

    “洗澡。”

    “你已经洗过了不是吗?”

    “我陪你再洗一次,换个地点,可能有不一样的感受,怀孕几率更加高。”

    “傅睿君……你……”

    -

    傅氏集团办公室里。

    曾丹低着头,笑眯眯地在看着手机。

    傅睿君正看着他从刑侦部门拿回来的资料,傅睿君越来脸色越是沉冷,抬头瞄了一眼曾丹,低声问道:“薛曼丽的底细,你到底知道多少?”

    曾丹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在打字聊天。

    傅睿君手中的资料往桌面一甩,靠在沙发背上,叠起腿,眯着魅惑的目光盯着曾丹,片刻后说了一句:“你谈恋爱了?”

    这句话才引起曾丹的注意,立刻扬起头,“嗯?”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曾丹这才舍得放下手机,“嗯,前几天相亲了一个女的,家庭条件自身条件挺好,而且对我也挺有感觉。”

    “那你对她呢?”傅睿君对曾丹找到女朋友一事感到很欣慰。

    曾丹耸耸肩,拿起桌面上的咖啡,低头岷上一口,“我无所谓。”

    傅睿君不由得嗤笑,冷冷喷出一个鼻音,很是讽刺:“什么叫做你无所谓?”

    “反正到了结婚的年龄,我可以将就,反正对方也挺不错。”

    心死莫过于像曾丹这样的。

    只要对方没有意见,他又觉得还可以的,就可以将就,根本不会产生爱情。

    傅睿君一边手肘搭在沙发背后,颇为不屑的轻佻说道:“还想着那个女人?说什么已经放下,是从来没有发下过吧?”

    曾丹放下手中的咖啡,苦涩一笑,仰头对着傅睿君,露出他憨厚的笑脸,看似苦涩不已,“心都没有了,还谈何有没有放下。”

    对兄弟的感情生活,傅睿君不会过多干涉,他无奈,却无能为力,“好吧,现在给我说薛曼丽这个女人,到底还有什么是你知道的?”

    “为什么要问我?”

    “你跟她熟悉。”

    “我……”曾丹正想开口拒接。

    傅睿君立刻打断:“薛曼丽给我下过春药,怕过我的床,昨天还对着我的家人说怀上我的孩子。”

    曾丹脸色骤变,目光立刻沉了下来,愣着一动不动。

    其实傅睿君也不想把这事情说出来,简直丢脸,“还有更加可怕的事情,我爷爷的死跟她有莫大的牵连。”

    “她?”

    “嗯,说说,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傅睿君心里总觉得那个女人城府太深,隐藏太厉害。

    曾丹一说起薛曼丽,心里总是闷得难受,顿了片刻开口:“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但是在我以前认识的薛曼丽来看,是一个贤惠聪明的女人,十分能干。”

    “她动武术和穴位?”

    曾丹点点头:“她爸爸是武术师和中医师,是我们村里的黄飞鸿,那个女人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是家庭太贫困,她读书少,出来工作比较早而已。她是一个很单纯善良的女人,曾经,我认为她是这个时间上最好的女人,一度认为是社会污染了她。”

    “后来呢?”

    “后来我当兵,她工作,我们相隔两地,聚少离多。”

    说着,震荡显得十分感慨。

    “她有没有参加什么组织,或者有没有认识什么……”

    傅睿君的问话还没有说完,曾丹立刻打断他的话,“别问我后来,我真的不了解这个女人,如果我了解她,也不至于被背叛了这么多年还傻傻的想跟她结婚。”

    傅睿君把手中的资料递给曾丹,沉重的脸色说了一句:“你在看看这个杀若莹的凶手影像,再跟薛曼丽联想在一起,看看两人的相似度高不高?”

    曾丹眉头紧蹙,显得纠结,看着傅睿君的脸,有些无法接受似的,“薛曼丽是杀若莹的凶手,不可能吧?”

    傅睿君不悦的嘴角勾起一抹冷邪,“若莹出事那天,没有被绑架的痕迹,没有发生什么特殊事情,只有一个可能,是熟人把她引到那个地方去的,因为这样,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说着,曾丹心里烦躁不已,他伸手扒着知道的短发,低头看着录像,把带猴子面具的画面定格,整个头都被抱住,根本看不到头发,根本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不是薛曼丽。

    如果真的是薛曼丽,他会更加无法相信,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即便因为感情和生活,那个女人选择向上爬,嫁给有钱人,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杀人这样的事情,他不相信,更加不相信还变态到奸。尸。

    顿了好片刻,曾丹把手中的资料甩到桌面上,武断的说了一句:“不可能的,她做出那么变态的事情。”

    傅睿君摸摸下巴,摇摇头:“她这样做,无非是想让警察转移注意力,毕竟她变声后是男人的声音,穿着打扮也伪装,这是一种保护伞,不是她内心变态。”

    “她是穷怕了,想过上好的生活,我理解她为什么会被人包养,甚至嫁入豪门,但是杀了你爷爷和妹妹,对她有什么好处?”

    “暂时还不知道。”傅睿君说着,站起来将西装外套扣上,对着曾丹说道:“走吧,我们去一趟刑侦部,找韩向了解一下情况。”

    “你不用上班?”曾丹疑惑。

    傅睿君觉得他这个问题很可爱,但没有回答,只是笑笑。

    转身往门口走去,曾丹只好跟上,两人并肩走出办公室。陈紫晴也跟在后面,要送傅睿君他们下楼。

    独来独往的傅睿君,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跟着他,无论保镖还是秘书,他都不喜欢。

    “除了公事,www.youfa8.com的你别不要跟着。”傅睿君淡淡的抛下一句话。

    “是。”陈紫晴无奈地站住不动。

    两人走到电梯门口,叮的一声,电梯门被打开,开门的一瞬间,里面突然冲出一个人影,举手就一个拳头冲过去,直接攻击傅睿君。

    傅睿君眼疾手快,身体灵敏闪开。

    闪出来的人影,一拳打在了曾丹的胸膛上,曾丹没有闪开,反而狠狠用力一弹,胸膛的肌肉结实如铁。

    “啊……”大人的那个男人拳头生疼,摸上自己的拳头叫出声音来。

    曾丹和傅睿君都蹙眉,两人脸色骤变,看着突然向他们发出攻击的男人。

    是傅贤华?

    傅睿君觉得这就可笑了,双手插袋,慢条斯理的走到傅贤华身边,“二哥,你这又是闹哪一出?”

    傅贤华瞪了一眼曾丹,咬牙切齿得甩甩手腕,这被打的反而不痛,打人的手都差点废掉,傅贤华此刻有点心慌,以后再也不冲动动手,根本不是那些当过特种兵的对手。

    傅贤华冲上傅睿君面前,一把揪住傅睿君的衣领,怒黑了脸,咬着牙一字一句:“傅睿君,我老婆陷害你是她不对,但你至于这么狠心对她吗?”

    “什么意思?”傅睿君一头雾水,伸手出来,握住傅贤华的手腕,狠狠地甩开,理了理自己的西装:“我怎么对她了?”

    他都还没有出手,这个傅贤华竟然跑来撒野?

    “你真的是混蛋。”傅贤华怒骂已经,握着拳头瞪着傅睿君,“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女人,你竟然把他打入医院?你还是男人吗?”

    傅睿君不由得冷冷一笑,讽刺得反问:“我把她打入医院?”

    “你别给我装模作样。”傅贤华伸出手指,狠狠的指着傅睿君警告:“傅睿君我告诉你,我傅贤华今天跟你恩断义绝,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你这个弟弟。你等着瞧,我不会放过你的。”

    放完狠话,傅贤华愤怒地转身,冲入电梯,关上电梯门。

    曾丹也一头雾水,看向傅睿君,眸色暗沉如墨:“薛曼丽进了医院?”

    傅睿君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衣领,低头不慢不紧的说:“显而易见,她任务失败遭到处罚了,为了解释身上的伤,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最好不过,一来可以挑破我们兄弟之间的仇恨,二来可以争取更多同情分。”

    “那现在怎么办?”

    “去医院先,我倒要看看这样女人伤成如何。”

    曾丹顿了顿。

    沉默了片刻,想了想,觉得那个女人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影响。

    医院门口。

    曾丹却步了,站在门口外面,跟傅睿君说了一句,“你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傅睿君知道他的心情,虽然是旧爱,虽然已经忘却,但是见面还是引起些不好的记忆。

    “好,你等我。”傅睿君觉得他一个人可以对付得了那个女人。

    只要童夕不受影响,他无所畏惧。

    曾丹站在阳光下,双手插袋,站在医院门口外面欣赏着花园里面的花草树木。

    等了好片刻,转身看向门口,突然见到前面一道熟悉的倩影,他不由得一顿,兴奋地喊了一声,“纷飞……”

    穆纷飞并肩穆纪元从医院大门出来,刚刚才错开了傅睿君,现在见到熟人,她显得有些紧张,曾丹走上来,目光定格在穆纷飞的脸蛋上,忽略了她身边的男人,温和的笑容问道:“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你,真巧……”

    “大叔,你来看病吗?”穆纷飞显得担忧,因为身边站着穆纪元,她更加紧张。

    “没有,我是……”曾丹黑眸的余光瞄到了身边熟悉的脸庞,顿时刹住声音,看向穆纪元。

    穆纪元冷魅的目光看着曾丹,嘴角噙笑,俊脸温和,对视曾丹的目光凝聚而高深,低声问:“纷飞,你认识他?”

    穆纷飞气场低沉下来,想了想,感觉有些失误,立刻垂下眼眸,“不认识。”

    曾丹脸色随之阴了一片,眯着眼眸定格在穆纷飞的脸蛋上。

    穆纪元倒是浅笑,温雅如彬,“是吗?我刚刚好像听到你叫他大叔,他也认识你的名字。”

    穆纷飞紧张的手不由得拧着衣角边上,低头看着地面,不再作声。

    曾丹看着穆纷飞的小脑袋瓜,再对视上穆纪元,四目相对,气场变得冷冽严峻。

    曾丹认识这个男人,之前见过一面,韩向当时告诉他,这个男人就是夜影,那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危人物。

    可是,纷飞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