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09章 我想要自由

正文 第109章 我想要自由

    甜甜顿然不知所措,愣愣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他脸色看起来十分不好。

    顿了好几秒钟,甜甜才反应过来,解开耳垂的耳环,缓缓走向梳妆台,把手中的耳环放下,“我跟朋友出去了。”

    “跟我参加活动,觉得很无聊?”梁天辰的语气冷厉了几分。

    “不是。”甜甜摸在梳妆台面上的指尖微微颤抖,低着头不敢转身看那个生气的男人。

    自己有错在先,一声不吭突然离开的确不对,没有任何理由狡辩。

    甜甜紧张地低下头,一动不动站着,等了好片刻梁天辰也没有出声,甜甜感觉背后被他凌厉的目光盯着,背脊骨都在渗汗。

    整个房间的气压因为梁天辰的存在而变得压迫。

    静谧的房间里,甜甜感觉就要窒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过来找她追究这件事。

    “跟什么朋友出去?”梁天辰站了起来,单手兜袋缓缓走向甜甜。

    甜甜听到他的脚步声,心脏不由得一紧,快速转身走向衣橱间,害怕他的接近,想逃避。因为心慌一时间忽略了他的问题。

    而她的动作落入梁天辰眼里,男人眸色一沉,立刻上前快速追上她的脚步,一手扯住她的手臂,狠狠一拽。

    “啊!”甜甜感觉手臂被握得疼痛,一阵劲力把她整个人甩到了墙壁上。

    背部被摔得生疼,脑袋眩晕,还没有反应过来,梁天辰已经欺压过来,单手一把撑住墙壁,壁咚式的禁锢她在墙壁上。

    男人阴冷的脸色,绝情寡淡的语气,咬着狠字低吼一句,“我问你跟谁出去了?”

    梁天辰平时对她还算相敬如宾,冷淡归冷淡,但从来没有这么凶过她,突如其来的怒吼,把她吓得愣住。

    身体在颤抖,连指尖都抖得掐住衣角,惊慌的目光瞪大,水汪汪带着无辜的光芒看着眼前的男人。

    心脏像是被炸开似的慌张,甜甜还没有开口说话,男人的目光变得阴冷,剑眉一蹙。

    甜甜被他一个眼神吓得立刻解释,“我跟小夕出去的。”

    语气是颤抖的,连肩膀都在颤抖,看在男人的眼里,这个女人到底在害怕什么?他是生气,但有这么恐怖吗?

    梁天辰知道刚刚怒气把甜甜吓到,不由得隐忍着愤怒,压低声音一字一句,“你说的小夕是傅睿君的前妻?”

    “嗯嗯!”甜甜立刻点头,背部紧紧贴着墙壁,感觉男人靠得太近,他阳刚之气笼罩在她周身,让她全身细胞都在颤抖,连呼吸都是男人清冽好闻的气息。

    梁天辰深呼吸一口气,蕴含着丝丝愤怒,压低声音责怪,“即便是你闺蜜,但你要走也必须告诉我一声,你这样一走了之,你知道我会……”

    说着,男人欲言又止。

    甜甜抬头很是认真的听着他说话,像个做错事一样的孩子,愧疚的脸色,无辜的眼神,等了片刻男人还没有说出最后一句话,甜甜猜测他想说的话,“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会生气,我下次不会这样做了。如果出席活动,我一定等到最后才走的。”

    梁天辰不想承认:不是生气,是担心。

    看着甜甜俏丽的脸蛋,这张面对了两年的脸蛋,他从一开始就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多重的心机,目的有多强。

    可是他用了两年,看到的是她乖巧可爱,她清纯文静。

    从一开始的厌恶慢慢到现在的迷茫,他觉得要被这个女人弄疯了。

    梁天辰苦恼又痛苦地低下头,呼吸变得粗糙。

    甜甜僵得一动不动。

    心想这次死定了,第一次看到梁天辰那么生气,怎么办?

    想了想,甜甜只好再道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对不起,我是不是影响到你的工作了?我……我……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你跟傅睿君的前妻什么时候认识的?”梁天辰低声呢喃了一句,像是聊天似的缓和。

    甜甜脚跟往墙壁缩,可是已经贴得很近了,无法可退,认真的回答,“读书的时候就认识了。”

    梁天辰不由得苦涩一笑,深邃如同黑潭似的,抬眸看向她。

    甜甜慌张得咽下口水,紧张地对视他。

    男人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不屑的冷笑,一字一句绝冷地问道,“最近跟我说离婚,也是她怂恿的?”

    “不是的,不是不是……”甜甜立刻摇头,紧张不已,童夕是说过,但这是她很早就想要的结果,现在梁天辰突然说起这件事,她害怕连累童夕,解释道:“跟小夕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想离婚的。”

    梁天辰精明睿智的目光看向甜甜,不由得冷笑,轻蔑的语气很是看轻,“你不敢想离婚。”

    “我……”甜甜顿时语塞。

    梁天辰突然松开了手,退后一步,伸手兜入裤袋,拿出皮夹,打开拿出一张黑卡,颇为轻挑地递到甜甜面前,“拿着。”

    甜甜秀丽的眉心蹙起,男人终于远离她一步,让她有呼吸的空气,可是递来的卡又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意思?”甜甜看着他手中的卡。

    梁天辰颇为自信的说,“以后不要提离婚的事情,这个卡一个月有五百万额度,想买什么就尽情买。”

    听到这些话,估计很多女人会很开心,很兴奋,可是听在甜甜的心里是多么讽刺。

    天下人都说她玥甜抛弃养父母,回到亲生父母家里攀龙附凤,还不惜陷害姐姐,抢走准姐夫,耍手段进入豪门,成为别人眼中的婊子。

    就连梁家所有人都这样看待她,这两年来不让她出去工作,梁家也从来不给她一毛钱的零用,包她吃住,什么衣服包包饰品和生活必需品都有专人打理,出入专车接送。

    她自己有存款,但也用不上钱,所以她觉得在梁家像在监狱里面,大家都把她看成贪慕虚荣的女人,更别提会给她零用钱或者奢侈礼物。

    而此时,她说离婚,梁天辰递来卡,以为她是因为谋不到钱而想离婚吗?

    两年了,这个男人还觉得她是这种女人?

    甜甜很是讽刺地笑了笑,眼眶莫名的红润,泛起雾气,委屈地看着他,“你真大方,你不怕我每个月都刷爆吗?”

    梁天辰眉头都不皱一下,“我负担得起。”

    甜甜轻声苦笑,呢喃道,“我负担不起。请你把你的卡收好吧,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无福消受。”

    听到这话,梁天辰脸色不由得沉下来,眯着深邃的墨瞳,想了想,又把卡放回去,重新拿了一张出来,“最多两千万。”

    最多两千万?

    甜甜真没有想到自己还这么值钱,一个月两千万?脸上是讽刺的笑容,心里却是滴着血,低头看着男人手里的卡,心里一股压抑了两年的愤怒在慢慢凝聚。

    她到底是一个多让人看不起且贪慕虚荣的女人?

    甜甜忍下气,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向衣橱间。

    梁天辰沉下眸色,盯着甜甜消沉下来的背影。

    觉得莫名其妙,他愤怒地上前,一把拉住甜甜的手臂拽回来,面向自己,怒斥一句,“你到底想要多少?”

    被拽回来的甜甜,殊不知一句也没有说便泪流满面,两行清泪悄然而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含着泪水,甜甜仰头那一刻,对着梁天辰大声喊了一句,“我多少都不要,我要自由。”

    自由两个字在甜甜的心里是锥心的痛。

    梁天辰被她突如其来的泪水震慑住,一时间没有办法说出话来,显得慌张急促,慢慢松开她的手臂,颤抖着指尖缓缓抬起来,想去摸她的泪水,可是刚刚抬起手,不由得又握紧拳头,脸色异常难看。

    甜甜咬着下唇,忍不住泪水,将两年来的委屈都发泄出来,“我就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多少钱我都嫌不够,你永远满足不了我,跟我离婚就一了百了。”

    梁天辰低下头,缓缓把卡装回钱包,声音异常的温柔,像是哄人似的,低声下气:“我们不谈离婚,这婚姻不是你我两人的私事,是两家……”

    甜甜生气地抹掉眼泪,打断他的话,“那你娶我姐姐就好了,她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梁天辰脸色骤变,阴冷愤怒的眸色射向甜甜,忍不住冷怒一句,“是你千方百计嫁进来的,想离婚?不可能……”

    甜甜紧紧握拳,指甲深陷,咬着下唇隐忍着,泪水继续往下滴,而她一句话也不想说,愤怒地转身,冲到浴室里面,砰的一声巨响,把门给甩上。

    梁天辰单手叉腰,仰头看着天花板深呼吸,再深呼吸,觉得心脏闷得难受,呼吸不了似的。

    顿了片刻,他伸手划过短发,梳理一下后,转身离开。

    蹲在浴室里面靠着门偷偷哭泣的甜甜,此刻十分无助。

    这两年来,亲生父母那边一直用养父母来给她施加压力,要她讨好梁天辰,劝梁天辰再注资资金帮助路家企业,还不让她说出姐姐逃婚的理由。

    而她姐姐因为被渣男甩了,伤心过后一段时间,现在又觉得梁家这样显赫的家庭比较合适她,想着让她让位。

    接二连三的烦恼已经让她支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崩溃。

    现在除了童夕懂她,没有人了解她。

    -

    这个夜晚,一样生气的男人,还有傅睿君。

    童夕已经在电话里面说了是跟甜甜出去,他打来两个电话,童夕都显得不耐烦。

    回家后,男人就黑着脸。

    童夕疲惫地拖着身子上楼,傅睿君穿着居家服,早已经洗澡的他显得清爽宜人。

    双手兜着裤袋,悠哉悠哉地跟着童夕身后,脸色暗沉,显得不悦。

    “跟我去到了活动现场,还能自己走开?你知道我找不到你会着急吗?这么大的人也不懂的离开要说一声吗?”

    童夕不耐烦,“我怕你在活动现场不方便接电话。”

    推开门,走进房间,童夕把包包甩在边上,转身想关门,傅睿君跟在后面要进来。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还把梁天辰的老婆都拐跑了?”傅睿君进来,自己关上门。

    童夕想赶他出去,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这个男人如果想进来,赶都赶不走的。

    “我无聊,就找甜甜了,没有想到她刚好也在。”童夕边走边伸手梳理自己的长发,走到梳妆台拿起橡皮筋绑着发丝,“这么巧,我就把甜甜叫出来了。”

    傅睿君冷笑一声,靠在墙壁上,悠哉悠哉的看着她,责怪的语气,“你跟你闺蜜都是一路货色。”

    童夕蹙眉,怒瞪傅睿君,“货色?什么意思?”

    “离开也不说一声,签约仪式都开始了,你闺蜜说走就走,梁天辰整个活动都不在状态,连签名位置都搞错,重新弄了一份新合同。”

    童夕诧异不已,瞪着大眼睛看着傅睿君。

    “不可能吧。”童夕顿了片刻,忧心忡忡的抬眸看着傅睿君,往前两步靠近他,想了想问道:“是不是梁天辰他生气了?”

    生气?

    傅睿君觉得童夕的想法很奇怪,他说的意思是梁天辰担心。

    童夕变的慌张,他还没有说什么,童夕就立刻转身去拿手机,刚走几步,傅睿君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臂。

    童夕被拉着顿停下来,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你要去哪里?”

    “我去拿手机给甜甜打个电话,我怕她出事。”

    傅睿君不解,“她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她老公不会吃了她。”

    “可是……”

    “先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

    “我的?”童夕蹙眉,眨眨眼看着傅睿君。

    傅睿君伸手从裤袋里面掏出一根验孕棒的小包装晾在她的面前,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温声细语呢喃道:“你好像说你的月事迟到了一个星期。”

    “这……”童夕看到眼前的验孕棒整个人都蒙了,这个东西怎么会在他的手上?

    “要怎么弄?”傅睿君对这个东西不是很懂,但是今天见童夕在傅家试验过,所以大致明白应该用尿液来做。

    童夕伸手拿过他手中的验孕棒,“你怎么会有这个?”

    傅睿君嘴角噙笑,双手兜袋,带着丝丝兴奋的目光凝望着童夕,一字一句轻声细语:“别的女人有没有孩子都跟我傅睿君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你的孩子,我必须要确定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