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08章 大叔要结婚吗?

正文 第108章 大叔要结婚吗?

    童夕感觉脸蛋下,傅睿君有了变化,她尴尬的快速抬头,仰望傅睿君。

    傅睿君迷离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眼神显得诧异,她也知道自己没有跟他打招呼说一声就这样做,显得很唐突。

    四目相对,眼波流转中满满的都是暧昧的气流。

    男人的呼吸明显有些变法,但很快地平息下来,眯着深邃,眉头紧皱。

    他立刻直起腰身,轻声咳嗽了一下掩盖自己的窘迫,拉着西装外套扣上扣子,调整自己端正的坐姿。

    童夕感觉脸蛋烧着火热,但还是故作镇定站起来,转身面对着傅贤华。

    此刻,傅贤华也看蒙了。

    “二哥,你看到的是不是这样?”

    傅贤华尴尬得润润嗓子,对着傅睿君问:“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傅贤华宁愿相信是薛曼丽作出来骗大家的,也不想相信自己的老婆跟弟弟有奸情,所以他还是宁愿相信童夕的话。

    傅睿君邪魅一笑,反问:“你觉得呢?”

    傅贤华没有作声,薛曼丽脸色越发铁青,目光尖锐而冰冷,狠狠的瞪着童夕,后知后觉反思,她低估童夕的应对力了。

    曾经,童夕离开傅睿君的时候,只因为顾强一个嘴巴,几句话就搞定。而现在她弄出这么多证据,人证物证具备,竟然还被拆穿。

    何茜双手抱胸靠在沙发上,趾高气扬的讽刺:“我看曼丽是想帮自己老公多拿点股份是真的,想出这种手段还真的让人大跌眼镜,没有想到我们平时贤惠的二嫂,竟然如此有心计。”

    刚刚还跟薛曼丽同一阵脚的傅红也加入讽刺的行列:“哎呦,我差点都误会我们睿君了,我就说嘛,睿君可是正人君子,军人出身的男人一般都不会是坏人。”

    这句话说完,傅红看向她身边的顾强:就像我老公一样正义凛然。老公,你说是吗?”

    这话把顾强问道一怔,一直没有出声的他突然被挖出来,他严肃的脸变得缓和,心虚地低声应了一句:“嗯。”

    大嫂撇撇嘴,手肘顶了顶傅贤斌,低声说道:“以后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要说话了,这人心难测,人不可貌相。”

    这些人的话多多少少都流入了薛曼丽的的耳朵里。

    薛曼丽咬着下唇,隐忍着,一句话也不想说。

    童夕瞪着薛曼丽难看的脸色,一字一句的警告:“二嫂,你我心知肚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再有下次,别怪我没有警告你,我童夕可不是好惹的,敢动我的男人,下场会很惨。”

    薛曼丽听到童夕的话,不但没有害怕,反倒勾起唇角,眯着邪魅的眼眸,挑衅地对上童夕的眼。

    那一刻,是真正眼神的较量,气场的对比。

    所有人屏息以待,才发现薛曼丽另一种犀利的眼神,跟平时那个温婉如水的女人简直是差天共地。

    第一个离开客厅沙发是大伯,他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儿子愚蠢,儿媳心计被识破,简直是丢脸。

    紧接着是大哥大嫂也离场,此时才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因为不想帮着傅睿君反过来讨伐自己亲弟弟,他只能默默离开。

    “我们走吧。”顾强推了推傅红的肩膀,颇为不耐烦。

    傅红不悦,白了一眼顾强,又转身对着傅睿君说道:“我们一直都支持睿君的,现在睿君被人污蔑,这一定要为他讨说法,要不然真的太冤枉了。”

    童夕不由得冷冷一笑,看向傅红,讥笑着问道:“刚刚谁说睿君连二嫂都玩,简直畜生不如的?好像还骂了别的话,什么来着?我都忘记了……”

    傅红脸色顿时青了,这墙头草不好做。

    顾强不悦的站起来,扯着傅红的手臂,“走吧……”他语气中满是不耐烦,不想再参和傅家的事情,可是傅红并不这么想。

    傅红很不爽得瞪着童夕,目光含着鬼魅阴邪的光芒,射着童夕,被顾强拉着离开。

    出了傅家大门,顾强去拿车,傅红站在原地,眯着危险的眼眸,阴冷的语气低声一句:“一定要铲除那个女人。”

    “嗯?”顾强回了头,似乎听到傅红的话,蹙眉问道:“你要铲除谁?”

    “童夕。”

    顾强冷笑,轻蔑的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抛下不屑的话:“就凭你还想跟童夕那个丫头斗?”

    傅红紧紧握拳,咬着下唇在寻思接下来要怎么办,童夕不铲除,她女儿就没有任何希望。薛曼丽这招这么毒辣阴险,都被拆穿,她一定要想些好点的法子。

    傅红回头看了一眼傅家别墅,从鼻腔哼出不屑的单音,然后继续往前走,跟着顾强离开傅家。

    大厅里面。

    大家都已经一一离开,傅睿君没有让大家还他公道,所有人也不想惹祸上身。

    薛曼丽和傅贤华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两人都陷入自己的沉思当中。

    傅睿君还在想童夕没有来月事的事情。

    童夕诺诺坐到沙发上,转身看了看四周,发现刚刚那么多人,现在都走完了,不由得讽刺:“这些就是你的家人?”

    傅睿君勾起嘴角笑笑,点了点头:“嗯。”

    “你的这些家人,也真的是让人无语。”童夕不由得抱怨,然后看向傅贤华,“二哥,大家都不帮睿君讨回说法,但是不代表这事情就没有发生,你应该跟我一样,很想知道二嫂为什么这样做吧?”

    傅睿君根本不好奇,因为即便说出来,这个女人的话也不可信。

    傅贤华转身看着薛曼丽,带着责怪的语气,“老婆,你为什么这样做?”

    薛曼丽低下头,泪眼汪汪,委屈不已:“我这都不是为了你吗?想让你三弟给你股份平息这件事情,我都是……”

    “你这么这么傻?”傅贤华生气之余,更多的是感动。

    可是看在童夕眼里,实在太假了,这个女人真的很会演戏,这样都能让傅贤华为之感动。

    童夕回头看向傅睿君,清澈的大眼睛对着他深邃凝望了片刻,两人都没有作声,童夕从男人眼里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愫。

    脸蛋瞬间绯红,立刻别过眼,因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时候,傅睿君的手机响起来,他抽出手机看着屏幕,不动声色接听电话。

    “喂……”

    对面传来陈紫晴的声音:“总裁,签约活动即将开始了,你能赶得来吗?”

    傅睿君抬手看着手表,淡淡的说:“可以。”

    立刻中断手机,傅睿君牵着童夕的手站起来,“走吧。”

    童夕指着薛曼丽,“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傅睿君不屑,现在把自己闹得名声狼藉的是薛曼丽,她自作自受的后果,当然也不会这么算了,不过傅睿君倒是无所谓的说了一句:“算了,走吧。”

    算了?

    童夕十分不认同,怎么可以就这样算了,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傅睿君就已经拉着她的手离开。

    匆匆忙的上了车。

    童夕坐在副驾驶上,看着面前车如马龙的道路,心情异常压抑。

    车厢内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十分压抑,气流沉闷,狭窄的车厢内充斥着男人阳刚清冽的气息,童夕脑海里出现刚刚那一幕。

    自己把头压在傅睿君大腿内的时候,那个男人明显的很是紧张。

    第一次看到他那种错愕的表情。

    其实想想,即便两人睡在一起,都是傅睿君主动主导,她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更加不可能发生过那种情况,这个男人如此敏感,当时一定是被吓一跳吧。

    童夕想着,心里偷笑,缓缓歪头看向傅睿君。

    他正认真地开着车,五官如刀削,精致的棱角分明,侧脸俊逸而优雅,那英挺的鼻梁甚是好看,果果跟他五官长得很像,精致得甚至可以说得上俊美。

    虽然穿着西装看起来器宇轩昂,但如果脱掉那些束缚,他的身材是让那些少妇少女大妈们都忍不住要尖叫的。

    也难怪薛曼丽一直垂涎他的男色。

    童夕看得入了神,傅睿君面向前面,但眼睛的余光还是能扫视到童夕的一举一动,他邪魅的浅笑,低声细语:“觉得我很帅是吧?”

    童夕回了神,立刻坐直身体,面向前方,羞涩又尴尬:“没有。”

    “一直盯着我看,还不是因为我太帅太迷人了?”傅睿君故意调戏。

    童夕忍俊不禁,故意道:“我是看你脸上长了一个大脓包而已。”

    傅睿君伸手摸上自己的脸颊,虽然不像童夕脸蛋那么嫩滑,但也算光滑,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童夕珉唇想了想,然后侧身倾向傅睿君,紧张又神秘兮兮的仰头看着他,低声呢喃:“睿君,你有没有试过那样的情况?”

    “什么样的情况?”傅睿君疑惑。

    “就是刚刚那样。”

    “嗯?”

    童夕羞涩地眨眨眼,鼓起勇气问道:“就是你说薛曼丽故意让人误会的那种情况。”

    傅睿君脸色一沉,歪头看童夕一眼,他目光含着丝丝怒气,让童夕蒙了,紧张不已,是不是自己说错什么来着。

    男人的语气相当不悦:“我只有过你童夕一个女人,我什么姿势,什么体位,你不是比谁都清楚吗?”

    童夕顿时无话可说。

    傅睿君打转方向盘,歪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蛋绯红,眼神闪烁,无奈地倾诉:“我不敢奢求你会这么主动,只希望你别让我禁欲太久,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我没有说你不正常。”童夕嘟嘴。

    “可是你会把我憋坏。”

    “噗……”

    就那么没有节操的,童夕忍俊不禁地笑喷。

    两人聊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话题,一路开往活动现场。

    直到下车后,童夕才后知后觉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跟梁天辰有一个合约要签,是记者招待会,而且有媒体来报道,比较重大的一次合作。”

    “梁静兰的哥哥?”童夕知道这个男人,他是甜甜的老公。

    “嗯。”傅睿君关上车门,走到童夕身边,牵着她的手走进大酒店。

    童夕紧张的抽着自己的手,“睿君,这里会有记者,会……”

    傅睿君紧握着童夕的手心,不让她逃避,坚定的语气低声说:“那又怎样?你的身份是我傅睿君的老婆。”

    “前妻。”童夕纠正。

    傅睿君突然停下脚步,转身一把将童夕搂入怀抱,童夕猝不及防地一边手压在他胸膛上,错愕的仰头看着男人严肃的脸,那双黑眸像星辰般璀璨。

    “老婆。”傅睿君再声明一次,“没有法律证书情况下,也可以是老婆。”

    童夕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

    看着傅睿君认真的眼神,心情无比雀跃,含羞地低声道:“那你上次说的那件事,我觉得也可以。”

    “什么事?”傅睿君故意问。

    “就是上次你说的……”童夕气恼不已,这个男人怎么会把这么重要事情给忘记。

    童夕沉下脸,低着头,不想回到从前那样,一直缠着他要去领结婚证。

    傅睿君修长的手指撩起童夕的下巴,把她的头仰起来,对着她清澈见底的大眼睛,深情凝望,语气轻盈:“跟我去领个证,再生个女儿。”

    他的是肯定句。

    那一刻,童夕珉唇浅笑,从心底洋溢出来的甜蜜,弥漫着整个天空。

    “总裁……”陈紫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童夕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快速推开傅睿君,因为是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搂搂抱抱不是太好,而且这里又是活动现场门口。

    傅睿君被推开后,并没有太介意,歪头看向陈紫晴。

    陈紫晴眼眸的余光射向童夕,泛起一丝阴冷的愤怒。

    对着傅睿君却是毕恭毕敬:“总裁,活动准备开始,请你进去吧,”

    “好……”傅睿君转身走向会场,因为活动比较紧急,一时间忘记拖住童夕的手,但他知道童夕会跟上来。

    童夕调整心情后,跟上傅睿君的脚步。

    刚刚走几步,陈紫晴突然挡住在童夕面前,语气生硬,态度颇为不好:“抱歉,你不能进去。”

    “嗯?”童夕顿时沉下来,蹙眉看着陈紫晴。

    “这是重要活动,没有邀请的相关人士和记者都不可以入内。”陈紫晴一板一眼。

    童夕深呼吸,双手叉腰,“我是你们总裁的……”

    后面无法继续说下去,声音戛然而止。

    陈紫晴高冷的姿态,看似公事公办,可童夕隐约知道她是针对自己。

    不进去也无所谓,她又不是见不到傅睿君,回家了一样能见到,她也不至于一天24小时要粘着这个男人。

    童夕就忍了她,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准备给甜甜打电话,想到以后傅睿君要跟她老公合作,那相处的时间可能就会多起来。

    陈紫晴见童夕拿手机,不由得插话:“请你不要打电话骚扰到总裁,这次活动很重要。”

    童夕还没有打,就受到这个女人的警告。

    那一刻,童夕怒了,握着手机双手抱臂,冷冽的气势摆正姿态,对着陈紫晴一字一句:“你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的总裁取消这次活动,顺便把秘书也给换掉?”

    陈紫晴立刻拉下脸,沉默了。

    看着陈紫晴的怂样,童夕就知道这个女人是吃硬不吃软,以为她好欺负是不?

    童夕不由得讽刺一笑,不屑的摇摇头,转身离开。

    只是一句话就能压死她,觉得没劲,跟这种女人较量侮辱了她童夕的智商。当然她也没有那么坏心眼,不会因为陈紫晴一两句话而让傅睿君难做。

    毕竟这是公司的事情,她不会插手的。

    童夕走出冰城大酒店,站在阳光之下,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接着给甜甜打电话。

    电话接通:“喂,小夕。”

    “甜甜,在哪里?”

    “我在冰城大酒店呢,我老公有一个活动让我陪他参加。”

    童夕兴奋不已,立刻转身看向酒店内:“我也在呢,我在门口,该死的秘书不让我进去。”

    “我看到傅睿君了,你怎么不跟他一起进来,这个会场要邀请卡的。”

    “他走得急没有等我,你出来一下吧,我们到外面坐坐,聊聊天。”

    “可是……”甜甜纠结的语气显得担忧。

    童夕疑惑:“你之前不是说你老公跟你关系形同陌路吗?我看他去哪里都带上你,好像还挺恩爱的。”

    甜甜嗤笑,无奈的说:“是呀,在外人面前,我们的确很恩爱,那是给别人看的,这关乎他的形象,还有他家的声誉。”

    童夕似乎懂了,在冰城里赫赫有名的家族,都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内在糜烂不堪,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死要面子。

    “那你出来吧,反正活动也没有机会让你上台发表。”

    “我怕他等会找不到我。”

    “没事,我看他也不找你,活动一完,他自顾自走了。”

    甜甜想想也是,只是出场的时候让媒体照照相,秀秀恩爱而已,活动一旦结束,他的确不会管她了。

    “好,我现在出去,你等等我。”

    童夕中断电话,放在包包里,转身看着酒店大堂,等着甜甜从里面出来。

    一辆黑色轿车来到童夕后面的道路上停下来,车窗拉下了,露出穆纷飞精致冰冷的小脸,她歪头看着童夕的背影,目光清冷,毫无表情。

    等了片刻,甜甜从里面出来,跟童夕迎面而上,开心地嘘寒问暖之后,两人牵着手,亲密无间地走在马路上。

    穆纷飞缓缓的开着车子跟上。

    刚刚接到穆纪元的电话,让她跟踪童夕,她的一举一动都要向他报告。

    童夕和甜甜走了大概十几分钟,进入一家高档次的法式餐厅。

    穆纷飞下了车,跟着走进去。

    进去后,清澈的大眼睛扫视一圈里面的装潢,发现都是一个一个用植物间隔开来的小区域,看起来十分精致典雅,静谧舒适。

    “你好,请问几位?”

    穆纷飞觉得这样进去不太好,会容易被发现,完全不理睬服务员,立刻转身出去,她准备在车上等。

    踩着黑色高跟鞋走向车子,突然咔的一声,穆纷飞感觉脚下生了根,无法动弹。

    她用力扯了扯左腿,不由得紧皱眉头,低下头才发现自己踩到了地面的铁栏杆口上,下面是下水道,上面是铁条栏杆做成的盖子,该死的高跟鞋头部被卡住。

    穆纷飞弯腰,双手握住左腿,用力拔了两下,完全拔不出来。

    路人也挺多,但看到她这样的也没有人上来帮忙。

    穆纷飞再试着弄了几次,还是不行,准备放弃这只鞋子,突然一道身影走来,直接单膝下跪,蹲下身。

    穆纷飞猛地一顿,僵住了,只看到男人宽厚的背部,穿着西装白衬衫,浓密的黑发稍短,他大手小心翼翼的把她的脚从鞋子里面解出来,然后把她白皙的小脚丫放到他跪地的膝盖上。

    紧接着男人一边手掰着铁栏杆,一边手拿着鞋子抽出来,两处用力,不用三秒,鞋子出来了。

    穆纷飞心存感谢,觉得绅士还是处处存在的,男人抬头那一刻,露出熟悉的俊脸,穆纷飞整个人傻了。

    “大叔?”

    曾丹对着穆纷飞扬起温和的笑意,拿着她的鞋子放到地上,大手捉住她的脚丫穿到鞋子里。

    动作温柔而轻盈,穆纷飞没有想到还会见到他,而且跟第一次见面的心情一样,心跳会加速,脸蛋会有点热热的感觉。

    曾丹帮她穿好鞋子,拍了拍膝盖站起来,笑容温暖,目光憨厚:“纷飞,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嗯嗯。”没有想到,纷飞紧张地点头,脸上露出难得的浅笑。

    曾丹举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急忙说道:“我有点急事,先走了,你走路小心点。”

    穆纷飞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曾丹已经转身冲进餐厅。

    看着曾丹离开的背影,她心里头显得有些失落,她还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呢。

    穆纷飞想了想,立刻跟上曾丹的脚步,走入餐厅。

    远远就看到曾丹走向一名女士身边,穆纷飞紧跟着过去。

    在曾丹身后面的一个座位坐下来,两人相隔着一些植物,但谈话的内容还是听得到。

    服务员上来点餐,穆纷飞只点了喝的果汁,在服务员离开的时候,她回头瞄了一眼曾丹对面的女人。

    浓妆艳抹,打扮成熟性感,是一个不错的美女。

    “我叫曾丹,很高兴认识你。”曾丹对着美女伸出手,很绅士的握手。

    “我叫霍多娜。”女人也客气的伸手,笑容如花。

    握过手之后,霍多娜娇柔的声音说:“追我的男人很多,其实我根本不用相亲的,可是追我的男人都是看我的美貌,贪婪我的身材,不是真心想结婚的,所以我才想找一个可靠的,老实的男人结婚。”

    “嗯,明白。”曾丹浅笑,“像霍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的确很多人追。”

    “你是特种兵?”霍多娜流露出好奇的目光。

    “嗯嗯。”曾丹点头。

    “那你有房有车吗?”

    “有。”曾丹觉得每次相亲,女生总会问同样的问题,他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他也深知他这种家庭条件的男人,如果连车和房都没有,那更加娶不到老婆。

    霍多娜娇羞的微笑,伸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上身倾向前,挤着大胸脯,“你的是什么房?地段在哪里?”

    曾丹一五一十的老实回答,不想有所隐瞒,毕竟结婚后还是会知道对方的条件,他早就不相信爱情,现在只是把结婚当成使命,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到了要传宗接代的年龄,家里还有年迈的爷爷奶奶天天盼着他为曾家添丁呢。

    在一旁听着曾丹相亲。

    穆纷飞低着头,双手放在膝盖上,用力地搅拌着手指,服务员什么时候送来的果汁她都不知道,心里闷得难受。

    这种难受的感觉像是不够氧气,呼吸不顺畅,心脏闷得慌。

    心情异常低落,很想离开不再听下去,可是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脚。

    心里一直想着,大叔他要结婚吗?

    相亲的女人看起来好像很不错,身材又好,再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子,落差太大了。

    穆纷飞忘记了自己的任务,一口水也没有喝过,就这样低着头,默默得听着曾丹把相亲完成。

    女人的家境好像很不错,有父母兄妹,有自己的事业,是一家服装店的老板,还很有涵养,说的兴趣爱好之类的都可以引起曾丹的共鸣。

    而她,穆纷飞,一个没有家没有家人的孤儿,没有兴趣爱好,没有学历。童年充满了黑暗,不堪的过去让人作呕,不能跟大叔相亲的这个女人相比。

    相亲到了尾声,霍多娜主动留下电话号码。

    “霍小姐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有空?”

    霍多娜憨笑,“你叫我多娜或者娜娜吧,不要叫我霍小姐这么生外。”

    “好,娜娜。”

    霍多娜也主动的笑道:“那我以后就叫你丹哥吧,我觉得你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

    “谢谢夸奖。”曾丹还是保持着客气的笑容,绅士礼貌。

    “丹哥,我明天晚上有空呢,我白天上班,晚上一起到冰城河去看夜景吧,我听说那里的夜景可美了。”

    曾丹心里很是喜悦,美女主动邀约,而且不嫌弃他农村出身,不嫌弃他房子小,车辆差,他便客气得答应:“好,我明天到你单位去接你。”

    “嗯嗯。”

    聊天过后,晚饭吃饱,曾丹也开车送霍多娜回家。

    穆纷飞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自己开着车跟上曾丹,来到霍多娜家里的小区门口。

    霍多娜到底有多喜欢曾丹?

    才第一次相亲,就把曾丹带上家里。

    曾丹跟着霍多娜去到她家,跟她父母认识了,坐下来跟霍爸爸喝茶,一直到傍晚才从霍家出来。

    霍多娜一路把曾丹送到小区门口,才依依不舍的招手离开。

    从下午到晚上,穆纷飞一直在车上等着曾丹。

    曾丹拿着车钥匙走向自己的车子,脚步轻快,心情愉悦,刚走即便,面前突然冒出一个黑影。

    曾丹一顿,停下脚步。

    街灯光之下,昏黄而暗沉,可是曾丹清晰可以看出面前的女生是穆纷飞。

    “纷飞?”曾丹蹙眉,低声呢喃了一句,“你怎么会在这里?”

    穆纷飞紧紧握拳,暗沉的灯光看不清她含着泪花的眼眸,孤冷的语气问道:“大叔会跟那个姐姐结婚吗?”

    曾丹一怔,想了想问道:“你跟踪我?”

    “嗯,我跟踪你。”穆纷飞从来都不会说谎,也没有必要说谎。

    “为什么跟踪我?”

    穆纷飞没有回他的问题,继续问,“大叔会跟那个姐姐结婚吗?”

    “如果她愿意,当然会。”曾丹现在只想找一个合适的女人,将就着过了下半辈子。

    “哦。”不知道该有些什么反应,穆纷飞只能哦了一句,然后转身,心里难受得一刻也不想停下来。

    只能羡慕那个姐姐,找到一个很好的男人。

    看着穆纷飞落寞的背影离开,曾丹还是一头雾水,面前这个女生有些奇怪。

    没有想太多,曾丹继续往他的车辆走去,开了锁上车,关上车门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

    甜甜从酒店出来,就跟着童夕一起吃过晚餐,再看了一场电影。

    期间傅睿君打了好几个电话给童夕,甜甜都羡慕不已,再看看自己的手机,清净得连一条信息也没有。

    就如同童夕说的那样,即便她突然消失,几天或者几年不回家,梁天辰也不会在乎的。

    晚上九点半,甜甜才回到家里。

    进入家门,空虚的感觉迎面而来,没有半点温暖,公公婆婆对她比较冷淡,表面上看起来很客气,可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她的。

    家里的佣人倒是挺热情,见她回来,微笑着打招呼,“少夫人,你回来啦。”

    “嗯嗯。”

    甜甜应了一声,拖着疲惫的身子上了楼梯,经过梁天成的房间那一刻,她停下脚步,寻思着要不要进去跟他打声招呼。

    但想想还是觉得没有必要。

    走到自己房门,推开门进去,甜甜低着头,反手关上房门,放下包包后,解着耳环走向大床,蓦地,甜甜猛地刹住脚步。

    梁天辰就坐在她房间的沙发上,他穿着休闲居家服,叠着腿慵懒而随意,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正盯着她看。

    甜甜心脏猛地一颤,全身僵硬,气息变得急促。

    梁天辰绝冷的语气,让人心里发毛的气场问了一句:“去了哪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