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章 识破奸计

    傅贤华怒不可遏冲进来,傅睿君尖锐的目光定格在薛曼丽的脸上,她阴森的眸子低下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诡异。

    薛曼丽转身的那一刻,瞬间变得紧张,缩缩肩膀退到傅睿君身边,傅睿君立刻往后退一步,闪开薛曼丽的靠近。

    “老公,你……你怎么来了?”薛曼丽显得惊慌,像个做错事被发现的妻子,目光闪烁,神色异常慌张。

    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的,她的表情却能让傅贤华看出一些端倪。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傅睿君怒黑了脸,冲进来直接走到去,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冲到傅睿君面前,举起拳头狠狠挥过去。

    傅睿君快速一闪,直接闪过傅贤华的拳头,傅贤华用力过度,又没有打倒傅睿君的脸上,一下子失去重心,踉跄几步向前扑过去,双手撑到落地玻璃上。

    “你敢闪开?”傅贤华怒气冲地立刻转身。

    傅睿君脸色愈发阴冷,眸子的余光瞄到薛曼丽的阴笑,她像一个被老公捉奸的女人,那样唯唯诺诺,心虚不已。

    傅贤华刚刚站稳,冲过来准备向傅睿君挥拳,傅睿君一手捉住傅贤华的手腕,定住他的动作,低沉而严峻的语气冷冷道:“别冲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连我老婆你都敢碰,你他妈还让我别冲动?我就奇怪这些年来,曼丽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原来你两早就有奸情,你……”

    傅贤华怒吼着,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薛曼丽突然手捂着嘴巴,呕吐了起来,“呕……”

    傅睿君和傅贤华被她的动作给吓得一怔,看向她。

    下一秒,傅睿君脸色沉了,傅贤华脸如死灰,目光如地狱炼火,狠狠的地燃烧着,知道自己不是傅睿君的对手,甩开傅睿君的手,冲动薛曼丽面前,怒红了眼,双手握着她的双肩,吼道:“你是不是怀孕了?”

    “老公……”薛曼丽突然委屈又惭愧的流出眼泪,低下头呢喃:“对不起老公,对不起……”

    薛曼丽愧疚的脸色看起来很可怜。

    薛曼丽哭了,傅贤华也跟着溢出男人泪,颤抖着手,气得全身发抖,一字一句如同地狱的使者:“是不是傅睿君的?”

    傅睿君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冷冷一笑,转身抽出纸巾慢悠悠地擦拭着自己的裤头,对于后续会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猜得七七八八。

    这个女人终还是露出她的狐狸尾巴,潜伏在傅家这么久,真的太厉害。

    而这一刻,傅睿君也很清楚知道爷爷的死,跟薛曼丽有直接关系,爷爷出事前天,他记得清楚的是傅贤华带薛曼丽回家见家长。

    擒贼先擒王,傅睿君想着让这个女人再蹦跶几天,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让她在傅家潜伏这么久?

    薛曼丽哭得更加伤心,然后点点头。

    看到薛曼丽点头的那一刻,傅贤华彻底崩溃,整个人都已颓废,脚步浮动,踉跄了几步后退到桌旁前面,单手一把撑到桌子边上。

    低下头,男人的泪水悄然而来,他伸手扶额,闭上眼睛哽咽得怒吼:“你们对得起我吗?”

    “对不起老公,真的对不起……”薛曼丽看似十分痛苦的哭诉,双脚一软,跪在了傅贤华面前,往前挪着膝盖,一把搂住傅贤华的小腿,“对不起老公,真的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我是被逼的……”

    傅睿君听到薛曼丽的话,不由得从心底冷笑出来,鼻腔发出一个冷哼的声音,把擦裤子的纸巾甩到垃圾桶里,转身走到落地玻璃窗前面。

    傅睿君背靠着玻璃窗,双脚交叉,双手放到裤袋里面,泰然自若的姿态,看戏似的勾起邪魅的嘴角,凝视着薛曼丽。

    这个女人实在是深藏不露,不但善于用药,懂穴位,会武功,还是演技一流。

    “老公,我对不起你,我不配做你的妻子。”薛曼丽痛哭得抽泣着。

    傅贤华痛苦不已,仰头捂着脸,恨不得杀了傅睿君,可又深知打不过他,连傅睿君一条汗毛的无法动得了,又不舍得拿薛曼丽出气,所以才如此痛苦。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傅贤华突然放下手,如同魔鬼的目光瞪向傅睿君,咬牙切齿怒吼:“我是你堂哥,我虽然很想多拿回属于我那份傅氏集团的股份,但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傅睿君的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傅睿君见到傅贤华此刻被愤怒蒙蔽双眼,死去正常思考的理智,那种杀气直接燃烧整个办公室,他也显得无奈,低头叹息一声,深呼吸沉思了片刻,抬头看向傅贤华,淡淡说道:“如果我说,我从来没有碰过你老婆,你会相信吗?”

    傅贤华推开薛曼丽的手,冲到傅睿君面前,一把揪住他的前襟,扯到自己面前,傅睿君连身材都比他高大,他只能仰头怒视傅睿君:“我老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你竟然敢说没有碰过她?”

    “你的。”傅睿君十分确定。

    傅贤华痛不欲生,怒吼“我他妈几个月没有碰她了,怎么会是我的?”

    这一刻,傅睿君眉头不由得紧蹙,脸色暗沉了几分,眯着危险的眼眸射向薛曼丽,而这个女人还趴坐在地上,演得可逼真。

    她有没有孩子,傅睿君是不知道,但是他能肯定不是自己的。

    傅睿君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傅贤华恶狠狠道:“你现在有老婆孩子了,还来搞你嫂子,你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老婆?傅睿君心脏猛地一颤,愣住了,想起童夕他便手足无措。

    顿了片刻,傅睿君双手握住傅贤华的手腕,一把甩推开他,直起身走到薛曼丽,粗鲁的动作把薛曼丽从地上拉起来,低头怒视着她,对上她泪眼婆娑的眼眸,一字一句冷问道:“你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薛曼丽委屈得扁嘴,控诉道:“睿君,求求你不要再逼我了,我老公已经知道了,我不会再受你的威胁,我明天就去把孩子打掉,我老公原不原谅我已经不重要,我不会再受你威胁,我……”

    她的话,傅贤华深信不疑。

    傅睿君气得上气不接下气,仰头对着天花板深喘,如果不是想捉到幕后黑手,他真的想一掌打死这个女人。

    世人都误会他,他无所谓,毕竟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清者自清。可是,他不可以让童夕误会。

    傅睿君握着薛曼丽的手臂,狠狠的用力,力道重得快要掐碎她手臂似的。

    带着警告的语气,“你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你这样做是在自掘坟墓。”

    薛曼丽楚楚可怜,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

    傅贤华冲上前,一把推开傅睿君,把薛曼丽从他手中抢过来,搂入怀抱护着,紧张地看着薛曼丽问道:“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薛曼丽痛苦的双手捂脸,低下头:“呜呜……”大哭了起来。

    哭得伤心欲绝,傅贤华看得心疼不已,“别哭了,老婆,告诉我到底怎么一回事,是不是这个傅睿君逼你的?是不是?”他咆哮着怒吼。

    薛曼丽摇头,“老公,我太傻了,我相信他的话,他说只要一次,就给你百分之十的傅氏集团股份,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公司的股份,我就相信了他的话,可是他这些年不但没有兑现承诺,还……还不断威胁我,逼我,我,呜呜呜……”

    傅睿君听到这个女人的话,气得心脏剧烈起伏,现在真的是百口莫辩,攥紧拳头,无处发泄的怒气。

    而这时候傅贤华怒不可遏转身,忍不住要杀了傅睿君似的气势,举起拳头再一次打来。

    傅睿君已经被气得无话可说,傅贤华还昏庸盲目,把气撒在他身上,见傅贤华拳头挥来,傅睿君微微一闪,躲开他的拳头,紧接着铁硬的拳头狠狠打在傅贤华的脸部。

    “砰。”的一声,傅贤华被打得弹出一米远,倒地后直接牙齿松动,喷出血来。

    傅贤华被一拳就打得头晕眼花,没有了方向感,脑袋一阵眩晕,眼前忽闪着星星。

    薛曼丽吓得倒抽一口气,捂着嘴巴冲到傅贤华的身边,“老公,天呀……”薛曼丽扶着傅贤华,指着傅睿君怒斥道:“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还敢打我老公?”

    傅睿君痞里痞气的摇摇手腕,好久没有这样活动过筋骨了。

    他内心积压着一股无法发泄的愤怒。

    “愚蠢的人。”傅睿君清冷的语气对着傅贤华继续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没有碰过你老婆,如果她肚子里面有孩子,那也不是我傅睿君的。”

    薛曼丽突然站起来,从身上的衣袋里面掏出手机,受到了天大委屈似的,“好,你没有错,都是我的错,我让大家来主持公道。”

    说着,薛曼丽已经打通了自家公公的电话,气恼道:“爸,我怀孕了,孩子是傅睿君的,你要为我和我老公主持公道。”

    那一刻,傅睿君握拳的手指骨泛白,发狠得咯咯在响,手背青筋暴露,脸色铁青,连脖子的青筋都暴怒出来。

    中断电话,薛曼丽带着挑衅的味道仰头对视着傅睿君,四目相视,薛曼丽看似痛苦悲壮的眼眸之下,暗含着丝丝得意的神色。

    这种用女人名誉和道德设计出来的陷阱,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之下,人们通常都会相信女人的话。

    而正好他傅睿君名声本来就不好,放荡不羁的他和一个贤惠淑德的女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结果很明显。

    他傅睿君这个哑巴亏是要吃定了。

    -

    傅家。

    像是三堂会审的阵容。

    连正在外面旅游散心的傅睿君父母也匆匆忙坐飞机回来。

    至于那三堂?

    傅睿君的父母,大伯一家,姑姑和姑父。

    富丽堂皇的客厅内。

    所有人都已经略知一二,却没有人先说话,气氛异常压迫,一股冷气压凝聚得难以消散,战争即将爆发。

    大伯一家脸色最为难看。

    最痛苦难堪的傅贤华此刻除了愤恨,也没有做任何行动,这一次大家都是来为薛曼丽主持公道的。

    都等待她说明事情的缘由再出声。

    傅睿君坐在双人沙发上,慵懒的姿态靠在椅背上,一边手无力似的搭在边上,另一只拿着手机,泰然自若地刷新网页看新闻。

    该来的逃不掉,不该来的还得来,这场浩劫注定要发生,他只能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傅红等得不耐烦,对着薛曼丽说,“曼丽啊,有什么事情就不怕说出来,大家会为那主持公道的。”

    薛曼丽悲凉的脸看起来很不好,消沉而愧疚,抬头看向傅红,“姑姑,再等等吧,还差一个人没有到呢。”

    傅红扫视着一大家子,“都到齐了。还有谁?”想着,傅红又说,“你也把我女儿叫来吗?”

    薛曼丽摇摇头,“不是的。”

    “那是谁?”

    “童夕。”薛曼丽低声呢喃着这两个字。

    正在悠哉地看网页新闻的傅睿君猛得一颤,握着手机的手掌不由自主用了力道,掐得使劲,眸色沉了下来。

    “那个女人又不是我们傅家的人,干嘛要等她?”傅红不悦,双手抱臂靠在沙发上,翻着白眼。

    下一秒,傅睿君反应异常激烈,猛得坐直身体,看向傅贤华冷冷道,“这场闹剧就到此结束,我跟你老婆没有任何关系,她所说的纯属捏造。”

    说完,傅睿君站起来,把手机放在裤袋里。

    他父亲傅功突然一句严厉的怒吼,“你给我坐下。”

    大哥傅贤斌也开了口,沉稳的语气毕竟客气,“三弟,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没有迫害二弟媳?”

    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不可一世的倨傲,“凭我是傅睿君,我说的话就是真相。”

    “三弟好狂傲的口气。”傅贤斌为此打抱不平,“凡事要平心而论,现在二弟媳连你的孩子都有了,你还想用一句话就甩干净责任?你良心就不怕受到谴责?”

    傅睿君叹息一声,双手插入裤袋,看着傅贤斌冷冷道,“大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说没有就没有,这只是个误会。”

    这时,听到门铃响,管家立刻跑去开门。

    傅睿君微微一僵,本来还挺轻松的身体变得紧张,歪头看向门口。

    童夕诺诺走进来,看到傅家所有人都在,她秀丽的眉心紧蹙,看了看所有人,再把目光发到傅睿君的脸上。

    四目相对,童夕疑惑,傅睿君紧张,立刻迈开脚步上前,一把拖住童夕的手,急忙往外面走起。

    “睿君,怎么了?”童夕一头雾水,前脚才进来,还不知道什么事情,傅睿君这么紧张地想把她拖走,这太不正常。

    薛曼丽猛得站起来,对着快要出门的两人喊,“我怀了傅睿君的孩子。”

    家里所有人已经知道了,听到这一句话还是未免会觉得震撼,愤怒。

    更何况是童夕,她猛得刹住脚步,傅睿君牵住她的手也跟着停在门口。

    来不及了,已经知道。

    傅睿君无力地闭上眼睛,仰头看着门口外面的天空,心里闷得难受,只差一步就把童夕带走了。

    而这一刻,傅睿君清楚知道薛曼丽的动机之一,就是要拆散他和童夕。

    童夕缓缓回头,看向薛曼丽,脸色一点一点变白,再由白变青,身子僵硬,脚像生,根似的无法动弹。

    傅红眯着阴沉的目光看着傅睿君和童夕,心里盘算着,可以凭借这个机会把傅睿君和童夕拆散,让小雪上位,也挺不错。

    觉得可行,傅红立刻站起来,冲到门口,一把拽住童夕的手,拉着往大厅走,“你进来坐着,你是睿君他孩子的妈妈,这件事你也有份,毕竟到时候你儿子会多一个弟弟妹妹。”

    童夕整个人傻了,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她心脏像擂鼓,薛曼丽当着这么多家人的面说怀了傅睿君的孩子,决定不是闹着玩的。

    那一刻,童夕脑袋一片空白,心脏闷痛闷痛得难受。

    被傅红拉进来坐在沙发上,她愣着。

    傅睿君知道此刻无法逃避了,只好走进来,站在童夕身边,低头看着童夕煞白的脸蛋。

    童夕呆滞的神情十分恍惚,薛曼丽准备坐下来开始说话,童夕猛得站起来,没有信心去面对,“这是你们家里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不适合在这里,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睿君突然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手掌,童夕一怔歪头看向他。

    傅睿君珉唇,紧紧的凝望着她清澈却呆滞的眼神,一字一句问道,“夕夕,你相不相信我?”

    望着男人严肃却深情的黑眸,童夕愣了。

    傅睿君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或者别的甜言蜜语。可是这个男人跟她一路来分分合合所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她还历历在目。

    相信?

    傅睿君见童夕没有作声,心里难受得像被剑刺一样,伤痕累累。

    如果童夕不相信他,而他又没有办法证明,那一切都完蛋了。

    傅睿君往前一步,靠得童夕很近,低头俯视着她,握住童夕的手缓缓压到自己的心脏上,那位置现在正疼着,他声音低沉沙哑,充满了郁郁不乐的气息,“摸着这里,告诉我,你到底相不相信我?”

    压在男人胸膛上的掌心明显感觉到他的心跳,而且速度极快,起伏剧烈。

    童夕还是没有回答,倒是反问,“你二嫂说的话是真的吗?”

    傅睿君不由得立刻甩开童夕的手,心寒得发出一声嗤笑,失落得往沙发坐下来,靠在沙发上等着暴风雨来临。

    看来,这又是他一个人的战役,童夕的问题分明就是不相信他。

    “你也坐下来吧。”傅红指了指傅睿君身边的沙发,语气很是冰冷,“听听曼丽怎么说,这事情睿君实在过分。”

    童夕缓缓坐下来,歪头看着傅睿君。

    傅睿君垂下眼眸,慵懒的姿态优雅地叠腿坐着,脸色异常难看。

    童夕再一次倾身靠近傅睿君,低声再问一次,“你二嫂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傅睿君皱眉,气愤得一句话也不想说,他只想摔门而去。可童夕的大眼睛眨了眨,清澈见底,不像是怀疑的目光,倒像是确认的感觉。

    傅睿君隐忍着说了一句,“不是真的。”

    那一刻,童夕被悬挂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郁闷的情绪瞬间化解,对着傅睿君挤出温柔的笑意,倾身到他耳边,细声细语:“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那个女人,我怕你是被他强上的,所以才问问。”

    傅睿君听到童夕的答案,不由得扬起淡淡浅笑,心情也变得欢愉。

    瞬间觉得没有什么可怕了。

    整家人都相当严肃看待这件事情,而童夕和傅睿君则在一旁交头接耳,低声呢喃,这让当事人更加愤怒。

    薛曼丽拉下脸,从裤袋里面掏出一张纸打开,晾在桌面上,大家好奇的瞄一眼,是一张B超单。

    放下B超单,薛曼丽低下头细声说,“我也是最近才发现我怀孕的,即便我今天没有跟傅睿君在办公室做那样的事情被我老公看到,我怀孕的事情还是会被发现的。”

    童夕探认真看着B超单。

    三个月?

    童夕又看向薛曼丽,三个月前她还没有住进傅睿君的家呢,所以不清楚傅睿君的行踪。

    “其实很久之前,傅睿君就对我有不轨行为,我是反抗拒绝的,可是我敌不过他,事后他说给我老公百分之十的股份让我不要说出去,后来每一次他都威胁我,却从来没有实现诺言,给我老公股份,也不放过我。”薛曼丽说着,泪水悄然而来,在傅贤华听来,妻子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而且还是为了他。

    薛曼丽拿着纸巾擦拭泪水,哽咽道,“直到今天中午,他又在办公室里强行让我伺候他,被老公发现,事情才会败露。”

    听完薛曼丽声泪俱下的控诉,众人大怒。

    “畜生。”

    “简直过分,自己二嫂也不放过。”

    “混蛋,简直太混蛋了,我们傅家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混球?”

    “……”

    各种谩骂,责怪,讨伐的声音从傅家这群人的嘴里喷出来。

    傅睿君侧着身,深邃墨黑的眼眸只盯着童夕的脸色看,童夕倒是显得不卑不亢,不慌不忙,这让他很是放心,此刻无所畏惧。

    童夕十分认真地听完,然后说了一句,“捉贼拿桩,捉奸在床,有什么证据说睿君跟你有奸情?”

    薛曼丽顿时墨了声,一副痛苦的表情,捂着嘴巴低头哭了起来。

    所有人的怜悯之心瞬间被引爆,傅贤华怒气冲天地指着傅睿君,“我今天就刚好把他捉了个正着。”

    童夕惊讶不已,反问:“他们在办公室脱衣服做那种事情了,被你捉住了?”

    “这事情不用脱衣服。”傅贤华怒脸,目光含恨。

    还有不用脱衣服的:捉奸在床?

    童夕歪头看向傅睿君,浅笑着问:“怎么做到的?”

    傅睿君无奈,性感的唇角上扬,露出一抹邪魅的冷笑,觉得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伸手勾在童夕的背后,将她搂到自己胸膛前面,附身靠在她耳朵边上。

    他磁性的声音极度轻盈,“薛曼丽故意把脸往我裤裆钻,给人造成的假象像是在口……”

    “我靠!”童夕突然一句爆粗脱口而出,傅睿君还没有说完她已经受不了了。

    该死的上次就差点把她的男人给强了,这一次又来?童夕怒不可遏的转脸怒瞪着薛曼丽。

    相比之下,薛曼丽贤良淑德,大家当然会百分百相信薛曼丽的话,这种情况下,傅睿君再如何澄清也是变成脱罪的狡辩。

    童夕压抑着心底的愤怒,突然站起来,走进厨房。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看着童夕进去后又走出来,手里多了一个杯子和一个托盘。

    走过来后,童夕把东西递给薛曼丽,冷冷道,“去拉泡尿在这个杯子里拿过来。”

    傅睿君眉头一皱,看着童夕这奇怪的举动,显得甚是疑惑。

    薛曼丽仰头对视着童夕,眼波暗涌着激烈的较量,薛曼丽隐藏在贤惠之下是冷冽的目光,而童夕这是坚毅而肯定的光芒。

    童夕一字一句讽刺,“怎么了?二嫂是怕了还是不敢?不是说怀孕了吗?拉泡尿过来给我,我就相信你,单凭你那B超单,我可以给你弄几卡车都可是。”

    傅贤华不悦,“你这么什么意思?现在大家都在说重要的事情,你搞什么飞机?”

    傅红也疑惑地看向童夕,“你想验尿?”

    “家里还能验?”几个不懂的男人都发出这样的疑问问向身边的女人。

    在所有人一片议论中,童夕态度异常坚定,见薛曼丽脸色愈发难看,她就越自信。

    “如果二嫂不肯,那我跟睿君就回家了,等你生完小孩,带着DNA上来找我们,我们再来继续讨论今天这事情吧。”

    大嫂怂恿,“去吧,没什么好怕的。”

    傅红:“对对对,去吧,B超都能出来,还能有假?”

    就连薛曼丽的公公也加入劝说行列,“曼丽,能去吧,大家自己人,没有什么尴尬的,如果这个混蛋真的逼迫了你这么多年,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何茜瞄一眼神色暗沉的薛曼丽,再看看童夕自信的脸,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何茜已经没了女儿,后半生没有依靠,此刻必须要讨好这个儿子和准媳妇。

    她拿着托盘和杯子站起来,走到薛曼丽身边拉起她,“曼丽,我跟你一起去。”

    薛曼丽在大家的怂恿和监督之下,弄来一杯尿液放到桌面的托盘上。

    童夕从沙发下来,蹲在茶几边上,拿来自己的包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大困各种各样的小包装。

    傅睿君倾身向前,看着童夕拿出来的东西,顺手拿起一支,“夕夕,这是什么?”

    “验孕棒。”童夕还在低头拿出来,往桌面摆齐后,至少有十多种不一样类型品牌。

    “你买这么多验孕棒做什么?”

    “往月经迟了快一周,本来我想验的,现在派上用场了。”童夕特得意,可殊不知已经有人紧张得手心冒汗,脸色瞬间沉得可怕。

    薛曼丽的眼神极度慌张。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童夕拆开的验棒上。

    傅睿君看着手中的小包装,心脏突然颤抖,童夕说得轻巧,迟来的月事代表着有可能怀孕。

    十几只验孕棒足够验出结果傅睿君偷偷的把手中的那只验孕棒放到了衣服的袋子里。

    他的女人,也必须得验验。

    十几只验孕棒都粘上尿液,一字排开在托盘里面,大家坐等着,五分钟后的结果。

    一条红杠杠。

    在坐的女人脸色都变了,带着疑惑和鄙视的目光看向薛曼丽。

    “什么结果?”傅贤华现在最为紧张,别人都是想听自己老婆有喜,他却想听没有怀孕的消息。

    童夕转身对着管家说,“把这东西都清理掉吧。”

    “是。”管家上前,带走东西。

    傅贤华恼怒得再问一句,“到底什么结果?”

    童夕只是笑笑,不说话。眯着鄙视的目光瞪向薛曼丽。

    童夕觉得薛曼丽并不笨,而且很精明厉害,这次的失误应该是薛曼丽把她童夕想得太笨了。

    以为是个女人停到这样的话题都会发疯吗?

    何茜双手抱臂靠在沙发上,颇为讽刺地笑了笑,“怀孕是假的。”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此刻都心知肚明,不想再为这闹剧说任何一句话。

    傅睿君对薛曼丽的事情已经完全不上心。他手肘顶在沙发扶手上竖起来,修长的手指磨蹭着下唇,眯着魅惑迷离的目光盯着童夕的背影。

    脑海里都是童夕刚刚说的话。

    月事迟了一周。

    这句话让他的心乱了,狂跳了,激动了……

    听到说没有怀孕,傅贤华激动得笑哭了,含着泪水却咧开嘴大笑,“没有怀孕,真的没有怀孕,太好了。”

    童夕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跟傅睿君相识的邪魅笑意,“二嫂不但没有怀孕,而已跟睿君的事情都是捏造出来的谎言。”

    傅贤华虽然不想承认,但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气恼地说道,“我亲眼看到他们在办公室里面……”

    傅贤华的话还没说完,童夕立刻打断,“你看到什么?你根本什么也没有看到,你只看到肤浅的表面,例如这样。”

    说完,童夕突然转身,立刻把头埋在傅睿君的大腿里面。

    吓得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羞涩而惊讶。

    傅睿君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身体一僵,双手猛得握住两边扶手,惊讶的目光低头定格在童夕的小脑袋上。

    薛曼丽扑上来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立刻推开,恶心泛滥成灾。

    而童夕的小脸蛋扑来,他第一反应竟然是……蛋疼的直接变化了。

    众目睽睽之下,傅睿君惊慌失措,“夕夕,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