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06章 夫妻同心,其利断三

正文 第106章 夫妻同心,其利断三

    傅睿君压低声音,深怕吵到童夕,轻声说:“你跟果果吃吧,吃完我让司机送你回家,天黑了……”

    顾小雪立刻浅笑道,“没有关系的,如果太晚了,我可以在这里过夜,反正小夕生病了,也没有人照顾果果呢。”

    “春姨会照顾果果。”傅睿君斩钉截铁,脸色稍微有点冷,“吃完晚饭就回去吧,姑姑会担心你。”

    “不会的,妈妈知道我来找你,她不担心。”

    傅睿君低头深呼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顾小雪此刻的笑容温柔得让人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已经说到这个分上了,还赖着不走。

    躺在床上的童夕眉头蹙紧,脸色愈发难看,还继续装睡。

    顾小雪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还那么温柔体贴的留下来帮忙照顾果果,硬是要逼她离开,显得不近人情。

    傅睿君还没有说完,顾小雪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三哥,你快下来吃饭吧,我先下去陪果果吃。”

    “小雪……”傅睿君喊住她。

    可是顾小雪含着笑容低头转身走向楼梯。

    童夕缓缓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被子下滑到腰间,她曲起膝盖,抱住膝盖把头埋在膝盖内侧。

    傅睿君关上门,转身的时候看到童夕醒来,他微微一顿,愣了几秒,立刻走过去,坐到床沿边上,轻声呢喃:“醒了?”

    童夕脑海里还想着如何应付顾小雪的重要事情,对于傅睿君的话,她没有回应。

    见童夕还不理不睬的,傅睿君弯腰,偷偷瞄了一眼她压在膝盖上的脸,“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喝水?”

    童夕心里特别烦躁,一想到顾小雪还在楼下想尽办法拉拢自己的儿子,讨果果欢心,说不定果果这个小叛徒会跟他爸爸一样,已经喜爱顾小雪多过自己了。

    越想越心烦,童夕闭上眼睛隐忍着愤怒。

    傅睿君说的话她没有注意听,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傅睿君深呼吸一口气,一而再再而三的问她都不理不睬,心情显得低落,最后问一句,“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嗯?”童夕终于有点反应。

    她抬起头看向傅睿,愣着眼眸显得迷茫,刚刚睡醒的神情有些恍惚,“你在跟我说话?”

    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被人忽略的感受,让他很是讽刺地笑了笑,“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都没有听见?”

    童夕点点头,“嗯嗯,还没有听到,你跟我说什么?”

    傅睿君眉头紧蹙,对童夕露出一抹浅笑,邪魅而轻挑,“我想问你晚上需不需要贴身陪睡?可以整晚为你盖被子暖被窝。”

    刚刚好像不是说这个,童夕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轻挑的。这个男人的性格就是如此。

    其实,童夕很了解他。

    而她却因为说了一句:我不了解你,把傅睿君惹得怒不可遏。

    傅睿君的话还言犹在耳:

    “这条疤为你留下来的,为了你我心都可以不要,你却说你不了解我?”

    “为了跟你去登记结婚,我放弃了我一生的荣誉,离开军队,你却离我而去,你也是因为不了解我?”

    “为了爬到你头上征服你,每天逼着自己在我最讨厌的商场上尔虞我诈,你却告诉我,你不了解我?”

    其实,她真的不知道。

    这个男人从来不把爱挂在嘴边,连一句喜欢她的话也没有表白过,她真的不知道。

    想起傅睿君的话,童夕眼眶突然红润,泛起淡淡的雾花。

    凝视童夕,见她迷蒙的眼眸突然湿润,傅睿君不由得皱起眉头,无奈地叹息,“你怎么又哭了?”

    童夕立刻伸手摸上自己双眸,轻轻揉了揉,嘴硬道:“我没有哭。”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童夕将眼泪抹掉,抬头对视傅睿君,极其认真,“睿君,你还记得上次你说过什么话吗?”

    傅睿君见童夕此刻态度温和,不再像个小刺猬似的总是刺人,他也轻松下来,侧身往床上躺下来,单手撑着头,凝望着童夕,语气显得慵懒:“什么话?”

    童夕脸蛋微微泛红,双手抱着膝盖,下巴顶在膝盖上,眨眨迷离的眼眸,羞涩道,“就是上次你跟我睡的时候说的话。”

    傅睿君眯眼,剑眉皱起,沉思片刻反问,“我说的话?夕夕你好美?”

    “不是。”童夕摇头。

    傅睿君调了一下姿势,躺在床上,双手压在头下面垫着,看着天花板继续回想,“跟你睡的时候,我也没说什么话。”

    童夕含笑,撒娇似的语气,“再想想,很重要的。”大眼眸一直盯着傅睿君俊逸的脸庞,觉得很好看。

    傅睿君歪头,魅惑地挑眉,语气异常邪恶,“你好软好香好舒服?”

    “不是不是不是……”童夕脸蛋瞬间绯红,伸手往他胸膛拍打,气恼不已。

    傅睿君一把握住她的手,固定在他的胸膛上,深邃炙热,变得认真,低声细语:“夕夕,你胸好大。”

    童夕彻底无语了,脸红心跳,快速拔出自己的手心,生气地下床,“我不跟你说。”

    傅睿君猛得坐起来邪魅地笑了笑,“你要去哪里?”

    “下楼。”童夕穿上鞋子,拿起旁边的薄外套穿上,走向门口。

    看着童夕离开房间的背影,傅睿君眸色微微一沉,他当然记得上次说过什么话。

    他上次跟童夕睡的时候说过,让童夕跟他去领个证,再生个女儿。

    他只是不明白童夕为何突然提起来。

    顿了片刻,他也下床跟上。

    童夕出了房门,身子还些不适,她步伐匆忙,哒哒哒的下楼声引起楼下饭厅里面吃饭的人的注意。

    果果抬头,见到童夕下来,立刻兴奋地离开餐桌,冲向童夕,“妈妈,你生病好了吗?”

    童夕扬起淡淡浅笑,余光瞄向前面餐桌的顾小雪,顾小雪此刻正冷着脸看向这边。

    “妈妈病好了。”童夕尽量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现在不是生病的时候。

    “妈妈,我们去跟小雪姨吃饭吧。”果果拖着童夕走向餐桌。

    童夕抬眸,挤出微笑,以顾小雪对视,客气道,“小雪,你在这里吃晚饭啊?”

    小雪点头,同样客气:“嗯,你生病了,我帮忙照顾果果,帮三哥分担一下。你脸色看起来还很差呢,要不要让春姨给你送点粥到房间吃?”

    “为没事。”童夕拉开椅子坐下来,这时候傅睿君也下到客厅,走向餐桌。

    佣人送来白饭和炖汤,傅睿君走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顾小雪看向傅睿君,浅笑地打招呼,“三哥,吃饭。”

    果果也跟着顾小雪一样礼貌说话,“爸爸吃饭。”

    “嗯,吃饭吧!”傅睿君拿起筷子,深邃墨黑的眼眸看向童夕,见她脸色不好,精神萎缩,还强装没事下来吃饭,他很是担忧,问:“夕夕,你要不要喝点粥?”

    童夕一点食欲也没有,现在顾小雪就坐在她面前,还想留下来过夜,如果开了先例让她留下来,以后的日子就没完没了了。

    童夕摇头,看向傅睿君,露出温婉体贴的浅笑,“不用了。睿君,等会吃完饭你送小雪回去吧,我不放心司机送她。”

    顾小雪拿筷子的手猛得一僵,顿了几秒,准备开口说话,傅睿君立刻接话,“嗯,那我送她回去吧。”

    顾小雪看向傅睿君,张开嘴巴,声音差点出来,弥留在唇齿间,童夕立刻抢话,“你送小雪回家,我比较安心,现在的社会太乱,司机也不可靠。”

    顾小雪慌了,放下筷子,倾身上前,“不是的,三哥,我……”

    童夕根本不让小雪有说话的机会,指着傅睿君面前的鸡肉,“睿君,你能夹块鸡爪给我吗?”

    顾小雪的话又被掩盖,心急如焚,想说什么都被傅睿君和童夕这一唱一和淹没。

    傅睿君拿起筷子,夹起爪放到童夕碗里,“今天怎么想吃鸡爪了呢,平时都不爱吃。”

    “换换口味。”

    “嗯,吃完饭记得吃药。”傅睿君叮嘱。

    童夕直接放下筷子,手指拿起鸡爪,相当女汉子的姿势啃着,“药在哪里?”

    “你房间。”

    “我不知道该如何吃,你帮我弄。”

    傅睿君噙笑,“好,你病还没好,晚上睡觉踢被子会着凉的,我今天到你房间去睡。”

    顾小雪脸色瞬间铁青,瞪着眼看向傅睿君。同时,童夕眉头紧蹙,抬眸看看顾小雪,再看向傅睿君。

    从傅睿君狡黠的目光中看出他的腹黑。

    他是故意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童夕看透了这个男人的坏心思,因为此刻她在故意膈应顾小雪,傅睿君助攻之余还占便宜。

    童夕觉得对付顾小雪更加重要,跟傅睿君睡也没有什么不好,这个男人应该不会在她生病的时候折磨她吧?

    傅睿君期待童夕的答案,童夕想了想,浅笑着点头,“嗯,你方便就行。”

    男人不由得勾起嘴角,露出邪魅的浅笑,“我随时都方便。”

    这你一言我一句的,根本没有顾小雪说话的机会。

    这个晚上,傅睿君把顾小雪送回家,没有顾小雪在这里,童夕睡得也安心,吃了药又睡着了,傅睿君什么时候回家的,什么时候爬上她的床抱着她睡一晚上的,她都不知道。

    只感觉到深夜这个男人醒来好多次,总是摸摸她的身子和脸蛋,盖盖被子又搂着她睡。

    这是第一次,跟傅睿君睡觉,他会如此安分。

    -

    富丽堂皇的别墅客厅内,黑色系列的真皮沙发,穆纪元一边手搭在沙发背后,叠着腿悠哉地侧坐着,另一边手拿着一杯红酒。

    猩红的酒液在他轻轻的摇晃中,在杯中划出优美的弧度。

    穆纪元眯着眼眸,脸色铁青,整个人的气场看起来阴森骇人,他身后还站着一个近身保镖,而穆纷飞则低着头,站在他面前不敢作声。

    “纷飞啊,哥让你我大小姐带回来而已,这么简单的事情,你竟然都做不好,你说哥养你有什么用?”

    穆纷飞冷冷的道歉:“对不起,哥。”

    “为什么做不到?”穆纪元不悦的抬眸,尖锐的目光瞪着穆纷飞。

    穆纷飞就像个没有感情的傀儡,连语气也冷淡不已:“因为大小姐用刀子架在脖子上,我不敢冲动行事,怕她伤到自己。”

    穆纪元嗤笑,“刀子架在脖子上?”

    “是的。”

    穆纪元仰头,一口喝完杯中的红酒,甩手一抛,空杯子掉到地面上,因为有地毯,杯子没有碎裂,穆纷飞从而可以判断到他还不是很生气。

    “那个小家伙变聪明了,敢这样威胁?”穆纪元说着,嘴角噙笑,带着宠溺的口吻:“我倒要看看她能逃到是时候。”

    穆纷飞继续沉默不语。

    “你回房吧。”穆纪元低声呢喃一句:“软硬都不行,那我就让她自己乖乖回到我身边来。”

    穆纷飞对着穆纪元鞠躬,然后转身往二楼走去。

    穆纷飞回到房间,关上门。

    她来到床沿坐下来,拿出手机打开,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冷漠的脸色缓了些许,把曾丹的号码存起来,标注:那个大叔。

    客厅下。

    穆纪元仰头靠在沙发背后,看着天花板在沉思。

    身后的男人开口,声音淳厚激昂,“老大,让我出手吧,什么事情都能为你办得妥妥帖帖的。”

    穆纪元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低声说:“不用,你出手太大材小用了,我自然有办法让她乖乖回到我身边。”

    说完,穆纪元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对着手机,穆纪元冷冽的声音命令道:“行动吧,让她自己离开傅睿君,尽快回到我身边来。”

    说完这句话,穆纪元中断手机通话,然后露出得意忘形的笑意。

    “老大,你让谁出手?”男人疑惑。

    穆纪元邪冷噙笑,颇为自信,“一个可以颠覆整个傅家的女人。”

    说完,穆纪元突然站起来,走向楼梯,忍不住地发出狂傲的笑声,阴森邪魅,充斥着整个客厅。

    -

    清晨。

    晨雾弥漫,空气清新,阳光暖兮。

    童夕从温热的怀抱里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傅睿君怀抱里,而男人还在沉睡。

    他均匀的呼吸声很沉,估计晚上没有睡好,所以早上睡得特别的香甜。

    童夕感觉自己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精神爽朗。

    她微微动了一下身子,男人突然伸脚一把勾住她的身子,拖入怀抱,伸手搂住她的腰腹。

    再一次被傅睿君搂得严密,童夕躺在他怀抱动弹不得。

    身子感受到他早晨的一柱擎天,十分强悍的气势,童夕不由得蹙起眉头,凝视着他的俊脸。

    童夕印象中的傅睿君是一个十分强悍的男人,特别是欲这方面。

    只要跟他睡,就没有一晚是清闲的。

    所以这个晚上还能安然无恙地度过,童夕觉得很惊讶。

    看来这个男人平时只是不想忍而已,如果说起忍耐力,他是超强的。

    童夕伸手轻轻推开他的手臂,缩着身子,废了九牛之力,才小心翼翼的从他怀抱里钻出来。

    不想吵着他,便让他好好休息。

    童夕进入卫生间洗漱,然后换上休闲套装,准备下楼吃早餐,可刚出房间,就听到楼下出现顾小雪的声音。

    “果果,你爸爸还没有起床吗?”

    “还没有呢,我要上课了,小雪阿姨再见。”

    果果跟着春姨离开家门,顾小雪目送果果离开,转身走到客厅,抬头望向二楼。

    刚好这时,童夕正看着一楼,两人的视线对上,那一刻的气氛顿时沉了下来,眼波暗涌气流压抑。

    童夕脸色略沉,看到顾小雪这一身职业装打扮,手中还拿着女装公文包,这气势是要去上班的节奏?

    顾小雪扬起浅笑:“小夕,早上好啊。”

    “早……”童夕此刻真的没有办法笑得出来。

    “三哥起床没有?我是过来找他去上班的,我打算到三哥的公司去工作,跟他学习打理公司。”

    打理公司?

    怎么听起来像贤内助似的。

    童夕站在二楼栏杆处,身子僵硬,语气颇为冷冽,“哦!”

    “你帮我叫三哥起床吧,已经迟到了。”

    童夕心里隐隐地发闷,一边手握住栏杆,“昨晚比较累,让他还睡会吧。”

    顾小雪浅笑,故意道:“三哥他身体很棒的,少睡一会也没事,还是我去叫他吧。”说完,她立刻走向楼梯。

    童夕紧张得立刻叫住她:“不用了小雪,还是我去叫吧。”

    顾小雪停下脚步,仰头浅笑:“好,谢谢你。”

    童夕转身,走向房间,关上门。

    这一早上愉悦的心情瞬间消失,沉得发慌。

    她童夕竟然这么窝囊斗不过顾小雪?该死的,她就最害怕这种人畜无害的女人,简直就是带毒的白莲花。

    童夕回到床沿边上,坐下来伸手推了推床上的傅睿君。

    语气相当不悦,“睿君,你表妹过来找你一起上班呢。”

    傅睿君被推着清醒了几分,眯着朦胧的眼眸,见到童夕难看的脸色,好像很生气似的。

    他突然伸手,一把将童夕拉到,转身扑上。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童夕吓得尖叫:“啊,你干什么?”

    扑倒童夕后,傅睿君整个人压上,不留一丝缝隙,将头埋在她的脖子内,身体磨蹭,沙哑磁性的声音异常低沉,“身体好点了吗?”他呼吸滚烫,喷在童夕的脖内,引起童夕不由自主的战栗。

    “我没事了,你……你放开我吧。”童夕已经感觉到他的欲望,可是这一大早的,顾小雪还在楼下。

    “放开你,你又要去哪里?”傅睿君双手缓缓摸到童夕的手腕,握着放到头顶上,固定住,准备他攻城的气势。

    童夕不悦,“你表妹还在楼下等你上班。”

    “让她等。”

    “她会上来找你的。”

    “那就让她上来。”

    “你……”童夕疑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直到傅睿君把唇靠近她耳边,邪魅的语气细声细语:“你纵情地叫都没有关系。”

    嗯?

    童夕似懂非懂,以为自己误解错了,可是……

    傅睿君压低头,吻上她的脖子。

    那一刻,她吓得大叫,惊慌,酥痒,才懂得他的意思。

    顾小雪在楼下等了快半个小时,实在忍无可忍,便冲向二楼,来到童夕的房间门口,刚刚想举起手敲门,可里面传出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娇吟声,她整个脸色骤变,由白道青,再由青到黑。

    像一个调色板似的无比精彩,她愤怒的气焰飙升,紧握拳头,指甲深陷肉里。

    这个时候,顾小雪自己她即便敲门,里面热情似火的两人也不会开门给她,只会令她更加尴尬。

    顾小雪含恨的眼眸泛起泪花,愤怒转身,气冲冲地离开别墅。

    缠绵悱恻,甜蜜过后。

    童夕累趴在傅睿君的怀抱里,在男人的胸膛之上睡着。

    抱着童夕软柔的身子,傅睿君此刻已经没有了睡意,精神百倍。

    轻轻吻上怀中女子的额头,轻盈的动作,把童夕放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傅睿君转身看着童夕娇俏的睡容,顿了片刻后,进入卫生间洗漱,离开家里的时候还特意交代春姨照顾好童夕。

    顾小雪已经离开别墅,也没有到公司上班。

    傅氏集团。

    傅睿君刚刚出了电梯,走向办公室,陈紫晴立刻抱着资料上前,跟傅睿君鞠躬问好之后,打开资料交代一天的行程和预约。

    “总裁,早上副总他们已经把会议完成了,并没有等你过来。”

    傅睿君淡漠地应了一声,“嗯。”

    对于这种不痛不痒的会议,傅睿君完全不放在眼里。而傅贤华当然是会觉得森林无狮子,猴子称王是正常的事情。

    “下午三点,在冰城大酒店举办签约活动,到时候会举行记者招待会,事情已经处理好,由梁氏集团的总裁梁天辰签约。”

    傅睿君进入办公室后,帅气的脱下往外套,坐到办公椅前,陈紫晴递上资料后,就站在边上等吩咐。

    拉了椅子,傅睿君调整姿势,伸手把电脑开始,扯送领带,低头看着陈紫晴刚刚递来的资料,过目一眼后,回了一句:“嗯,可以了,出去工作吧。”

    “总裁,你要喝点什么吗?”陈紫晴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需要。”

    “好。”陈紫晴回了一句,转身离开。

    傅睿君拿出文件,开始一天的工作。

    中午时分,副总办公室里。

    门被敲响,傅贤华立刻关掉手机网游,放下手机坐正姿势,对着门口威严道:“进来。”

    推开门进来的是薛曼丽,她手中拎着两大包东西,笑容如花,温婉如水。

    “老公……”薛曼丽低声呢喃一句。

    见到薛曼丽送汤水过来,傅贤华兴奋的站起来,含着幸福的笑容走出办公桌,迎上去接过薛曼丽手中的东西:“老婆,你又这么辛苦给我送汤过来了?”

    “不辛苦。”薛曼丽含笑,跟傅贤华走到茶几前面,在沙发上坐下来,“你身体不好,要多喝点炖汤。”

    “谢谢你老婆。”傅贤华觉得能娶到薛曼丽,是今生最大的幸福。

    薛曼丽放下东西,突然转身捂着嘴巴一阵恶心想吐。

    傅贤华见到薛曼丽呕吐的动作,不由得紧张过去,扶着她的肩膀,“老婆,你没事吧?”

    薛曼丽显得十分紧张,“没,没事……”

    刚刚说完,又一阵想吐,捂着嘴巴干呕了许久。

    傅贤华脸色顿时变色,疑问道:“老婆,你是吃坏了肚子吗?”

    薛曼丽立刻摇头,“我没有吃什么东西,都是正常饮食,很清淡。”

    “那你为什么会想吐?”傅睿君语气重了几分。

    薛曼丽吞吞吐吐的,立刻站起来,“那个,因为……老公,我没事的,我给三弟送点汤,你喝吧。”

    说着,薛曼丽拿着汤水站起来,转身要走。

    傅贤华顿时怒黑了脸,一把捉住薛曼丽的手,把她拽回来,语气凌厉问道:“为什么每次给我送汤都要带一份给傅睿君?”

    “你干嘛吃你弟弟的醋呢?”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哥送?”傅贤华目光清冷,怀疑的语气相当不悦。

    薛曼丽含笑,安慰地拍拍傅贤华的手臂:“你大哥不是有老婆吗?哪里用得着我送烫?”

    “傅睿君现在也有老婆了。”

    薛曼丽脸色骤变,冷了下来对视傅贤华。

    两人的气场突然变得十分可怕,薛曼丽冷着脸,第一次这么生气的把傅贤华推开:“别乱想,我只是给三弟送点汤,你那份在茶几上,爱喝不喝,不喝拉倒。”

    说完,薛曼丽转身离开办公室,生气地甩上门。

    傅贤华彻底傻了。

    愣在原地蒙圈,结婚五年,薛曼丽第一次这么凶的对他说话,而已语气如此恶劣,平日里薛曼丽对傅睿君好,找的借口他都一一相信,可这一次实在过分。

    而且他一直因为早泄的原因在看医生,最近三个月都没有跟她发生过关系,刚刚她作呕的情况越看越像怀孕的症状,这让他整个人都崩溃。

    傅贤华生气得双手叉腰,仰头看着天花板深呼吸,气得五脏六腑沸腾不已。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傅贤华立刻推开门冲出办公室。

    薛曼丽带着汤水来到傅睿君的办公室门口,陈紫晴对薛曼丽十分熟悉,知道是总裁的二嫂,经常送东西过来,所以从来没有阻止过她进入办公室。

    敲响办公室的门,在傅睿君的允许下,薛曼丽含着阴邪的微笑,进入办公室。

    “睿君……”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傅睿君从文件堆里抬头,看向门口。

    薛曼丽带着购物袋走向傅睿君,温婉的笑容让傅睿君眉头紧蹙,看向她,显得沉冷的目光带着丝丝不悦,但还是很客气的问:“二嫂,你有什么事吗?”

    “我给你带点汤水过来。”薛曼丽这一次是直接拿着汤走到傅睿君的办公室。

    “谢谢,以后不用麻烦给我送汤了。”傅睿君说完,低下头继续看文件。

    薛曼丽把东西放到他桌面上,十分热情的那保温盒拿出来,准备打开。

    她的动作引起傅睿君的不满,手中的文件盖上,抬头看着她:“你放下吧,我现在没有时间喝。”

    “身体比较重要,工作要劳逸结合,你看你最近都瘦了,人也没有之前精神。”薛曼丽自顾自的拿出汤水,给傅睿君倒出来,端着碗过来,递到傅睿君面前,“你试试,我亲手炖的汤。”

    这一刻,傅睿君高深的目光变得森冷,抬头望向薛曼丽,四目相对,眼波中流动着一股说不清的较量。

    傅睿君紧紧盯着女人的眼,那温柔虚伪的眼神背后,竟然藏着让人触摸不到的黑暗,看得让人毛骨悚然。

    “放下,出去。”

    傅睿君莫名的气恼,怒斥一句,气势变得严峻。

    薛曼丽丝毫没有被傅睿君的气势压倒,秀丽的眉头轻轻一皱,嘴角突然噙笑,露出一抹邪魅的冷,手中的碗突然一松,整个汤水倒在傅睿君的大腿上。

    傅睿君猛地弹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裤头,脸色骤变。

    汤水不会很烫,但湿透一片,薛曼丽惊叫,“啊……对不起,对不起。”

    薛曼丽抽出纸巾,冲到傅睿君面前,半蹲下身,一手捉着傅睿君的裤头带,另一边手往他上面擦拭。

    傅睿君握住她的手腕,定住她的动作,全身的血液都被气得暴涨,怒黑了脸,一字一句冷喷着:“够了,出去。”

    男人周身散发着魔鬼般愤怒的杀气,却极度隐忍。

    整个办公室的冷气压在凝聚,薛曼丽却紧紧掐住他的裤头,跪在地上,嘴角上扬,淡淡的说道:“睿君,真的不好意思,把你的裤子弄脏了,我帮你擦干净。”

    在门被敲响的那一刻,傅睿君恍惚了两秒,薛曼丽突然动手往他膝盖后面窝用力一按。

    傅睿君感觉自己腿部某一个穴位被刺激到,猛地一松,坐到后面的椅子上,薛曼丽在听到推门声音的那一瞬间,整个头埋进傅睿君的大腿部。

    猝不及防的攻击,反应过来的傅睿君,一掌把薛曼丽推开,薛曼丽往后退坐在地上,仰头看向傅睿君愤怒的脸那一刻,露出狡黠的冷笑。

    可从薛曼丽埋头进傅睿君大腿的动作开始,到被推开,都一一映入了进来的那个男人的眼里。

    傅贤华双手死死握拳,愤怒得如同失控的魔鬼,火焰在眼眶里焚烧,怒吼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