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05章 傅睿君的表白

正文 第105章 傅睿君的表白

    经过一天的深思熟虑,傅红把顾小雪的的身世事情说了出来,以免顾小雪为了爱上傅睿君的事情而痛苦。

    再者,傅红也有别的打算。

    知道真相的顾小雪有喜有悲,喜悦大过悲哀。

    压抑在心底那种被道德束缚的感情,瞬间得意释放,欣喜若狂,一大早的飞奔傅睿君在半山腰的别墅。

    她没有想太多,只是此刻无比兴奋。

    天蒙蒙亮,春姨刚刚起床,佣人也陆续上班,顾小雪来到大铁门的时候,刚好见到春姨出来给煮饭的佣人开门。

    “我是傅睿君的表妹,这位阿姨认识我。”顾小雪指着煮饭的佣人。

    春姨看打量顾小雪,再看看煮饭的佣人阿姨。

    跟佣人阿姨确定了顾小雪的身份,春姨把顾小雪带进大屋。

    进来后,顾小雪站在玄关前面,看着屋内,因为童夕和她的孩子住进来后,她也再没有来过。感觉整个家都变了,到处都是孩子的玩具,也不再死气沉沉的。

    可这样也让顾小雪很不爽。

    “表小姐你到客厅去坐会吧,先生和童小姐都没有起来呢。”春姨准备去叫醒果果,没有时间管她。

    春姨刚走两步,顾小雪立刻拉住春姨的手臂,笑容如花,温柔的问道:“那个我表哥跟小夕还没有结婚的,他们睡在一个屋吗?”

    春姨见这位表小姐看起来挺温婉可爱,面善仁慈,所以她也没有太多心,便如实说:“没有呢,童小姐跟傅先生是分开房睡的。”

    顾小雪不留痕迹的珉唇浅笑:“谢谢你,阿姨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自己坐坐就好。”

    “好,那你坐会。”说着,春姨就直接上楼。

    顾小雪迈开步子,悠哉悠哉的走进客厅,从来没有试过像今天这样,心情这么轻松,来到傅睿君的家可以放下那个沉重的包袱。

    没有血缘关系,让她雀跃了整个早上。

    无法压抑的激动。

    顾小雪刚刚走到客厅,发现茶几被移出来,而靠沙发边的地面上,那一幕让顾小雪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童夕整个身子趴在傅睿君身上。

    而傅睿君双手紧紧抱着她,睡在地板上。

    早上的天气还很凉,春天是最容易感冒的季节,而这两人竟然在地上睡着?

    顾小雪觉得童夕实在是过分,你气冲冲跑过去,蹲下身因隐忍着愤怒,伸手推推童夕的肩膀。

    “小夕……”

    童夕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感觉很冷,缩了缩身子,感觉很不舒服想转身,发现被搂得动不了。

    “童夕,你醒醒。”

    童夕睁开眼眸,眯着迷离模糊的目光,抬头看向面前,映入眼前的是顾小雪浅笑的脸。

    她猛地一颤,僵住了,愣了足足有好几秒种,再低头看向自己身下趴着的男人。

    脑袋一下子清醒。

    童夕快速从傅睿君身体上爬起来,她的动作把身下的傅睿君惊动,男人也跟着缓缓睁开朦胧的眼眸。

    一阵凉意从身体透出来,童夕站起来后,双手摩擦着双臂,抱着身子看向小雪,尴尬地低声问:“小雪,你怎么来了?”

    顾小雪珉笑,“我来找表哥的,你们怎么睡地板了,这样会着凉的。”

    傅睿君听到两人的声音,立刻从地板上坐起来,一边膝盖曲起来,手搭在上面,低着疼痛的头在缓解,太阳穴突突的跳动。

    童夕低头看看傅睿君,再抬头看向顾小雪,一大早心情闷得特别难受,感觉自己像个外人似的,有些不知所措的转身看向四周。

    “你们聊吧,我先上楼。”

    说完,童夕转身走向楼梯,她才走几步,也不知道傅睿君什么时候站起来,一下子就追上她,握住她的手臂,把她拖着转过身。

    童夕被拽着面对傅睿君,她目光看那只紧握她的手臂的大掌,再缓缓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

    宿醉一晚上的他,显得有些疲惫,精神低沉,目光带着丝丝慵懒,他的眼神却无比炙热。

    四目相对,却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童夕深呼吸一口气,不想在顾小雪面前跟这个男人吵架。

    她用力推了两下,却推不动,傅睿君的掌力很足,紧紧禁锢着她,突然从裤袋里面掏出手机,低头打开屏幕,按出那条信息,递到童夕面前:“是不是因为这个?”

    童夕低头,看到了那条信息,脸色跟着沉了下来。

    她没有说话,可是傅睿君从她的脸色中看到问题。

    傅睿君带着丝丝愤怒的气息,“说,到底是不是?”

    童夕低下头,苦涩浅笑,“这跟我没有关系。”

    “这不是我弄上去的,你若不信可以问小雪,刚好她想着就在这里,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话说明白?”说着,傅睿君拉着童夕的手臂,扯到顾小雪面前,脸色像暴风雨来临那般暗沉严峻。

    顾小雪显得紧张,故作镇定地看着傅睿君。

    “这照片谁放上去的?”傅睿君一字一句,目光清冷,态度极其不悦。

    顾小雪紧张地低头看了看,挤着僵硬的笑意,摇头:“我不知道呢,可能是我妈妈发上去的,我也没有留意到这个。”

    傅睿君嘴角上扬,勾出一抹冷笑,反问:“姑姑千方百计阻挠你接近我,会这么反常做这种事情?”

    顾小雪一脸无辜,“真的不是我,三哥。”

    以傅睿君这种智商的人,一定不会相信她说的话,顾小雪此刻显得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显然是童夕因为这件事生气了,而傅睿君也会捉着她不放。

    顾小雪灵光一动,立刻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妈妈为什么这么反常,今天早上跟我说,我是养女,不是亲生女儿。”

    此话一出,童夕像被丢来一个炸弹,霎时间炸得体无完肤。

    傅睿君眸色不由得沉冷下来,眯着疑惑的目光看向顾小雪。

    “这些事情没有必要拿来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三哥……”顾小雪说的时候,脸色愉悦,语气轻松,任谁都可以看出她想着心里洋溢着快乐。

    哪有人知道自己是养女还这么开心的?

    童夕脸色越发沉冷,望着顾小雪的目光,她眼眸里充满了爱意。那不是一个表妹该有的眼神。

    童夕再看向傅睿君,发觉他沉冷的脸色异常难看。

    “我想那照片,是我妈放上去的。”顾小雪很好的脱身,反而对着童夕问道:“小夕,你该不会是看了这照片生气吧?这只是很简单的一张聚餐照而已。”

    简单的聚餐照?

    这么说来,还变成她童夕小气了?

    在顾小雪面前,童夕有时候连说话都不愿意,相比之下,她会变成泼妇,变得野蛮,粗鲁,甚至……

    没法比,连说句话,都没有顾小雪那么温柔体贴。

    童夕伸手推着傅睿君的手背,低声呢喃:“放手吧,我没有生气。”

    傅睿君低头,立刻删除那条信息。

    他松开童夕的手臂,对着顾小雪一字一句淡淡说道:“以后别拿我的手机乱来,密码我会改掉,但也希望这种不好的行为以后不要再犯。”

    虽然顾小雪一直否认是自己的行为。但是傅睿君这句话很显然已经确信是她,没有指名道姓的责怪,但也是在警告。

    说完话,他转身越过童夕,往二楼走去。

    童夕觉得心底发出一阵阵的冷,身子也在发冷,低着头,情绪异常低落。

    “小雪,你随便坐吧,我先上去。”童夕没有心思招呼这个女人,一大早上来没有重要事情,就是想告诉傅睿君不是亲表兄妹的关系而已吗?

    那也是太用心良苦。

    顾小雪站在后面喊道:“小夕……”

    童夕停下来脑袋沉沉得,像压着一块石头似的沉重。感觉身后的女人太烦人。

    “你跟三哥没事吧?我看你们好像很不好,是不是因为我妈妈发的那张照片,所以……”

    这假惺惺的问候让童夕听得一声烦躁,闭上眼睛,深呼吸,打断她的话:“没有……我们什么事也没有,挺好的。”

    “可是刚刚……”

    顾小雪的关心,听在童夕耳朵里面,像是一把锄头,狠狠的锄着她的墙角,虽然傅睿君还不是她的老公,但怎么说也是她的男人。

    这样偷偷挖墙角的事情,她童夕无法忍受。

    童夕扬起淡淡笑意,转身看着顾小雪道:“睿君说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有点矛盾是正常的,不过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

    顾小雪珉唇浅笑,带着一丝丝讽刺的意味,却多得婉转,“你跟三哥还没用到夫妻这个词吧?春姨说你们分开睡的。”

    童夕缓缓握拳,指甲不由得陷入掌心,对着顾小雪那笑容可掬的脸,根本没有办法发怒。

    如果顾小雪这么好态度跟她说话,她还气愤撒泼的话,会显得自己很没有教养,童夕隐忍着。

    把气吞下肚子,不想再跟顾小雪周旋下去。

    只会让自己内伤。

    童夕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一阵发冷,很不舒服,回了房间泡了热水澡。

    洗完澡后,累得在床上趴着继续补眠。

    睡到快中午的时候的感觉口干舌燥的,她就起来,走到茶几边上拿水喝,发现水壶是空的。

    童夕觉得全身无力,身体发冷,还口干难受,喉咙像火烧似的,脑袋沉沉地跑到衣橱里面拿出一件外套披上,下楼去喝水。

    走在长廊边上,就听到一楼的欢笑声她探头出去,发现顾小雪正陪着果果玩小游戏,两人的互动很有爱。

    果果被顾小雪逗得嘻嘻哈哈的开心大笑。

    顾小雪特别会讨小孩子欢心,轻声细语的说话,很有耐心,童夕站在楼梯上看呆了。

    而傅睿君则坐在沙发边上,拿着手机在看,顾小雪经常让果果去逗逗他,傅睿君也十分配合果果,偶尔互动一下。

    童夕握着楼梯扶手,脚像生了根似的。

    看了很久,身体越来越不适,可是已经不想下去喝水,怕自己打扰到他们的温馨,让局面变得尴尬,让她的出现变得唐突。

    感觉被取代了似的说不出来的难受。

    童夕双手揪着外套前襟,搂着自己的身子上楼,她转身上去的脚步声刚好惊动楼下的傅睿君和顾小雪。

    傅睿君见到童夕的身影,才下到一般楼梯又转身上去,他立刻站起来,顾小雪慌忙伸手拉住傅睿君的手腕,浅笑着说,“三哥,你帮果果闯过这关吧。”

    果果立刻应声,“爸爸,我不会这关,你帮帮我。”

    顾小雪以为利用果果就能让傅睿君不去理会童夕,她含着浅笑,温柔如水。

    傅睿君推开她的手,对着果果说,“自己的游戏自己玩,玩不赢就认输。”

    “哦哦!”果果又应声,继续低头思考。

    傅睿君直接冲上楼,顾小雪脸色骤变,立刻站起来,想喊住傅睿君,可是嘴巴微微张开,要说的语句在唇齿间消失殆尽。

    盯着傅睿君紧张的身影追上去,顾小雪不由得隐隐握拳,咬着下唇。

    童夕刚刚回到房间,无力的手伸到门上,轻轻一拉,门关到一半之时,傅睿君突然出现,伸手一顶。

    门被撑住,童夕缓缓抬头,对视上男人深邃迷惑的眼眸,脸色沉冷而带着些许的愧疚。

    童夕没有作声,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看他又想干什么。

    可眼波流转之间,两人自由眼色的对视,呼吸的灼热,却都没出声。

    气氛显得压抑,傅睿君眯着眼眸,定格在她苍白的脸蛋上,童夕的精神看上去十分不好,萎缩的神色,唇色泛白。

    傅睿君低声细语,语气中满含担忧,“夕夕,你不舒服吗?”

    童夕看着他无力的回了一句,“没有。”

    “我们谈谈好不好?”傅睿君紧张得往前一步,强制性的走入他的房间。

    童夕连忙后退一步,根本没有回绝的机会。

    傅睿君这种征求的说话和霸道的行径根本不是一回事。

    傅睿君放手关上门,轻轻弯腰伸手去捉童夕的小手,可刚刚碰触到指尖,童夕就立刻把双手抽到背后,仰头看着他,淡淡的开口,“有话直说,不要碰我。”

    捉不住她的手,傅睿君的手在她腰侧顿了两秒,心里很失落,缓缓直起腰,双手放在裤袋里,宽厚的肩膀沉了下来,俯视着童夕。

    “有什么事快说吧,我还想睡一会。”

    傅睿君无力的深呼吸,缓缓道,“发出来的信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以我无关。”

    “嗯!”童夕点头,算是应答了一下。

    “不要因为这件事生气好吗?”

    童夕垂下眼眸,低声呢喃:“我不生气。”

    “还有我说的那些话都……”

    傅睿君的话还没有说完,童夕心里憋屈得难受,眼眶瞬间红了,湿润润的立刻垂下眼眸,打断他的话,“无所谓!”

    傅睿君被打断的话戛然而止,顿挫感异常强烈,凝望着她明显变得委屈的小脸,心情也随着她的脸色在转变。

    “夕夕,你听我说,那都是气话。”

    童夕垂下眼眸看着地板,低声呢喃,“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出去吧!”

    童夕越是这样疏离他,傅睿君的心就越疼,得不到原谅,他这次是不会离开她房间的了。

    他再次从裤袋伸手出来,想去碰她的手臂,童夕猛得后退一步,离他远远的。

    “夕夕,你别这样。”傅睿君心烦意燥,不知道为什么哄这个女人会这么困难,心脏会这么难受。

    “我昨天说的话都是气话来的,我当时伤到你的心,你也打我了不是吗?如果还不解气,你现在继续,打到你解气为止。”

    那些年,她被傅睿君的话伤到的心已经数不清了,可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践踏她的自尊呢?

    童夕咬着下唇,委屈的泪水溢满眼眶,哽咽道:“我不想听了,你出去吧!”

    “今天你不原谅我,我是不会出去的。”

    童夕咬着牙,仰头怒视上他,见道童夕眼眸内的泪水,傅睿君心脏微微一颤,紧张得伸手出来,欲要去摸她脸颊,童夕含泪后退,怒气冲冲对着他喊,“凭什么每一次都要原谅你?凭什么你可以一次又一次践踏我的自尊,我曾经是不要脸,对你死缠烂打,但那都是过去,你如果有别的女人,我无所谓,你……”

    “我没有。”傅睿君怒吼一句,紧张而激昂,看着童夕的泪水他都恨死自己的毒舌,懊悔自己口不择言。

    童夕被他这样一吼,吓得一颤,僵住了,可泪水在挂在她苍白的脸上。

    傅睿君仰头,沉沉地吸气,缓过几秒低头看着童夕,一字一句,“我除了你童夕,我没有过任何女人,不是曾经,也不是现在,是我整个人生当中,我只有你一个女人,昨天那些都是气话,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但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

    他的声音很冲,很气愤似的,把童夕吼得不敢作声,瘪嘴珉唇,泪水哗啦啦地流下来。

    “从你15岁开始我们就认识,到现在十年了,即便分开过,但你应该很了解我,不是吗?”傅睿君握着拳头,忍着不让自己去碰她的泪水,怕她在躲开。

    “我不了解你。”童夕哽咽着呢喃,泪眼婆娑,身子摇摇欲坠。

    傅睿君冲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强制地拉过来。

    男人怒红了眼,把自己的衬衫用力一扯,怕啦一声,前面两个扣子瞬间飞出去,露出结实健硕的胸膛,握着童夕的手压在心脏上。

    “这条疤为你留下来的,为了你我心都可以不要,你却说你不了解我?”

    “为了跟你去登记结婚,我放弃了我一生的荣耀,离开军队,你却离我而去,你也是因为不解我?”

    “为了爬到你头上征服你,每天逼着自己在我最讨厌的商场上尔虞我诈,你却告诉我,你不了解我?”

    傅睿君的怒吼像剑一样锋利,他握着童夕的手腕,气得却在颤抖,深邃通红湿润,他也有他的委屈和痛苦。

    他的话在童夕心里像针扎,泪水凶猛而至,心脏滴着血,她一边手紧紧捂住嘴巴,一下子无法接受似这些震撼的事情。

    “呜呜呜……”压着嘴巴也无法压抑住她的痛哭。

    傅睿君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她不知道,不了解,甚至不明白。

    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傻很笨,可是这个男人比她更傻更笨?怎么会这样?

    童夕的情绪太过激动,泪水过于猛烈,突然眼前一黑,身子软了下来,眼睛一闭。

    傅睿君吓得立刻抱住她的身子,童夕倒在他的怀中,瞬间失去知觉。

    “夕夕……夕夕……”傅睿君紧张地喊着,抱住后才发现她的身子滚烫地厉害,体温飚高,后背还冒着冷汗。

    抱住夕夕,傅睿君立刻横抱起她放到床上,从裤袋里面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家庭医生的电话。

    给医生打完电话让他过来,傅睿君甩下手机,拿去被子为童夕盖上,伸手摸上她的额头,滚烫的温度让他整个人都慌了。

    童夕跟他谁了一晚上的地板,他怎么就这么大意让她冻着了呢?

    傅睿君冲出房间,趴到栏杆上,对着下面的佣人喊,“快找退烧药上来,快……”

    突然一句吼叫,把一楼的人都吓一跳。

    春姨急忙找到退烧药,急忙上楼,顾小雪和果果也跟在后面。

    童夕的房间里面,傅睿君在医生还没有赶到的时候,拧来毛巾为童夕擦汗,春姨递上药,他将童夕扶起来躺在自己胸膛,小心翼翼地喂着她吃药。

    果果紧张不已,趴在一边床沿,“妈妈怎么生病了?怎么办?快找医生给妈妈看病,妈妈,妈妈快醒来……”

    顾小雪平静地站着,脸色却异常难看,她盯着傅睿君小心翼翼照顾童夕的样子,心里一阵一阵的酸涩。

    喂了药,片刻后医生也赶到,傅睿君让春姨把顾小雪和果果都带出去,房间只剩下他和医生两人。

    男医生放下药箱,脖子挂上听诊器,立刻伸手去脱童夕的外套。

    “你想干什么?”傅睿君冷冷一句喷出来。

    医生放在童夕胸前的手立刻缩了回去,诺诺道,“我想给她听听心肺。”

    “我来……”傅睿君立刻伸手过去解开童夕的外套前扣,他动作娴熟,快速。

    他的女人胸大,每次解扣子总能碰触到,所以他不喜欢别的男人去碰。

    医生听过心肺功能,测量体温血压,做了简单检查,配上药,打了注射肌肉针。

    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呢喃道:“着凉后引起的感冒发烧,多喝热水,注意保暖,多休息,正常休息几天,就会好了。”

    “好。”傅睿君拿着药,跟着医生出门,“还有什么注意的吗?”

    “晚上睡觉别乱踢被子。”

    “好!”傅睿君还是很不放心,并肩着下楼,“还有吗?”

    医生无奈,普通感冒发烧,经历过的都会知道如何注意,第一次被问得如此详细,只好诺诺回答:“感冒没好尽量别洗澡,以免着凉。如果高烧不退可以多洗两次热水澡无所谓,注意睡觉不再着凉。”

    “还有吗?”

    医生满脸黑线!

    送走医生后,傅睿君转身对着客厅的顾小雪说:“你也回去吧。”

    “三哥,让我留下来照顾小夕吧,我是个女的,会方便一点。”顾小雪上前,目光担忧,脸色沉重。

    傅睿君眸色微微一沉,淡淡的开口,“不用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家去。”

    顾小雪挤走僵硬的微笑,“三哥,没有关系的,你不用管我,我在这里陪陪果果吧,小夕她生病了,你也挺忙的,我就留下来帮你照顾果果。”

    有一种难以拒绝,叫做盛情难却。

    傅睿君心系楼上的童夕,抛下一句,“随便!”然后转身上楼。

    回到房间,傅睿君放手关上门,来到童夕的床沿边上,放下手中的药物,伸手摸上她的脸颊,温度好像消退一些,他又摸上额头,再握住她的掌心感受。

    从小到大都没有大病过的傅睿君,对于童夕感冒也能晕过去,这种担心充斥着他整个心头。

    为童夕盖好被子,他脱下鞋子,爬上她的床,在她床沿边上躺下,侧着身凝望着童夕。

    片刻后,他探头过去,轻轻吻上童夕泛白的唇瓣,轻压上去,贴着不动,闭上眼睛感受着她的温度。

    听说感冒会传染,他此刻有种自虐倾向,希望童夕把感冒传染给他,让他陪着一起生病。

    朦胧中,童夕感觉唇瓣温温的,柔柔的,特别舒服。

    她睁开迷蒙的眼眸,眼前被一张放大的俊脸挡住。

    童夕沉重的睫毛忽闪两下,意识慢慢清晰过来,发现傅睿君现在躺在她身侧,竟然趁着她病倒了在吻她。

    她缓缓闭上眼睛,心里腹诽: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她都病成这样了还吻她。

    童夕缓缓闭上眼睛,感觉他的吻好温柔,从来没有过的温柔,轻轻贴了好片刻才离开她的唇瓣。

    觉得身体好累,好沉,童夕还想继续睡,突然感觉男人的手摸上她的额头,又摸到她的脸蛋。

    冰凉透彻的掌心一直弄着她。

    片刻后,深入她的被子,撩起衣服,伸到肚子上面。

    童夕此刻完全没有力气,不想开口说话,他怎么这样呢?趁她睡着占便宜了?

    以为傅睿君会有下一步动作,结果听到男人低声呢喃一句,“好烫。”

    然后就离开了。

    混混沌沌中,童夕又感觉到傅睿君把她的被子掀开,解开她的衣服扣子。

    讨厌的家伙,都病成这样了,还想弄她?

    衣服打开,傅睿君拿着热毛巾为她擦拭身子,翻过她的身子擦背部,手下,腰腹,到处擦着。

    感觉身体清凉舒适,童夕觉得这回可以安心睡觉了,原来这个男人也会照顾人。

    朦朦胧胧中,童夕又睡了过去。

    中途好像有人给她喂药了,一直给她擦身子。

    睡到身子发热发闷,踢掉被子,又被盖上,踢掉了又被盖上。

    在一个踢被子的死循环里面,直到下身被男人大腿压住,被子盖好之后再也踢不开。

    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童夕觉得好热,被子捂着热,还感觉自己在一个胸膛里面。

    她睁开眼眸,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看看精致的天花板,再歪头看向身边躺着的男人。

    抬了头,发现傅睿君的大长腿压在她脚下,大手搭在她肩膀之间禁锢她的双手双脚。

    连动一下都没有办法。

    童夕歪头看向外面的阳台,天已黑,身边的男人已经熟睡,而她肚子也咕咕的在叫。

    是饿醒的。

    童夕转脸看向傅睿君。

    靠得很近,紧得可以感受到他均匀炙热的呼吸,能看到他精致俊朗的五官,剑眉浓密,鼻梁英挺,薄唇性感撩人。

    盯着傅睿君淡色的唇,寡薄而感性,这个男人的唇形十分好看,所以笑起来很邪魅。

    童夕喜欢看他坏坏的笑,以为他就是个坏男人。

    可是……

    在昏厥过去的前一刻,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凝望着傅睿君的睡容,童夕平静的脸颊露出久违的浅笑。

    这时,门被敲响,童夕紧张得立刻闭上眼睛。

    傅睿君听到敲门声,从童夕身上起来,第一时间又摸上她的额头,再摸摸脸蛋,最后还得把手伸进她的肚子附近摸摸。

    感觉温度正常了,他才离开,为她盖上被子走向房门。

    傅睿君拉开房门,朦胧的视线看到门口的人,低声问道想:“什么事?”

    “三哥,下去吃晚饭了。”

    顾小雪温柔轻昵的声音传来,童夕不由得一怔,秀眉紧紧蹙起,心情一下子掉到谷底。

    这个女人怎么还在这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