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01章 日常:你的出现就是诱惑

正文 第101章 日常:你的出现就是诱惑

    童夕走向儿子。

    果果见童夕走来,立刻带着遥控车跑了起来,好玩似的躲着童夕,童夕在花园里追着果果跑了起来,傅睿君靠近后,蹙眉看着跑起来的母子俩。

    他就站在边上,看这个小妮子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给他一个机会说句话。

    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谈何哄她?

    跑了一圈,童夕终究还是没追上果果,双手撑着膝盖,弯腰喘了起来,嘴里呢喃,“这小子,我竟然追不上你?”

    上气不接下气之时,身边传来傅睿君的温和的声音,“夕夕,你这样很不公平。”

    童夕眉头一皱,歪头斜着瞪眼旁边的男人。

    公平?说什么公平?童夕疑惑,但不想理他,反正不给他冷战一段时间,她就跟他傅睿君同一个姓。

    傅睿君见童夕只瞪眼,不说话,他微微叹息,上前,“果果说两句话你就原谅了他,我说这么多,你连理都不理我,这不公平。”

    童夕嗤之以鼻,白了他一眼,立刻站直身体转身,刚刚一动,身后的男人突然一手搂过来,将她的腰抱住,拉入怀抱。

    “啊!傅睿君你放手。”童夕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慌叫一声。

    果果听到声音,回了头,发现爸爸从他妈妈身后面搂着她,双手抱住她的腰,埋头在她脖子后面,他妈妈在哪里又推手又挣扎的样子。

    果果开心的笑了,好羞羞呢!然后继续玩他的遥控车,大人的世界总是做些这么羞羞的事情,果果最近对爸爸妈妈相处的方式刷了新认知。

    “不要生气了。”傅睿君磁性沙哑的声音在童夕的脖子内侧传来,他炙热滚烫的呼吸喷在童夕的皮肤上,惹起她不太自在的感觉。

    童夕闪着头,想躲避他的亲密,双手一直推着他紧锁自己腰腹的大手。

    “傅睿君你放开我,放手。”

    “原谅我,就放手!”

    “过分!”

    傅睿君无奈:“我道歉。”

    童夕坚决冷淡,“我不接受道歉!”

    “那你说,你要如何才原谅我。”

    “我不会原谅你的。”

    “不可能。”傅睿君眉头紧蹙,双手轻轻用力,再把童夕抱得更紧,闻着她身上的清香,她软软的身子让他有些意乱情迷。

    童夕停下挣扎的动作,“为什么这么肯定?”

    “夫妻之间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何况我们也没有打架。”

    夫妻?

    童夕珉唇忍着不让自己笑,心里甜甜的,夫妻两字,让她心里的火气瞬间湮灭,觉得自己太没有骨气了。

    但作为一个有个性的女人,总不能给男人一两句话就哄得心花怒放的,太不矜持。

    童夕继续冷着脸,“第一,我们不是夫妻,第二,我们也不睡一张床,不符合你说的话。”

    傅睿君微微一笑,头轻轻扬起一点,来到她的耳朵旁边,低哑的磁性嗓音呢喃:“很简单的就解决了,跟我领个证,晚上睡我房间来。”

    童夕的耳朵痒痒的,感觉他的气息像电流一样,蹿入心脏,全身细胞都在颤抖似的。

    “我受够你了,才不要找罪受,你识相的就放开我,要不然我让你知道我童夕的厉害。”

    童夕咬着下唇,带着警告,可她的语气听在傅睿君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感受,很期待的勾起嘴角,邪魅一笑。

    “我不放,倒是想见识你的厉害。”

    童夕立刻抬起脚,狠狠的往傅睿君的脚踩下去,可是男人早就识破她的招式。

    轻松一闪,踩不中脚,踩到草坪上,童夕双手挣扎,男人纹丝不动。

    童夕用力挣扎了片刻后,实在没有办法,反手去捉傅睿君的头发,傅睿君把头抬高,童夕的身子相对他来说,就是个矮冬瓜,根本够不着。

    童夕生气了,急得怒吼一句,“傅睿君,你又欺负我。”

    傅睿君心里想笑,看着这个捉狂的小妮子不是他的对手而着急生气,那模样实在太可爱。

    为了哄她开心,他只好稍微把头低下一点,不留痕迹似的,让童夕捉住头发。

    他头发不长,但刚好能捉住的长度。

    “嗯!”傅睿君故意闷痛一句,然后松开手,童夕得以自由,松了他头发转身,伸脚一踢。

    傅睿君往后退一步,快速挡住童夕的脚,紧紧皱着眉头,抬眸看着童夕,特认真:“夕夕,哪里都能踢,唯独这里不能踢。”

    童夕反应过来,才知道那是裤裆,是不能乱踢。

    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啊!

    童夕往他膝盖狠狠一脚,傅睿君没有闪躲,任她踢。

    一脚下去,傅睿君故意抱住膝盖叫了起来,“哎呀,好疼,痛……痛……痛……”

    然后就单脚跳了起来。

    童夕脸色一沉,这个家伙也装的太假了吧,至于吗?

    双手叉腰,就站在傅睿君面前,看他装。

    “真的疼?”

    “真疼。”傅睿君俊脸皱成一团,突然跳到童夕身边,单手搭上她的肩膀。

    “啊!”童夕被傅睿君重量级的身体压来,失去平衡,往下倒。

    傅睿君是故意的,抱着她一起倒,男人的手挡住了她的头,两人到地后,傅睿君突然转身压上。

    “你要干什么?”童夕反应过来,发现并没有撞疼,只是被男人突然压上,紧张得不知所措。

    傅睿君单手托头,撑着草地,细细打量童夕的俏丽容颜,那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像会说话似的灵动。

    傅睿君突然严肃起来,表情特认真,“夕夕,我是认真的。”

    童夕瞪着他,“我也没有跟你闹着玩,放开我。”

    “我指的是感情。”

    男人的深邃极度诱惑,看得童夕心脏不由得猛然一颤。

    傅睿君修长的指尖轻轻撩开童夕脸颊上的发丝,拨到耳朵后面,露出绯红的耳朵,她的脸蛋显得红润,在暖阳之下,十分耀眼魅惑。

    童夕紧张地盯着傅睿君,男人嘴角噙笑,俊脸温和,眼波流转间透着溺爱。

    看得痴迷,四目相对,气氛变得暧昧,情不禁,傅睿君缓缓压下头,眯着迷离的眼眸定格在她粉嫩的樱唇。

    一点点靠近。

    气息缭乱,童夕心脏起伏不定,不自觉竟然闭上了眼。

    直到男人薄凉的唇吻上,“嗯……”

    从喉咙发出的娇羞声。

    温柔如水,两人忘情拥吻。

    片刻后,童夕猛得睁大眼,长长的睫毛眨了眨,感觉到傅睿君大手现在覆盖的位置,心里不由得想骂人。

    该死的男人,真的是,难道接个吻非得要往色的地步走?

    竟然还敢揉?

    这是多饥渴?多忘情了呢?

    童夕连忙捉住他的手,用力推开他胸膛,从他身边钻出来。

    反应过来的傅睿君还愣愣的看着童夕。

    童夕立刻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紧张地转身寻找果果,果果正背对着他们在玩他的遥控车。

    这时间童夕才放心下来,对着傅睿君怒斥一句,“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下次再这么放肆,我……”

    “这里是我们的家,不是公共场所。”傅睿君也坐起来,盘腿坐着面对童夕。

    “可是果果会看到的。”童夕怒红了脸,还有一丝丝羞涩。

    傅睿君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浅笑,“看到爸妈亲密无间,对孩子也是一种爱的性教育方式。”

    童夕觉得无语,轻轻咬着下唇,握拳,低声怒斥,“可是你刚刚把手……放……放到我衣服里面去了,还……”

    说着,她脸红燥热,心跳加速。

    傅睿君蹙眉,一脸茫然,“有吗?我不太记得。”

    “你……”

    傅睿君微微一笑,“可能条件反射。”

    童夕嗤之以鼻,“你的反射还真理所当然。”

    傅睿君伸手拉了一下腿,盘坐着往童夕身边靠拢一些,低头呢喃细语:“你自己算算,你已经几天没有让我碰了?”

    “我不算。”童夕撇嘴,歪头不看他。

    “搬到我房间里面来,夕夕。”

    “我不要。”

    “你这样很影响我的身体健康和睡眠。”傅睿君正八经的控诉。

    童夕觉得可笑,忍俊不禁,看着他挑眉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没有跟你在一起之前,你不是也活得挺好吗?”

    “那时候你不在我面前晃悠,我身心宁静,你现在每天都在诱惑我。”

    童夕紧张得挺胸,“你别诬蔑我,我没有诱惑你。”

    傅睿君的目光缓缓往下移动,定格在她的胸上,童夕发现不对劲,立刻缩了缩身子,把腿曲起来,抱住小腿挡住,然后特别的心虚,“反正我没有诱惑你,是你自己心术不正。”

    傅睿君收敛了眼神,“你的出现,对我来说就是诱惑。”

    童夕缓缓压低头,将嘴巴埋在膝盖上,珉唇浅笑,傅睿君虽然往性这方面说,但对她来说是一种肯定。

    存在感的肯定。

    “夕夕。”傅睿君轻声细语。

    童夕仰头,“嗯?”

    男人嘴角轻轻上扬,邪魅的地挑挑眉头,“好不好?”

    童夕坚定不移,“不好。”

    傅睿君脸色瞬间沉下来。

    这时候,果果跑来,“妈妈……”

    童夕和傅睿君歪头看向果果,果果直接冲过来,扑入童夕的怀抱里,童夕立马放下腿把果果抱住。

    “怎么了?”

    “果果好累,要休息一下。”

    “好,歇会吧。”童夕温柔地搂着他。

    果果抱住童夕的要,在她软绵绵的胸前蹭蹭,窝着当枕头,闭上眼睛,笑着说,“妈妈好香好软好舒服哦!”

    童夕母爱泛滥,摸着果果的小脑袋忍不住吻上一口。

    这话听在傅睿君耳朵里,是挑衅,傅睿君突然严肃的轻咳两声,“咳咳,果果。”

    果果睁开眼睛,歪头看着傅睿君,“爸爸有什么事?”

    “你都长大了,以后别总要妈妈抱。”傅睿君眯着眼眸,那是属于他的地盘,这小子这么肆无忌惮,惹得他一把醋意。

    果果不悦,“我长大了也要妈妈抱。”

    “我会给你找个老婆。”

    “我不要老婆,我要妈妈……”

    “你这小子!”

    “我要妈妈抱,我要跟妈妈睡,妈妈是我的,我的哦!”

    傅睿君被儿子气得脸都黑了。

    童夕看着这父子两,心里甜蜜蜜的,特别是傅睿君这占有欲,还能跟儿子吃醋的,也是没谁了。

    温暖的阳光洋洋洒洒,别墅外面停了一辆黑色轿车,车内的人透过望远镜,从大铁门的栏杆望入,盯着里面的一家三口,脸色阴冷如深夜的鬼魅。

    “童夕最近一直在调查五年前的事情,甚至更远久的事情都在挖真相。”女人恭敬地说。

    穆纪元脸色暗沉如墨,冷冷道,“她飞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不要让她跟傅睿君结婚,这个女人是我穆纪元的。”

    “傅若莹死了,他们现在不敢结婚,但是童夕最近找到律师,准备争回一夕。”

    穆纪元笑了笑,轻蔑道,“连她童夕都将会是我的人,一夕给她又如何,来来回回还是我的。”

    “先生为什么那么多年也没有动手强童夕,反而现在才……”

    穆纪元深邃中闪过一抹邪恶的愤怒,“我以为时间可以征服她的心,看来错了,这个女人不用强硬手段是不会乖的。”

    “明白……”

    “继续做好你的事情,童夕的事你不用插手。”

    “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