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用我名字,冠你姓氏 > 正文 第100章 日常:不作死就不会死

正文 第100章 日常:不作死就不会死

    童夕离开顾家,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律师事务所。

    办公室里面。

    几名资深律师在办公室里面看着童夕递来的资料,还请了卡冥国的翻译。

    研究了好久,几名律师讨论过后。

    最终由代表律师回答了童夕的问题。

    “童小姐,真没有想到你是一夕集团的继承人,你把这么大的案子交给我们律师所,简直是我们的光荣,你的到来让我们……”

    童夕伸手挡住,不想听拍马屁的话,毕竟她这种企业继承人,在这些律师眼里,是神一样存在的生物。

    看到旁边几位律师个个都像个小跟班似的,站在边上,唯唯诺诺伺候着,就知道她这件案子多大影响力。

    邱律师推推眼镜,裂开嘴笑着说,“其实,才是一夕的真正接班人,继承文件里面明确规定了这一点,所以,你要拿回一夕,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童夕疑惑,指着桌面上的文件:“怎么可能轻而易举?你看看上面的文件都有我的签名,文件的内容你们也看过了,都是我自愿转继承的。”

    邱律师伸出手指,一摆一摆的调皮笑笑:“nonono,上面的文字都是卡冥国的文字,而童小姐你也不懂这些文字对吧?”

    “对。”童夕点头。

    “那就可以了。我刚刚查阅了卡冥国的法律法规,在财产继承和转让这些条例上面,明确规定,在当事人不知情,意识模糊,或者被威胁等等因素之下签定的协议,都视为无效。也就是说,童小姐你只要提出起诉,跟法官说明你当时在什么情况下签订的协议,这样一来,你的胜算是百分之95以上,甚至百分百的胜算。”

    律师这么一说,童夕觉得也太简单了。

    “不过……”邱律师顿时间又纠结地拉下脸,童夕蹙眉,问道:“又怎么了?”

    邱律师深呼吸一口气,拿起文件,颇为严重的语气,“一夕集团不是一般的企业,这个企业跟卡冥国政治息息相关,如果你要拿回来,必须要在这方面下手,要不然也会出现国家打压和一些不必要的斗争。”

    童夕觉得律师这些话也不是没有理由。

    不过让卡冥国知道穆纪元其实在做黑道生意,这个可以直接打压到他。根本无需她过多担心这些。

    离开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

    童夕开着小骚包回到半山腰别墅。

    回到家的时候,感觉精疲力尽,全身无力,拖着疲惫的脚步,步入家门。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童夕换下鞋子,连忙走进客厅,到处扫看着四周,发现真的没有人,没有佣人也就算了,果果和春姨不在,连傅睿君都不在家里?

    童夕感觉到疑惑,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时间已经是六点三十分了,这个时间应该是晚饭时间。

    坐到沙发上,童夕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

    她立刻给傅睿君打电话。

    你好,你所拨打电话已关机。

    “不会吧,关机?”童夕自言自语,蹙眉看着屏幕,又重新打了春姨的手机,还是重复这一句。

    这让她着急不已,站起来喊:“果果,你在家吗?”

    “睿君?”

    童夕突然又一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都关机?

    偌大的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带着轻微的回音。

    童夕拿起她的包包,立刻冲上楼梯,速度极快的往上跑,上到一半楼梯,突然发现楼梯上面有一片玫瑰花瓣。

    她猛地停下来,看把玫瑰花瓣捡起来,再上一台阶,上面又有玫瑰花瓣,她抬头,才发现整个楼梯都是花瓣。

    童夕愣下脚步,一步一步往上走。

    长廊上有一条玫瑰花瓣堆成的直线,童夕跟着花瓣走,一直通往了傅睿君的房间门口。

    站在门口那一刻,童夕不由得低头珉笑。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学回来的浪漫呢?

    她可以想象到房间里面一定是到处花瓣,鲜花,蜡烛,还有那个男人也在的了。

    童夕想了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不是情人节,不是曾经的结婚纪念日,更加不是生日。

    想了好片刻,童夕不管什么日子,一想到傅睿君给她准备的浪漫,心里就甜得说不出话来。

    今天一天的疲惫瞬间消失。

    推开门,童夕走进房间,发现房间一切如旧,没有什么鲜花蜡烛呢。不过地面上还一条花瓣小路,指引着童夕往卫生间走去。

    童夕把包包放到储物柜面上,走向浴室。

    在浴室门口站了几秒,深呼吸,幸福溢满了整个脸蛋,目光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开心。

    她紧张地推开浴室的门。

    里面没有开灯,夕阳西下,红霞映入卫生间,房间显得暗红,童夕探头进来,先打探一下情况。

    可眼前的一幕,把她吓得整个心脏炸似的一颤。

    地面上都是浓稠的血,墙壁上,到处都是血。

    她双手紧紧捂住嘴巴,心脏和身子在颤抖,吓得冲进去,看到白色浴缸里面的一幕,泪水猛然而来。

    傅睿君和果果两人躺在浴缸里,满身都是血,墙壁浴缸边到处都是猩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刹那间,她像疯了一样,冲过去,颤抖着身子,哭喊着:“睿君,呜呜……,果果……果果……”

    她慌乱得不知所措,哭着想把果果抱起来,可是傅睿君的手紧紧抱着果果,两人都没有了知觉似的,她放弃果果,去拖傅睿君:“呜呜呜……睿君,睿君你怎么了?果果……你不要吓妈妈,你们到底怎么了?”

    童夕觉得自己要疯了,怎么拉扯都拉不动,她颤抖着手去摸自己的裤袋,却发现手机不在身上。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像从天堂掉入了地狱,从来没有过的痛苦,她往浴缸边上跪下,颤抖着手去摸果果的鼻息,她紧张得完全感受不到什么呼吸。

    她把头伸过去,压在果果的胸膛上,可是傅睿君的大手刚好搂着那个地方,她无法听到果果的心跳。

    “呜呜呜……”童夕哭着冲出浴室,泪水凶猛如洪,哭得她连路都看不清,双脚发软,连路都走不稳。

    在外面找来手机,童夕颤抖着手,一边拨打救护车,一边冲入浴室,重新跪倒浴缸边上,扯着傅睿君的手,哭喊着:“睿君,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呜呜呜……”

    电话接通,童夕哭得连话都无法说出来,“救命啊……呜呜呜……”

    在那一刻,面前的两人突然张开眼睛。

    吓得童夕猛地往后一坐,手机摔倒了一米远,双手撑着地面,脸颊上的泪水都吓得戛然而止。

    下一秒,傅睿君和果果站起来,从浴缸下面握住一把花瓣,往童夕身上撒,嘴里喊着:“愚人节快乐……”

    满天花瓣洋洋洒洒纷飞而落。

    那一刻,童夕整个人愣了。

    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泪痕让她看起来很可怜,狼狈不堪,心还在痛,以为生命中最爱的两个男人要死在她面前。

    那种痛,还在心脏残留着。

    可笑的一句愚人节快乐。

    童夕此刻已经生无可恋心绝望已死。

    无法反应地一直愣着,目光开始一点一点变得呆滞,无光。

    “妈妈,你好笨哦,这么大的番茄酱味道你都闻不到吗?”果果笑得特开心,还指着旁边一个番茄酱的桶,“爸爸还特意把桶留在这里让你发现,你……”

    果果滔滔不绝的说着,开心不已。

    而傅睿君此刻看到童夕苍白的脸色,哭得悲伤的眼眸,知道玩大了。

    童夕慢慢地从地面上爬起来,对着面前的两个男人,把泪水擦干,咬着牙,怒斥:“大混蛋,小混蛋。我受够你们了。“

    吼完,童夕立刻转身,夺门而出。

    果果仰头看向傅睿君,“爸爸,妈妈生气了。”

    傅睿君从浴缸里面出来,开始打开热水器,冲洗现场和身体,着急道:“赶紧洗洗,去哄你妈妈去。”

    “同学说愚人节整人,不会生气的。”

    一开始傅睿君也不同意果果的要求,但果果非得说要过愚人节,要给妈妈留下一个难忘的愚人节。

    傅睿君无奈的苦涩一笑,这事情是果果提议要进行的,可点子是他想出来的,这下玩大了,童夕不生气才怪。

    两父子把浴室洗干净后,一起洗了个澡。

    果果问:“爸爸,你以前是不是经常欺负妈妈?”

    傅睿君疑惑:“为什么这么问?”

    果果搓光滑的身子,“因为妈妈经常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说我老是欺负她,惹她生气。每次生气她都会说这句话的。”

    “什么话?”

    “我受够你了。”

    傅睿君这时候才发现,这些年,从第一天认识童夕开始,就喜欢欺负这个女生,可他也不懂这是一种什么心态,越是喜欢她就越想欺负她。

    没有结婚的时候,总是在家里面惹得她鸡飞蛋打,她越是害怕的小动物,他就越想弄到她面前,吓得她花容失色。

    果果抬头,又问:“爸爸,这次妈妈会不会真的生气了?”

    “她那一次不是真的生气的?”

    “我怕她以后不爱我了。”果果扁嘴。

    傅睿君这回才知道心慌,加快了洗澡的速度,“我比你更怕,你是她儿子,割不断的血脉,我……”

    真的有点悬。

    傅睿君快速洗完澡,包着浴巾出去,丢下果果一个人,“你赶紧包浴巾出来,去找春姨给你换衣服。”

    “爸爸,你呢?”

    “哄你妈妈去啊……”

    果果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傅睿君已经换好休闲衣服,从衣橱间走出来。

    “爸爸,你记得让妈妈不要生我的气哦,这个点子是你想的。”

    傅睿君伸手揉了揉果果的脑袋,带着丝丝怒气:“你这个小家伙,早知道不跟你闹这种玩笑了,现在过河拆桥?”

    “爸爸,过河拆桥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过了河,把桥给拆了,爸爸掉到河里起不来了。”傅睿君随口这么一说,直接出门,来到童夕的房间门口。

    果果跟在傅睿君后面,还抱着浴巾,仰着湿哒哒的小头,等待他妈妈开门。

    傅睿君单手插袋,懊悔不已,低着头,拍门。

    砰砰砰……

    “夕夕,开一下门好吗?我知道错了,不应该开这么大的玩笑。”

    果果在后面神补刀:“妈妈开门,果果错了,主意是爸爸出的,你别生果果的气了。”

    傅睿君回头一瞪,果果立刻闭上嘴巴。

    里面依然没有声音。

    “夕夕,开门,如果生气就发泄在我身上,你别憋坏自己。”

    果果再补刀:“妈妈,你别生气了,你开门吧,爸爸说可以让你打他。”

    傅睿君被后面那个小子,弄得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深呼吸一口气,再敲门,“对不起,听到吗?我说对不起,能不能给我进去,我……”

    “妈妈,今天是愚人节,你不可以生爸爸的气哦。”

    被插得满身是刀伤。

    傅睿君无奈得转身,双手插袋,低头看着果果,父子联盟失败,“果果,你知道有一个词叫做‘坑爹’吗,你这是要将它发挥得淋漓尽致?”

    “爸爸,什么意思啊?”

    傅睿君指着春姨的房间,低头看着他,皱眉露出严肃的目光:“意思就是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去穿衣服,你妈妈即便对任何人生气,唯独不会对果果生气。你妈妈即便不爱任何人,她都深爱果果,懂吗?”

    果果继续摇头,摇了两下又点头。

    这萌萌的样子,傅睿君很是无奈。

    傅睿君蹲下身,把果果抱起来,走向春姨的房间,敲门把果果交给春姨后,重新回到童夕的房间门口,继续敲门,“夕夕,你要怎么才能开开门,让我进去?”

    傅睿君了很久,没有开门,就准备从阳台进去,可是爬上阳台,在阳台也敲了很久的门窗,连窗帘都关上,根本看不到里面。

    这一夜,童夕都没有出过房门。

    次日清晨。

    童夕从床上爬起来,一想起那过分的父子俩,就气得全身爆炸似的到处疼。

    起床洗漱过后,童夕穿着居家休闲服,扯开房间门。

    门口站着一个挺拔高挑的男人。

    他单手撑着墙壁,一边手放在裤袋里,一夜的领悟让他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

    “夕夕。”傅睿君温柔的开口,眼神带着丝丝愧疚。

    童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从他身边越过,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傅睿君已经往她面前一档,身体拦住她的去路,低头俯视着她鼓腮的脸蛋,呢喃:“其实我准备负荆请罪的,可没有找到那种东西。”

    “让开。”童夕冷冷的喷出一句,连多一句她都不想跟这个男人说了。

    太过分,实在太过分。

    一次比一次过分。

    以前都太容易原谅他了,导致他总是喜欢欺负她。

    “夕夕,你知道吗?我昨晚上都没有睡好,你看……”傅睿君把头压下来,脸靠近她面前,眨了眨深邃的眼眸,“我黑眼圈都出来来”

    童夕忍不止瞄了他一眼,根本没有黑眼圈,倒是那深邃邪魅迷人,此刻的眼神含情脉脉的。

    看到这样的眼神,童夕更加生气,伸手一把推开傅睿君。

    傅睿君被推着往后退了两步,童夕转身往楼梯走下去。

    傅睿君立刻跟上,双手插到裤袋里面,迈开大步伐紧跟着童夕后面。

    此刻,傅睿君只能发挥死皮赖脸的功夫,要不然童夕以后都不理他,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夕夕,今天放假,我们一家三口出去自驾游吧。”

    “不去。”童夕冷喷一句。

    下了楼,果果立刻冲过来,站在童夕面前,“妈妈,对不起。”然后摆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讨同情。

    童夕转身,也不理会果果,“不要叫我妈妈了,我没有这么坏的儿子。”

    “妈妈,你别生气了。”果果扯着童夕的手指,跟在边上,“果果不好,果果不乖,我以后再也不敢吓妈妈了。”

    童夕来到餐桌前面坐下,果果还站在边上,握着她的手指不放。傅睿君来到他的座位坐下来,准备等儿子过关了,他才出手,这样胜算比较高。

    佣人送上早餐。

    果果瞄了一眼傅睿君,然后再看看童夕,嘟着嘴呢喃:“妈妈,爸爸是大人,我还是孩子,我不懂事的,你怎么也跟我生气呢?”

    傅睿君脸色微微一沉,错愕的目光看向果果,这话说得感觉不太对劲。

    童夕歪头看向果果,对着儿子,她的确生气不起来。

    果果还这么小,什么都不懂,他是受害者也说不定。

    “妈妈,我是被爸爸带坏的。”

    此话一出,傅睿君立刻开口:“果果,你这样不对哦,你这样说我可很冤枉。”

    果果才不想管他爸爸冤不冤枉,先哄得妈妈不生气才是正道:“妈妈,你就不要生果果的气了,果果真的什么都不懂的,我以为你会开心。”

    童夕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摸摸果果的头,歪头射向傅睿君一道杀气凌厉的目光,心想:把儿子带坏的男人,还敢摆着一副无辜的样子?

    看着傅睿君此刻无奈的模样,童夕冷哼一声,回了头对果果说,“乖,以后不可以做这么恶劣的事情知道吗?不要学坏的,要学好的。”

    “果果知道。”

    得到妈妈暂时的原谅,果果开心不已。

    童夕摸摸他的头,让他回去座位坐着吃早餐。

    傅睿君双手搭在桌面上,倾身靠向童夕,温和的语气低声呢喃:“夕夕,我向你保证,不再有下一次,不要生气可以吗?”

    童夕不理睬傅睿君,佣人送上早餐,她低头吃着。

    整个早餐过程,无论傅睿君说什么,童夕都不回应,不理睬,不搭理。

    傅睿君扶额,生无可恋。

    这愚人节根本不是捉弄童夕的,是弄死自己的。

    这下改如何是好?

    吃完早餐,童夕带着儿子出到花园草坪外面玩刷,果果在自己玩遥控车,童夕坐在草坪上,哪里拿着手机跟天天聊天。

    童夕隔着远远的就看到傅睿君侧身靠在大树下,悠闲自在,那双深邃如墨的黑瞳一直盯着她看。

    童夕心里不由得冷哼一声,心想:傅睿君,别浪费脑力想什么法子哄我开心了,这一次,搜什么我也不会原谅你,等着瞧。

    手机嘟嘟的响了两下。

    童夕看到甜甜发信息过来了。

    甜甜:小夕,我昨天跟我老公说离婚的事情了,他好像不当一回事,根本没事理睬我呢。

    童夕:当然不理你,傻瓜。昨天是愚人节,我都被玩坏了,你这个时候去说离婚,你老公当然不会当一回事。

    甜甜:愚人节吗?我不知道呢!

    童夕:你比我幸运。

    甜甜:你被谁玩坏了?

    童夕:家里的两个男人,现在决定要冷战那个大混蛋一段时间呢。

    甜甜:感觉你们家好幸福,很羡慕你,小夕。

    童夕:甜甜,我才羡慕你呢,你不知道被人欺负的心情,而且是被喜欢的人欺负,想恨又恨不起来,憋屈得无法忍受。

    甜甜:其实,我也想我家这个男人可以欺负一下我,总比每天冷冰冰得像个陌生人,除了限制我的行为,他从来不会正眼看我一下……

    童夕:你有没有跟他沟通过?让他知道你姐姐做的事情。

    甜甜:不能说,路家警告过我,如果说姐姐跟男人私奔的话,让梁家知道,会导致两家企业出现大问题。我付不起这个责任。

    童夕:所以,你就吃了这个哑巴亏?

    甜甜:嗯,只能这样。

    童夕:你是我见过最单纯最善良的女人,在梁家生活了两年,梁家的人难道看不出来的吗?你老公也是瞎了眼才这样对你,如果说你是婊子,全天下就没有什么好女人了。

    甜甜:谢谢你,小夕,你就别安慰你了。

    童夕:……

    看到甜甜发来的信息,童夕心底隐隐约约为甜甜感到心痛这两年,她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被所有人当成婊子看待,受不到家人的尊重,得不到老公的关爱,活在冰冷的牢笼里,这种生活,得多苦啊?

    童夕放下手机,抬头,发现那个男人向她走来。

    为了躲避他,童夕立刻站起来,走向果果,喊道:“果果,妈妈跟你一起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